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八章 与赵匡胤的初相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正卖的热火朝天的父子二人,并没有注意到赵匡胤来了,甚至围着他们比较近的那一圈人也都不知道,直到有人大喊了一声官家,众人这才散开,纷纷跪地行礼。

    赵匡胤自然还是笑嘻嘻地与民同乐,亲自走下马车,道:“掌柜的,这汤饼好厉害啊,我生在开封长在开封,平日里最爱面食,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啊。”

    孙春明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见到这么大的历史名人,更没想到赵匡胤会亲民到这个地步,忙答道:“回官家,小人父子逃难到开封不久,而且一直在南城讨生活,粗鄙食物,自然不入贵人之眼。”

    赵匡胤笑道:“我看着却很有食欲啊,宫里的御厨恐怕也没你这手艺啊,来,给我做一碗。”

    “是。”

    赵匡胤亲自吃他们家的面,这可是天大的广告,等明天回到南城,只要写也一个广告牌,上书‘官家吃了都说好’,这生意还不好上天去?

    不大一会面条煮完,由孙悦端着,小心翼翼地给赵匡胤送去,口中还道:“祝官家横扫八荒一统天下,大宋国运像这碗面一样,长流不绝。”

    赵匡胤听了哈哈大笑,夸赞道:“好孩子,真会说话。”

    边上的太监上前两步,想要从孙悦手里接过面条,还拿出了一根银针,似乎是想试试有毒没,被赵匡胤照着屁股就是一脚笑骂道:“滚一边去。”

    说着,竟然伸出手,要亲自接过孙悦手中的面。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赵匡胤的手指刚刚碰到面碗的时候,嗖的一声破空之声传来,赵匡胤就在电光火石之间猛的一个后仰,就见一支弩箭,嘭的一声钉在了地上,若不是赵匡胤躲得快,这箭就射到他身上了。

    “保护官家!”

    哗啦啦一阵齐齐的声响,无数的护卫将赵匡胤围了个严严实实,刀出鞘箭上弦,冲天的杀气直上云霄,扫向四周的眼神似乎要择人而噬一般。

    周围的百姓看到这场面全都傻了,哗啦啦的一下就全都跪下了,只有孙悦,端着一碗拉面,傻愣愣的还在站着,一时间跪也不是不跪也不是,因为就在刚刚,少说有七八支箭牢牢的锁定了他,浑身上下连汗毛都炸起来了。

    赵匡胤可是从小兵一步步爬上来的,征战沙场十几年,什么阵仗没见识过,根据这箭矢的速度,很快就判断出这是一支弓箭而不是弩箭,刺杀之人应该是临时起意,正好碰上了的大周愚忠,而不是有组织的,否则就凭这么个玩意想杀他赵匡胤,未免太好笑了一点。

    想到此,赵匡胤的黑脸阴沉的跟锅底灰似的,气的都乐出来了。

    他黄袍加身,除了韩通一家赶尽杀绝之外,几乎一个人都没有杀,甚至除了将枢密院这样的要害部门换上赵普之外其余的后周旧臣,连个降职的都没有,小皇帝和小太后都是恭恭敬敬给请下来的,还特么想让他咋滴?

    五代十国将士们造反都造成习惯了,他不抢这江山,凭那孤儿寡母两个人难道就坐得稳那天子宝座不成?

    看来,这人心还未完全归附啊。

    越想越气之下,赵匡胤一把推开围住他的护卫,把黄袍随手一扔,从腰间抽出他那条威名赫赫的盘龙棍,大喝一声道:“都特么给老子起开!”

    说着,赵匡胤大步走到一空旷处,故意把自己露出来,迎着羽箭来的方向,一把扯开自己上衣的衣襟,露出黑乎乎的胸膛,猛拍了两下,大喊道:“来啊!射!你不是想杀我么?你特么要是不服老子,尽管再射!怕你不是好汉!”

    说着,那盘龙棍一甩,居然咚的一声在地上砸了一个大坑。

    静!

    死静!

    整条街上的人都被赵匡胤这一举动给吓傻了,这赵匡胤半个月前还是后周第一猛将,区区一根冷箭他自然不会放在眼里,可特么堂堂天子,这么干是不是有点彪啊!

    半响,终于还是没有第二支羽箭飞来,那刺客可能早就跑了,又或者是一时冲动,此时已经后悔了,也可能见赵匡胤这么猛一时被吓住了,反正是怂了。

    赵光义凑过来道:“大兄,要不要大索全城,那刺客跑不远。”

    赵匡胤闻言沉吟了一会,似乎有些意动。

    孙悦听着可就吓傻了,刺杀官家,这可是足以捅破天的大事,到时候刺客抓不抓的着不好说,但大搜同党却是肯定的,他们父子俩作为出事之时离赵匡胤最近的人,必然是重点怀疑对象。

    这种事宁可错杀一千,不可能放过一个,就他们爷俩毫无背景毫无靠山的身份,稀里糊涂死冤狱里都没处说理去。

    想到此,孙悦也不管合适不合适了,大声呼喊道:“官家!小人听闻,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思国之安者,必积其德义,官家新登大宝,德政初施,万民尚来不及感遇,只要官家善始克终,必能使百姓皆感官家德义,必能海内归附,百姓归心,望官家,体恤!”

    冷不丁的一大串话,倒是把赵匡胤给说愣了,不光赵匡胤,整条街的人都愣了。

    一来,是没人想到,这么紧张的时候居然有人敢冒冒失失的说话,二来更想不到,说出这么一大长串的居然是个五六岁的孩子。

    好一会,赵匡胤才道:“老二你听听,小孩子都明白这样的道理,别折腾了,莫要影响了百姓过节,鼠辈,耽误老子吃汤饼。”

    说着,赵匡胤将蟠龙棍重新插回腰间,将孙悦手中还端着的那碗拉面接过来,呼噜呼噜都给吃了。

    把碗还回去,赵匡胤伸出手,摸了下孙悦的头,道:“小子,这是魏徵的《谏太宗十思疏》吧,你读过书?”

    不怪赵匡胤暗暗惊奇,这特么何止是读过,简直是神童啊,一般这么大的孩子顶多也就背个床前明月光,像这种大骈文,许多士子可能都还没读过,叫他怎不诧异?

    孙悦心中暗暗叫苦,只得胡乱编道:“小人家中过去也是耕读传家的,这篇骈文恰好读过而已,只因连年战乱,这才流浪天下,来开封寻碗饭吃,家父一边卖饼,一边攒钱给小人读书,只希望等小人长大,能赶上太平盛世,辅佐圣明天子。”

    赵匡胤闻言叹了口气,倒也不疑有他,这样的故事在五代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想他爹当年也是堂堂指挥使,他自己不还是偷过白菜?

    摸了摸孙悦的头,赵匡胤赞道:“汤饼很好吃,娃也很聪明,牢记你今天的话,莫要坠了青云之志,将来长大了,给我或是我的儿子做魏徵。”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