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九十六章 不要让我为难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二天,带着周仝,去家里看过“葫芦娃”,吃过午饭。又和再次无缘相见的云翔宇、于涛通过电话,楚天齐下午就赶回了沃原市。

    楚天齐之所以急着返回市里,主要是因为董梓萱的一席话。

    董梓萱在茶室对他讲,乔阳这个人阴险毒辣,为达目的不折手段。

    这次乔阳到省城,不管是听谁所说聚会消息,但肯定是奔着自己到的。而自己再一次无情的削了对方面子,以乔阳的性格,以乔阳现在所面临的形势,势必要记恨自己。而且乔阳为了自保,也肯定要尽快找到主子,而新主子很可能也是自己的对手,否则未必会接收他。

    针对乔阳的这种情况,自己必须要尽快做出安排部署,既要防着那家伙为虎作伥,防着他做某个仇人的马前卒,为自己添乱。也要防着那家伙全身而退。做了那么多恶,哪能想逃就逃呢?

    在“静怡”茶室,董梓萱还告诉楚天齐,黄有才手下拆迁骨干都是张鹏飞的人,拆迁黑下的钱款也大都归了张鹏飞。这个消息还是第一次听说,之前就没往这方面考虑,只是关注着拆迁整顿。

    一旦有张鹏飞参与,事情就复杂了。

    张鹏飞会把这事与私人恩怨联系起来,把自己对此事的打击看做公报私仇,自然也就把仇恨扣到了自己头上。

    面对这种情况,自己必须要防着,防着张鹏飞从其它方面出手。虽然张鹏飞现在好比一条死蛇,但死而不僵,毒液还在,随时都有可能吐毒。而且对方多次吃亏,出手肯定更稳,也更恨,必须要加一定小心。

    即使退一步讲,张鹏飞不把公私混为一谈,自己也绝不能手软。张鹏飞这个人,那是贪得无厌的很,肯定不甘心退出沃原市这个市场,肯定还想浑水摸鱼。对于这样的人,就是一个办法,狠狠的打,决不让其站住脚跟,一定要把这小子赶出沃原市场。相比起定野市的水泥供应,张鹏飞在沃原市干的营生,可是合法外衣掩盖下的非法勾当。

    回到市里的当晚,楚天齐就和岳继先、雷鹏讨论了这些事,也做出了几项部署。

    次日又找相关部门,从正常工作角度,也做了安排与跟催。

    十多天过去,楚天齐又找来了麦小雨,跟进棚户区拆迁工作。

    相比起五月份的时候,麦上雨稳重了好多。她已经看出来,这个姓楚的家伙就是生瓜蛋子,自己这点姿色不顶用,只会适得其反。而且她也得到了授意,要自己好好“配合”楚市长。说实在的,尽管现在有了些依仗,但麦小雨从心里怵楚天齐,不敢轻易捅马蜂窝。

    在秘书通报后,麦小雨进了屋子,先是向楚天齐问好,然后站在桌前,等着吩咐。

    楚天齐面色阴沉:“麦局长,棚户区搬迁工作进展如何?”

    麦小雨马上汇报起来:“自从上次……”

    不等对方说完,楚天齐摆了摆手:“麦局长,不好意思,我先不听县里的,这些内容县长们都汇报过了,你就重点说市里的项目。”

    “是。”应答之后,麦小雨讲说起来,“原南棚户区拆迁工作已经全部进行完毕,正在……”

    这次楚天齐没有打断,在对方停下话头后,才说:“麦局长,我发现你汇报的有些内容与事实不符,不知是你没有发现,还是故意为之呢?”

    “市长,我,就是据实相报呀,掌握什么就汇报什么。”停了一下,麦小雨又补充着,“我回去后马上再挨个核实一下,看看有那些方面有水分,一定把水分挤出来。”

    楚天齐“哦”了一声,然后笑了:“麦局长,你这一核实又该十天半个月了吧,到那时恐怕原北棚户区都拆差不多了。这样,我告诉你,现在有准确消息,原北棚户区拆迁队伍里,有黄有才余孽。许多黄有才手下骨干分子仍然留在拆迁队伍中,这些人还在不时动着歪心眼,你难道不知道?七月初的时候,我可是专门提醒过你的。”

    “什么?黄有才余孽还在?”麦小雨显得很惊讶,然后又接着解释,“当初您提醒我的时候,我以为就是加强对整个拆迁工作统筹考虑,具体拆迁细节考虑的不多。你说的情况,我是第一次听说。真的吗?”

    “人们都说,你和黄有才关系不错,有的说的更近乎。以前的时候,我还不信,觉得人们就是道听途说,牵强附会。后来你还用检举方式,为这种传言做了澄清注解,我也认为你们没什么。可是要从这件事来看,似乎……”稍一停顿,楚天齐又说,“现在好多人都拿这事举报,要求市里严查,尤其要求严查你俩的关系,查你为他做了什么。我正想着是直接调查,还是先让你自查自究呢?你已经背了两次处分,若是再有一个处分,我想谁也不敢让你当局里一把手了。想来想去,还是给你一些时间,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麦小雨额头出现了汗粒,他知道对方是在吓唬自己,却又不完全是吓唬。如果他真拿这说事,真把证据都摆到桌上的话,那自己绝对在劫难逃。关键自己上次就是侥幸逃去一死,要是这次再和贪腐黑恶分子黄有才扯上,谁也救不了自己。手大捂不过天呀。何况姓楚的要再盯着,自己绝对没好。

    脑中迅速转过几个念头,麦小雨赶忙表态:“市长,您放心,我回去以后马上严查,一旦真有黄有才余孽混迹其中,一定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机会难得,麦局长可不要浪费了。”说着话,楚天齐伸出三个手指来,“今天是十七号,给你三天时间,务必在二十号下午下班前,拿出结果来。”

    “三天?这时间恐怕……这事不止我们市局能完成,还需要公安局、政府配合,这可没那么简单呀。”麦小雨很为难。

    楚天齐沉声道:“就三天,没商量,时间再长的话,黄瓜菜都凉了。我不问过程,只要结果,你去吧。”

    “诶。”麦小雨答应一声,心事重重的离开了。

    看着那个离去的背景,楚天齐暗“哼”了一声:最好少耍花样。

    “叮呤呤”,桌上电话响了。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拿起电话听筒。

    手机里立即传来压低的声音:“市长,说话方便吗?”

    “方便,你说。”楚天齐道。

    对方声音依旧很低:“市长,市局……”

    “都说我一个人了,你还瞎称呼个屁。”楚天齐打断对方。

    “嘿嘿,习惯了。”嘻笑之后,对方接着说,“没发现那小子明显异动,但我已经通过其它渠道,获知这小子正在毁坏一些证据,甚至订立攻守同盟。我们现在要不要先控制他,以防证据不全,也防着他逃跑?”

    略一沉吟,楚天齐又道:“暂时不要动他,现在他警觉的很,就好比惊弓之鸟。再说了,他又是你们系统内的,也干了二十来年,反侦查能力肯定不弱。什么时候等他真正动起来,来个人赃俱获,最好。”

    “也好,那咱们就和他玩一出猫戏老鼠,看他什么时候抢着被抓。不过话又说回来,你这个党校同学确实挺鬼的,我们还真得多加小心呢。”说到这里,对方又问,“市长,还有什么指示?”

    楚天齐“嗤笑”一声:“你小子,现在总这么油嘴滑舌的。今儿晚上,没有特殊情况的话,再到我那喝几杯,边喝边聊。”

    ……

    急匆匆回到办公室,一进屋子,麦小雨就长嘘短叹个不停。

    她看出来了,楚天齐动了真气,现在只不过尽量压着,要是把那家伙惹毛了,绝没自己好果子吃。

    怎么办?

    那能怎么办?一切照办呗。

    可另一个家伙也不好对付呀,即使是个过气官二代,可毕竟也是,何况人家还有那么多的产业呢。

    不好对付也得对付,瘟神可是在那拿枪逼着自己呀。

    脑中斟酌了一下用词,麦小雨走进里屋,拿起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麦局,有何指示?”手机里声音阴阳怪气的。

    “张总,姐求你了,救救我吧。”麦小雨语气很是可怜。

    “救救你,怎么啦?大白天的,你不是想那事了吧,再说了,我只待见小的。”对方语气满是讥诮。

    被人这么一说,麦小雨既恨得牙根痒,却也很是无奈。

    麦小雨叹了口气,期期艾艾的说:“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你得把那些人弄走,要不人家就要下手了,连我一块收拾。”

    “凭什么?我们的人可是正儿八经工人,让我往哪弄?他收拾你?这你还怕?你直接躺到他的床上,看他怎么办,你可是‘一剪梅’呀,还怕他?”对方并不买帐,还语带轻佻。

    “张总,不要把人逼急了,兔子急了可咬人呢。现在他是急了,我也急的火上房,请你不要让我为难。”麦小雨的话软中带硬。

    手机里静了下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