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五十八章 狭路相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魏龙自从苏醒后,直到小长假结束,都没有再发生危险,一些指标数据也趋于正常。而且从五月七日开始,已经能够正常进食,只不过是以稀食为主。

    在苏醒二十四小时后,魏龙便搬出“ICU”病房,住进了高级套间,还有专门的护工侍候,这些都是楚天齐安排的。宁俊琦更是亲自挑选护工,之后还专门又去医院看望魏龙,给魏龙带去亲自做的水饺和煲的汤,直把魏龙感动的热泪盈眶。

    除了护工以外,楚天齐仍给魏龙配备了一名安保人员,以便应对可能出现的险情,只不过这个人警戒的位置比较隐秘而已。

    五月八日一早,楚天齐返回了沃原市。

    在对相关工作进行必要的安排后,五月十日,楚天齐一行十多人,到了发改委。之所以去这么多人,一是为了有事及时商量,有疏漏及时补救,最起码要正常递上去;二是因为涉及了两省三市,人员自然就多。

    由于是起早走的,众人到发改委的时候刚刚九点,单位也才上班。

    毕竟以前在发改委工作过,又正好是那名最熟识的警卫值班,门口的登记程序很简单。但由于人员过多,经过协商,楚天齐和两省的交通厅长、发改委主任得以进入院子。

    一行五人穿过院落,进了办公大楼,在一楼例行登记。

    相比起楚天齐,两名省发改委主任和这里更熟,登记程序也没费事。

    五人乘电梯直接到了楼上,来在项目司区域。

    到了一间屋子前,楚天齐抬手敲门。

    “笃笃”,

    一个女声传出屋子:“进来。”

    楚天齐推开屋门,几人一同走进屋子。

    明若月微微一楞,立即站起身来,打着招呼:“各位领导请进!”

    楚天齐等人也赶忙和对方打招呼。

    示意众人坐下,明若月给五人都弄了水,才又重新回到座位上。笑着说:“各位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看了看诸位同行者,楚天齐说了话:“明司长,我们这次来呢,是申报打通定风山项目,还请明司长多多指导。”

    “楚市长客气了,各位都是业界老领导,尤其赵主任、常主任更是发改系统老前辈,我只是为大家传递一下资料而已。”说到这里,明若月又询问着,“手续带来了吗?”

    拿过放在旁边的文件包,楚天齐取出一份薄册子,递了过去:“明司长,这是整个申报手续清单,还有前期两省的申报报复记录。”

    接过清单,明若月浏览了一遍,然后说:“从清单来看,手续很齐备,不过还要看具体对应手续。这么的,先把手续递到项目一处,让他们具体看一下是否齐全、完善。”

    “好的,谢谢明司长。”楚天齐等人都表示感谢。

    拿起电话,拨出几个数字,对着电话说了句“过来一下”,明若月便又放下了听筒。

    很快,一个中年男子敲门进屋,向明若月请示。

    明若月让中年男子把手续收下,认真初审一遍。

    就这样,再次表示感谢后,楚天齐等人随着项目一处王处长,起身离去。

    “楚市长,请留步。”明若月叫住了楚天齐。

    “好的。”应答后,冲着那四人点点头,楚天齐又返回了屋子。

    明若月没有再立即说话,而是盯着楚天齐,上下打量着。

    不明白什么意思,楚天齐便讪讪一笑,坐到了沙发上,观察着对方。他发现,和上次相比,明若月又瘦了。去年十月份来的时候,在发改委院里,楚天齐曾经见过明若月,那时候她的脸颊就很显瘦。可今天不是单纯的清瘦,而是一种憔悴。

    她怎么会憔悴呢?虽说她是主持项目司工作的副司长,可下面又有一、二处,不至于那么累吧,那又会是什么呢?

    “楚市长,这么看着女孩儿,不太礼貌吧?”明若月展颜一笑,说了话。

    脸上闪过一抹尴尬,楚天齐回应着:“不好意思。请问明司长还有什么吩咐?”

    “吩咐?这可不敢当,现在楚市长可是大人物呀。你看刚才那四位厅级干部,简直就是你的小跟班,这可不简单。听说两省副省长见了你,也是点头哈腰、唯命是从,你这可是越来越厉害了。”明若月说话时,脸上一直带着淡淡笑意。

    听出对方调侃之意,楚天齐赶忙给出解释:“哪是那样?别的领导都各自有重要工作去做,我只是给大家跑跑腿而已。”

    “哎哟,跑腿?这也太低调了。有这么跑腿的吗?”明若月语气很是夸张更不无揶揄,“照这么跑下去,怕是用不少多长时间,就不仅是两省总协调,很可能会成为五省、十省或是更多省的总联系人。我记得古代总督也不过统管两、三省的部分事务,你这可比总督都牛了。”

    跟女人斗嘴本就是弱项,楚天齐便淡淡的回了句:“明司长说笑了。”

    “咯咯咯……”笑过之后,明若月神情恢复严肃,又换了话题,“听说张鹏飞被抓了,你说是什么原因?”

    楚天齐神色严肃的说:“多行不义必自毙,偷漏税、欺负女人、打压同行,他被抓并不奇怪。”

    “我怎么听说的是另外版本?而且还听说雁云市发生了枪战。”明若月再提新问题。

    “是吗?我听到的就是这样的,也不可能有别的说法。”楚天齐给出了回复。

    “真的吗?就这些?”明若月显然不认可这种说法。

    “笃笃”,敲门声忽然响起。

    看了眼楚天齐,明若月对着门口说:“进来。”

    “月月,我这……”一个男人推门进屋,话到半截,停了下来,目光落到楚天齐脸上。

    楚天齐自然也看清了对方,心中生起两个词语:狭路相逢、仇人相见。

    一时间,两个男人目光对视起来。

    “你来干什么?”明若月打破沉默。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明若月的哥哥明若阳。

    听到询问,明若阳没有直接回答,反而目光投到妹妹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干什么?没事就回去。”明若月脸上神色很冷。

    “月月,给你打电话要么不接,要么就说有事。就是这事?这事也不能影响工作吗?”明若阳答非所问,语句满是讥讽。

    明若月脸上带了怒气:“明若阳,胡说什么?什么叫影响工作?我这本来就是工作,赵主任他们刚出去,正在一处递手续呢。”

    听出明家兄弟语句中的*味,自己一个外人没必要听着,更没必要掺和。于是楚天齐站起身来,说了句“明司长,我先去一处”,便迈动了脚步。

    “呵呵,想溜?不做亏心事,不怕……亏心事做多了吧。”明若阳道。

    懒得理对方,这种情况下更没必要,于是楚天齐装作没听明白,伸手去拉屋门。

    明若阳又说了话:“这家伙,专门盯上我们明家了,祸害了一个女人不算,又来祸害明家女孩了,你这人品也太差劲了。”

    “明若阳,闭嘴。”明若月厉声喝斥。

    现在明若阳如此说话,楚天齐不能再装糊涂了。他关上已经拉开缝隙的屋门,走回几步,怒声道:“明若阳,嘴是说话和吃饭用,不是用来喷……那什么的。”

    “我说的不是事实吗?你不是最爱给别人头上戴绿吗?欺负了别人家女人不算,还用卑鄙手段把人家投入大牢,弄的人家破财也破,这也他娘的太阴险了,是人办的事吗?老天爷也不睁眼,咋就不响个霹雷呢。”明若阳咬牙骂着。

    “是呀,霹雷是该响了,把那些魑魅魍魉、大鬼小判都收拾一下,省得成天到处害人。”楚天齐反唇相讥。

    明若阳冷哼着:“对对对,尤其是那种专门勾引别人家女人的家伙,更该遭雷劈,要是把他那惹祸的根避断,让他从此成了太监,那就更好了。”

    “闭嘴,想吵出去吵。都离开我屋,有能耐砸出人脑子、狗脑子来。”明若月怒目圆睁,手指门口方向。

    楚天齐没再应声,而是直接向着门口走去。

    “你也出去。”明若月驱赶着明若阳。

    “我为什么要出去?我是来办公事的,又不是纠缠女人。”明若阳说着,坐到了办公桌对面椅子上。

    此时,楚天齐已经拉开屋门,大步走了出去。

    回头瞅了眼关上的屋门,明若阳显着语重心长的说:“月月,不是我说你,这么大的人了,要注意影响。毕竟你已经为人妇,要注意婆家的脸面,更不能丢了明家的脸。”

    “明若阳,你放屁。”明若月说着,抄起一沓纸,飞了过去。

    明若阳赶忙一偏脑袋,嘴上却没停着:“别介呀,咱们可是一奶同胞,难道我还没那个畜牲亲?”

    “滚,你给我滚。”明若月再次拿起纸张,甩向对方。

    明若阳一低头,说道:“凭什么?我是来办公事的。”

    在走廊里走出几步后,楚天齐回头看着刚才那扇屋门,长长的嘘了口闷气,眼中露出冷厉之色。

    稳了稳情绪,辨识了一下方向,楚天齐走向挂着“项目一处”门牌的屋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