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十九章 击鼓鸣冤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说到宋朝的军制,肯定就离不开大名鼎鼎个的三衙禁军制度,不过此时的禁军还没有三衙,只有两司,说得再准确一点,现在正是大宋从两司往三衙过渡的敏感时期。

    在郭威之前,天下是没有殿前司的,只有一个侍卫司,他自己之前就是侍卫司的头。

    郭威黄袍加身之后,觉得这侍卫司的权利实在是太大了,就在侍卫司之外新设立了一个殿前司,希望两司禁军可以互相制衡,这样权臣造反就没那么容易了。

    众所周知,赵匡胤在当皇帝之前,就是这殿前都点检,也就是殿前司的老大,因此他当上皇帝之后,对殿前司里面的那点事是门清的,里面从上到下全是他赵匡胤的弟兄,可侍卫司可就不同了,这简直就是他当皇帝最不稳定的炸弹呀。

    尤其是,侍卫司的老大,乃是上个月前还是天下第一军人的李重进,郭威的亲外甥。

    当年连柴荣都要忌惮他三分,若不是柴荣临死时把他调到了扬州去打南唐,这天下无论如何也轮不着他姓赵的。

    当年连柴荣的皇位都是人家李重进‘让’出来的,而赵匡胤从跟着郭威当亲兵的那天开始算起,满打满算一共才十六年,他自己今年才也三十三岁,你让他面对李重进的侍卫司如何不心虚?

    所以对赵匡胤来说,李重进他是一定要弄死的,否则他非得天天失眠不可,但在他向李重进动手之前,侍卫司他是一定要掌控在自己手里的,所以他才直接将他一分为二,再进行扩建,想要彻底掌控在自己手里,同时将禁军一分为三,三者互相制衡的情况下似乎也能比之前的两雄争霸要靠谱一些。

    这就是侍卫司拆分的背景,孙悦很清楚,在这样一件关系皇位稳固性和国家百年军制的大事上,没有任何的情分可以讲,谁敢在这上面出幺蛾子谁就得下课。

    莫说王彦升只是赵匡胤的一个亲信,这时候就算是亲儿子孙悦都敢搏上一搏。

    这是他的底气。

    孙春明比孙悦更理解什么是官场争斗,所以孙悦一说,他马上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跟老方耳语几句,老方整个人都懵了,“你。。。。没开玩笑?”

    “没别的办法,置之死地而后生,背水一战吧。”

    老方也慎重地点了点头,找来老钱道:“兄弟,我也不为难你,不过你给我个面子,店,我让你砸了,如果必要的话你干脆放一把火把屋子烧了也行,但别伤人,让他们一家收拾好细软离开开封去外面躲躲,如何?”

    老钱笑了,如此他既能交的了差,又能不伤兄弟和气,最关键的是他很清楚老方这帮人的本事,真动起手来他手里这点人真未必够人家杀的,如此皆大欢喜之局,他自然是不无不肯的。

    于是,在老方那四十多个弟兄咬牙切齿的目光下,孙悦一家被这些禁军砸了个稀巴烂,倒也没敢放火,毕竟北宋的屋子都是木制的,一把火点上,整条街烧了都不奇怪。

    等屋子也砸了兵也走了,孙春明来到这一票兄弟面前,拱起手深深地行了一礼,道:“孙某有一不情之请,还请诸位哥哥,送我父子二人去一趟开封府,击、鸣、冤、鼓。”

    …………

    王府。

    “老爷老爷,不好了老爷,那父子俩又出搞出事来了。”

    “嗯?难道禁军去了都没把事情做好?”

    “那倒不是,禁军把他们父子的店铺全给砸了,只是他们现在正往府衙而去,怕不是要状告老爷呀。”

    “啊?哈哈哈!我当是什么事呢,原来就这么点本事,慌什么,不就是府衙么,我告诉你,便是刑曹大人见了我堂兄也要点头哈腰,否则大嘴巴抽他,走,正好咱们去会会他,多少也得给人家开封府几分面子不是。”

    “老爷您威武。”

    俗话说,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没钱别进来,尤其是五代期间这样的乱世,便是杀人都未必有人管了,官府有多大用处,其实很难说得清,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普通的民事诉讼想找到赵光义,这绝对是痴人说梦。

    包青天审案,那是编成戏文说给老百姓听的,乡里之间的县太爷如果是清官,或许确实会管一些司法上的事情,偶尔为民做主之类的,但像是开封府尹这种这么大的官,疯了才会理会你们老百姓之间的破事。

    所以孙悦压根就没打算走什么正常刑事诉讼的流程,到了开封府衙门便直奔鸣冤鼓。

    来了一队衙役过来道:“哎哎哎,干嘛的干嘛的,这是你们来的地方吗。”

    孙悦沉着道“方伯伯,拿下。”

    那衙役懵了,几乎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怎么个意思?拿下?

    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见老方等人一拥而上,二话不说就把那几个差役的膀子给卸下来了,孙春明和孙悦也不含糊,撒腿就朝鸣冤鼓的位置冲去。

    这鸣冤鼓可不是随便敲的,寻常的刑事案件自有刑曹来处理,就算他处理不了的也归大理寺管,这鸣冤鼓,可是只有受了天大委屈才能敲的东西。

    简单理解,这玩意某种程度上跟戏文里的告御状有些相似,比之后世的上访还要激烈无数倍,甭管告的是啥,都是直往天上捅的案子,起码这刑曹肯定是要下课的,所以这东西象征意义远大于实质意义,平日都有衙役守着,根本不让敲。

    而这次孙悦他们过来,本就是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思的。

    衙役大骇,口中惊呼道:“刁民造反!刁民造反了!”

    斜刺里,又杀出来好大的一队衙役,手拿水火棍往他们这边冲来,老方手持粗棍,一马当先,轮圆了直接放倒两人,和这帮衙役拼在一起,孙春明和孙悦也趁机离得更近了一些。

    眼看着孙春明和孙悦已经靠近了鸣冤鼓,众官差都急了,一窝蜂似得往这边冲,老方等人就要拦不住了,孙悦将铁扳指带在大拇指上直直冲天,大喝道:“此乃官家御赐之物,我今日带着它击鼓鸣冤,谁敢拦我!”

    那帮衙役见此都有些傻了,封建社会里,啥玩意只要牵扯到官家都不是小事,一时间竟纷纷停了下来,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该要如何是好。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孙春明和孙悦已经到了鼓边上了,只见孙春明将孙悦高高抱起,孙悦双手取下鼓锤,冲着那布满灰尘的大鼓使出浑身的力气,狠狠的敲了上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