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十五章 老方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后院,拾到拾到少说也能拾到出几百平的地方,眼下还都是荒草,这样的地方在开封城是很多的,谁占上就是谁的,那个清明上河图时候的北宋和现在无关。

    这么大的便宜不占白不占,哪怕赚不了什么钱,等将来天下太平了,光地皮也能能值几百贯。

    唯一一点顾虑也就是隔壁张寡妇,孙春明和曹母轮番劝说也不好使,说啥也不原谅老曹,最后禁不住他们家天天吃大肥肉的诱惑,同意以入股的形式把两家先并上,但却嘴硬说跟老曹没关系,是看在孙春明的面子上的。

    说是入股,其实就是一块搭伙过日子,孙曹两家都没个明确的股份划分方式,更何况是跟她了,只是坚决不跟老曹同床罢了。

    两家并一家,需要把中间的两堵墙打通,顺便把房子中间的那点街道给占上,这工程量其实已经不亚于重新盖一间房子了,好在这年月地皮不贵,朝廷管的也不严,只要去开封府做个备案,更改一下户籍便可,倒也不费什么功夫。

    宋朝的自由风气,堪称是封建王朝中最开明的了,商人不再是底层阶级,孩子该考科举考科举,无论吃穿用度几乎都没有什么限制,修房子的时候只有房梁的设计需要注意一下不要僭越,其他地方爱咋弄咋弄,随便,尤其是现在赵光义刚接手开封府不久,乱糟糟的下面的人也没什么章法,孙春明一共塞了不到一贯钱,两间屋子一片地,就都成他的了。

    孙春明本想找专门的施工队来用的,老曹却说不用,他还有一批老战友闲着没事四处混饭吃呢,有一天的功夫就都能找得到,供顿饭就行,保证活干的又快又好,若是愿意给些工钱,也算是他帮了老战友的忙。

    孙春明闻言自然是大喜过望,他愿意收留老曹,最大的原因其实就是,看中了他当过兵的这个背景,这年月想指着官府来保护自己根本就是扯淡,还有什么比一帮老兵更有安全感的?

    这些话不好说,但老曹也不是不明白,趁着这个机会,也有点亮肌肉的意思,所以他找的也是真的卖力气,下午功夫,已经找来四十多个汉子了。

    难怪平日里老曹跟街里街坊的说话都那么硬气,这要是打起架来,一般人确实不够揍的,这可都是上过战场杀过人的。

    “春哥儿,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老方,方俊,以前是我们的团联校尉,我们以前都是他手下带的兵。这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孙春明,以前是大户人家的少爷,他娃娃是官家亲口夸赞过的神童,平日里全靠人家帮衬,我们这一家才能有饭吃。”

    孙春明连忙道:“曹哥哥这话就严重了,是我们父子俩受你的帮衬才对。”

    老方也跟着笑道:“既然都是老曹的兄弟,自然也就不是外人了,你放心,这活交给我们,保证不会给你干出什么纰漏,都是兄弟,管了我们的饭就行,我常年就在南巷那边找事做,也没个什么正经的营生,不过以后谁要是欺负着咱了,你知会一声就是。”

    “那就多谢方大哥了,不过既然都是老曹原先的袍泽,怎么也没有让大家吃亏的道理,我跟老曹商量过了,除了每日伙食之外,我付每人每天三百文作工钱,您别嫌少,弟兄们揣兜里回家跟婆娘也好有个交代。”

    老方闻言哈哈大笑道:“到底是读书人,明明是仗义疏财,从你嘴里说出来倒像是我们帮你了,好,听说你们两家现在生意做的好了,天天都有肉吃,我也就不跟你们客气了,这情谊我记下了。”

    孙春明道:“弟兄们还没吃饭吧,天冷,先吃一碗汤饼暖和暖和身子。”

    老方:“哪有不干活就先吃饭的道理,这日头还老高呢,吃什么饭。”

    孙春明:“哪有的事,是我们请你们给我们帮忙,是朋友就别这么客气了,院子里嫂子连汤都烧好了,肉也在锅里炖的快烂了。”

    老方一听说有肉吃,眼睛也跟着阵阵发亮,推脱了几句之后,见孙春明和老曹确实是真心实意,也就半推半就的答应了。

    后院,简单收拾出来的一小片空地上,驾着硕大的陶土大罐,里面咕噜咕噜地炖着肥膘大肉,张寡妇和曹妮儿忙活的不亦乐乎,曹军负责在底下吹火,连孙悦也跟着一块在忙活。

    这人啊,不管是一千年前还是一千年后,比盖新房子还高兴的事真就不多。

    老曹也特兴奋的在表演他的拉面绝活,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老曹学拉面没几天的功夫就练的又好又快,拉几十斤面条一根都不带断的,看的众人纷纷叫好。

    老曹有心在老兄弟面前显摆,孙春明则有心想和这帮当过兵的弟兄们结交,因此他们这工作餐也是不惜血本,等面拉完了煮好了盛出来,倒上肉汤,再在上面放上三层厚厚的大肥肉片,最后一把小葱撒上就一瓣蒜,别提多美了。

    老方等人先分别挨个拜见了一下曹母,之后便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

    当年后汉的乱兵,其实后来大多都归了后周,如今又归了大宋,少数不乐意继续厮杀的,像老曹这样的则安心开一点小买卖过小日子。

    像他们这样成天在城里胡混的,说白了就是杀人杀不动了,又不愿意踏踏实实过日子,简称二混子。看上去好像挺潇洒,其实一年到头来吃不了几顿饱饭。

    “方哥,香呀!弟兄们当年杀契丹,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也没吃过这么香的饭啊。”

    方俊也吃的满嘴满脸的油,笑骂道:“香还不赶紧吃,吃完了好好给人家干活,知道念谁的好不?”

    “那还用你说,曹哥是老兄弟了,今天新交下来的这个春哥儿,以后你的事就是咱弟兄们自己的事。”

    孙春明拱了拱手道:“那我可就先谢谢各位了啊。”

    男人吃饭一高兴,就得喝点酒,借着酒劲一高兴,就爱吹牛哔,老方同志正慷慨激昂的说着他的往昔峥嵘岁月,什么当年契丹人如何嚣张啊,他如何领着全乡的男人杀契丹啊,反正稍微改编一下这段都能当评书去讲了,好像当年耶律德光被打跑全是他一个人的功劳,后汉政权欠了他个太尉似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