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二十四章 好一个自投罗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黑,伸手不见五指。

    潮,潮的身上发*痒。

    冷,冷的直打哆嗦。

    吴恩义跟头、马趴跑过几步后,回头看看,什么也看不到,仅能听到微弱的人声。听得出,那样家伙在找自己,在奇怪自己是不是“飞”了。

    他娘的,想破你们的狗头,也想不到老子在这吧。吴恩义暗骂一声,心中无比的自得。

    心情略一放松,吴恩义才又觉出身上冷嗖嗖的,不由得激灵灵打个冷颤。

    下意识的摸了摸湿漉漉的衣服,又抹了两下头脸上的水珠,吴恩义一狠心,继续向着前方走去。

    “哗啦”,

    “扑通”,

    “哎哟”,

    四周漆黑一片,加之脚上有水,一块石片滑倒了吴恩义,尽管极力控制声音,但还是慌乱间发出了声响。

    这已不是第一次被绊,之前已经绊、磕了好几次,想来接下来也难以避免。

    脚上又是一阵尖辣辣的疼,疼得吴恩义吸了口凉气。

    不行,不能再这么下去,否则双脚就没法跑动了,也影响前行速度。

    四周看了看,没有一点光亮,吴恩义坐下来,拉开裤子口袋上拉链。从口袋取出一个塑料袋,悉悉索索解开,从里面拿出一支小手电筒来。

    再次四外看看,吴恩义推动手电开关,一束光亮射*到地上。

    看着地上那昏黄的光束,摸了摸手电筒上缠着的布块,吴恩义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滋”,再次吸了口凉气,吴恩义照向左脚踝骨处。

    踝骨处的袜子破了,轻轻褪*下袜腰,便露出红丝丝的一片。虽然伤处没有淌血,但已经有一片血印,想是刚才摔倒时磕的,也磕倒了踝骨。

    何止脚上,其实双掌掌托也火辣辣的,但此时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一咬牙,吴恩义站起来,用手电照着地面,向前走去。

    虽然灯光昏黄,但照亮脚下不成问题,吴恩义避开了脚下碎石,也躲开了石壁上忽然探出的石头尖子。这样既安全了好多,速度也快了好多。此时他也不禁奇怪:以前的时候,怎么就没发现这么多障碍?还是……

    “啊”,一分神之间,只顾看着脚下,差点撞到侧旁伸出的石头棱子上。

    照到那个尖利的“石锥”,吴恩义倒吸了口凉气,后脊背也起了凉意:这要是撞上,那就是太阳穴,怕是自己这条小命都要交待。

    还好老子早有准备。庆幸之后,吴恩义继续走去。这次不但要照脚下,还要照两侧和头顶,由于手电光亮被包裹着,照出的范围极其有限,他的速度也慢了不少。尽管如此,还要比摸黑好走的多。

    先前听到的微弱人声彻底没了动静,想是外面那些家伙正如没头苍蝇乱转吧。吴恩义不由得嘴角浮上一抹笑意。

    相比起先前的慢上坡,现在开始慢慢往下走了。这样看来,已经走出了一半的路途。想至此,吴恩义不由得心中激动,也顿觉信心倍增,走起路来也更精神。

    那是什么?光亮所照之处,有两个晶亮的东西,这东西还会去。

    “滋溜”,那个东西猛的冲了过来。

    “啊?”吴恩义下意识的一躲,不曾想可能是碰上了那东西。

    “吱……”,那个东西发出了叫声。

    下意识回身,拿手里照去。

    身后不远处,一个尖嘴猴腮,长着稀疏胡子的东西正瞪着双眼,还龇着牙。

    这耗子也太大了,怕是该成精了吧。

    大耗子根本就不动,而是呲着牙,晃着头,好似示威一样。可能这里一直是它的领地,它在驱赶这个不明外来生物吧。

    吴恩义冲着它晃了晃手电,意图吓走大耗子,可它不但没有走的意思,反而头也随着手电光亮移动而转动。

    不走就不走吧,吴恩义回转身,向前走去。

    “沙沙”,身后却转来动静。

    再次回头看去,那只耗子竟然在身后跟着,而且与自己距离也缩短好多。

    “噔噔”,吴恩义跺了两脚。

    大耗子向后退了两步。

    正要继续再跺时,吴恩义意识到不妥,便哈下腰去,捡起一块石头,投了过去。

    “啪嗒”,

    “吱……”,

    大耗子跑了。

    长嘘了口气,吴恩义再次转回身,向前走去,脑中却现出耗子离去时的狠厉目光,也跳出了那个想法:太大了,都该成精了。

    忽然,吴恩义就是一激灵,手电光亮的前方,站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高低和自己差不多,胖瘦也和自己一样。

    不会是耗子真成精了吧?心中“突突”跳了几下,吴恩义强自镇静:哪有什么精怪?

    那就是人?怎么会有人呢?吴恩义心中一紧,嗓子眼不由得发干。

    探着脖子望了望,那个黑影并不动弹,吴恩义心中一盘算,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前行,不能原路返回,否则势必自投罗网。

    边走边用手电光亮晃着,离着那个黑影越来越近,吴恩义这才看清,哪是什么人,就是一根石柱而已。只不过这根石柱没有贴着石壁,与石壁有些缝隙,就好似一个人站在那里一样。

    此时吴恩义也想起来,以前这里就有,自己还从那个缝隙挤过去,只是那时根本就没特别在意,更没想到“人”。

    脑子里又搜索了一番,好像前方再没有“人”的记忆,吴恩义又向前走去。

    被“耗子精”和“人”这么一吓,吴恩义前行的脚步也更谨慎,速度自然也慢了下来。这样倒也好,在又遇到两只大耗子的时候,他从容了许多,也没被自己吓一跳。

    地势越来越低,这就意味着离出口越来越近了,吴恩义不由得兴奋,也不禁有些紧张。

    绕过两个弯道,前方忽然现出微弱光亮。

    吴恩义赶忙向后一闪身,关掉了手电,偷偷张望。

    准确的说,前面不是光亮,而只是一抹天色。虽然外面也是黑天,但相比起黑魆魆的山洞,明显要亮上一些。

    马上就到洞口了,吴恩义嗓子更为发紧,兴奋更甚,也更紧张。

    稳了稳心神,直起腰来,吴恩义慢慢向前走去。

    “沙沙”,

    什么声音?

    吴恩义心中又是一紧,收住步子,侧耳听去。

    哦,原来是风声,风吹荒草的声音。

    听了听,确认就是风声,吴恩义才继续走去,脚步也更谨慎。

    外面的亮光越来越近,借着光亮,可以看到摇曳的荒草了。也能更清晰的听到“沙沙”的风吹荒草声,甚至脸颊已能感受到山风。

    “咚咚”,

    什么声音?莫非有人追来了?

    吴恩义侧耳倾听,又什么也听不到了。

    不对,能听到。能听到心脏跳动的声响。

    冷静,心中一遍遍的数着这两个字,吴恩义又移动了步子。

    山风吹在脸上,脸颊凉嗖嗖的。

    山风吹在身上,身上顿时起了鸡皮疙瘩,牙齿又不由得打颤。

    “咚咚”,

    心跳声这么大?莫非真有人追来了?

    想至此,吴恩义加快了步子。

    天空亮色越来越大,风声也越来越大,吴恩义冷的直打冷颤。

    终于,吴恩义来在洞口,站在洞口前。洞外蒿草到了腰部以上,有的梢部已经齐胸了,天空显得小了好多。

    这草太深了,根本也看不到下面呀。吴恩义向下望去,盘算着从哪下去。

    “咚咚”,

    “肯定在前面。”

    “绝对是从这个洞跑了。”

    脚步声、说话声传来。

    不好,有人追来了。

    来不及细想,吴恩义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扑通”一声,整个人跌坐在那里。

    顾不得身上生疼,吴恩义伸手去撑地面,想要站起来。

    “这可真是自投罗网呀。”

    话声一起,吴恩义只觉得身子一忽悠。

    “怎么回……”话到半截,吴恩义已经看到,四周站着好几个身影,自己双手根本没撑到地上,整个身子也悬在空中。

    “妈的,算计老子。”吴恩义骂着,就要挣扎起来。

    “小子,还不老实。”随着话音,整个网子晃动。

    此时吴恩义别说撑着站起来,就是想稳稳的躺着都不容易。

    四周的人们一边晃动绳网,还一边对着话:

    “这挺像老家做豆腐过渣。”

    “我看倒像筛筛子。”

    “哪是呀?分明是河里澄沙子。”

    让人这么一晃,吴恩义顿觉犹如河上浮萍,根本就没有着落,也不知会漂到何方。只觉得心中翻江倒海,难受的厉害。

    “行了,别晃了,再晃就晃出黄子了。”有人发了话。

    绳网停止晃动,一束强光照到网上。

    吴恩义下意识的一挡脸。

    绳网迅速下沉,放到地上。

    紧跟着,“咔”、“咔”两声,一副锃亮手铐铐住了吴恩义。

    暗道一声“完了”,吴恩义不再挣扎,老老实实的躺在那里。

    “想耍死狗。”随着话音,两只大手抓住吴恩义,把他扯出绳网,让他站到地上。

    吴恩义转头看去,他看到,众人围绕中,站着一个高挑的身影。

    “你就是姓楚的?”吴恩义盯着那个高挑的身影。

    高挑身影没有回话,而是厉声喝道:“带走。”

    “姓楚的,你太阴险了。”吴恩义嚷着,极不情愿的被推搡而去。

    “好一个自投罗网呀,哈哈哈……”高挑身影朗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现场顿时笑声一片。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