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女神老婆爱上我 第四百七十一章遗体不见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二天一大早,柳若月就起来了。

    大约五六点,柳若月就去叫刘天了,那个时候刘天同学还在睡觉呢。

    “去看我吧。”柳若月也不知道刘天是不是醒着,进了刘天的房间后,直接说了一句。

    还好刘天同学神经毕竟敏感,从柳若月进屋子的那一刻就发现了,不过瞌睡是真瞌睡,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老婆,好早啊。”

    “先起来吧,等看过我吧在睡。”柳若月也知道天还很早,本来工作一天就很累的,再起这么早,难免会不爽的。

    “噢噢,。”刘天怔了一会儿,赶紧点头,不过随后就笑了笑,“老婆,你帮我把衣服穿穿。”

    柳若月瞪了刘天一眼,然后走了过来,坐在了刘天床边,真的准备帮刘天穿衣服。

    “啊……”当时柳若月直接惊呼了一声,“你怎么不穿衣服…!”

    “穿衣服怎么睡觉。”刘天同学纳闷的说了一句。

    “睡衣。”柳若月气呼呼的瞪了刘天一眼。

    “嘿嘿,老婆,都老夫老妻了,你害什么羞啊。”刘天同学嘿嘿的笑了笑。

    “无耻!”柳若月红着脸瞪了刘天一眼,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坐了下来,帮刘天拿着衣服给他穿,确实啊,自己和他是夫妻啊。

    可是还没动几下呢,刘天同学一把就抱住了柳若月,把她美滴冒泡的姣躯给搂在了自己赤果果的怀里。

    “放开我……”柳若月立马脸就红了。

    “老婆,好早的,你补偿我一下。”刘天抱着柳若月后并没有乱动,而是笑吟吟的看着自己怀里漂亮的老婆。

    柳若月鼓着脸气呼呼的瞪了刘天一眼,但是没办法,还是啧的一下在刘天脸上亲了一下,“现在放开我吧。”

    “不行。”刘天同学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嘴。

    “你——”见状,柳若月眼睛瞪的老大,恨不得狠狠地咬刘天两口,但是最终还是轻轻的在刘天嘴上啄了下,不过正准备撤回来呢,却被刘天同学紧紧的抱住,狠狠地吻住了柳若月的香唇。

    很容易刘天同学的舌头就伸到了柳若月的嘴里,触到了那敏感的香舌。直到把柳若月吻的有些喘不过气,刘天同学才松口。

    可是刚一松口,柳若月就在刘天嘴上咬了下,当然并不是很用力。

    “早上还没刷牙,不卫生”随后柳若月红着脸瞪了刘天一眼。

    “老婆,那我们刷刷牙再来。”刘天以为柳若月怎么也得生气呢,没想到会是说这话,顿时让刘天同学心里好一阵高兴,这岂不是说,自己这美滴冒泡的老婆,已经开始慢慢接受自己了么。到时候睡在一个床上还不是早晚的事。

    “想的美,就准这一次!”见刘天脸上浮现那种邪邪的笑容,她就知道刘天想歪了,然后赶紧掐了刘天一下,气呼呼的瞪着眼看了刘天一眼。

    “嘿嘿,知道了老婆,就这一次”

    “你自己穿衣服!”柳若月又说了一句,然后赶紧小跑了出去,生怕刘天在抱住她。

    出门的时候六点半,天还有些黑,也很冷。

    “老婆,穿好。”刘天从家里出来拿了条围脖,帮柳若月给挂到了脖子上,然后细心的帮柳若月弄好,“天冷。”

    “嗯。”柳若月看着刘天帮自己整理,微微的笑了笑。

    坐上车后,是刘天开的,先去的是静水庵,去找的柳若月的母亲。

    似乎柳母与柳若月早就商量过了,去的时候,柳母也刚好准备好一切准备出发。

    “你和小天一起吧,妈到街上打车。”柳母见柳若月亲昵的挽着刘天的脖子,心里十分的欣慰,然后在出门的时候就对柳若月还有刘天说了一句。

    “别啊妈,咱自己有车,非打什么车,打车好贵的,都够我一个月饭了。”见状,刘天忙是开口说道。

    “什么够你一个月饭!”柳若月瞪了刘天一下,然后看向柳母,“妈,是我们一起去看我爸的。”

    “好好。”见状,柳母和蔼的笑了笑,然后和两人一道坐上了车。

    柳若月父亲的墓是在全安西城区的一个公墓里,当时柳母是带着柳若月已经快要离世的父亲回来的,结果没救好,就把他安葬了在了全安。

    这么多年了,每年,柳若月都会和自己的母亲去看看他的。

    墓园依旧是那么令人心静,特别是清早,当清晨第一缕阳光撒下,林立在墓园之内的青脆色的树木都仿若活了一般,迎光生长,散发着清新的气息。

    在幽静的小道上,刘天抱着一束鲜花走在柳若月后面。

    两边墓园里的墓碑前都有人在祭奠自己的亲人,氛围很伤感,刘天清楚的看到柳若月脸上表情的变化,应该是缅怀吧……

    可是来到柳若月父亲这个墓园时候,令人震惊的是,这里的墓竟然都不见了,竟然种上了植物还有一些蔬菜。

    当时柳若月,柳母,刘天都是愣了一下。

    正在这时,一个墓园的工作人员,看到刘天他们之后连忙跑了过来,见状,柳若月赶紧慌张的迎了过去,“我爸呢,我爸呢!”柳若月表现的很是惊慌,这可是她的父亲啊,最最令她怀念,让她亲爱的父亲啊…

    “小姐,你别激动,别激动。”工作人员安慰了一下柳若月。

    “这是怎么回事。”柳母也正色的看着这人问道。

    “您别误会。”工作人员忙是讪讪的陪笑,“我向您解释。

    之前几天,这个墓园的地面突然发生了坍塌,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为了死者的安宁,我们院长决定把墓给迁到旁边的墓园。

    我们正在一个个的联系呢,但毕竟我们人力有限,还没联系到您,您就来了。”

    听了这话,柳母则是稍稍的松了口气,“我丈夫的墓迁到哪了?”

    “但是夫人,您确定您的先生当年是葬到了这里?”可是接下来,这个工作人员却是疑惑的问了一句。

    “嗯?”

    “我们移墓的时候,没有发现您先生的遗体…”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