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女神老婆爱上我 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发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祁师傅从怀中掏出一个古旧的罗盘,然后拿着罗盘绕着盒子来回走了三圈,口中念念叨叨,看着很严肃的样子。

    大家一时也都不说话了,目光死死地盯着他。

    只有唐装老人眯着眼睛笑道:

    “祁师傅是我们华南地区近几十年有名的风水大师,只要是风水法器、开光佛宝、香火道器,没有能瞒得过他的眼。”

    他这话一说,在座的诸多大老板都纷纷点头称是。

    对面的赵忠却不同意了,轻蔑一笑。

    “他算什么东西,比起我们吴大师来说差远了。”

    赵忠此言一出,在场诸人都脸色微变,祁师傅更是哼了声,收回罗盘道:

    “我法力微末,只能看出这件宝物不凡,但不凡在何处却不得而知。”

    “不如劳请这位吴大师给我们指点一下!”

    那位仙风道骨的吴大师此时才缓缓睁开眼,扫了祁师傅一眼,不屑的摇了摇头,把祁师傅气得脸都红了。

    “也罢,你道行确实低微,能看出不凡算不错了。”

    他一张嘴,口气甚大,众富豪听了脸上都不好看。祁师傅是代表他们的,结果却被人这样打脸。

    只有祁师傅负手冷笑,等着看吴大师怎么出丑。

    他刚才用祖传法门借用罗盘推算,勉强测出这是一件很强大的风水法器,但如何使用或激活,他却不得而知。自己数十年修为都只能做到这一步,就不信那个装腔作势的吴大师能比他更强?

    在众人不善的目光下,吴大师缓缓起身,走到八卦盘前停下,双目微闭,手捏法诀。

    这时,众人惊骇的发现,吴大师的衣袖竟然无风自动,慢慢向外鼓起,就如同内部有个鼓风机。

    “咄!”

    吴大师猛地一跺脚,吐气发声,如同响雷炸开,把在座的众人都惊了一跳。

    只见他一个剑指遥遥指向八卦盘,口中吐出一口白气喷在八卦盘上,那八卦盘竟然嗡嗡嗡的震动起来,隐约有八道符咒在盘上浮现。

    这八道符咒一出,整个大厅内顿时一片清爽,凉风吹拂,仿佛不是秋老虎横行的九月,而是回到春天般。

    “这.....这。”

    厅内众人仿佛眼睛都要瞪出来,死死盯着那个不断震动的八卦盘。

    “法器!真正的法器啊!”

    众人惊呼!

    蒙老三更是猛拍大腿,两眼就如同见到绝世美女般,一刻都不愿从八卦盘上移开。

    吴大师见众人狂喜,眼中不由闪过一丝莫名的嘲讽。他收了法诀,负手回坐,那八卦盘的颤动才逐渐停了下来。

    而大厅内的温度也渐渐升高,回归炎热。

    “怎么样?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大师了吧。”赵忠得意笑道。

    几位富豪这时才勉强镇定下来,看着赵忠和吴大师的眼神顿时不一样了,有几个甚至打定主意回头就要好好结识一下这位吴大师。

    这是有真材实料的,比那个祁师傅高不知道哪去了。

    果然祁师傅苦笑一声,起身恭敬的拱手道:

    “没想到高人当面,是我班门弄斧,贻笑大家了。”

    祁师傅闻言只能苦笑连连,人家技高一筹,再怎么训斥自己也只能受着。他叹了口气坐回座位,仿佛衰老了几十岁。

    “化神巅峰,有点意思。”刘天眯着眼看着这个吴大师,不由的呢喃道。

    没想到倒是在这里遇见这样的高手。

    当然了,对于刘天来说,这样的实力在它看来就是蝼蚁一般。

    但是这毕竟是凡人世界而已,化神巅峰的修真者,在世俗,的确时不常见,说是高手,其实也不为过。

    不过看着吴大师刚才的一系列探测的行动,倒是有点耍小把戏的意思啊。

    说到底就是玩弄小把戏,坑蒙拐骗罢了。

    想到这,刘天不由暗暗摇头。

    蒙老三此时脸色非常难看。

    死对头赵忠竟然请来一位真正的大师!哪怕他吐血争下这件法器,也不懂怎么用啊,到时候恐怕还得求到这位吴大师头上。

    这时古老板发话了。

    “诸位,既然已经见识了我这件宝贝的能耐,那是不是该出价了。”

    他这话一出,一位老板迫不及待道:“我出一千万!”

    “我出两千万!”

    “我出两千五百万。”

    在座的既然可以坐到这里,自然都是富可敌国的富豪,几千万对于他们来说根本不在话下。

    而且碰上真正的法器,那真是可遇不可求。

    如今见到传说中的法器,那真恨不得用全部身家换下来。

    当然他们的竞价也还是克制的,法器虽好,但终究比不上产业。所以价格到两千五百万之后,就只一百万一百万的往上涨。

    古老板此时笑的眼都被肥肉挤没了。

    蒙老三看到大家你挣我夺,心中万分挣扎。他既眼馋法器,又不想被赵忠要挟,真是左右为难。

    “慢着!”

    此时赵忠竟然跳出来打断了竞拍。

    只见他一手指着刘天道:

    “两位师傅都已经露过一手了,只有我们这位刘大师还一言不发。”

    “要不,我们等刘大师高论之后,再决定这法器的真假如何?”

    他这话一出,众人哗然。

    吴大师都已经把这法器激活了,大家也感受过法器的威能,确实是如沐春风,就如同人泡在温水里面,全身舒爽至极,若是常年在法器形成的力场里,不说延年益寿,起码百病不生吧?

    结果现在却让一个毛头小子来评定法器真假,岂不贻笑大方?

    这时大家的目光都古怪的看着刘天和蒙老三,知道赵忠这一手是为了落蒙老三面子。

    而蒙老三脸色铁青,一言不发。

    “噗嗤。”

    一个站在郑老身后的女子突然笑出声来。

    “小云,怎么了?”唐装老人皱眉不悦道。

    这是他的远房侄女,之前看她大学毕业因恋爱和父母闹翻,郑老就将她带在身边准备栽培几年,然后下放到分公司当部门主管。

    她平时也挺懂事的,能力不错,从未出错过,怎么会当着这么多大人物的面笑场?

    那女子一身职业女性打扮。

    这人其实在聚会上见过刘天,自认为刘天是张雪莹养的小白脸。

    见郑老发问,韩云只能低声解释。

    她声音虽小,但厅堂也不大,大家基本都能听见。

    听到刘天竟然是一个明星养的小白脸,在座诸人眼中都不由流出一丝不屑,赵忠更是哈哈大笑。把蒙老三气的眼都红了,狠狠瞪着老头一眼,竟然找来这样的一个大师?

    “哎,这闹的。”老头呵呵的笑道,但是也没法解释,他知道这小子不一般,但是说出来他们就信了么?

    显然是不可能的。

    到了他这个身份,和市长书记都平辈论交。

    今天这么郑重的场合,涉及几千万的买卖,竟然让个小白脸来当掌眼师傅,蒙老三算是老脸都丢尽了。

    “恐怕赵忠不会轻易放手的。”唐装老人暗暗皱眉。

    果然赵忠拍着大腿笑道:

    “谁说小白脸就不能当大师?我看这位刘大师就是高人嘛。”

    “刘大师,你别听他们瞎说,尽管鉴定,咱们看你的手段!”

    他一边说着,脸上还压抑不住的嘲讽,旁边的富豪更是又气又笑。这次蒙老三不止自己丢脸,更是让他们上层圈也跟着脸上无光。

    只有韩云心中后悔。

    自己将刘天底细透露,不止让他当众出丑,恐怕连蒙家从此都不待见他。

    面对着众人的轻视和嘲笑,此时的刘天却似笑非笑地看着赵忠。

    “你确信让我鉴定这法器真假?”

    “怎么,他还真敢看不成?”赵忠笑容一收,皱眉盯着刘天。

    他只是拿这个小白脸蒙三爷的脸而已。在座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哪有刘天说话的份?没想到这小子丝毫没觉悟,竟然敢自己跳出来。

    “吴大师,您看呢?”

    赵忠心中隐隐有些不安,转头低声询问银发老者。

    吴大师闻言,眯眼扫了下刘天,不屑的摇摇头:

    “刚才那个姓祁的好歹还有几分能耐,这小子凡夫俗子一个,便是法器摆他面前都认不出。”

    这时刘天已主动站起身,背负双手踱步道:

    “这个八卦盘里面印刻了八道不同的符咒,从而组成了一个小型的法阵。这个法阵的功效刚才大家也感受到了,可以构成一个灵气汇聚的区域,或者就是你们说的风水场。在这个区域中,人体无时无刻不受灵气滋润,自然身强体健。”

    所谓的风水法阵,不过就是修真者搞得那些聚集灵气的法阵而已。

    在风水法阵中,灵气汇聚,无论对人类还是其他生命都有好处。有些灵气密度极高的生命星辰,人族无需修炼都可以活到一二百岁。野兽也力大无穷,可长几丈甚至十几丈,宛若洪荒遗脉,这就是灵气高度密集的功效。

    “咦?有点门道啊。”吴大师此时终于张开双眼,正视刘天。

    其他人见刘天说的头头是道,不由互相对视,暗暗心惊,这小子也是高人不成?

    “这么说,这件法器是真的了?”颜一个老板急不可耐。

    “勉强算是吧,但是.....”刘天忽然转过头来看向赵忠等人。

    “但是什么?”另一个大佬也是赶紧问道。

    “但是这件法器其实已经不堪重负,用不了几次了。”刘天指着八卦盘道:“你们看,它上面有很多裂纹,那不是天然纹理,而是使用次数太多,即将分崩离散。”

    刘天此言一出,全场皆惊!

    大家仔细看去,果然发现八卦盘上面密密麻麻遍布着许多细小的裂纹,之前以为是自然的木纹或者岁月斑驳的证据。

    现在看来,这盘子明明就是要撑不了多久啊。

    “臭小子,你怎敢…”

    吴大师闻言,眼睛猛地一瞪,拍案而起。

    他此时也顾不得什么大师风范了,死死的瞪着刘天,心中无比悔恨。

    竟然没看出这小子其实也是同道中人,否则一般人哪能发现这法器奥妙?木头上面有裂纹多正常的事情。但要是说出来,而且合情合理,那就引人生疑了。

    “赵先生,古老板,这是怎么回事?”

    唐装老人皱眉道。

    赵忠脸色微变。而肥嘟嘟的古老板早满头大汗,急切之间,哪能编出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众人也看出了不对,都用狐疑的目光看着三人。

    “这还用说吗?自然是这位赵先生、吴大师还有古老板三人一起做了套,想要骗你们这群有钱无脑的富豪上钩啊。”刘天嘿嘿冷笑。

    他之前就感觉不对劲。吴大师好歹也是化神巅峰,虽然对他来说不算高手,但也具备法力,怎么可能发现不了这个秘密?

    结果他不但不说出真相,反而故意催动八卦盘,把它往报废路上又推近一步。再看到赵忠和古老板无声的眼神交流,刘天才恍然过来。

    感情这三人是一伙的啊。

    他们做这个套,拿件濒临报废的法器来哄骗富豪,恐怕最终目的就是蒙三爷了。

    “赵忠,真是这样?”

    刘天话音刚落,蒙老三就啪地站起身来,怒目而视道。

    众富豪这时也都反应过来,察觉其中的不对,顿时看三人的眼神就变了。

    古老板冷汗直冒,哆嗦着说不出话来。赵忠也脸色难看,不由转头望向吴大师。

    此时吴大师已恨的睚眦欲裂,死死盯着刘天。自己辛辛苦苦布的局竟然被这小子给揭穿了?本来凭这件报废法器,至少能卷走五千万以上,结果被刘天一言毁去,他怎能不恨。

    “小子,你竟然敢拆老夫的台?”

    吴大师从牙缝中挤出话来,身边阴冷之气越来越浓。

    “怎么,你还想动手不成?”

    刘天丝毫不惧,还饶有兴趣看着吴大师。

    “姓吴的,这里是华南地区,不是你们可以撒野的地方。”

    唐装老头一拍桌子,须发怒竖,显然动了怒气。

    他一发话,周围站着的保镖就围了过来,虎视眈眈看着吴大师三人。

    赵忠见状脸色大变,他只带七八个手下过来。要是这群富豪当场翻脸,他能活着走出去?

    “呵呵。”

    吴大师丝毫不在意周围的众多黑衣保镖,反而阴测测的对刘天道:

    “小子,你坏我好事,我怎能饶得了你?”

    “你不是说那不算法器吗?看看这个呢?”

    吴大师直接取出一个陶罐,猛地掀开盖子,一股阴风就吹了出来,被吹到的人只觉寒风入骨,全身血液都要冻僵,整个大厅的温度都为之一降。

    “小子,见见我的宝贝吧。”

    他话音刚落,陶罐中就飞出一团黑雾,这团黑雾不断变化形状,仿佛千万张人脸,从黑雾中传来一声声凄厉的尖叫,宛如九幽地狱跑出的邪魔。

    “救命啊。”

    那些富豪们早吓破了胆,哪还有刚才那般盛气凌人?他们连滚带爬的躲到众多保镖们身后,浑身发抖。这些保镖虽然很多都是职业军人退役,不少还是国家武术比赛的得奖者,但什么时候见过这等阵势?也吓的脸色惨白,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这是.....驭鬼之术?”祁师傅惊骇道。

    “这才真是修真者啊,可以驱神驭鬼,驾驭雷霆,我有生之年竟然见到法术,死而无憾啊。”

    一边说,一边摇头,满脸失魂落魄。

    “不错,你竟然能认出我这道法门。”吴大师得意的点点头。

    他扫视了一圈,对众人恐惧的态度非常满意。但见到刘天还坐在那悠闲的喝着茶时,不由怒气上浮,厉声道:

    “小子,你不怕吗?”

    吴大师这一问,不仅是他自己,连赵忠、蒙老三、林叔等人都纷纷看向刘天,就仿佛看个白痴一样。

    “对面是可以驭鬼的厉害人物啊,他一点都不怕,难道傻了不成?”

    其他人也都心中惊疑。

    要知道吴大师这驭鬼之术一出,在场除了刘天、赵忠外。无人可挡。蒙老三更是早就躲到众人后面去了,连保镖们都手软脚软,他一个毛头小孩不怕死?

    刘天却充耳不闻,坐在那镇定自若。

    “呵呵,我看你死到临头,还能嘴硬不?”

    吴大师此时怒急攻心,早不管什么杀人犯法之事。

    他猛的捏动法诀,银发怒张,剑指黑雾。那团黑雾一阵颤动后,似有些不情愿,缓缓向刘天飞去。

    见到厉鬼扑向刘天,所有人吓的惊呼尖叫,都以为刘天在劫难逃。

    “怕?就你这区区阴魂?”刘天忽然笑出声来。

    他一边笑一边摇头。

    “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本事呢?原来只是靠个养鬼罐罢了。凭你自己的能耐,只怕还驾驭不了这只阴魂吧?”

    “你这种玩意都能称作法器,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也罢,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法器’!”

    刘天拿出之前自己锻造的玉佩,握在手中。

    在众人惊骇和疑惑的目光中,平静的吐出两个字,“剑气!”

    轰然之间,虚空生电,雷霆炸开,满堂白昼!

    惊鸿剑气瞬间喷薄而出!

    仿佛晴天霹雳,一道闪电从他手中延伸出去,劈在吴大师手中的‘陶罐’上。

    “啊!”

    吴大师一声惨叫,猛地跌坐在地,那陶罐直接被雷霆劈得粉碎,化为烟尘。

    滚雷声阵阵,如同无形波动横扫出去。整个厅堂的窗户玻璃、水杯全部被当场震碎。大厅内仿佛台风过境,被肆虐的一片狼藉。

    “这是什么!!”

    吴大师头发被电的竖直,满手黑灰,嘴中止不住的惊呼。

    他望向刘天的眼神,就如同兔子见到猛虎。当见到刘天手中又抓出一团雷电,瞳孔一缩,再也不顾仙风道骨、大师风范,吓得连滚带爬,跪趴在地上,不住磕头。

    “大师饶命,弟子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吴大师算是被刘天这一击打得肝胆俱裂,哪还有半点反抗之力,只有不停的磕头求饶。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刘天踏前一步道,“雕虫小技,坑蒙拐骗,就你这样的人也配为修真?

    你现在服不服?”

    “服,服,服,我服!”吴大师颤声连连。

    “滚吧。”见到这吴大师求饶,刘天不由撤手,毕竟无冤无仇,没必要下杀手也给自己惹来麻烦。。

    “是!是!是!”

    吴大师连头都不敢抬,颤抖着从地上爬起来,也不管其他人,连滚带爬就逃窜而去。

    刘天背负双手,看向赵忠和古老板等人。

    “陈......陈大师,现代社会,杀人是是犯法的。”两人身体颤抖,声音发颤的说道。

    “你刚才对我呼来喝去,现在怎么没那威风了?”刘天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赵忠他们被他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心中发颤。

    “刘大师,求你饶我一命,你要什么,我都给。”赵忠低头俯首道。

    “你们刚才拍卖那个八卦盘,最高价格是多少?”

    “刘大师,刚才我报的最高价是四千五百万——”

    “四千五百万吗?既然这样,我也不涨价,你就用这四千五百万买你一命如何?”

    赵忠闻言,脸上闪过一丝肉痛。

    他哪怕身价过十亿,但那大部分都是不动产,很多还有银行的贷款,四千五百万哪怕是他一时拿出来,也要伤筋动骨。

    但此时他哪敢再吐出半个不字?

    他可不想刘天一个雷电打过来,把他打得像那个陶罐恶鬼一样灰飞烟灭。

    “是!是!四千五百万就四千五百万,我给。”

    赵忠一边说着,一边心中滴血。

    “三天之内,我要这四千五百万转到四海商会的账户。否则的话.....”刘天笑了笑,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赵忠要是敢不给钱,让刘天登门要债,那时恐怕就不止钱的事情,而是命的问题。

    刘天虽然言语平淡,但赵忠哪敢无视他的威胁,连连点头保证,恨不得当场写血书。

    “好了,你可以滚了。”

    刘天不耐烦的摆摆手,就像打发一只苍蝇一样。

    赵忠和古老板等人如逢大赦,哪还敢有半刻停留,撒腿就跑。

    而在听到张尘竟说把钱打到他们四海账户,老头还有那蒙老三当即大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