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章 天塌不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开封城乱成了一锅粥,有哭爹喊娘的,有酩酊大醉的,就是没有开门做生意的,家家户户全都死死的将门锁上,出城的道上更是人挤着人,大包小裹俨然一副逃难的景象。

    中华五千年历史,从来没有改朝换代这么频繁的时候,短短五十年,中原大地上换了梁唐晋汉周五个朝廷,算上之前的唐,以及马上迎来的宋,一个六十岁的老人可以拍着胸脯毫不吹牛的说,老子一生经历了特么的七个朝代!

    每一次改朝换代,都是一场浩劫,谁也没法保证,自己可以在这场浩劫中活下来。

    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

    外面乱成一锅粥了,而孙悦父子俩却在欢天喜地的收拾新家,大门一关,跟外面几乎是两个世界。

    “爹,爹你快看,有面唉,白面唉,这些白面怕不是有三百多斤?”

    “人家是开烧饼店的,多备些白面有什么可诧异的。”

    “你看你看,哇塞,大锅,好大的锅啊,一次可以煮好多东西。”

    孙悦好像身体变小之后,心里也跟着变小了不少,蹦蹦跳跳地检查自己家里能用得上的东西,等查的累了,就往大木床上一趟,感受背上软软的褥子,心满意足的舒了口气。

    “舒服啊,爹,今咱别出去说相声了,歇一天吧。”

    老爸道:“本来也出不去啊,今天谁还有心思听相声了。你身体还没长成,躺下睡一觉吧,屋子我来收拾,刚才我看见厨房里还有块大肥肉,晚上给你做肉吃。”

    “真的啊,太好了,爹我发现你今天特帅,肉啊肉,我好像都忘了你是什么味的了。”

    孙春明笑笑没说话,事实上他也快忘了。

    厨房那块大肉肥的不行,几乎都看不见红膘,这要是一个月以前他看一眼都会觉得恶心,可如今却要流口水。

    到了申时时分,赵匡胤的大军已经来到了城外,街面上已经安静的连一丝声音都没有了,孙春明却在哼着小曲,将肉放到锅里,用小火滋滋煎出油来,又小心翼翼地将荤油盛出来留用,再将榨干了剩下的油梭子收好,打算混点白菜吃一顿饺子补油水。

    突然,外面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孙春明愣了一下,还是问道:“谁啊。”

    “曹大哥是我,借你家地窖躲一躲。”

    听声音是个女人,是来找老曹的。

    想了想,孙春明还是把门给开开了,而且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女人,正是隔壁卖豆腐的张寡妇。

    门一开,张寡妇也是一愣,“你是……”

    “老曹已经把店卖给我了,他带着他们家人跑了。”

    张寡妇听后一呆,然后噗通一下就坐地上了,哭嚎道:“这个没良心的呦,白睡了老娘这么多回,我这命怎么这么苦啊!”

    看起来这张寡妇跟老曹好像有一腿,这也正常,一个丧偶一个守寡,邻里街坊住着,时常互相帮衬帮衬,没发生点什么才是奇事。只是孙春明见这场面一时有点尴尬,颇有些手足无措。

    张寡妇不愧是能在这乱世活三十多年的主,眼泪一擦,就道:“大哥,大哥您行行好让我到地窖里躲一躲吧,我们家没男人,等会大兵进城,我。。。。我可以跟你睡觉,我活很好的。求求您了。”

    一边说着,这张寡妇还一个劲的磕头,顺便还脱了自己的外衣,露出旧红色的肚兜。

    张寡妇三十来岁的年纪,保养的也还算凑合,谈不上什么美女但也在及格线上面,孙悦娘早死,孙春明也是个二十几年的老光棍,一见这个一时间也有点麻。

    “不用不用,快穿上快穿上,街里街坊邻里邻居的,举手之劳而已,你尽管躲就是了。”

    张寡妇闻言大喜,抬眼看了下孙春明,虽然长得斯斯文文好像是个书生,但好歹是个男人,连忙磕了三个头,熟门熟路的就找到地窖的入口。

    孙春明刚松了一口气,就见那张寡妇在地窖入口又站住了,“你。。。。在做饭?还做了肉?”

    那眼神,好像在看傻子一样。

    “啊,这不新买的房子么,吃顿好的庆祝一下。”

    “您这心可真大啊,天都塌了,您还有心思图您那五脏庙。”

    孙春明笑笑道:“天塌下来也砸不到我这小老百姓头上啊,我听说太尉一向和善亲民,从不欺压百姓,应该不会做出天怒人怨之事吧。”

    张寡妇撇了撇嘴,没说什么就下去了,心里却骂道:“直娘贼,老娘真是倒了大霉了,本以为遇上了好人,结果却是个傻的,估摸着是指望不上了,也不知老娘这身子又要被多少人便宜了,但愿他们玩完了就走,别再把老娘的命给要去。”

    这么大动静,孙悦自然也醒了,见张寡妇躲了下去,笑着鼓掌道:“送上门的大肥肉,您也不吃一口,老爹你莫不是改姓了柳了?”

    “滚犊子,有这么调侃你爹的么。”

    自从穿越过来说了相声之后,他们父子俩的关系似乎有了很大的变化,连这种荤笑话孙悦也敢调侃了。

    “爹,我跟您说正事,您说我妈都走这么多年了,您为了怕我受委屈一直都没再找,现在好了,咱爷俩一人年轻二十岁,您不是还打算一个人过吧,您不用顾虑我,真找了后妈还指不定谁欺负谁呢,你看那穿越小说,主角都是三妻四妾和谐美满的,该出手时就出手啊。”

    孙春明哭笑不得地拍了一下他的屁股,道:“滚!用不着你操心。都改朝换代了还寻思这没用的,万一一会真有大兵进来抢劫,你也给我躲地窖里去。”

    “没事,你儿子我上大学的时候好歹选修过历史,赵宋朝廷就算有万般不是,至少这仁爱一项上,确实是五千年来独一份的,尤其是赵大,这次改朝换代,除了韩通全家之外,几乎就没死什么人。”

    “谁知道呢,宋初这段历史,被赵光义改了少说得有七八回,太祖实录成书的时候老人全都死光了,谁知道靠不靠谱。”

    孙悦胸有成竹道:“他改的了宋史,还改得了辽史么,这么大的事辽史也是有记录的,您放心,肯定不会有事的,要不然我能让您这个时候买宅子么。”

    话音刚落,就听砰的一声,大门被撞开了。原来是刚才张寡妇进来之后一时忘了锁门。

    一个血葫芦一样的女人,踉踉跄跄的跌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把剑,直指着孙春明道:“去给我倒一杯水,不许喊,否则杀了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