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女神老婆爱上我 第二百七十七章嗯,我听您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柳忠大寿上出现中毒的这个事件,柳云山几人将矛头直指柳若月。

    在柳忠没有苏醒的这段时间,柳若月一直被柳云山等柳家人禁锢着。

    柳若月这两天一直被关在自己的屋子里,但是却显得很平静,很冷寂。

    整洁的房间里,柳若月就静静的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美眸里一片迷茫的神色,那倾国的容颜上,被几层憔悴笼罩,还有几抹淡淡的悲悯涌现。

    每每闭上眼,那天的场景仿佛历历在目重新上演一边似的。

    两巴掌打在刘天的脸上,柳若月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里会疼,很疼,很疼…

    刘天被抓了,柳若月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但是她知道刘天被抓完全是因为自己,他本来可以不用回来,本来可以离开的,就是为了救自己,等自己…

    她担心刘天,但又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彻底与这个自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男人割舍一切情愫…

    曾经一次次想着,既然刘天狠心选择了周兰兰,那就索性算了吧,结束了这段荒唐的婚姻,可是当真正听到刘天没事了的消息,柳若月心里竟然又矛盾的流露出了淡淡的喜悦。

    深深地闭上了眼,复杂的神情在那张冰冷的容颜上涌动,内心的纠结不停的折磨着这个可怜的女人,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或者更多的是害怕…

    曾经的曾经,她只是无奈的去接受刘天是自己老公的这个事实,可是慢慢的她才发现,刘天的存在不只一次次的影响着她的内心世界,她害怕,害怕有一天真的会爱上刘天…

    ……

    不知多久,柳若月屋子的门被推开了,走进来的是李瑶,看到坐在窗前似乎睡着的柳若月,李瑶恨不得有一种上前掐死柳若月的冲动。

    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只是又气又恨的瞪了柳若月一下。

    本来接着柳忠的事情,李瑶以为柳若月肯定会完蛋,这让李瑶心里很有一种快感,就在下午的时候柳忠醒了,本来李瑶会以为柳忠会很生气的直接去治柳若月的事情,可是事情却大大的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醒来的柳忠只是问了问柳若月碍事不碍事,就像是关心似的,然后还说要让他们把柳若月找来…

    柳忠是柳家家主,他的话,肯定不会忤逆,但是就这样放过了柳若月,?柳若月没事了?这让李瑶很郁闷不解和不爽。

    “柳若月,爷爷找你。”因此李瑶看待柳若月的目光并不友好,来到柳若月身边直接不和善的说了一句。

    “爷爷他醒了?”柳若月突兀的睁开眼,愕然的说了一句。

    “是不是很惊讶?”李瑶看着柳若月的表现,冷笑了几声,“放心吧,爷爷没事,你没害死爷爷。”

    “我没害他!”柳若月冷声说了一句。然后直接站了起来,随后就走了出去。

    这让李瑶冲着柳若月离去的背影,又是一阵咬牙切齿!

    ……

    中心医院的特殊病房里,柳忠躺在病床之上,柳忠现在已经醒了过来,其实那天刘天闹事的时候,柳忠醒过一次后,检查的时候已经没事了,不过后来又莫名其妙的昏迷了,一直到现在醒来。

    躺在床上,柳忠像极了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嘴唇干瘪,苍白稀疏的头发有些枯燥凌乱,干枯的脸庞更加的苍老。

    整个病房里,人并不多,只有柳云山,柳莲花还有几个柳家的人而已,都担忧的看着柳忠,就是不敢说话。

    首先柳忠不离他们,再者在之前的时候,柳忠已经让一个说话很多的来看他的客人滚了出去!

    一直到柳若月来的时候,柳忠才缓缓的睁开了紧闭的双眼。

    看到柳若月推开门走进来,柳云山几人顿时抱以不友善的目光,至少他们全把柳若月当成了下毒的人。

    “若月来了。”柳忠轻轻的说了一句。

    一句话让所有人都闭口不能说些什么。

    “嗯,爷爷,您没事了吧。”柳若月看到柳忠后,沉默了一会儿。

    “柳若月,你是不是很意外啊,你这个白眼狼,爷爷对你怎么样你不清楚,没想到你竟然害爷爷。”李瑶像是很孝顺似的,替柳忠指责起了柳若月。

    李瑶一开头,柳家的几个人也纷纷开始低声嘟囔了起来,无非皆是指责柳若月。

    面对着这一切的针锋相对,柳若月出奇的竟然没有解释,而是看起来疲惫的闭上了双眼。

    “哼,怎么了,柳若月,你是不是心虚了!爷爷,你一定不要放过这个杀人犯。”

    “是啊大伯。”

    见到柳若月不说话,李瑶更加变本加厉,还有其他人也跟着符合,至于柳云山与柳莲花倒是没有说话,不过也都算是默认了,毕竟他们跳出来对付一个小辈,不好说。

    “都闭嘴!”谁知柳忠突然沉声喝了一声。

    吓得众人赶紧闭口,然后一个个委屈的看着柳忠。

    “爸,我觉得这事您再仔细调查调查,还没调查出眉目就不让调查了,这样会让凶手逍遥法外的。”柳云山沉默了一会儿也提议道,其实不仅柳云山,柳莲花同样也是有些奇怪,当时出了事之后,调查一段时间之后,他们突然就被柳忠告知不再继续调查了。

    “爸,大哥说的不错。”因此柳莲花也跟着说了一句。

    说完,两人也将目光投向了柳忠。

    柳忠靠在床上,不动仿若老病入态的古钟一般,沉默了好久,柳忠沉默的时候,气氛十分压抑,让人有些喘不过气的感觉。

    而柳若月对于众人的联手针对,依旧是沉默,柳忠不说话,柳若月就站在柳忠床边,也不说话,甚至没有以前那样,柳忠病了作为孙女该有的关心与热情…反而有种淡淡的冰冷与冷漠…

    这按照以前柳若月的性格绝对不会出现的,因为柳忠是她最亲爱的爷爷……

    “若月,你觉得呢?”突然柳忠轻轻挪了挪身子,然后看着柳若月平静的样子,轻轻的问了一句。

    问话的时候,柳忠老眸一直紧盯着柳若月…似乎生怕错过了什么。

    柳若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轻轻的说了句,“爷爷,我看还是依您,算了吧,不用追究下去了。”

    闻言,柳忠心底怔了一下,眸子里掠过一抹复杂的神色,但是一闪既逝,马上就又恢复了和蔼的神色,“嗯,爷爷听你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