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九十三章 酒桌众生相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是今天聚会的主角——省委党校副教授田馨。

    在田馨身后,跟着“打电话”的姜云生、陆勇。

    田馨进屋便道歉:“领导找谈话,来晚了,对不起,对不起。”

    屋里众人则都站了起来,称呼着“田老师”、“田主任”,也有人称呼“田教授”。

    “大家坐吧。人都到齐了吗?”田馨转头,环视众人。

    岳佳妮清点了一下人数,说道:“主动报名的这些,除了定野老刘外,其他人都到了,一共十九位。”

    “规模够大了,谢谢!”田馨向着众人拱了拱手,“来,都坐,都坐。”

    正这时,屋门再次被推开,一个男人进了屋子,径直冲着楚天齐打招呼:“楚市长。”

    看到是乔阳进来,楚天齐眉头微微一皱,扫了岳佳妮一眼,才“嗯”了一声,算做答复。

    自己满脸媚*笑,言辞恭敬,而对方却面色阴沉,态度傲慢,乔阳觉得脸上热辣辣的,却也还得陪着笑脸。

    “乔局长,你咋眼里光有领导呀?班主任可在这坐着呢。”肖婉婷适时说了话。

    乔阳脸上更红,赶忙紧走几步,弯腰问候:“田老师好。”

    “乔阳,谢谢你能来,别听小肖瞎说。”田馨一副师长风范,继续招呼着大家,“坐呀,都坐。”

    在座位安排上,又出现了小插曲。众人都让楚天齐挨着田馨坐,他是班级后期的班长,坐在班主任旁边最正常。可楚天齐又担心被肖婉婷等人拿官职说事,直接坐在了上菜口,说是“可以先吃头三口”。既然后期班长可以坐主宾旁边,前期班长就该坐另一边了,那就应该是董梓萱来坐。

    可肖婉婷不愿给董梓萱这样的待遇,便向着召集人岳佳妮建议:“既然班长同志高风亮节,咱们又不是公务接待,不需按官职排列,那就按年龄大小排吧。以田老师为中心,向两边扩展,怎么样?”

    明白肖婉婷的意思,岳佳妮也看不惯董梓萱,便顺水推舟道:“大家觉得如何,有没有不同意见?”

    这种情况下,谁会站出来说“不”呢?于是岳佳妮就以“大家既然已经认同”为由,开始排列。

    本来这样的排列也很简单,只需报一报出生日期即可,可结果又出现了花絮,男同学都很实在,纷纷如实报上。而女同学却都扭捏起来,都不愿讲说自己的实际年龄。

    其实对于现场众人的年龄排列,有一个人最清楚,那就是董梓萱。她当初做班长,有机会接触这些资料,何况还有个做副校长的大伯。在场众人中,年龄最大的,就是她自己,但她却不愿承认,那样势必会被臭娘们取笑“老女人”。

    看到现场气氛有些尴尬,楚天齐笑着说:“看来我坐上菜口完全正确,男生里面岁数最小,理应被照顾,先吃头一口。”

    “可以呀,既然你是小老弟,那么吃喝都该得到关照了。”肖婉婷脸上带着坏笑。

    “对对对,今天可要见识一下‘楚三斤’的风采了。”立即有女声跟着起哄。

    “坐吧,不能都站着呀。”已经当先坐下的田馨,伸手招呼着大家。

    “坐喽,我年龄小,也坐上菜口。”肖婉婷说着,坐到楚天齐右侧。

    这么一来,其余众人也都嚷着“我小我小”,挨着肖婉婷坐去。董梓萱只顾发楞之际,座位都被挑完,田馨旁边的位置留给了她。

    女生这么一来,男生也是见样学样,不再按年龄去排,坐满了另一面位置。

    别看刚才吞吞吐吐,陆勇抢位置可不慢,直接挨着楚天齐坐下,可以近距离感受楚市长的魅力。

    乔阳不知道进门前事项,加之也在发楞,结果也只得坐到了田馨另一面。

    看到这些恶作剧,田馨笑着说:“呵,真是界线分明,男女各占半边天。”

    “田老师,女人占了多半边,您没算自己呀。”岳佳妮笑着补充。

    肖婉婷则说:“按年龄排位最科学了。”

    董梓萱自是听出了弦外之音,不由得心中暗骂:这个小骚蹄子,看把她得瑟的。

    服务人员开始起菜、斟酒,桌上众人则都与“邻居”随便聊着闲话。

    相比起其他人,来自沃原市的各位,除了楚天齐外,都非常别扭。虽说今天都是同学,而且也有人明确表示不论官位,可内心深处根深蒂固的等级观念,让他们很难坦然:怎么能让常务副市长坐在自己下首呢?

    看着已经上了六道热菜,田馨端起酒杯:“同学们,大家能在百忙之中抽空前来,为我这个远行之人饯行,我非常感动,谢谢大家!此一别可能很久……”

    话到中途,田馨停了一下,然后站起身来,换了话题:“来,大家举杯,我敬大家,谢谢!”

    人们自也起身,说着“谢谢”,做过碰杯动作,然后一饮而尽。

    在田馨提过三杯酒后,进入了随意发挥阶段。

    陆勇站起身来,举着酒杯,面向楚天齐:“楚市长,我敬您,祝您……”

    楚天齐挥手打断:“陆勇,说好的直呼其名,你怎么又这么说了?坐下。”

    陆勇心里话:我能不这么说吗?我只是一个副县长,哪敢直接称呼常务副市长名讳?

    “楞着干什么?来,室友,谢谢你把那么好的床位让给我。”楚天齐说着,举杯与对方碰了一下。

    听到对方讲说当初让床之事,陆勇不由得脸红,那时自己可是目的不纯。不知对方是无意之说,还是意有所指呢?陆勇不由得心生嘀咕。

    看到对方迟楞的样子,楚天齐一仰脖,干了杯中酒,杯口向着对方:“陆勇,我是喝了。”

    陆勇这才反应过来,嘴上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赶忙喝掉杯中酒,然后急着寻找分酒器。再次为楚市长倒满酒,才小心的坐到椅子上。

    随后,姜云生、董梓萱、高燕妮等相继向楚天齐敬酒,这几人当年可是董梓萱的死党,没少跟着董的脚步,没少给楚天齐使绊子。可此一时彼一时,现在他们见到楚市长,只有低头哈腰陪笑脸的份,还得看对方脸色。

    不过楚天齐倒没和他们摆架子,同样站起身来,同样一口干掉,还纠正他们“乱称呼”。

    面对楚市长的平易近人,这几人全都满面喜色,眼含激动。但究竟有多少真诚,又有多么做作,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了。

    就在杨崇举敬过之后,楚天齐说:“老杨,你们可不能这么跟我喝了,今天咱们都是给田老师饯行的,不能只顾着咱们喝酒,要敬田老师,也要敬其他同学。”

    杨崇举自是满口应着:“是,是。”

    楚天齐适时举起酒杯,到了田馨近前:“田老师,非常感谢你的帮助,我敬你,祝你一路顺风,万事顺意。”

    田馨也站起身来,端着酒杯:“楚天齐,你这么称呼,我总觉得怪怪的,也不知哪里不对劲。”

    “是吗?”其实楚天齐明白,有宁俊琦那层关系,自己和田馨就是朋友。但还是故意道,“那是因为我用词不当,应该说,非常感谢您的教导,才对。”

    “咯咯咯……”田馨笑了起来,“你是为了表示我太老了,还是想说你太小?”

    “不敢,不敢,让田老师挑理了,我先干为敬。”楚天齐说着,与田馨碰过酒杯,喝干了杯中酒。

    田馨自也一饮而尽,然后打着趣:“宁教授家属太客气了。”

    听到的人们,都跟着笑起了便宜。

    在这些发笑的人中,没有乔阳,虽然他也听见了,但他根本笑不出来。在沃原市的情形先不说,仅拿现在餐包的情形来讲,楚天齐就多次给自己难堪。本来他进门要套近乎,可对方却甩了脸子。本来他正想着敬酒,已经端着酒杯走过去,但楚天齐却故意和杨崇举说了那番话,对他视而不见。这怎不令乔阳心思翻滚?又哪能笑的出来?

    向田馨敬过酒,楚天齐直接到了周仝身侧:“周仝,我敬你。”

    听到这亲切的声音,周仝不禁心脏狂跳,其实刚才就一直跳个不停,一直在回忆着与师弟的过往。她红着脸,站起来:“应该是我敬你才对。”

    “不,我敬你。”

    “我敬你。”

    “那好吧,互敬。”

    “互敬互爱,举案齐眉,这词挺好呀。要是喝个交杯酒,就更好了。”肖婉婷忽然接了话。

    “你……”被好朋友戏弄,周仝脸颊更红,“就你事多,造谣八卦。”

    “不愧是刑警队长,眼光就是毒,一看一个准。”董梓萱适时插了一句。

    “你……”肖婉婷立即盯向董梓萱。

    董梓萱也不示弱,瞪向那个挑衅的人。

    “天齐,咱们喝,别管他们瞎起哄。”周仝轻声的说着。

    举杯碰过,相视一笑,楚、周二人干了杯中酒。

    收回目光,董梓萱对着楚天齐说:“楚天齐同学,能敬你一杯酒吗?”

    还没等楚天齐说话,肖婉婷却接了茬:“楚天齐同学,你这眼界太高了,看到年长者竟然给绕过了。”

    “你……”董梓萱盯向肖婉婷,眼中满是怒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