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女神老婆爱上我 第七百七十五章 这是他该得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爸…”

    燕衡此刻的眼里充满的,满是震惊的目光,但是让他不可否认的,这就是他父亲的面孔…

    其实他父亲并不是去世了,只是在一场意外中出了车祸失踪了,然后他就以为他父亲死了,并且继承了他父亲的事业,这些年来他也一直都以为他父亲死了,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现在他父亲竟然会站在这里,而且还是作为证人的身份…

    周围的人听到这话,也一个个诧异了起来,想着这是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燕衡的父亲也来了。

    燕衡的父亲看了燕衡一眼,然后叹了口气,道,“你犯错,爸不怪你,爸只希望你能够改过自新。”

    “请问您是?”法官也问了一句。

    “不,他不是我父亲,法官大人,他肯定是柳若月故意找来的托陷害我的。”燕衡匆忙的大叫了起来,神色看起来有些慌张失措。

    燕衡一说着,下面又开始议论纷纷了起来,认为燕衡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柳若月耍出一些特别的手段也很正常。

    法官当然是不会听信片面之词,最后很严肃的说道,“请证人出示资料,证明你是燕衡的父亲。”

    燕衡的父亲眼中流露出了浓浓的失望之色,“小衡,你真的太让爸失望了,你根本不知道柳若月的父亲我的老朋友对我们一家人的帮助,我不能再去占有他们什么了所以在那次车祸之后,我就离开了华盛顿,并且把自己手里的股份还给了柳家,只给你留了一点,我给你留得一点的目的,一个是想让你继续帮助爸帮星月,另一个是爸希望你能够借着爸留给你的资产能够另起炉灶,闯出自己的事业,闯出属于我们燕家的事业,可是没想到你竟然走到这一步,竟然打起了你伯父的企业的注意,你真的很令爸失望啊。”

    “够了,你根本就不知道闯出一片事业有多么困难,你也不懂我这些年来有多么努力,可我依旧平平庸庸,我不甘心,星月的现在其中就有我大部分的功劳,凭什么我还只是一个打工的?我不要做这个打工的,我要做主人,做老板!这也是我靠自己的努力换来的,你凭什么对我失望!”燕衡冲着自己的父亲吼了起来,情绪似乎也激动了起来。

    “你错了。”燕衡的父亲还没有说话,柳若月却冷厉的叫了一声,“我告诉你,星月今天所有的一切,和你燕衡没有半点关系,你在星月,完全是看在伯父的面子上才留你下来的。”

    “你放屁!”燕衡激动了的吼了一句。

    “肃静!”法官吼了一句,场面这才安静了下来,然后法官又向燕衡说道,“这么说的话,这个证人就是你的父亲了。”

    “是,他是我爸。”燕衡这次没有在否认,而是深呼了口气平息了一下情绪,又道。

    “那你爸要证明星月属于柳家的,你有什么异议吗?”。法官辞声问道。

    “我有异议。”燕衡这次变得冷静了许多,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看着柳若月,道,“还是那句话,如果柳若月出示不了星月是他们柳家的那份合同,仅凭我父亲的出现怎么可能推翻我之前所拥有的证据,还有,我爸他只是我爸,他不是股份的持有人,所以还是我说的算。”

    “你!”见状,燕衡的父亲真的是有些生气了,最后朝着柳若月微微弯了弯身,“若月,真是对不起,我向我儿向你说声道歉,小衡做的事情真的是****不如啊,让我愧对你的父亲啊。”

    “伯父,你不用自责,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况且我一开始就没把这个事当回事,您不必太放在心上。”柳若月显得很是有胸怀的样子,冷峻的脸上微微的泛起一抹的笑意,笑着摇了摇头。

    “唉,若月,你真的是和你父亲很像,都是那么好的人。”见状,燕衡的父亲叹了口气。

    “小衡,这个结果不是爸想看到的,但是爸不希望柳家的权益受到损害,你不是要合同吗,爸这里有。”

    说着只见燕衡的父亲从自己来的时候掂的一个包里拿出了一打的东西,然后交给了法官。

    看到这份东西,燕衡顿时瞪大了眼,说实话他真没想过有这么一个合同存在。

    “这份合同是当初我出车祸后,把我拥有的星月的股份转给柳家的合同,上面详细的说明了,燕衡所继承的我的股份,其中九成都是星月的,不过碍于我的关系,若月的父亲,一直没有告诉燕衡而已。”看着法官拿起了合同看了起来,燕衡的父亲便在一旁解释道。

    燕衡当时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如果这是真的的话,那么自己岂不是输了,并且是输的一塌糊涂,星月会收回自己手中的股份,自己将会变得一无所有…

    他希望这不是真的,可是当法官看完后点了点头,然后让人把合同又拿给他的时候,燕衡心一下子就凉了下来,他知道这是真的…

    最终的结果可想而知,燕衡败诉…

    这个结果真的令所有的**吃一惊,谁也不会想到,原本信誓旦旦,信心满满的燕衡竟然会输掉了官司,而且是输的那么彻底。

    而且因为燕衡这么多年一直滥用职权,挪用星月不少的资金,当事人有权利对燕衡提起诉讼。

    但是当时柳若月并没有****,而是低调的结束了官司。

    官司结束后,柳若月并没有离开,而是带着墨镜在自己保镖保护下,在一个酒店的包厢里等燕衡以及他的父亲。

    燕衡的父亲说官司过后会和她谈谈的。

    不一会儿,燕衡的父亲就带着燕衡走了进来,此时的燕衡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傲气,只是满目的呆滞,现在的结果真心让他难以接受,只是在进来看到柳若月的时候,眼中流露出了不甘与怒意…

    可是这一切,柳若月直接无视,有些人,无论怎么蹦哒,都入不了你的眼。

    “若月,谢谢你并没有提出诉讼。”燕衡的父亲失望了的看了看儿子,然后冲柳若月和善的笑了笑。

    “不,伯父,你误会了。”柳若月摇了摇头,脸色略显冷漠,“我要回华夏了,有些事,用不着我在这里费劲,我走后,我会让星月的法务部起诉燕衡的。”

    燕衡的父亲顿时一脸尴尬的神色。

    “这都是他该得的!”柳若月冷冷的说了一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