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女神老婆爱上我 第九百六十七章聒噪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Shmlo.Co M.Shmlo.Co

    刘天就是知道剑魂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所以一开始才那么强势,而且那本来就是他的真实样子.

    偏偏,剑魂还真被刘天给拿捏的很准。

    刘天不是这个修真者的对手,拼下去一定会吃亏的。

    剑魂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一开始他心里还有自己的小算盘,他觉得刘天一定会提出使用一次修罗剑的条件。

    可是谁知道这牲口丫的就是不说,最后竟然直接让自己帮他,偏偏剑魂还真不能看着刘天死。

    毕竟这么多年了,只有这一个小子符合自己夺舍,而且还对修罗剑不排斥,要是让他平白无故的咽气了,自己还要在这破剑里禁锢多少个万年。

    剑魂不敢想,所以他绝对不能让刘天死去,只能出手。

    “什么!”男人站了起来,满眼震惊的神色盯着刘天。

    他身上都是泥水,看起来非常的狼狈。但是他无暇顾及这些,让他震惊的眼前这个小子刚才那一击竟然把自己给打退了。

    难道他真的是扮猪吃虎?可是他还这么年轻啊!

    男人心里还是不愿意相信,佯装镇静,然后拍了拍身上的雨水,冷哼一声,“小子,还真是让我惊讶。看来确实是有点本事。

    《那么接下来你做好接受我全力攻击的准备了吗?”

    “放马过来。”刘天嘴角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这笑容不是刘天的,或者可以说是剑魂的,毕竟现在刘天的体内充斥的是剑魂的力量,性情也多多少少有了剑魂的特点。

    “哼。”见到刘天这个表情,男人更加生气,沉哼一声,双手合十,待到分开之时,不知男人从哪里掏出了一个银色的小圈。

    银色的小圈泛着微弱的亮光,它漂浮在男人的身前,静静的悬浮着,但是却又给人一种淡淡的压力,让人不自觉的警惕起来。

    就像是一只匍匐准备进行攻击的猎豹一样,虽然悄无声息,但是却极具爆炸力!

    法器!

    见到这个东西之后,刘天眼睛不由的眯了起来,漆黑的瞳孔里掠过一抹精光,没想到这个修真者竟然有这么多的法器。

    毕竟法器对于修真者来说可是非常的珍贵的,一个修真者能有一个法器就已经不错了,能有两个就真的稀奇了。

    但是偏偏这个男人就是这么的幸运,这个银圈是他从一个被剿灭的修真家族里偷出来的。

    品质不凡,不过因为财多招贼的道理他懂,所以一直以来这个法器他一直没有拿出来过。

    要么拿出来就必要杀人。

    今天这个小子看起来有些诡异,为了以防万一,他才再次给拿了出来。

    不过这对于刘天,或者说是对于剑魂来说,都无所谓,几个法器在他眼里都是食物而已,还能翻起什么lang花不成?

    毕竟要说法器的话,他剑魂也得是法器他老祖宗啊。

    所以在看到男人拿出第二件法器之后,刘天只是刚开始惊讶了一下,然后就又变得平静了起来。

    “小子,你乖乖的多好,非要现在逼我使出全力。”见到刘天没有什么表情,男人心里更是得意。

    他认为刘天一定是见到两个法器,害怕的都不会说话了。

    “试试不就行了,万一你这法器是个破铜烂铁呢?”刘天笑笑。

    “哼,掀起!”男**喝一声。

    嗡!

    与此同时,悬浮在他的身前的银圈爆发出强劲的威压,阵阵的嗡鸣响起,像是野兽的咆哮一般。

    然后嗖一下朝着刘天的脑袋砸来,银圈化为一道亮光,如同梭子一样,穿梭在这雨幕里,乍眼即逝,瞬间便至刘天的眉心。

    见状,男人流露得意的笑容,只是他的笑容刚刚浮现,还没有像花儿一样彻底绽放的时候,那笑容就已是缓缓凝固,然后像是定格那里一样。

    俄尔,惊讶的表情取代了他那已经凝固了的笑容。

    只见银圈像是来了一个急刹车一样,在快要打爆刘天的脑袋的时候,结果停在了他的眉心之前。

    银圈身上的亮光黯淡了许多,并且悬浮在哪里,举步不定,似乎在颤栗一样。

    没办法,谁让它面对的是剑魂呢,剑魂这家伙就算说是法器的老祖宗也不为过。

    而这个法器面对他就像是一个小孩面对他的长辈一样,一种来自先天的畏惧与颤栗就体现了出来,更别说攻击了。

    而男人则是非常的惊讶,他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以前他用的时候,这个银圈都会像是恶狼扑食一样把目标给打穿打爆的。

    想了一会儿,男人觉得这应该是一个意外吧,毕竟从得到这个银圈到现在,他也没有用多少次,说不定有什么他不懂的地方呢。

    于是他眼神凌厉起来,双手合十,嘴里默念一些咒语,然后指向了银圈,可是银圈只是发出嗡嗡的震鸣之声。

    男人不相信,然后继续操控,最后噗的一声,他感觉自己体内气血一阵翻涌,然后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就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

    猩红的血雾融入朦胧的细雨落在地上。染红了他脚下的地面。

    嗡!

    而那个银圈则是落在了刘天的手里。

    刘天仔细的打量着手里的法器,跟个手镯似的。好像还是纯银的,沉甸甸的。

    “也不知道值多少钱。”刘天心里想着。

    看着刘天若无其事的拿着自己的银圈,男人的脸上写满了震惊。

    “小子,把法器还给我!”男人虚弱的说道。

    显然刚才的反噬,也让他受了不小的伤。

    “我要是不给呢?”

    “你敢!”男人气急,结果喉咙一甜,又差点吐血。

    “你现在还能威胁我?”刘天眯着眼看着他,然后把玩着手里的银圈,冰凉凉的,感觉很舒服,“你觉得我傻吗,现在法器在我手里,还回去,你觉得可能吗?”

    “你还给我,我也不要什么古佩,也不为难你!”男人咬牙说道。

    显然说出这种话就意味着他妥协了,毕竟他可是一个高傲的修真者,而且还是家族人的事情,自己都打算放弃了。

    他本来以为刘天会答应的,可是谁知道刘天竟然直接的摇头,“不可能,我压根就没在意过你为不为难我。”

    妈的,太气人了,如果不是因为刚才的反噬,男人恨不得现在上去和刘天拼命。

    这个小子分明就是蔑视自己,没把自己放眼里。

    男人差点气炸,不过想了想,便是平静下来,然后看着刘天,说道,“小子,的确有些本事,我不得不承认,你应该算是个天才了,你前途不可限量,但是你现在实力终究有限,你不要以为你有些依仗就可以无法无天,横行霸道了,你今日若是把法器还给我也就算了。

    若是不把法器还给我,那我发誓,我必倾尽自己的人力物力追杀你,你确定你能跟一个唐家为敌。”

    “你在威胁我。”刘天眯起了眼睛,一抹寒芒在其眼里涌动。

    “你也可以这么认为。”

    “是你们欺人太甚,然后我的实力出乎了你的预料,你说这是个误会,让我和你握手言和,呵呵,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也会咬人,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性,就算是坨sh也没人敢踩他头上,你说是不?

    而且你真以为我会怕你?没错,你说的没错,我现在是不能与一个唐家为敌,当然我也不会傻到现在和他干。但是你真以为你算个东西了?”

    “你——”

    “你咬我?”

    “小子,你会后悔的!”男人低沉的叫道。

    他知道这个小子软硬不吃,想要现在从他手里把法器拿回来基本是不可能了,而且这小子有点不一般,有点诡异,他不可能在继续和他打下去了。

    男人心里已经想好了,先回去,回去找唐华,古佩的事情是唐家的大事儿,自己没有拿到古佩,到时候借着这个事儿说,让家族的矛盾引到这个小子身上。

    到时候他难不成还能真和唐家为敌不成?

    等到时候唐家讨伐的时候,自己再伺机拿走法器就行了。

    想通了这点,男人就说出恐吓威胁的话吓刘天一下,然后说完,就准备离开呢。

    谁知道在他刚刚转身,刘天的声音突然的在他的背后响起。

    “谁让你走了?”

    男人回过头,看到刘天缓缓的朝着他走过来。

    踏踏!

    一步步的踩在地上,落在水坑里,溅起水花。

    “你干什么?”男人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心里竟然莫名升起了一抹恐惧的感觉。

    “那一个法器也给我。”刘天淡淡的说道。

    “你说什么?”男人显然被刘天这句话给惊讶到了。

    “我说,那个法器也给我。”刘天再次重复了一句。

    “小子,你是不是太自大了,我承认你有一些本事,可你也别以为我是好欺负的,我……”

    刷!

    他的话还没说完,隐藏在体内的隐身斗篷突然飞了出来,然后在男人震惊的目光下,斗篷飞到了刘天的身边,落进了刘天的手里。

    “聒噪!”

    然后男人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一阵感觉,随后身体就飞了出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