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五十五章 张鹏飞被抓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衣服照样埋汰,头发仍旧蓬乱,但在警方帮助下,脸颊上污渍已经洗掉,露出本来面目,邋遢男人正是张鹏飞。

    曾经的张大公子,曾经的张大老板,曾经的成功人士,今日却成这等模样,想来也真是让人感叹,正应了那个字——作。

    坐在特制椅子上,张鹏飞双眼紧闭,脑中却一刻也没闲着。别看他表面故作镇静,其实内心怕的要命,关键这不是小事情呀,闹不好要掉脑袋的。正因为害怕,正因为担心面临灭顶之灾,张鹏飞才豁出命来耍着肉头阵,从进到这里就不发一言,已经过去四个多小时了。

    “张鹏飞,‘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也是我们一贯的政策,希望你不要执迷不悟,更不要心存侥幸。”对面高强说了话。

    少来这一套,什么都没有老子命重要。心里这样想着,张鹏飞根本就没有要接茬的意思。怪只怪自己鬼迷心窍,放着班车不坐,怕什么暴露目标,偏偏选了个破农用车,直接来了个自投罗网。想到这里,张鹏飞不由得摇摇头,心中暗叹了一声。

    高强声音再次传来:“张鹏飞,你是不是后悔坐了农用车,认为应该坐班车呀?告诉你吧,那几辆车上都有我们的人,坐哪那个你也跑不了。当然了,就是你不坐车的话,我们也随时能逮你,你的一举一动都在警方监控中。”

    啊?张鹏飞惊的张大嘴巴,也睁开了双眼。

    “没想到吗?你应该能想到吧?”高强语气中带着讥诮,“你在学院路拐向建设街的路口停留了九分钟,用垃圾桶里的东西弄脏了脸,弄乱了头发,脚上破洞的鞋也是从那里边捡的。刚才这地方是有监控的,你难免不信我们随时跟着你,那我就再说一处。在从城边旧外贸大院旁经过的时候,你哈着腰,在北侧那个沟渠里解了大手。在解手的时候发现了那块破布,你就拿起来围到脖子上,挡住了嘴和下巴。还有,你衣服上的口子是你在……”

    无话可说,无话可说。没错,人家说的一点儿没错,自己的确被警察一直跟着,可他们为什么会跟着呢?啊,对了,一定是让人把我卖了。

    在讲说了许多跟踪细节后,高强又说:“张鹏飞,还有隐瞒必要吗?老实交待吧。”

    “他娘的小诸葛,竟然出卖老子。”张鹏飞终于说了话,骂了他自认为的叛徒。

    “小诸葛?”高强显得很惊讶,“小诸葛在哪?”

    张鹏飞就是一楞:怎么回事?不是他?

    “他在哪?快说。”高强又催促起来。

    “没,不,我,我随便说的。”张鹏飞支吾起来。

    高强冷声道:“都这时候了,你还撑个什么劲?说。”

    “我,我,我要是说了的话,能不能算戴罪立功?”张鹏飞寻找着希望。

    “看情况。”高强回复的很含糊。

    “好吧,卧龙先生,对不住了。”张鹏飞做过自我表白后,又说,“小诸葛就躲在雁云大街二百零……”

    高强接了话:“雁云大街二百零六号整个大院都没人,只在后门门卫房发现了你换下去的衣服,商贸路三十九号院十五号楼三单元四零一也没人。”

    不明白,真的不明白。警察是怎么找到这些地方的,小诸葛为什么又不在屋子里,难道他发现自己不在了?

    “行了,说点重要的,别这么打太极了,也没意思。”高强提醒着。

    脑中快速运转着,盘算着。过了一会儿,张鹏飞忽然道:“我没雇人打黑枪,我没想着害楚……”

    “你都说的什么?我怎么不明白?”高强显得很是疑惑。停了一下,又说,“咱们也别绕弯子了,说说你是如何偷税漏税的,又是如何强*妇女的,为什么要打断合作伙伴高老板的左腿?还有好多,你自己说吧。”

    糊涂,张鹏飞真的糊涂了。满以为是说杀人害命,怎么现在又扯上这些事了?这些事固然需要承担很重的责任,可是比起雇凶杀人的罪名来,那就真不算事了,关键要杀的可不是一般人呀。

    尽管糊涂不已,但张鹏飞显然明白避重就轻,于是讲说起来:“好吧,我都交待,老老实实的交待。打断那个姓高的狗腿,既有我的责任,也有他的责任。当时他……”

    看着监控屏幕上的画面,听着耳机中传来的张鹏飞交待,楚天齐转头看向周子凯,冲着对方露出了笑容。这个笑容里更多的是无奈,还有浓浓的不甘。

    ……

    首都的一套宅子里,一名中年男子正在接打手机。

    手机里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我问你,你让我给我弟打电话,言说我爸身体不好,到底有何居心?”

    “这叫什么话?家里老头子身体不好,当然首先得告诉儿子了,人家毕竟是家里继承人,你只不过是个外人罢了。我这完全是一片好心,你怎么反倒质问起我来了?真是狗咬吕洞宾。”中年男子语气中带着不满,也不无讥诮之意。

    对方“哼”了一声:“算了吧。你明知道我弟刚到地方上,又有上边领导在那,不可能立即赶回来,势必要让那小子来,你的目的就是把他调回来。”

    “他?谁呀?你是说那个家伙?调他回来有屁用,你以为我的绿帽子没戴够呀。”中年男人咬牙道。

    “这就太不实诚了,敢做不该当,算什么好汉?你就是想让他赶回首都来,结果他没回来,却把他的司机兼保镖派回来了,他才被别人追杀,甚至动刀动枪。”对方斥道。

    中年男人嘴角挂上一抹笑意,但语气中却满是无奈:“我怎么听着这么糊涂?他被人追杀,跟我有屁关系?还不是他坏事做尽,得罪的人太多了,想杀他的人没有上百,也有大几十了吧。再一个,他根本就对你家老爷子不关心,否则要是赶到首都来,自然就躲开省城的追杀了。”

    对方并不买帐:“快算了吧,你已经算出他暂时不会回来,才让人对他……”

    “等等,等等,据听说那些追杀他的人都是亡命之徒,我可是政府官员,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会干那样的事吗?”中年男子矢口否认。

    “不是你还有谁?当然了,就凭你那么滑,肯定不会留下把柄的,自会有替罪羊,但我相信这事绝对和你有关,否则你不会那么鼓动我给我弟打电话的。”手机里女人说的很肯定。

    “哎,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呀,好心当做了驴肝肺。听说你家老爷子身体不好,我才随口说了句让他儿子回来,不曾想到你这,倒给我派上了一堆不是。早知如此,我何必犯贱,多那嘴干什么?”中年男人摇头晃脑的叹着气,忽的语气一转,“不对呀,你可是一直对他不感冒的,今儿个怎么跟他又是一伙了?你俩该不会……姨妈和外甥女婿鬼混也太……”

    “放什么狗屁?”对方沉声打断,“主要是老爷子过问了,怀疑我打电话有问题,那话说的特重,从来就没有这么警告过我。要不是老爷子这么问的话,我还没想这么多呢,后来越想越觉得你有问题。”

    “你总是这么疑神疑鬼的,这都过去好几天了,才来找后帐。”停了一下,中年男人疑惑道,“诶,我就奇怪了。他不就是你家的外甥女婿吗?外甥女都不是亲的,外甥女婿更谈不上亲了。怎么我听这意思,你爹简直把他当成了孙子,否则怎么会对亲女儿恶语相向?”

    “你,你别胡说。”对方否认着,然后又说,“做事得有个尺度,不能玩大了,否则你会吃不了兜着走。”

    “真没法跟你们徐家打交道,都是什么人呢。”中年男人“哼”了一声,直接摁了挂断键。

    握着手机,中年男人疑惑起来:“怎么回事呢?”

    “咚”的一声响过,屋门应声而开,一个老者走进屋子,气呼呼的说:“我问你,张天凯儿子意图枪杀楚天齐的事,到底是不是你指使?”

    中年男人一下子站了起来:“爸,你怎么这么说,谁说的?”

    老者双眼盯住对方,追问着:“到底跟你有没有关系?张天凯儿子可是跟你走的很近的,真应了那句话,臭味相投。”

    “跟,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怎么这么看自己儿子?”中年男人矢口否认,“诶,不对呀,不是说张鹏飞被抓是因为偷漏税、流氓成性,还打击合作伙伴、同行吗?”

    “你信吗?”反问过后,老者警告着,“我告诉你,如果你要是掺和了,我也救不了你,也根本不会救你,明家绝不做这样的事。”

    “没有,没有,绝对没掺和。”中年男人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没有最好,否则你就等着坐大牢吧。”老者说过以后,盯了对方一会儿,气咻咻的出了屋子。

    看着老者离去的身影,中年男子眉头皱了起来,眼珠不停的转着,心中忐忑不已:怎么会这样呢?老头子为何有此一问?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