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四十七章 岳继先代楚赴都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实在惦念家里,整日里心神不宁,楚天齐便找了个回省汇报事由,两天后,踏上了赴雁的行程。

    一路顺畅,越野车疾速奔行,两个小时后,雁云市已经远远在望。

    就在汽车快下高速时,手机响了。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接听键。

    手机里立即传来雷鹏的声音:“我刚到你那,说是你去省里了。什么时候回来?”

    “估计快吧,两三天差不多。”回过之后,楚天齐又道,“有什么事?说吧。”

    “连着出了几天门,今天刚一到单位,就开了班子成员会。在会上,柯市长难得夸了我的工作,还把一些权利转给了我。我这心里不踏实,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又要耍什么花招。”雷鹏讲出了忧虑。

    楚天齐一笑:“放心吧,哪有什么花招?要以阳光的心态看待他人,不要曲解别人的好意。”

    手机里停了一下,雷鹏声音才又传来:“我刚听说,前天你俩一块去县里检查,返城时他坐的你车。是不你跟他谈了什么?他怎么能一下子忽然转变,这也太快了,快得让人难以置信。”

    “说话方便吗?”楚天齐答非所问。

    “方便,就我自己。”对方给出肯定回复。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给他飙了一回车。”楚天齐语气中带着笑意。

    “飙车?不明白。他是飙车族?那也不至于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吧,真有这么神奇?”雷鹏依旧不解。

    楚天齐“扑哧”一笑:“就是车速稍微快了一些,正好那条路上也没车,跑到了三百多,玩的是心跳。”

    “什么?”惊讶之后,对方“哦”了一声,“明白了,他是被吓住了。不止是他,大多数人都会被吓倒的,尤其是听说过有这种车辆的人,惊惧程度要更重一些。这下好了,他知道了你的厉害,省得再给我穿小鞋,也便于我开展工作了。”

    “合则两利,斗则两败,他现在应该明白这个道理了。能治人一服,不治人一死呀。”楚天齐颇为感慨。

    手机里传来“呵呵”笑声:“哥们,你厉害,怪不得你能当常务副市长呢。”

    “行了,少拿我打镲,安心工作吧。”说完,楚天齐结束了通话。

    收起手机,楚天齐笑着轻轻摇头。想到柯猛那天的狼狈形象,确实也让人忍俊不禁。当天柯猛的确是吓坏了,一开始是被飞车吓到,后来则是猜测自己身份吓的。估计柯猛现在还认为,自己是因为省级后备而与他沟通,其实自己是不想树敌过多,是想着安心对付更可恶的人。这次回省城,其实同样是做相关的事项。

    很快,越野车下了高速。

    又走了半个来小时,楚天齐回到家里。

    看到楚天齐进屋,宁俊琦脸颊绯红,喜色溢于言表,调侃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家大领导回府喽!”

    楚天齐“嘿嘿”一笑,冲着妻子露出猪哥神情,妻子则抛了个媚眼,脸色更红,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家人相见,自是格外欣喜,尤其见到家人平平安安,楚天齐心中更为踏实。

    简单聊过几句,楚玉良、楚天齐、岳继先去了一楼客房,那是专门给岳继先留的屋子。

    对于这三人的身份,宁俊琦都知道,也习惯了他们的“偷偷摸摸”,并不觉得惊奇。

    倒是尤春梅有些不解,嘟囔着:“挺大个老汉,跟人家年轻人往一块堆钻,能说一块去?”

    宁俊琦笑而不语,逗弄着“葫芦娃”。

    一进到屋子,楚天齐就问:“爸,这两天有异常没?”

    楚玉良摇摇头:“这两天一直没有出现,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这些人的来头知道了吗,是什么人派的?”

    楚天齐道:“初步判断不外乎两个人,具体情况还有待进一步确认,也许是两人联合也说不定。我这次回来,就是想弄清楚这个问题,也适当做一些安排。”

    “叮呤呤”,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接听键:“老叔,有事?”

    徐卫华的声音有些急:“天齐,你爷爷情况有些不太好。”

    楚天齐也是一惊:“什么情况?”

    “具体我也没见,是听你二……徐卫军说的。她给我打电话,说是老爷子精神状态不好,她担心老爷子再度昏迷,说是怕的不行。我还在省里,人大副委员长在这里检查,我现在走不开。”徐卫华的声音里满是担忧。

    楚天齐忙道:“老叔,那好,那我回去看看。”

    “好好,我这里离得远,又正好走不开。等领导检查离开后,我再赶回去。我不只担心老爷子生病,更怕她使坏,处理这些事情,你也比我行,比我有办法。”停了一下,对方又急着问,“你那里能走开吗?”

    “能,我已经回省里了,省里……”说到半截,楚天齐转换了话题,“省里正好有事要办。”

    “那你就去看看,我这心里实在放心不下。”徐卫华语气缓了一些,但仍不免担忧。

    结束通话,楚天齐收起手机,就要出屋。

    “市长,你不能去。”岳继先说了话。

    楚天齐收住步子,问:“为什么?”

    “您不觉得奇怪吗?这很巧呀。”岳继先道。

    楚天齐点点头:“是有点巧,这里有可疑人出现,老爷子那里就有状况,关键还是她通知的老叔。不过老爷子今年更消瘦,饭量也小,身体出现状况并不意外,赶在一块也有可能。另外,我一直觉得,她就是再吃里扒外,也肯定不盼着老爷子有问题,只有老爷子硬朗着,她能窃取的利益也才更大。”

    岳继先马上接话:“她不会主动害老爷子,这应该是肯定的,可她后面还有个人,那家伙却是无所不用其极。我分析,很可能是那家伙巧利用她,给你来个调虎离山,以对这里不利。还可能是,在你去*的路上,玩出什么花样来。”

    “他怎么会知道我去?老爷子也许真的身体不舒服。”楚天齐又道。

    “这并不难。以那家伙的家庭,他很可能知道您和老爷子的渊源,即使不清楚,他也知道您对徐家的关心。如果是那家伙使坏的话,他自然也能知道徐省长那里走不开,包括你回省里的事也应该知道。假如老爷子就是身体不舒服,与他无关的话,那么你也不必立即赶回去,可以先了解一下。”岳继先提出自己的看法。

    “卫华专门打电话来,无论徐卫军传递的消息是否客观准确,天齐都必须回去看看。这里不用担心,有那么多人暗中保护,他们肯定不敢明目张胆干什么,再说了还有我,我就是豁出……”停了一下,楚玉良又说,“如果需要警方出面的话,我也能很快联系上高强。你俩回*的时候,路上多注意点,小岳尤其多当点心。”

    岳继先摇摇头:“不,市长不能回。现在情况不明朗,无论是哪种情形,市长才是他们针对的主要目标。假如市长不在车上,他们就不会在路上采取什么措施,即使有危险,我自信要比市长会处理。没有市长在身边的话,我反而可以全力施为。再说了,大白天的,他们还能用出什么阴招来?”

    “还是我回去吧,否则也不放心。刚才你也说了,大天白日的,他们也不敢胡来的,我回去也没什么危险。”楚天齐依旧坚持着。

    “不行,我回。”岳继先语气忽然生硬,“老首长专门有交待,我的任务就是保证您的绝对安全,要寸步不离。现在这种情况,我不能让您去涉险,这是我的职责,也是老首长的命令。”

    对方说的这么坚决,又这么严肃,楚天齐一时也找不出理由来。

    “看,那是什么?”岳继先指着窗外,忽道。

    楚天齐、楚玉良全都转头看向外面。

    别墅围墙外,出现了三个身穿橘色衣服的人,正在向着楼里张望。

    “您刚接到电话,他们就出现了,这难道不是巧合?”岳继先继续指着窗外。

    楚天齐也提出疑问:“他们屡次出现,指定清楚行踪已经暴露,可他们又来了,这是为什么?不远处那辆车肯定也是他们的,分明是想随时离开,这又是为什么?其实无非是想吸引我的注意力而已。”

    “汽车可能是逃跑用的,不过也许上面还有什么蹊跷。以这种情况来看,你我都不应该离开这里,应该共同对付他们。但现在老爷子那里有情况,那就只能是我回去了。您放心,到那里以后,我会第一时间向您汇报。不要争了,现在我就回去。”岳继先说着,转身奔向门口。

    楚天齐扯了一下对方衣服:“千万注意安全。”

    岳继先回头一笑:“放心吧。倒是这里应该特别注意。”

    事已至此,只能按岳继先的意见办了。

    就这样,岳继先以一个警卫人员的忠诚,踏上了奔赴首都的征程。

    站在院中,看着汽车消失在视线中,楚家父子全都眉头微皱,心中很是担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