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女神老婆爱上我 第九百九十五章淋淋你肮脏的内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风轻轻,水潺潺的流着。

    水柔低着头站在静怡的面前,后者冷漠的看着水柔,“你可知错。”

    水柔咬着嘴唇,不说话。

    “你为什么要带刘天来,经过我的允许了吗?你不用给我说影响什么之类的,他的死活和我们什么关系?”

    水柔依旧不说话。

    静怡脸色冰冷,沉吟道,“你的表现让我很失望,禁闭一个月,如果有下次我会废了你这一身修为———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我在你身上付出了那么多。”

    “对不起,师父,徒儿不孝。”

    静怡没有在说什么,而是看了童馨一眼,这才道,“还有半个月左右,这期间别让人接近她,别出什么岔子。”

    “是。”水柔与她师姐双双的点头。

    交待完之后静怡这才离开。留下水柔的师姐站在她的旁边。

    “师姐,你说我是不是错了。”水柔看了看自己旁边的师姐,眼中露出些许迷茫之色。

    她师姐也是一副冰冷的感觉,沉默了好久,然后摇摇头,“我不知道。”

    然后她就拉着童馨,准备把她带进屋子。

    不过水柔却是拦住了她,“师姐,我想和她说会话。!”

    相比于师姐的冷漠,水柔现在更倾向于给童馨说会话。

    女人没有说什么,也转身的离开。

    “水柔姐。”

    “童馨。”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

    “你先说……”

    “你先…”

    结果两人又是不谋而合的同时开口。

    童馨突然笑了起来,“这还真是……呵呵,水柔姐还是我先说吧。”

    “嗯。”

    “往那边转转吧。”水柔指了指前面的溪水。

    “嗯。”

    然后童馨往那边慢悠悠的走去,水柔跟在她的身边,画面是一个漂亮的女人陪着自己怀孕的朋友散步,看起来很唯美。

    “水柔姐,你告诉我你到底恢复了以前的记忆没有?”童馨停住了脚步,突然的问道。

    然后水柔沉默了,水柔也没有着急,站在那里,轻轻的踢了踢脚下的小石子,小石子落进溪水里,淅沥沥的发出清脆的声音,一道道的波纹也随之荡漾开来。

    “我不知道。”水柔的声音平静的响起。

    童馨抬头看了一眼,水柔低着头,就像一个因为做了什么羞人的事情而羞涩的低着头不让人看到表情的样子。使得童馨看不清她的表情。

    “那你喜欢刘天吗?”童馨咋还的问道。

    “我不知道。”水柔还是这一句。

    童馨突然咧嘴笑了起来,“水柔姐,爱情是把握在自己手里的。”

    水柔突然抬起头,只是表情并没有想象中的羞涩不愿意见人,反而是十分的平静。

    “我不需要有爱情。”

    “好吧,水柔姐,你有什么话就问吧。”

    “算了,我其实没什么要说的。”水柔变得似乎有些烦躁。

    “那好吧。”

    ……

    ……

    偏僻的城市角落里有着一片枫树,枫树林中坐落着一座白色的建筑。

    建筑外有人在散步,有人在下棋,有老人,也有残疾人,更多的都是老弱病残的人,偶尔穿梭着几个行走如流水的健壮的人,也是穿着工作服的员工。

    这是一座福利院,城市里许多无家可归的老人,还有一些残疾的没有人照顾的人都会被送来这里。

    这不是一个官方的福利机构,而是私人的,据说是一个有钱的大老板弄得,据说他曾经就是从流浪者过来的,没人照顾,没人帮助,所以业成之后就斥资弄了这个福利院。

    不管是不是据说,反正大概也许这个世界上就是好人多吧。

    残疾无人照顾,流浪汉,在这里找到了家,找到了朋友,感觉到了温暖,几个坐在那里下棋喝茶的人的脸上洋溢着的笑容,就可以说明他们的关系十分的融洽,他们过的十分的幸福。

    但是在一个石桌前面,却只有一个男人,他双腿好像残疾,谁知道呢,反正坐在轮椅上,放眼望去,唯独他的身边孤零零的。

    看起来没有什么朋友,没有可以说笑的人。

    他带着一个帽子,帽沿还压的很低,似乎不太想人看到他的面目,也许大概这就是他不太受欢迎的原因吧。

    毕竟没人会愿意和这么一个带个帽子还遮着脸的一块玩吧。

    “那边坐的是谁啊?”

    不远处的两个坐在轮椅上的人朝着这边看来,其中一个人问了自己的伙伴一下之后,然后就推着轮椅过来,“咱们斗地主三缺一,要不就叫他吧。”

    他的伙伴马上卡住了他的轮椅,“别叫他了,听说他脑子有病。”

    “你怎么知道?”

    “我不知道,不过你看谁大白天的带个帽子遮着脸啊,还不是心里有病?咱们来着,就是为了让以后的日子快乐点,没必要找不愉快。”他的伙伴分析道。

    两人虽然是在嘀咕,但是这周围也没什么人,声音似乎被那个轮椅上的人给听到了,他回过头往这边看了看。

    “咱们走吧,他听到了。”这边两个人看到他扭过来,连忙心虚的说道,毕竟背后议论别人,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说着两人就推着轮椅离开了。

    石桌旁边的男子,抬起头看看天,帽沿遮着他的目光,想必他看到的也只是自己的帽沿吧。

    微风吹起,哗啦啦的树林中一阵的树枝摇曳的骚动,接着空中凋零的枫叶飘落下来,落在男人的帽子上。

    接着没一会儿的功夫,天上竟然布满了乌云,然后雨水说落可落了下来。

    周围顿时一阵的骚动。

    “哎呀,怎么下雨。”

    “这天怎么说下就下了。”

    “天气预报不是说没雨吗,这群人全是吃干饭的,信息都不对,赶紧的把桌子收一下,明天再出来。”

    “小陈,小陈,赶紧过来帮我推轮椅……”

    声音此起彼伏,人头攒动。

    唯独石桌前的他没人来理会他,没人来推他的轮椅,而他似乎也没想离开,依旧的坐在那里,任由着雨水冲刷在他的身上。

    “下雨了。”突然一个声音出现在他的耳边。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旁边多了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

    残疾人愣了一下,然后抬头看了看,接着他那双眼睛里露出惊诧的目光,不过却是一闪而逝。随即恢复平静。

    “没事儿。”

    “我推你。”

    “不用,我想淋淋。”

    “淋淋你肮脏的内心?”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