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五十二章 风流秀士落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看到丈夫无碍,又惦记着家里的“葫芦娃”,在医院逗留了四个多小时,待魏龙脱离危险后,宁俊琦就在岳继先亲自护送下,回家去了。

    等到宁俊琦离开后,楚天齐就在医院特意提供的房间内临时休息。可是躺在病床上,脑中总是闪现着先前的镜头,又哪里能够入睡?

    “噔噔噔”,杂乱又急促的脚步声忽然响起。

    楚天齐翻身下地,拉开屋门。

    楼道里,几名白大褂男女疾步前行,直奔那间“ICU”病房。

    不用说,魏龙又出现了危险。楚天齐刚刚稍微静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等待,焦虑的等待。

    楚天齐既希望长时间等待下去,那就表示还在对魏龙抢救,还没到最坏的结果。当然也盼着抢救快点结束,然后大夫面带笑容的说出“又度过一劫”。

    心情矛盾,时间快慢也就矛盾。

    在煎熬中度过了两个小时,终于换来了大夫的笑容:“刚才好危险,暂时没事了。”

    魏龙又一次闯过鬼门关,楚天齐心里踏实了一些,也确实累了,便回屋躺到床上,不多时进入梦乡。

    睡是睡着了,还睡得很沉,可梦里并不平静,仍然是打打杀杀的情景,仍然是令人紧张的场面。

    强令自己醒来,可怎么也醒不来,总是在凶险的梦境中受着煎熬。

    总算醒来了。

    楚天齐发现,自己竟然出了很多的汗。

    看看时间,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看来这一觉睡的时间还真不短。

    “噔噔噔”,

    “噔噔噔”,

    听到急促的脚步声,楚天齐再次下地开门,原来又是抢救魏龙。

    又是三个多小时,终于还是再一次度过险关。

    二十四小时内,魏龙就出现了三次险情,每次都要抢救好几个小时,想想真是险象环生。

    虽然魏龙闯过了这一昼夜,但楚天齐心中的担忧更甚,他担心还按这样的频率出现危险,担心万一某次出现意外。担心也不解决问题,自己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只能迷信的祈祷“逢凶化吉”、“大难不死”了。

    在时间跳到第二天下午四点的时候,高强又来了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便传来高强兴奋的声音:“老师,抓住了,‘风流秀士’,还有四个打手,两个女人,一锅端了。”

    “好。”楚天齐一拳擂到床头上,“他交待了吗?”

    “目前还没有。”停了一下,高强又道,“那六个人全承认是受他指使,也都说是专为针对你,但却交待不出他幕后的人。而那个‘风流秀士’一言不发,没有透露之字,也没有发现其它有用的间接证据。目前好多人还在附近搜索证据,希望发现电话卡或其它有用的东西。”

    沉吟了一下,楚天齐问:“当时在什么地方逮住的他,同行者确实都逮住了吗?他们发现他的异常了吗?”

    高强声音传来:“逮他的地方就是在那个山沟里,当时那里有个洞,他们都在洞里钻着。据那六个人交待,就他们几个和‘风流秀士’同行,但在中途曾经分开过,‘风流秀士’单独活动有两个来小时。当他们再次汇集的时候,就没再发现他打电话,也没见他拿出手机。在警方搜出的手机上,没有任何通话纪录。再通过移动公司查,手机卡也是匿名的,从开通之日就没使用。说明他新换了卡,可能是备着应急时通信。”

    想了想,楚天齐又道:“诶,那么他是怎么到的那,那些人又是怎么到的那?”

    “据那六个人讲,开始时,他们和他乘坐的同一辆商务车,中途也没换车。分开期间,他独自驾车,那几人步行。等到再次聚到一起时,已经不见了汽车,他正在那个洞口张望。”停了一下,高强又说,“在我们搜查过程中,没发现类似的商务车,那个山洞里没有,周边山洞里也没有,目前也没发现其它蛛丝马迹。”

    楚天齐“哦”了一声:“继续找吧。现在汽车没影,手机也找不到,很可能有用东西就在车上。这个‘风流秀士’之所以不交待,肯定也是自恃那些把柄暂未曝光。”

    “是,我觉得也应该是这样的。我们继续搜查了,有新消息再向您汇报。”高强做出回应。

    “好的,注意休息,注意安全。”嘱咐之后,楚天齐挂掉了电话。

    那么大的一辆车,怎么能说消失就消失呢?真奇了怪了。楚天齐轻轻扣击着头皮,思考起来。

    ……

    就在楚天齐冥思苦想的时候,有一个男人却是又急又忧又惧又惑。

    男人“咕咚咚”喝了几口水,急着问道:“你说‘风流秀士’现在怎么样了?跑出去没有?会不会找我?”

    “就不要再想那个家伙了,他指定跑不了,说不准现在已经落入警方之手。更不要试图和他联系,否则警察立马就能找过来,直接来个一锅烩。”声音是从角落发出的,那里有一张床,床上的被子鼓鼓囊囊的,显然有人在被子下面。

    “要是他真被抓的话,会怎么样?”

    “那还用说?警方指定顺藤摸瓜呀,现在没准就已经在找咱们了。”

    “那可怎么办,咱们这也太危险了。”男人紧张的四下看看,显得六神无主。

    被子动了动,伸出一个脑袋来:“哪里不危险?危险的不是在什么地方,而是你这个人。”

    “那,那,你说‘风流秀士’会不会矢口否认?”

    “你的意思是,他会誓死保你?可能吗?他会那么讲信誉?再说了,他不说有用吗?警察有的是办法。”

    “那,那也许他暂时还安全,还没被逮吧。”男人既像自言自语,又像说给同伴。

    “但愿吧。不过只是早与晚的事,他绝对逃不脱警方的追捕。再说了,人家自己可有更厉害的人马呢。”床上那人说完,又把头缩进了被子里。

    “怎么办,怎么办?”男人喃喃着,在地上来回的踱起了步。

    听着“咚咚”的走动声响,床上人心中暗骂着“窝囊废”,但积于多年的习惯和职业素养,并没有骂出声来。

    男人忽道:“咱们这里会不会暴露?赶紧离开吧,离得更远一些,省得让他们摸过来。”

    “只要他们暂时不来,那就说明是安全的。假如你一动弹的话,反而更容易暴露。”

    “可这也太近了,我的耳音里老是听到警车的声音,万一他们要是顺便进来,那咱俩不是立马就完了?”

    “哎,好吧,一会儿我就领你去个新地方。”

    “要不现在就走吧。”

    “现在大天白日的,怎么走?现在要做的,就是养精蓄锐,也保存体能,节省食物和水。”

    “啊?那会不会吃喝都没有了。”

    “我倒是盼着那样,说明躲的时间够长。你别说了行不行?我还要休息一下,还要应付接下来的局面呢。”床上人终于动了火气。

    “好吧。”男人犹如霜打的茄子,蔫巴着坐了下来。

    ……

    时间过去了好几个小时,期间魏龙倒是暂未再发生危险,也没有高强那里的进一步消息,岳继先也没有新消息汇报。

    在这过程中,倒是接到了几个电话,全都是工作上的。从人们的言谈话语中,暂未听出什么异常,显然人们还不知道省里的事,最起码应该还没和自己联系起来。但楚天齐清楚,早晚人们会知道,也许现在已经有人听说了,只不过还没扩散开来而已。

    虽然自己是受害者,但楚天齐也不希望摊上这样的事,更不希望事情人尽皆知,成为人们谈论的话料。可既然已经摊上了,也没办法,只求影响范围越小越好吧,不过他清楚,这也是一厢情愿,负面影响是不可避免了。

    在整个过程中,楚天齐还是不时去想“风流秀士”的事,去想那辆汽车。那么大的东西怎么能凭空消失?可现在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咋就找不到呢?难道上天入地了不成?

    “上天入地,上天入地。”喃喃两声后,楚天齐忽的一拍脑袋,“对呀,汽车上天不可能,但却可以入地呀。”

    想到这一层,楚天齐立即拿出手机,拨打了高强的电话。

    电话一通,楚天齐便问道:“高强,找到汽车没?”

    手机里回复:“还没有,又扩大了搜寻范围。”

    “附近有地道什么的没?”

    “没有。那些山洞也是自然生长的,没有发现人工开凿的痕迹,更没发现类似地道的入口。”

    “没有地道……”迟疑了一下,楚天齐又问,“有水域没?”

    “水泡子倒是有两个,可是在周围没有发现车辙印迹,水面上也看不出什么异常。”停了停,高强说,“那要不我们也看看水里面?”

    楚天齐肯定的说:“看,必须得看。那么大一辆车,除非藏到洞里、地下或水里,既然没有地道,洞里也没找到,那么水里就是重点。至于没有车辙,先不用考虑,只要找到汽车,自然就有了解释。”

    “好的,我马上安排,除了人工,再借助一下仪器。”高强应答后,没了动静,显然去做安排了。

    握着手机,楚天齐咬牙骂道:“妈的,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它找出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