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四十三章 省级后备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怪不得有“财政大权”一说,确实是大权,光看财务报表上的那些数字,就足够大。

    这十多年下来,楚天齐也没少接触财政,做县长的时候,还是一支笔签字制度。可县财政的盘子,根本没法和市财政比,何况那个县也就和沃原市下辖县规模相当。在定野时,身为主管交通工作的常委副市长,报表上的数据也很大,但和全市财政数据还是不一样。

    现在负责财政,可不仅仅只是数字,而是相关支付、流转都要经过自己的完成。尤其检查相关职能部门的时候,那一张张单子、票据,其实就是一捆的钞票,超有画面感。

    权利的确大了好多,但楚天齐没有一点大权在握的欣喜,而更多是对权利的敬畏,有一种战战兢兢的小心。这并非是他胆子小,而是对这些财富使用的谨慎,对创造财富者的敬重。

    相比起极其看重权利的人,楚天齐更注重责任,因此要比大多数财政大员忙,也感到了期间的累。尤其在离开岗位外出期间,更是对相对工作不时惦记。

    虽说既忙碌又不轻松,但总之是好事,楚天齐是忙并快乐着。

    日子飞逝,转眼间一个月过去,许多工作都取得了一定进展,打通定风山立项事宜又推进了一步。截止到三月底,经过两次大规模对接,整个前期准备工作到了新的阶段,预计再有月余应该能够上报国家发改委了。

    打通定风山立项准备之所以进展迅速,原因众多,但各方大力支持、密切配合无疑是很重要因素。虽然各自的考虑未必一致,但却在事实上支持了工作,楚天齐很感激,也很是欣慰。

    四月第一天,刚上班不久,市委书记吴嘉霖打电话,把楚天齐叫了过去。

    看到楚天齐进屋,吴嘉霖起身招呼:“天齐,坐。”

    楚天齐道了谢,坐到对方椅子上,问道:“书记,您找我什么事?”

    “哈哈哈,好事,好事,老弟要请客。”吴嘉霖脸上透着欣喜。

    好事?看对方的神情,应该无假,那会是什么呢?

    自到任沃原后,对方一直对自己信任非常、支持有加,让楚天齐对这位上司兼党校同学非常敬重和感激。连同韩鹏程的支持,楚天齐工作起来更加得心应手,相关工作推进的更有成效。为此,他很是感谢这次沃原之行。

    对于官场中人来说,好事不外乎加官进爵,难道要给自己升官?这个说法仅流传于坊间,自己并没有正规渠道相关信息,也没有官方的任何暗示,难道这就来了?太快了吧,可能吗?对于众多官场中人来讲,相对于全省副厅的数量,真正的正厅职位也没几个的,怎么会单单青睐到自己?

    除了升官,还能是什么?该不会……

    注意到楚天齐神色狐疑,吴嘉霖又笑着说:“小老弟,你是真的懵懂,还是另一种深沉呢?不会真的一点都不知道消息吧?”

    让对方这么一问,楚天齐更觉得糊涂,便摇了摇头:“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近期定风山修路立项进展很顺,但还未上交报告,也不可能通过发改委批复吧。除此之外,也就是一些例行*事项呀。”

    吴嘉霖长长的“哦”了一声:“看来你提前真不知道,果然事关重大呀。”

    说着话,吴嘉霖拉开抽屉,取出一张纸来,递了过去:“看看这个吧。”

    楚天齐接过纸张,一眼便看到了上面的“后备干部”四字,心中不由得激动。看完整个内容,他才恍然大悟,怪不得那次老叔那么说,当时自己还没意识到,原来是这事呀。

    递过纸张,楚天齐说:“这事还真不知情。”

    盯着楚天齐看了看,吴嘉霖笑了:“天齐老弟,面对这突然而至的喜讯,你也太淡定了吧。我可告诉你,这可不仅只是后备,这里面透露出好多信息呢。”

    “是吗?”说这两字时,楚天齐就有些装糊涂了。

    “别管你是真不明白,还是没重视起来,老哥都有必要给你普及一下。当然我只是照本宣科,也仅是从一些资料看到的,自己可根本没这方面经历,更没经验可言。”做过说明后,吴嘉霖停了一下。

    吴嘉霖神色忽的严肃,继续说:“我跟你讲啊,省部级后备干部,虽然好多具体操作由省、自治区、直辖市来做,但真正却是上级组织部门考试。原则上来讲,全国省部级后备干部保持在一千名左右,在省、自治区、直辖市、部委进行指标分解后,平均到各省的话也就六、七名。

    六、七人对于一个省份来说,那可是凤毛麟角,尤其许多厅级人员更是被排除在条件限制之外。这样的后备干部,一般要求四十到四十五岁之间,好多人早已超出。就拿我和老韩,还有定野的老孔、秦怀来讲,我们都是五十左右的人了,全都超出年龄上限,这辈子是想也别想了。

    可就是这么难的资格,你老弟竟然获得了。从职位来讲,你还只是副厅级,年龄也不足四十岁,可以说根本不占优势。但你却成了,却被列在了名单上,进入了上上级组织部门的法眼,这可不是一般的意义。

    不但如此,而且和其他大部分后备干部来比,你同样还有优势,那就是你的年龄。现在你就进入后备干部,那么再升半步升成正厅,应该就是一头半年的事。到那时候,级别上你和其他后备干部相当,可你仍然不到四十,比好多人要小五、六岁,即使与那时刚进入后备的人员相比,也依然还有年龄优势。

    以这种趋势来看,显然这次后备仅是开始,你应该还会进一步后备。在这一千名省部级后备中,其中有二百名左右正部后备,省、自治区、直辖市这么一均,要再均到每个省,你想想仅能有几人?而你肯定会是其中一员。以你的发展轨迹来看,差不多四十一、二,应该就能升副部了吧,那么你的仕途又岂止是部级。你会……”

    楚天齐急忙摆手:“吴书记,您可别吓我。我现在就想着踏踏实实干好本职工作,多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以不枉这个时代,不枉党和政府的培养与期待,也不辜负您的教导和提携。”

    “行,不服不行,就你这气度,这胸怀,绝对是干大事的才干。”吴嘉霖竖起右手大拇指,然后语气一松,“我也只能现在对老弟这么讲,以后再以这种语气说话,怕是不合适喽。”

    “书记,您这……”楚天齐脸上现出难为情神色。

    “老弟呀,继续努力吧,以后会有更大的舞台等着你,你也能有更大的施展抱负机会。当然了,组织也会以更高的标准要求你,会对你进行更全面的考核与评价。不打扰了,回去吧。”吴嘉霖说的语重心长,也很是郑重。

    与吴嘉霖告辞,楚天齐带着激动的心情,返回了自己的屋子。确实太激动了,激动的几乎都忘了刚才怎么回的屋子,他在书记办公室那是尽力抑制的。

    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楚天齐的头脑冷静下来。他意识到,组织给自己这样的机会,是培养自己更好的为人民服务。自己绝不能辜负这种信任,绝不能给组织抹黑,要说到做到,踏实工作才是根本。

    挥去头脑中的思绪,楚天齐打开电脑,梳理起了刚才中断的事项。

    ……

    在一定的圈子内,楚天齐获得省级后备干部资格的事,已经是人尽皆知。既然已经下文,对于这些人来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尽管好多人对于这件事看法不一,有些人也不免微词,但人们并没有刻意臆测,更没去想对己的影响。而有人却耿耿于怀、心惊肉跳,明若阳便是其中之一,担心也更甚。

    刚刚听到这个消息时,明若阳觉得不可信,无论家世、职位还是年龄,轮到自己也轮不到姓楚的。自己现在都没这个殊荣,凭什么就非让姓楚的把便宜全占了?

    可是很快消息得到确认,明若阳傻眼了,也气疯了,立即把很多人骂了多遍,甚至还骂了一些机构。他觉得这纯属就是胡闹,就是跟自己过不去,不公平。

    骂过之后,明若阳想到了一个现实问题: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念叨了一通后,明若阳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回铃音响过两通,传出一个声音:“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无聊了。”

    “无聊,亏你还说得出。”明若阳“嗤笑”着,“我可告诉你,姓楚的成了省部级后备干部,你没听说吧?”

    “什么?瞎说呢吧?”对方急问着。

    “我就知道,以你现在的身份、人脉,肯定不知道这个消息。”轻蔑的说过后,明若阳语气一冷,“就凭‘后备’二字,他很快就会超过你爸曾经的位置,究竟还能到什么程度,谁也说不好。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你绝对要大祸临头了。想死想活,自己掂量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