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四十五章 家居周边现可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虽说尽量保持低调,尽量心态平和,但毕竟是大好事,楚天齐内心激动也不能完全平复,工作起来更是激情十足。

    心情顺畅,时间便过得更快,几乎没觉着怎么过,可日子已经步入四月中旬。

    这天上午九点,两省三市成员齐聚沃原市政府第三会议室,围绕打通定风山项目召开会议。现场诸人都是项目组重要成员,光是厅级干部就坐了二十多位,主管副省长也专门派代表出席会议。

    会议由楚天齐主持。

    论职位,现场正厅就有七位;即使同为副厅,那十多位也比楚天齐资历老。不过楚天齐却是“总衔接”,虽然没有这么个官职,文件上也不是用这三字表述,但由他负责牵头却是事实。因此,他主持这种会议理所当然,而且也不是第一次主持,只不过今天规模更大,人员更多。

    说过简洁的客套语句后,楚天齐直奔主题:“各位委员会成员,从一月下旬开始到今天,除去春节假期,我们这个跨省市委员会真正运行仅两个月,但却取得了巨大的成绩。截止到现在,立项前期准备工作均已进行完毕,今天我们集中到一起,重点是讨论相关资料的对接。开始吧。”

    “大家好!我来说一下两省交通衔接事宜。在与晋北交通对接的过程中……”说话的是河西省交通厅长薛良。

    就这样,一个个厅级、副厅级陆续汇报,然后大家就一些事宜进行探讨。人们探讨的很仔细,也很认真,甚至不惜为了一个衔接点而争论。

    事实证明,这次对接非常有必要,也非常及时。在上、下午两次共六、七个小时的探讨中,统一了许多分歧,也验证出了一些谬误,并找到了解决谬误的方法和方式。

    会议最后,综合大多数意见,由楚天齐决定,再行勘误,争取月底前进行立项前最后一次对接。

    正式议程已经结束,做为东道主,韩鹏程说了话:“各位领导、各位朋友,为了打通定风山一事,各位不惜屈尊,来到我们这里。虽然沃原市地方不大,虽然经济还不够发达,但我们有足够的热情,也有足够的诚意,一定用最隆重的方式表示欢迎和感谢。今天中午,由于要争取时间,由于下午还有要事相商,整个午餐非常简单,各位领导更是没时间午休。

    现在好了,相关事项已经逐一解决或达成共识,晚饭既有了充裕时间,也有了美好心情。沃原市委、市政府已经摆好宴会,在沃原宾馆恭候各位大驾,市委吴书记也正在专程赶回的路上,马上就能赶到宴会现场。请大家稍事休息,六点三十分准时开宴,届时会有专人提前一刻钟引领大家赴宴。”

    正如韩鹏程所言,在开宴前五分钟,吴嘉霖赶到宴会现场,以市委名义和东道主身份主持了晚宴,整个晚宴也体现了高规格、高要求、高标准。更难得的是,宴会并不奢侈,但服务人员的绝对专业、东道主的足够热情,让整个晚宴完全配上了“三高”这个评价。

    现场这些人士,那绝对是“酒精考验人士”,个个都酒量不凡。当然这里的“酒精考验”没有贬义,完全是事实,国人餐饮文化也决定了这点。

    做为“总衔接”和东道主一分子,楚天齐自然成了人们敬酒的焦点,他也必须用敬酒表示足够的热情。在喝酒过程中,既不乏真心感谢之士,不缺掂量其酒量之人,也难免有人带着某种想法。

    无论是什么心思,无论是什么做派,楚天齐都以礼相待,热情有加,在喝酒上更没气馁。频频举杯,频频豪饮,楚天齐喝进去的酒最多,脸颊也难免微微泛红,但他仍是酒意最不明显之人,仍是最清醒的那一个。

    做为识多见广的厅级大员,做为政坛历练多载的成功人士,这些人自恃酒量都不白给,但人们都亲眼见识了楚天齐的海量,都不禁暗暗赞叹“后生可畏”。就冲这点,这个“总衔接”也当之无愧,虽然酒量不代表能力,但却又是能力的一种。

    宾主尽欢,在晚上十点多,整个晚宴才告结束,楚天齐也才回到别墅。这还是他接到了一个电话,找了个合理的理由先行退场,否则就得去参加接下来的“现场K歌大赛”了。

    楚天齐是由雷鹏送回的别墅,雷鹏专门在政府宾馆等着他,岳继先去处理其它事项了,电话就是岳继先拨打的。

    在楚天齐回到别墅的时候,岳继先也刚刚进屋。

    雷鹏单位临时有事,没有进屋坐坐,而是直接开车返回了。

    坐到沙发上,喝了几个浓茶,楚天齐直接问:“什么情况?”

    岳继先回答:“在省城你家别墅附近,发现有可疑人员出没。”

    楚天齐“哦”了一声,既代表着疑问,也多少有些惊讶。

    岳继先继续说:“可疑人员已经不是一天出现,在月初的时候就有了,最早出现的一次是四月四日。当时咱们的人发现以后,一时还不能完全确认其身份和目的,因为那三人是以环卫工人的身份出现的。不过事后经过一调查,发现了那三人的端倪,根本不是环卫人员一分子,但真实目的仍未可知。当时人们向我汇报后,我没有立即向您报告,而是嘱咐他们加紧跟进、调查。

    那几人也不是每天出现,到现在这一周时间里,共出现了三次,而且每次的人数和人员也不尽相同,伪装身份也不仅限于环卫工人。但他们的目的已经非常清楚,就是对别墅进行侦查,就是在监视别墅里的人,绝对不怀好意。为了不打草惊蛇,我让咱们的人继续紧紧盯着,暂时还没有惊动他们,同时也加大了对家人的保护力度。下一步我们怎么做?”

    楚天齐略一沉吟,说:“暂时还是不要打草惊蛇,必须弄清楚他们的真正意图,究竟是要对家人下手,还是有其它不可告人目的。也要弄清楚他们的身份,看看是什么人所为,幕后指使者是谁。”

    “是。”岳继先答过之后,又道,“如果要进一步弄清他们的身份,也许会有惊动到他们的可能。”

    “尽量别惊动吧,但身份和目的也要弄清楚。”楚天齐安排着。

    “好的。”岳继先应答之后,向手下电话交待去了。

    楚天齐回到楼上卧室,想了想,在手机上发出了一条短信。

    过了一会儿,手机响了。

    看了眼号码,楚天齐接通来电:“爸,说话方便吗?”

    手机里是楚玉良的声音:“方便。说吧,什么事?”

    “这几天咱家附近有什么异常吗?”楚天齐直接问。

    “本来不想打扰你,既然你已经知道,那我就说一下。在四号那天,有三个环卫工人出现在别墅附近,刚开始没太注意,他们也没露马脚。但是时间一长,我就在楼上发现,那几人打扫卫生的动作很生疏,眼神也是飘忽不定。尤其那三人脸上没有任何体力劳动者的疲惫,双眼倒是贼光四射,显然不是善类。也就是在那天,我接收到了咱们的人提醒,知道他们也发现了端倪。

    从那天算起,截止到现在,一共来过三拨人,共十人次。总的算下来,其实是六个人,有一个人每次都出现。尽管那家伙进行了化妆,但伎俩实在拙劣,我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事我没跟俊琦和你妈讲,但却没让他们独自出去,正好俊琦这些天在家里做课题,也没到党校,也省却了一些危险。

    从那天发现可疑人员开始,我就对房屋和周边特别留了意。这几个家伙除了在周边转悠以外,并没有放置危险品,也没有其它危险举动。但也绝不能掉以轻心,他们绝不可能仅是为了转而转。另外,在整个房屋四周区域,我也做了一些其它报警措施。”楚玉良证实了此事,也讲了一些发现和安排。

    “爸,你觉得这些人会是什么来头?”楚天齐又问。

    手机里静了一下,传来声音:“具体什么来头,是什么人派的,这还有待进一步侦察。从他们出现的时机来看,我分析可能和你获得省级备选有关,这时间点不会是巧合,我觉得你应该多从这方面进行考虑。”

    对于老爸的分析,楚天齐深以为然,其实他也首先想到了这点,也觉得这种可能性非常大。他点点头,说:“爸,我会尽快揪出幕后黑手,您那里多照看着家里。”

    对方轻声一笑:“放心,这些小儿科还入不了我的法眼。当然了,我也绝不会掉以轻心。倒是你要多加注意,尤其要注意其它的反常,这肯定不是孤立的事项。”

    结束了和父亲的通话,楚天齐靠在床上,思索起来:这人到底是谁,究竟要干什么,还会有什么相关举动?自己要从哪些方面进行防范呢?

    很快,楚天齐脑中现出几套防范措施,然后又对这些措施进行重组起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