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五十七章 魏龙大难不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新的月份开始,公务员们过起了休假生活,楚天齐也不例外。但他并不是纯粹的休息,虽然回到了省城,但还在梳理着申报项目的手续和流程。这不是楚天齐过于谨慎,更不是杞人忧天,关键这事非常重要,容不得半点马虎。而且他已经清晰的感觉到,有人针对自己,也针对这个项目,随时在准备着使坏,可能坏水都准备好了。

    无论是否有人针对自己,无论是否会在申报过程中被绊,只要这事出现低级错误,自己都难脱干系。自己可是肩负着两省三市的托付,不谨慎不行,不认真不行啊。正是意识到了责任重要,楚天齐才不厌其烦的过着流程,想着细节。

    当然了,既然回到家里,肯定和在单位不一样,时间上也受到一定限制。不说别的,光是“葫芦娃”就找的不行,楚天齐也不得不陪陪儿子,他本身就很想陪这个小家伙。

    不但陪“葫芦娃”占用了时间,母亲尤春梅也占用了好多。尤春梅找儿子就是一件事,给孙子起名,总不能一直只有小名吧。楚天齐有自己的苦衷,可又不能跟母亲明说,只能含糊的应付。看出儿子在糊弄自己,尤春梅岂肯罢休?便锲而不舍的跟着儿子“理论”。

    除了以上这些事项,到医院探望魏龙,是楚天齐每天的一项重要内容。

    从放假那天起,魏龙已经躺了将近十天。之前的日子里,手术后的二十四小时内,魏龙出现过三次大危险,再往后倒是没有。可到现在仍然没有醒来,这绝对不是好兆头。为了这个事,楚天齐也找医生多次咨询,但医生也只能给出模棱两可的答案。

    今天已经是假期的第五天,楚天齐早早就到了医院,来在相应楼层。

    由于魏龙受的是枪伤,性质非常严重,再加之楚天齐等人的各种关系,一直有人在这里值守着。

    看看时间,才八点多,估计值班大夫没到,楚天齐便又进了“ICU”病房旁边的房间。

    来在房间后,一个念头涌上楚天齐脑海:细细的算来,到今天已经两周了,魏龙怎么会不醒呢?

    “噔噔噔”,一阵急促又杂乱的脚步声响起。楚天齐先是一楞,随即拉开屋门看去。

    楼道里,几名穿白大褂男女疾步前行着,全都进了旁边的“ICU”病房。

    看到是这样的情形,楚天齐不由得心中一紧,跟着到了“ICU”近前,站在门外张望。

    透过小玻璃窗,自是看不到魏龙,只能看见个别医生的背影。里面的背影大都站在原地,像是围着病床在看,不知道看到了什么。

    印象当中,那三次发生重大危险时,里面的医务人员往往会小范围穿梭,今天怎么没有那样?

    想到这里,楚天齐心里“咯噔”了一下:老魏该不会……

    不会的,不会的。楚天齐使劲摇摇头,使劲挥去脑中那个不好的想法。但心中的烦躁仍在,烦躁的令他站立不宁,来回的踱着步子。

    “噔噔噔”,又是一阵脚步声传来。

    楚天齐转头看去,一名白大褂男子快步走向“ICU”病房,正是魏龙的主治医生陈副院长,便赶忙迎了上去。

    陈副院长显然已经明白楚天齐意思,不等询问,便说道:“我也刚刚赶来,只听说监测数据有变动,具体情况还不清楚。”

    听闻对方如此讲说,楚天齐只得“哦”了一声,冲着对方点点头,退到一旁。

    陈副院长推开屋门,适时走了进去。

    本来想着趁开门之际看一下,但门缝里只有人们的背影,还有特意设置的遮挡物。

    尽管看不到魏龙,但楚天齐没有再离开门口,而是一直透过玻璃,望着里面。

    忽然,屋子里传出一阵人声,但由于屋子隔音效果很好,楚天齐也仅能听到微弱的声音,却听不清说什么。他使劲的看着,听着,仍然什么也没听到。

    正这时,屋门人影一闪,陈副院长奔着门口走来。

    向后面微微一闪,楚天齐看着已经站在门口的陈副院长。

    陈副院长脸上带着喜色,语气也很兴奋:“魏龙醒了。”

    楚天齐心中一阵激动,语句也不甚连贯:“醒了?好,好,谢谢陈院长。那他……”

    “别急,别急,现在只是醒来,具体情况还说不清,先告诉你一下。我们还要继续对病人观察、监测,你先去休息吧。”说到这里,陈副院长返回屋子,关上了屋门。

    哈哈,老魏醒了。这样想着,楚天齐拿出手机来,略一迟疑后,他又把手机装回衣兜里,继续站在门外守候。

    ……

    下午四点钟,楚天齐在等待了八个小时后,被允许到重症监护室探望。这也是魏龙特意要求的,此时魏龙也醒了将近八个小时。

    换上医院提供的白大褂、头套、脚套、手套,戴上口罩,楚天齐抑制着心中激动,轻轻推门,走了进去。

    “楚市长,是你吗?”一声轻呼传了过来。

    听到这个声音,楚天齐胸口一阵热流,尽量轻声的应答着:“老魏,我是楚天齐。”

    说话间,楚天齐绕过遮挡物,径直奔向床前。

    “没想到,还能见到你呀。”床上的魏龙,挥动着颤抖的手臂,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

    楚天齐上前一步,握住魏龙的手臂,声音沙哑的说:“老魏,为了病人安全,医院有规定,我只能这么和你说话了。”

    “楚市长,真的没想到,我还能活过来,还能见到你。”魏龙说话时,眼圈泛出了红色。

    看着更显清瘦的魏龙,想着对方冒死挡子弹的情形,楚天齐更为激动和感动。他轻轻的摇动着对方手臂,真诚的说:“老魏,还按原来的称呼,否则我受不起,您是我的救命恩人呀。”

    “快别那么说。以我的老迈之躯,能为你做点事,那是我的光荣。说真的,这十年以来,我就没像这么痛快过,只要你没事就好。对了,你受伤没有?”魏龙说着,目光在对方身上搜索着。

    楚天齐没有讲说身穿防弹衣一折,而是说道:“老魏,多亏你舍命相救,否则怕是我已经挂了。”

    “那就好,那就好,你没事就好。”魏龙脸上再次出现喜色,比先前更加欣喜。

    楚天齐目光也在对方身上扫着,关心的问:“老魏,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很好,身上无比的轻松。你没什么事,我就更轻松了。”魏龙喜色更甚。

    “你能醒来,足以说明你福大命大,也应了那句话,好人自有好报,好人一生平安。不过这次你伤的都是要害处,若不是医院抢救及时、措施得当,怕就真不好说了。虽然你现在醒来了,但身体还很虚弱,一切都要注意,要听医生的话,好好休养,积极配合治疗。”楚天齐认真的叮嘱着。

    魏龙“扑哧”笑出声来:“你都说了,我福大命大,也已到鬼门关走了一趟,后面更不会有什么事了,你尽管放心。”

    “我相信你肯定会很快好起来,也相信医院和医生,但千万不可大意。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允许你再有任何闪失。”楚天齐神色很是认真。

    “不要再提‘救命’什么的。严格来说,是你救过我的命才对。当初我那么对你,那个混帐东西更是对你不断报复,而你在关键时刻没有计较,放了我魏龙一马,那就是救了我一命。后来我在省城……”停了一下,魏龙忽的询问,“快五月份了吧?”

    “老魏呀老魏,何止快五月了。你已经昏迷了两周,今天早已是五月五号了,我等你醒来等了好久。”楚天齐说话时,颇多感慨。

    “五月五号,五月五号,缘分哪!”魏龙喃喃着,眼中泛出了泪花,回忆起来,“八年前的时候,也是五月五号,当时我在省城监狱服刑,根本没有生活的信心,可你却在那天专门来看我。正是你的出现,我才恢复了生活的勇气,积极改造,得以减刑出狱。从那两次来看,是你两次救了我的性命,否则那天也不可能在街上遇到你。”

    楚天齐摇摇头,换了话题:“老魏,我已经想好了。现在你安心在这里静养,等你伤势完全好了以后,就不要再去刻什么章了,我来给你找点活干。”

    魏龙晃了晃手:“天齐,你的心意我领了,可我还是愿意干点力所能及的事。不用说我也知道,你给我找的活肯定要好于刻章,但我却不习惯,也不愿给你添麻烦。”

    “怎么叫添麻烦呢?”楚天齐打断对方,“你听我的,我给你安排个活,也方便咱俩见面,我也能对你关照一些。你现在一个人生活,我也实在不放心。”

    魏龙并不应承:“不,不,你就听我的吧。我家里那两个都有政府管,都不是第一次进去了,自是不用我来操心,我也懒得管他们。刻章呢也算我一门手艺,每天还能和那么多人打交道,我反而待着不闷。”

    楚天齐仍旧做着对方工作:“老魏,你看你现在已经六十多,马上就奔七的人了,我……”

    魏龙很固执:“我意已决,就这么办。我魏龙大难不死,已经知足了,很愿意做这样的事情。到时如果需要办正规手续,倒是要麻烦你帮我弄一个,我现在两眼一摸黑,哪个衙门口也找不到呀。”

    “唉……”轻叹一声,楚天齐转移了话题,“现在先不谈这个。”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