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章 父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显德七年,正月。开封城。

    一群黑瘦的汉子赤着上身,将拇指粗细的绳子一圈一圈的缠到腰上,再从皮包骨头的肩膀上穿过去,齐齐喊着响亮的号子,艰难地将河上的庞然大物用血肉之躯拖动了起来。

    一般正月里的人家没有地种,都在家里猫冬,寻思着年头里的,到底是去扯二尺花布,给孩子做身新衣裳,还是去买块大臀尖,给全家人解解馋虫。

    但这些纤夫可就没这么好的命了,冬天降水少,有时候河面还会结冰,恰巧这年根底下又是漕运繁忙的时候,干起活来一刻也不得安歇。

    忙点好啊,忙了有钱赚,乱世里的人没有享福的命,拼死拼活能赚一口吃食填全家的肚子就是幸福。

    珰~

    一声铜锣敲响,却是一大一小两个人,就站在这一群苦力汉子当中间,一唱一和的说了起来。

    那小的看起来也就四尺来高,看模样不过六七岁的年纪,大的看上去大概有个二十多岁,从面相看也有三四分相似,应是一对父子,看这架势竟是要当街卖艺。

    周围的苦力汉对这父子二人倒也见怪不怪,显然这父子二人在此混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说一种叫做相声的新鲜玩意,见他们敲锣,那些累瘫了的和闲暇无事的,都往这凑了过来。

    小的先开口:“各位,我父子二人初到贵宝地,许多人还不认识我们,我来介绍一下。”

    大的道:“你给说说。”

    “我们俩的关系啊,不一般。”

    “对”

    “我们啊,是一对亲生的父子”

    “对,我是阿爹。”

    小的回过头扬起笑脸瞅着他爹道:“我没跟您争。”

    大的怒道:“这还有争的么。”说着脱了鞋似乎要打他一般。

    众人明知是爷俩在逗乐子,倒也有不少人笑了出来,尤其是看这小童明明才丁点大,古灵精怪的样子却跟个小大人似的,甚是可爱。

    小的继续道:“言归正传。”

    “对,你好好说,别闹。”

    “我啊,叫孙悦,还请您诸位以后多多关照。”

    “对。”

    “站在我边上的这个是我爹,他叫孙小悦。”

    噗~,说到这,周围的观众已经都笑成一团了,这帮人哪听过相声啊,稍微抖一下包袱就能笑的不轻,这孩子真是太皮了,谁家排辈分是倒着排的呀。

    果然那个大的一听就急了,抡起鞋底子就抽他屁股。

    …………

    北宋自然是没有相声的,因此这一大一小两个人,自然便是穿越者了。

    小的真叫孙悦,本来是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有为青年,今年刚从985名牌硕士毕业,有着大好的前程和灿烂的人生还没来得及享受呢,开着公司给配的新车接老爸兜个风的功夫,突然就被大卡车给撞一千年前来了。

    别人穿越都带金手指,有的带加特林,有的当皇帝,有的干脆带一个大仓库,还有那臭不要脸的直接带个系统啥的,他倒好,空着手来不说,还带来一个爹。

    亲爹。

    卡车把他亲爹孙春明也给撞来了。

    也不知这个穿越是用什么科学原理实现的,反正当他们爷俩睁开眼睛的时候,俩人似乎都年轻了二十多岁,老爸变成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自己则变成了一个六七岁的幼童。

    没有金手指也就罢了,好歹穿越到了最受穿越者欢迎的宋朝,就是这个时间稍微提前了一点,后周显德七年。

    这一年,赵匡胤还是检校太尉,全国百姓还在给柴荣戴孝,北面有北汉和契丹,南边还有南唐和后蜀,反正是半点大宋的繁华文明都还看不出来,一肚子宋词压根没人欣赏,连穿越者最基本的福利都享受不到。

    这样的乱世尾巴,能活着便已经是一件大不易的事情了,谈什么出将入相,说什么富贵荣华,美梦做不过半天就被饿醒了,甭管以后干什么,都得先为了一口吃食而奔波。

    好在这年月兵荒马乱,也没什么路引了,全国流民都来开封城找活路,倒也没人在意他们俩外来户。

    刚来的时候他们俩也不是说相声的,老爸体制里混了一辈子,一辈子钱虽然没怎么赚着,但脸却要了一辈子,钱可以丢命可以送,就这二两重的薄面皮不能破。

    结果他跟着一众流民一块干了三天的纤夫就受不了了,细皮嫩肉的现代人哪干得了这活,干出浑身的血道子不说,关键是赚的那仨瓜俩枣真不够花。

    正好他们爷俩上辈子都是相声爱好者,一合计,也就干了这个了。

    还真别说,别看这些苦力一天累到死也赚不了几个钱,但大多数人只要听乐了之后都会赏一两个铜板,一天干到头收入倒是也凑合,起码比拉船强。

    哪像现代人,看本小说还得找盗版,更别说打赏了。

    说上两段之后,俩人脚下的小布口袋里已经装了不少铜板了,他们知道这帮苦力消费能力已经差不多见底了,也就草草收了口,将钱包起来往下一个人多的地方去。

    大正月里的,都高兴,手头上可能也都有点闲钱,正是说相声最好的时候,而且他们俩都知道,好日子没几天了,必须得抓紧把钱赚出来,一刻也不敢歇。

    因为就在昨天,为了抵抗契丹大军,殿前都点检赵匡胤已经率军北上,打契丹去了,算算时间,差不多今天晚上就能到陈桥驿,嗯,接下来发生什么,稍微了解点历史的就都知道了。

    走了一会,看见一挑着担子卖枣的汉子,孙悦情不自禁的就咽了口口水,他们爷俩搭台,孙悦是逗哏孙春明是捧哏,说了一上午,孙春明还能挺得住,但孙悦却早就口干舌燥了。

    这小贩也是眼尖,一看孙悦那神色就知道有买卖上门了,凑过来道:“大哥,孩子这嘴都起皮了,您来一把枣给孩子解解渴?”

    孙春明有点犹豫,宋朝可没有蔬菜大棚,大冬天的连枣都贵的要死,一顿冬枣下肚,他们俩刚才的那段相声可就算白说了。

    不过孙春明咬了咬牙,还是道:“怎么卖的。”

    孙悦回头道:“算了吧爹,一会路过李大妈家里要碗水喝就行。”

    “唉,你爹我没用,也就能买得起几个冬枣吃了。咱爷俩也吃了小半个月的糙粮了,来一顿甜的顺顺肠子,明天咱还要谈大买卖呢。”

    卖枣的笑道:“大哥您这孩子可真懂事,这枣子大的三文一个,小的两文一个,您是要大的还是要小的。”

    孙悦抢着道:“要大的,大的甜一些,给我抓二十颗大的。”

    “好嘞。”

    “别别别,我还是要小的吧,给我换三十颗小的,要甜的啊,带虫子眼的我可不要。”

    “没问题。”

    孙悦先给孙春明吃,孙春明吃了两颗之后就说不爱吃,不吃了,孙悦倒是一口气吃了五六颗,剩下的也舍不得了,就这么装在胸前里襟的小兜里,就要走。

    “哎哎哎,你们还没给钱呢。”

    “给什么钱。”

    “冬枣钱啊!”

    “冬枣是我拿那大枣换的我给什么钱。”

    “那。。。。大枣你们也没给钱啊。”

    “大枣我们也没吃啊给什么钱。”

    哈?

    卖枣的也愣了,一时居然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倒是孙春明笑笑道:“别介意,我们父子俩是说相声的,就是贫嘴,喏,这是枣钱,有空来听我们爷俩说相声。”

    卖枣的一看不是来吃霸王枣的,倒是也乐了起来:“行,早就听人说,这附近来了一对父子说得一种叫相声的东西很有意思,一直想看也没遇上,原来竟是您二位啊。”

    孙悦笑笑道:“大叔,过两天我们就要买下一个铺面说相声了,您到时候就可以随时找到我们了。”

    “呦?铺面,这可厉害了。”

    “喏,你看那个,这一趟街面上最大的那个老曹家烧饼,明天我们爷俩就要把这店给买下来了。”

    卖枣心里暗暗笑了一下,倒也没说啥,心想,人家老曹家烧饼是这趟街最大、生意最好的铺面,别说人家不可能卖,就算肯卖,没个百八十贯根本就别动这心思,俩人说相声总共也没多长时间,要说赚到点小钱他是信的,但要说百八十贯那可就有点天方夜谭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