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十七章 义气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王府,大半夜的点着灯,全家人全都异常严肃地坐在大厅里,大气都不敢喘。

    地上的新管家满脸血的爬在地上在哀嚎,摘卵子什么的自然只是胡乱说的狠话,但这孙子着实被打得不轻。

    老方那帮人都是老兵油中的老兵油了,放倒后照着屁股就是一顿圈踢,踹得他裤子都脱不下来了,站是肯定站不住的,只能这么在地上趴着。

    “老爷您可得给小人做主啊,那家人家完全没把您放在眼里,这哪是打我的屁股,这分明是在打您的脸呀。”

    王彦礼随手抄起灯台就砸了过去,骂道:“滚!不会说话的东西,这么一点小事都做不好,你有没有跟他们说我是谁?有没有告诉他们我堂兄是谁?”

    “我说了啊老爷,他们。。。他们不惯着您呀。”

    王彦礼气呼呼的一拍桌子怒道:“这帮没见识刁民!你给老子滚下去。”

    越想越气之下,王彦礼站起来一把将刚买来的假古董花瓶摔了才解气一些。

    说起来也是穷人乍富,否则他也不至于如此没用,其实就在半个多月前,他还只是南城这边的一个二混子,见了老方都要管人家叫一声大哥的那种。

    可这不是改朝换代了么,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赵匡胤得道了,王彦升也就上天了,王彦升上天了,他这个堂弟也就跟着牛了起来,新买了宅子新雇了管家,平日里正眼都不瞧他的人现在见了他得点头哈腰的,自然也就膨胀了,否则一般人谁会蠢到把主意打到御赐之物上。

    他心里倒是也自有算计,他琢磨着现在有钱了,有身份了,那可不能让儿子再像他这么胡混了,当兵打仗又那么危险,所以脑子一拍,就让他儿子读书去了。

    他想,老子这么聪明,儿子肯定也错不了啊,这一读书,那还不考个状元啥的?

    也是巧了,听人说了这么一耳朵知道了孙家父子俩的事,就想把扳指给买过来,等将来孩子考中了状元上了金銮殿,把这扳指往外一掏,这前途不就稳了么,反正时隔那么多年,官家也不可能记得当年那孩子长什么样。

    不得不说,有时候二货的思维正常人是理解不了的,但很显然,刚刚膨胀了的京城巡检堂弟,是忍不了这次丢这么大面子的,现在已经不是扳指的事了,而已经是他管家的屁股他的脸的事了。

    另一边,孙春明自然是对着仗义出头的老方一伙人千恩万谢,还特意让张寡妇把后厨剩的点肉都给煮了,只是愁眉苦脸的,却怎么也没法为了刚刚的这一场大胜高兴起来。

    叹息一声,孙春明对老曹道:“老哥哥,他们是冲着我们父子来的,咱们本来便是无亲无故,你犯不着为了我们爷俩蹚这趟浑水,莫不如,咱们就此分家吧。”

    老曹怒道:“兄弟你这话可就太伤人了,你这是拿我当了没卵子的太监呀。”

    孙春明道:“我知道曹大哥义气,但你上有老娘下有幼子,大娘已经六十多了,万万不敢有个什么好歹,听兄弟的,走吧,账上还有些钱,你们拿着,就当我补给你的店钱。”

    老曹怒道:“直娘贼,你一个书生懂个屁,给老子闭嘴,老子是战场上捡的命,什么没见过,不过你说的也对,老方,一会麻烦你把我老娘接走。”

    曹母一巴掌打过去道:“老身今年已经六十岁了,当年连契丹人都没怕过,还怕他一什么狗屁将军?就在这等着,倒要看看他姓王的还能有什么招数,这是官家亲赐的宝贝,就不信他真的敢明火执仗的硬抢!”

    孙春明心下感动,又对张寡妇道:“嫂子,咱现在还是两家,我看这房,还是不盖了吧,省的你。。。。”

    不等他把话说完,张寡妇便打断道“去你娘贼皮子的吧,你瞧不起老娘咋地,再敢说这没腚眼子的话信不信老娘抽你,多大点事啊,整的跟死了爹似的,睡觉,老娘困了。”

    说着,再不理他,居然真的径直回屋睡觉去了。

    孙春明叹息一声,抹了一下眼角泛出来的一点泪花,又转头对老方道:“方大哥,今天这事已经连累你了,你跟兄弟们赶快回吧,他们未必知道你们是谁,不要牵扯到你。”

    老方大咧咧地道:“啥?哎呀兄弟,你这话早说呀,现在说这个,这不是晚了么,刚才你煮的肉老子都吃了,总不能再吐出来还你吧,行了行了,你们读书人干点啥事就是矫情,走了,明天弟兄们再来干活,你可得管肉啊,这肚子被你这么大一顿酒肉都养刁了,哈哈。”

    孙春明闻言叹了口气,独自坐下呢喃道:“这特么的,古代人都是傻子。”

    孙悦坐过来道:“爸,别想这么多了,等咱过了这一关,好好待他们就是了,疾风知劲草,这叫豪杰重义轻生死,说明咱们之前这么多的投资都不亏。

    “惭愧呀,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尽是读书人,这话说的真特娘的好。”

    有句话爷俩都没说,但都明白其中的意思,换位思考,如果这事发生在老曹身上,或许他俩现在已经走了。

    现代人早就习惯了将义气两个字的标准定的很低很低,见面点个头的就算是朋友,肯借给你钱的便已经可以算作是铁哥们,借你钱不指着你还的便已经是生死之交了,像这般真的两肋插刀的,几乎已经看不见了。

    孙春明忧虑道:“明天若是他们再来,咱们怎么办呢。”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来的只是王彦升的堂弟又不是王彦升本人,赵宋开国向来是以仁义称道的,您给我点时间,让我想想,一定能把这个局给破了,就算实在不行,大不了我用这扳指投个门庭,豁出来这东西我不要了也要让姓王的给这扳指陪葬,别想那么多了,睡觉吧。”

    说着,孙悦也回了自己的小屋,躺下了。

    可是哪里真睡得着啊,夜凉如水,孙悦借着月色掏出扳指仔细观摩,努力的寻找破局的办法。

    而老曹却翻开了压在床根底下的一个箱子,打开来却是一把油光锃亮的长刀,掏出来反复的擦拭好像在抚摸他早逝的妻子,

    就连孙春明也拿出了那天女人的宝剑,对着月色缓缓的拔了出来。

    乱世

    当杀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