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女神老婆爱上我 第七百七十四章爸…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华盛顿,今天是柳若月与燕衡官司开启的一天。

    星月在美国的名气不小,并且还是以外企,所以关于星月内部的战争,还是比较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包括今天的官司,不少人都来了,法院的外面各大有名报社的记者也都来了。

    一大早的时间,这里就已经是人山人海了,异常的嘈杂热闹。

    不少的人纷纷的猜测这场官司谁会赢,毕竟这可是关乎星月未来当家人的一场官司的。

    在嘈乱中,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在一群豪车的拥簇之下来到法院门口,然后燕衡一身正经衣服的从法拉利上走了下来,其俊逸的脸上泛着和善的微笑,给人一种自信满满的感觉。

    燕衡刚一下车,就引起了打量的记者拥堵。

    “燕总您好,请问您为什么想起要和星月分家。”

    ……

    接二连三的提问接憧而来,围堵的燕衡走都走不动,还是他的保镖在周边不停的清理着,这才让燕衡缓缓的往法院走去。

    “是这样的,我重申一边,不是我和星月分家,而是星月本来就是我们燕家的,到时候开庭的时候你们就会知道,另外对于柳若月为什么没有来,我并不清楚,也许她心里有鬼不敢来了。”

    “这么说的,燕总你对这次的官司很有信心。”

    燕衡没有再说话了,只顾着往里面走去,不过他那自信的笑容已经是说明了他对这才官司的胜利志在必得了。

    外面的气氛随着燕衡的到来变得异常的火爆,人们更加期待柳若月到底怎么应对这场对于自己来说的灾难,可是在这种强烈的期待之下,柳若月一直迟迟都没有现身。

    其实说实话,燕衡心里也没底,虽然说当时她确实听说了那场关于柳若月的车祸,虽然当时人们并没有公布关于那场车祸的主人是柳若月。

    但是燕衡通过调查知道,那个车子就是柳若月的,也只有是柳若月出了车祸。

    但是燕衡怎么也不会想到,没有公布柳若月出车祸的原因,是因为警察并没有发现两辆车的驾驶员,所以才没有公布。

    再者燕衡对于那个组织的实力可是有自信的,既然已经办了,想必一定是办成了,他们没有告诉自己结果的原因,肯定是因为不屑对自己说,毕竟他也知道,他在那个组织的眼里就是蝼蚁的存在,也正是如此,所以燕衡才有了现在的自信。

    “燕少,恭喜啊,这次官司之后,星月就是你的了。”

    “恭喜啊燕总,以后我们的公司可是要靠燕少来罩着了。”

    同时陪燕衡来参加官司的还有不少的同行企业的老总,这些人不用说都是那种唯利是图的人,看柳若月处于劣势,并且柳若月平时的人缘也不好,所以果断的都站在燕衡这一边。

    从心理上他们还是希望燕衡做星月的老板的,因为商场和官场一样,都需要同流合污,当时柳若月不与他们同流合污,让这些人硬是少了一个强大的同盟,可是燕衡不一样,如果他做了老总,那么到时候他们就又会多一个更强大的同盟了。

    “客气了各位老总,放心吧各位,只要今天我燕某人赢得这场官司,到时候星月和大家就都是商场上的好伙伴,好兄弟,好朋友。”燕衡哈哈的笑着保证道。

    然后又走了一些的程序,燕衡就被传唤到了法庭,法庭之上各种旁听,各种法官问话。

    燕衡很从容很自信的,把当初他的父亲如何打拼,如何创造星月,如果拥有星月绝大部分股份的事情通通的讲述了出来,并且还列举了一系列看起来很叼的证据。

    说的在场的人,再加上他的辩护律师的陈词,把柳若月及其父亲更是说成了盗贼之类的,弄的在场的人纷纷都深信不疑。

    再加上到现在开庭都快十几分钟了,柳若月依旧没有到场,所有人对于燕衡说的更是深信不疑了,不然的话,柳若月又怎么会心虚不来了呢。

    法官表示已经传唤过柳若月了,奈何柳若月一直迟迟不来,最终十五分钟过去了,法官已经准备宣告了。

    燕衡脸上的笑容显得愈发的得意,柳若月啊,让你和我斗,怪怪的跟了我,你还是星月总裁的女人还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现在不仅你死了,还背上了谋权篡位,霸占星月的罪名。

    不过就在法官准备宣判的时候,法院的大门突然被推开了,接着只见一群五六个男人走了拥簇着一个人走了进来,被拥簇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柳若月。

    当柳若月出现的那一刻,法庭之上顿时静悄悄了起来,简直就是一瞬间就静了下来。

    接着在旁听的记者纷纷的涌了上来,那场面简直是非常的壮观,生怕自己慢一点,就会丧失一个猛料落入别人手中。

    “柳总,您为什么到这个时候才来,是不是,外面都说您是心虚了,是不是这样的?”

    “柳总,您觉得您能赢得这场官司的胜利吗?”。

    ………

    一连串的提问犹若炮弹一般,根本不给人喘息的机会,柳若月身边的类似保镖的人尽力的护着柳若月,而柳若月一直冷漠的表情,谁也没有回答在看到柳若月那一刻的时候,燕衡也愣住了,非常的惊诧,因为他从来没有想过柳若月会活着?

    难道那个组织没有成功?不应该啊。

    在他震惊的目光下,柳若月坐向了被告席位上。

    “肃静!”这时候法官敲了敲锤子,场面这才安静了下来,然后法官又让燕衡陈述一下他的证词与证据。

    燕衡这才反应过来,接着把之前说的又通通说了一边,然后看着柳若月问道,“柳若月,你说公司是你们柳家的,但是你有你们柳家拥有公司全部股份的合同吗?”。

    “没有。”柳若月直接摇了摇头。

    见状,燕衡紧绷的情绪这才松懈了下来,然后松了口气。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柳若月却又开口了,“我只有一个证人。”

    听到这话,所有人愣了一下子然后就听法官说让证人上来,然后从门口那里就走进来一个带着遮阳帽的男子。

    所有人纳闷这个证人是谁,包括燕衡本人,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下,男子缓缓的摘下来帽子。

    而当露出他的面容的时候,燕衡瞪大了眼…

    “爸…”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