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女神老婆爱上我 第九百六十五章陈海到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Shmlo.Co M.Shmlo.Co

    “朱老板,老实说,人我不可能给你的,要杀要剐你看着办.”

    陈海将指间的半截香烟掐灭在烟灰缸里,端起桌上的半罐啤酒轻轻地晃了晃然后抿了一口,然后看了一眼昏睡在自己旁边的女生,随后又淡淡的瞥了一眼在自己面前的六个人。

    躺在陈海旁边的女生20岁左右,身材苗条,穿着一件白色的吊带衣裙,清爽迷人,但是与此同时也给人无限蠢蠢欲动的**。

    今天她来陪朋友参加聚会,结果到这就被下了药,昏迷了,也幸亏他不放心她,才跟来了,不过就像现在被围住了。

    “哈哈,酒精伤身,特别是对于你们这种做保镖职业的人来说,为了保持时刻的警惕,是不能碰酒的。”

    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瘦高男人朗声大笑,但说的话却是答非所问。

    这家伙神色阴翳,半眯的眼神仿佛闪烁着摄人心魄的厉光,本来就不英俊的面庞多了几分桀骜,一看就知道是道上混的那种,而且还是那还是那种混的不错的人,就像现在,至少气场看起来很强,久居上位的气势十足,特别是他的四个虎背熊腰的保镖站在他的背后,愈发的衬托出他的气度不凡。

    他姓朱,叫朱知志,别人都叫他朱老大,是江城宛平区这一带地下世界的一把手,黑道大佬,据说黑白通吃,能力很大。

    在朱知志旁边坐着一个20岁左右的女孩,女孩浓妆艳抹,看起来像是夜店工作的那那种女人,但是正是这种女人原本应该开放的女人,此刻却显得有些拘谨,低着脑袋,似乎不太敢往陈海这里看。

    陈海和她不熟,但是花惜雨和她熟,她是花惜雨的高中同学,花惜雨今天就是来参加她的聚会的,只是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难知心啊——不管是你认为的再好的关系。

    陈海心头微微唏嘘,摆弄着手里的罐罐,轻轻一抿,浅尝辄止。

    “是吧,我以前也觉得喝酒不好,因为喝酒误事,那么多的黑道大哥,哪一个不是因为女人,因为酒席而个屁的。”陈海笑笑,“但是至于保镖该不该喝酒的这个观点,我同样也是同意的毕竟也是过着刀口上tan血的生活,而且不同于那些大哥的是,这是关乎两个人的事情,所以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喝酒的,因为我是有职业原则的,所以,朱老板,人我是不会让你带走的。”

    虽然这个朱知志是虎踞一方的黑道大佬,但是任谁都能够听出来陈海根本没有把他当成一回事。

    所以陈海语音刚落,朱知志身后的四个保镖那目光齐刷刷的冷了下来,让人看得心里只发憷害怕。

    但是陈海眉头都没挑一下,似乎并没有看到似的,只是低着头喝酒。

    “算了,我不喜欢拐弯抹角,你开个价吧,只要你肯把这个女人给我,我绝不还价。小子,我已经让你看到了我的诚意,我希望你也能让我看到你的诚意。”朱知志对于陈海刚才的态度似乎并不在意,而是语风一转,直切主题。

    “朱老板,这不是钱的问题。”陈海摇摇头,一副不想与他继续交谈的模样,想要带着花惜雨离开。

    “让你站起来了吗,坐下!”但是刚一站起来,朱知志的保镖就伸出胳膊把陈海给拦了下来,然后目光冷冷的瞪了陈海一眼。

    “这个世界上有钱解决不了的问题吗?

    无非就是价钱的高低,我知道你肯定是在花惜雨身边的保镖,保镖,保镖,就是拿了别人的钱给别人办事,说到底还是给别人打工而已,既然打工那为什么不好好赚钱呢?曼家给你开了多少钱,在这里双倍给你。”

    “看来朱老板真的是很想带走花惜雨啊。”陈海说道,“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朱知志那么想到的得到她呢?她就一学生,按理说八辈子都不可能给你扯上关系的。”

    曼家给我一漂亮媳妇,你能双倍给我?开玩笑。不过陈海并没有马上拒绝,一个黑道大哥平白无故的抓一个大学生,肯定不可能,你说你想玩玩学生妹,那么多你不找,偏偏找花惜雨?找一个富家子女的,给自己添麻烦?肯定不可能,但是偏偏的他就这个做了,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肯定是有人让朱老大做的。

    “小子,不该问的别问。价格你随便说就是了,怎么样?”但是朱知志明显不上陈海的套。

    “那不好意思了朱老板,我刚才的时候已经说得够明白了吧,人我不会让你带走的。”

    “小子,既然你知道我朱老大,想必也知道我的能量吧,我跟你坐下来谈判是给足了你面子,不要不知好歹。我朱老大想得到的东西,想完成的事情,就米有做不到的。”朱知志眼睛眯了起来,语气之中威胁味十足。

    “朱老板你这是威胁我?”然而陈海却是兀自冷笑,手里的啤酒罐被陈海不停的把玩着。

    “只是让你有点自知之明而已。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今天志在必得。你合作的话,开价,你走,她留下。”朱知志眼中一抹冷厉之色一闪而逝,然后冷冷的说道,“你不合作的话,那今天就别想出这个门。”

    说完朱知志靠在了沙发上上,翘起了二郎腿,然后点了一根烟,双臂伸开放在沙发上,嘴里的烟大口大口的抽着,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花惜雨做为花家的唯一一个女儿,那老家伙肯定会派些保镖的,而在自己的人刚把花惜雨迷倒的时候,这个家伙就出现了,所以朱老大第一时间就把陈海当做了花惜雨的保镖,虽然他不怕花家,但是他也不想让花家知道是他抓的花惜雨,陈海既然是保镖,一定会有两把刷子的,到时候夜长梦多,出什么叉子,就不是他乐意见到得了,所以他才想着花些钱摆平这个保镖。但是——他是想省事,并不代表他那么和善,陈海的态度已经让他没什么耐心了。

    “你就是一直缠着花惜雨的那个人吧,你还是同意朱老板的说的吧,不然朱老板真的会杀了你的,你不清楚朱知志的能量——”正在这时,那个一直低着头的那女孩抬起头看了陈海一眼,然后好意的提醒道。

    只是话音还未落,陈海就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然后道,“你最好闭嘴,我这人最讨厌的就是背叛,还好你背叛的不是我——但是这不代表我乐意听你说话”

    “小子,考虑好了没有。”这次说话的是朱知志。

    “不好意思朱老板,刚才我说的话你应该是没听清,那我现在再给你说一次,人今天你是不可能带走的。”

    从‘人是不会让你带走的’到‘人你不可能带走的’已经表明了陈海已经不耐烦了。有看得出他真的丝毫不把朱知志给放在眼里。

    朱知志自然也听得出来陈海对自己的不屑,眼神不由得冷下来,“你真的很不聪明。”

    随后只见朱知志把手中的半截雪茄给腻灭在了桌子上的烟灰缸里,然后看了看他的保镖,“有把握吗?”

    “老板放心,对付这样的毛头小子,我们一个指头就可以把他杀死……”其中一个保镖自信的说道。

    “那就好,动手吧。”其实他对自己的这几个保镖也挺有自信的,这几个保镖按照市面上的划分,已经算是金牌保镖了,平时这种杀人放火的事情他们完成的很好。

    说完这四个大汉就走了出来,站到了陈海的前面,他们几个人俯视着陈海,眼中充满着不屑与鄙视,四个人站在那里,全部盯着陈海,有一种唬人的架子。

    这时其中的一个保镖突然地挥出一巴掌直接朝着陈海的脸扇去,很迅猛,下手也很重,如果这一巴掌被扇到脸上的话,恐怕会瞬间的吐血。

    可是就在这时陈海突然地伸出了手,一把抓住了保镖挥过来的巴掌,而陈海就坐在那里,抬着头目光平淡的看着这个保镖,看起来很是随意。

    那个保镖惊呆了,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弱不经风的年轻人竟然一下子抓住了他的胳膊,虽然他没有使用招式,但是这一巴掌可是有他一半的力气在里面,平常人,就算是一般的保镖都扛不住,然而就在这个保镖惊讶之余,一丝的疼痛突然的从手掌传到心脏。

    竟然只见陈海缓缓的站了起来,并且握着那个保镖的手掌生生的给撇的挨到了手臂,整整一百八十度,疼痛之意表现于表,只见后者脸色发青,想叫却怕叫出来丢人,最终只见他的嘴角不停地哆嗦。

    然后更让人震惊的事,陈海一把踮起桌子上的一个玻璃酒瓶匡的一下砸在了保镖的脑袋上,血溅当场!后者也一下子被陈海给推到在地,然后起身后抱着脑袋就一个劲的呻吟。

    “打人不打脸,你没听过?”

    看着他的怂样,陈海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自顾的抽了张桌子上的纸巾,擦拭起手上还有胳膊上溅的血液。

    而他丝毫没有注意到另外的三个保镖冷冷的充满杀意的目光——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在意。

    看似平淡,实则嚣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