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五十一章 老魏暂时度过一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看到来人,楚天齐半是责怪半是心疼的说:“你怎么来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妻子宁俊琦。宁俊琦满脸泪花,围着楚天齐,转圈看着:“你到底怎么啦,到底怎么啦?快让我看看。”

    “我能怎么了?要是有什么事的话,还能站在这?”楚天齐脸上挤出笑容。

    “你这衣服怎么回事?为什么换了?是不……”话到半截,宁俊琦在丈夫身上摸索着,想要发现端倪。

    让妻子这么一弄,楚天齐很难为情,赶忙拽着对方,快步进了旁边一个空屋子。然后急切的问:“你怎么来啦?就不怕危险?”

    “你也知道危险呀,怎么就不告诉我?我一个同学说是看到你在医院,身边还跟着好多人,就打电话问我怎么回事。我给你打电话你又不接,咱爸又不让我来,我都急死了。后来我给岳继先打电话,他回来后,就把我拉这了。”快速讲说后,宁俊琦直接去解丈夫衣扣,想要一探究竟,“你到底怎么啦?”

    “你别弄,我自己来。”说着话,楚天齐自己解开衬衫,里面露出一个灰色的马甲样东西。又接着说,“今天多亏这东西了,要不非让那把毒刀要了我的命,怕是也得钻上一两个子弹眼。先前那件衣服破了,破损处有毒液,让警方取走了,这件是新换的。今天……”

    听着丈夫讲说惊险过程,宁俊琦惊的目瞪口呆,不时说着“妈呀”、“吓死我了”这样的话。

    听到丈夫讲说他人舍身挡子弹,宁俊琦既感动又惊喜,眼含热泪喃喃着:“好人一生平安,希望老魏能早些好起来。当初你俩斗成那样,几乎是针尖对麦芒,现在竟然成了可以换命的朋友,真是让人不免感叹。做人还是要大度,当初若不是你放了老魏一马,也不会有今天的善缘。”

    楚天齐缓缓点头:“是呀,有些事谁也想不到。当初我只是觉得得饶人处且饶人,没想到今天他竟然以命换命,老魏真是不简单。”

    “唉……”叹了口气,宁俊琦沉默了一会,然后又道,“今天整个过程,确实多亏了防弹衣,也感谢老魏舍身相救,你能及时躲避碰瓷女人也很关键。你是怎么发现那个女人不对劲的?”

    “其实自她扑倒那一刻,我就有一丝怀疑,感觉她摔倒前的反应不太正常,时间点也巧。但两眼看着老年妇女倒在车头前面,肯定不能见死不救,更不能扬长而去。等我到了她身边时,她扬起的手臂也不对,根本不像老年人的手,与脸上的老态也对比强烈。她再次转脸时,眼中满是凶厉,根本没有任何老年人神态。我意识到这绝对是阴谋,但仗着有防弹衣护体,前胸故意露了个破绽,以麻痹他们,同时一脚踢飞了这个女人。”楚天齐讲的很是自然。

    可宁俊琦却拍着胸脯,连呼“好险”:“你也太大意了,干嘛非让她划一刀?要是没掌握好分寸,让她划到肉上,那还不出事?不过出去穿防弹衣这一手,做的还不错。对了,你怎么就知道有危险,还是经常穿着这东西?”

    “经常穿它干什么?还不是这些天的事不正常。你不知道,在……”楚天齐讲说了别墅四周的异常,讲说了其它相关事项。

    宁俊琦“哦”了一声,连连点头:“怪不得咱爸这些天老是限制我外出,要不就是让人随行,今天更不带我来这,原来是早就有危险了。”

    忽然,急促的脚步声响传进耳廓,楚天齐说了声“有情况”,拉开屋门,探出头去。

    好几名身穿白大褂男女疾步行进着,奔向那间标着“ICU”的屋子。

    “老魏,老魏怎么啦?”楚天齐追上去,急问着。

    转头说了声“伤者指标极不正常”,走在最后的女护士进了“ICU”病房。

    楚天齐急着探头看向屋里,宁俊琦也惦着脚尖张望,但两人只能看到医护人员的身影,却望不见病床上的伤者。

    “老魏,你可要挺住呀。”楚天齐紧张的攥着拳头,心中焦急万分。

    宁俊琦轻轻拍着丈夫胳膊,安慰着:“好人一生平安,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楚天齐抬手拍了拍妻子手背,什么也没有说,心中焦急依旧。他既着急老魏现在的情况,更为老魏的遭遇惋惜。

    按照医院陈院长的说法,子弹射*入的位置虽然没有直接击中要害,却也只是差之毫厘,而且一天、三天、七天都有危险期需要度过。原以为第一拔危险期会在明天到来,不曾想手术刚过时间不长,竟然指标出现异常。这肯定不是一般的异常,关键老魏身体本就有伤,体质也极度虚弱,不知能否度过这一关。

    虽说楚天齐也相信“好人一生平安”,祝愿老魏身体早日复原。但理智告诉他,现实不是想象,哪怕仅有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可能,也可能就是百分百的现实。尤其现在危险期提前来临,更意味着危险又增加了一分,危险的频率也不会完全按照判定时间去走,很可能在一周时间内会多次面临危险,之后有无危险也两说。

    这个老魏不是别人,正是当初的玉赤县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魏龙。在楚天齐初入仕途时,魏龙及其儿子魏超群多次针对楚天齐,多次出阴招、下狠手,楚天齐也曾多次反击。但在一次极好的反击机会来临时,楚天齐放了魏龙一马,把话说的也很直接。从那以后,魏龙深刻反省,把对楚天齐的恨转为感激,并以实际行动感谢。

    在魏龙幡然悔悟后,楚天齐自也乐见这样的结果,两人成了好朋友,真正的化敌为友。后来魏龙受其子牵连,仕途受到影响,生活也陷入困顿,楚天齐曾提出要帮对方,但魏龙很有尊严的婉拒了,并真如所言的那样消失了。依据魏龙的说法,楚天齐只知道魏龙离开了玉赤,很可能以刻章之类的小本买卖为生。之后楚天齐虽然惦记着魏龙,但各地辗转任职,再没有见到魏龙,也没有魏龙的任何消息,当然也联系不上。

    不曾想再次相见,却是这样的情形,魏龙竟为自己挡了子弹,生命也危在旦夕。从这些过往事项来看,从眼前情形来看,魏龙绝对算是一个苦命的人。如果要是挺不过的话,那么他……

    不,楚天齐摇摇头,暗自喃喃着:“老魏能挺住,一定会度过危险期。”

    夫妻二人一边暗自祷告,一边向着“ICU”病房里张望,但除了不时晃动的医务人员身影,根本看不到魏龙,更不知道魏龙的具体情况。

    张望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宁俊琦牵着楚天齐胳膊,说:“坐那等吧,怎么也得一会儿时间。”

    楚天齐没有动,依然向着屋子里张望。

    “走吧。”宁俊琦又使劲扯了扯丈夫。

    楚天齐这才移动脚步,和妻子坐到了楼道里的长椅上。

    时间既漫长又迅速的流逝着。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已经快三个小时了,没有一个人走出“ICU”病房。

    在此期间,楚天齐又多次到病房门口张望,每次都是被妻子扯着坐下。

    “嗡嗡嗡”,蜂鸣声响起。

    取出手机看了一眼,楚天齐按下接听键:“什么情况?”

    手机里是高强的声音:“老师,经过我们排查、搜索,已经基本能够认定,‘风流秀士’到了城边的雁云山,范围已经锁定在一条山沟里。目前武警、特警、刑警正在搜山,正在逐步缩小搜索范围,肯定要把这小子逮出来。”

    “好好好。”楚天齐连说了三个“好”,又咬牙道,“一定要把大凶手捉拿归案,一定要把幕后黑手挖出来。”

    “是。老师你就等着好消息吧。”对方回答的很肯定。

    结束与高强通话,楚天齐再次咬牙:“妈的,王八蛋,绝对要把你挖出来。”

    看着丈夫脸上神情,宁俊琦不禁有一种恐惧感觉,觉得那副神情很是可怕。对于这种神情,宁俊琦印象当中就见过两次,一次是自己遭绑被救之后,还有一次是他被徐卫军泼脏水赶出徐家时,可见丈夫已经愤怒之极。

    尽管有些畏惧丈夫的“金钢怒目”,但宁俊琦还是哄婴儿入睡一般,轻轻拍着丈夫胳膊。

    宁俊琦发现,在自己的轻轻拍打下,丈夫脸上的愠色慢慢退去,渐渐的恢复了常色。她心中为之一松,停止了拍打,向着丈夫缓缓点了点头。

    楚天齐回以微笑,并在妻子手背轻轻拍了拍。

    夫妻二人都抬起头来,仰望着那间屋子的小窗户。

    此时时间过得更为缓慢,觉得已经过了很长,可时间真正也才过去五、六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二十分钟,

    又过了半个小时后,“ICU”病房人影一闪,随即屋门“吱扭”一声推开,陈院长出了屋子。

    就在屋门响动的同时,夫妻二人已经到了门前。

    楚天齐更是急声问道:“陈,陈院长,怎么样?”

    陈院长缓缓的说:“暂时脱离危险了。”

    “好,好呀,老魏度过了一劫。”楚天齐兴奋的嗓子有些发哑,停了一下,才表达着谢意,“谢谢陈院长,谢谢各位医护人员。”

    “后面的考验还多着呢,这次只是暂时的。”陈院长的语气足够冷静与理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