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一十二章 他怎么进来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退出副省长办公室,楚天齐拉上屋门,又向后退了一步。

    “看着点儿。”王遨宇急忙向旁侧一闪,抽走了差点被踩到的右脚,低声厉斥道。

    楚天齐一回头:“呀,后边还有人呢,没看见。”

    “你长的……”本来想要骂出“你长的眼干什么”,忽又觉得不妥,王遨宇赶忙收住,但还是“哼”了一声。

    一抹笑容掠过楚天齐脸颊,上面分明写着三个字:恶作剧。

    的确是恶作剧。外面站个大活人,又有清晰的脚步声,楚天齐岂能看不到?他就是要来一次“恶人自需恶法磨”。

    楚天齐笑容还在,却已迈步走去。

    王遨宇楞了一下,咬了咬牙,还是快步赶上。

    昂首挺胸、四平八稳,楚天齐走到电梯旁,站在那里,但却不去按梯。

    看到傻大个那个趾高气扬的架势,王遨宇恨不得上前给对方两脚,但也只能是想想。

    早走早投生。心中暗骂着恶毒语句,王遨宇按下叫梯键。

    “叮咚”,电梯停下,轿厢门打开,里面空无一人。

    楚天齐当仁不让,走了进去。

    “你不上来吧?”楚天齐说着,伸手去摁数字按键,嘴角掠过一抹笑意。

    看到对方神情,王遨宇心中一动,闪身进了轿厢。

    轿厢门关闭,电梯下行而去。

    时间不长,再次“叮咚”一响。

    楚天齐率先出了轿厢。

    王遨宇随即跟了出去。

    楚天齐面带淡淡笑意,腿长步大,气宇轩昂走在前面,派头十足,还不时冲着安保人员微微点头。王遨宇不苟言笑,个矮腿短,步履匆匆,后面紧跟。这就有意思了,俨然一副上级与下属出行的架势。

    安保小熊也一改上午的不友好,不但笑容满面点头示好,而且哈腰鞠躬极尽谄媚,脸上却也带着尴尬与怯懦。尤其看到王处长都对楚天齐亦步亦趋,小熊的腰身都快弯成九十度了。

    步出大厅,楚天齐转头望去,脸上极尽傲慢:“回吧,不必送了,我自己下去。”

    王遨宇没有言声,也没有回去,双眼在停车场搜寻着。

    “非要送,我也没办法。”楚天齐说着,拾级而下。

    这次楚天齐却不快走了,那是走的四平八稳,而且还偶尔横向走几步。

    无论对方向前或是向左向右,王遨宇也都跟着变向,标准的亦步亦趋。

    这一切都落入了大厅安保人员与大院门卫眼中,这几人既庆幸,也后怕,更鄙夷平时不可一世的王遨宇。

    走着走着,楚天齐不走了,拿出手机,在屏幕上点了几下,才收了起来。

    王遨宇站在身侧,伸长了脖子,想要一探究竟。怎耐他个子矮小,而对方又刻意抬着胳膊,再因角度、光线干扰,他是什么也看不到。

    楚天齐继续前行而去,神情平静恬淡

    王遨宇后面紧紧相随,眼神流转。

    一辆黑车越野车驶来,径直停到台阶下面。

    刚才只顾盯着停车场,根本没看其它方向,只到越野车停下,王遨宇才注意到。一楞之间,他仔细看去,车牌照依稀正是那个沃原市号码。

    为了一看究竟,王遨宇加快步子,几步冲下了台阶。由于步子过急,下最后台阶时,还差点摔倒,饶是堪堪收住脚步,却也踉跄了几下。

    王遨宇顾不得这些,而是目光死死盯着车头,没错,就是那个车牌号码。但他还是不死心,直勾勾的迎着汽车走去。

    “嘀嘀”,汽车忽然鸣响。

    注意力太集中,王遨宇被这一响之间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向后一仰身,收住了步子。

    楚天齐此时也已下了台阶,他冲着王遨宇摆了摆手:“小王,不错,表现不错,回吧。”

    王遨宇肺都气炸了:小王是你叫的?妈的,王八蛋。这只能是王遨宇心中想法,却不敢骂出来,生怕招来无妄之灾。

    拉开车门,楚天齐抬腿上了汽车。

    “嘀嘀”,汽车再次鸣响之后,划了个弧度,从王遨宇身侧掠过。

    虽说地面比较清洁,但车轮还是带起了灰尘。

    灰尘扬到王遨宇身上,冲进他的鼻孔,激得他连打了几个喷嚏。不只是灰尘,还有那不太浓烈的尾气,又呛得他一阵咳嗽。

    陆振山站在办公室窗前,看到了刚才的一切。他轻轻的感叹道:“做人不能太肤浅。”

    究竟是说趾高气扬的瘦高挑,还是专指满脸晦气的矮个子,亦或是感慨自己,恐怕只有陆振山自己清楚了,或者他也说不清。

    ……

    戏弄了王遨宇一通,几次被无视的不快一扫而光。当然楚天齐也不仅专为戏弄,而是还有其它目的,他要让王遨宇之流明白,他楚某人不是软柿子,这只不过是略施惩戒而已。至于王遨宇的愤怒与可能的报复,楚天齐直接无视了。他明白,即使没有这一折,王遨宇也会针对自己的,其人是受哪个主子指使,还有待调查。

    汽车出了省政府大院,楚天齐示意汽车停在路边,然后取出手机,拨打了韩鹏程电话。

    不多时,手机里传出韩鹏程声音:“天齐市长,什么情况?”

    “刚刚见到了陆省长,我向他汇报了……”楚天齐简单讲述了面见陆振山过程,当然略掉了戏弄王遨宇的细节,也没讲进院和上楼的“有趣”事项。

    “是吗?还是天齐同志能力强,这么快就见了陆省长,我那个老同学要甘拜下风喽!”韩鹏程显得很高兴。

    楚天齐却没敢托大,马上说:“这事全靠薛厅长之前的联系,还有近期及时通报信息,否则我也未必赶上陆省长就在单位。”

    “听陆省长的意思,他是不打算再找上级,是想让我们自己找了。你那里有门路吗?”韩鹏程换了话题。

    “陆省长应该是这个意思,只是说的婉转一些,也互相不伤面子罢了。”停了一下,楚天齐又说,“我试一试,行不行就不知道了。”

    “那你就试一试,事情进行到这一步,也没有别的法子可想。对于省政府一、二把手,我还真说不上话,就拜托你了,否则咱们这事怕是真就得停。”韩鹏程的话不无道理,却也施了压力。

    楚天齐道:“行,那我试试。”

    结束与韩鹏程通话,楚天齐又拨打了外省一个号码。

    回铃音响了两声,然后传出标准女声:“您所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楚天齐没再继续拨打,而是放下手机,就那样静静的等着。

    “叮咚”,两声短促铃音响起。

    楚天齐拿起手机,点开屏幕,一条短信跳了出来:正开会,发短信。

    略一思考,楚天齐在上面输起了文字:爸,您和省里的常务副省长熟吗?

    直接说事。四个文字又回了过来。

    ……

    王遨宇楞了好大一通,才返回办公楼。

    “王处长。”安保小熊适时迎上前来。

    盯着那张雀斑脸,王遨宇真想给对方来个满脸开花,但他忍了又忍,用眼神“杀”了对方几次,“哼”了一声,汽咻咻的进了楼梯。

    眨巴眨巴双眼,安保小熊脸上写满疑惑,转头问女同事:“怎么回事?”

    女安保“噗嗤”一乐:“这叫热什么贴上了冷什么。”

    小熊“哼”了一声,冲着女同事挥了挥拳头。

    “咯咯咯……”女同事笑的更厉害了。分明笑声中带着讥讽,不知是在讥讽眼前的人,还是在讥讽另一名男子。

    王遨宇可没心情理会大厅二人,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一个问题:他是怎么进来的?

    “叮咚”,电梯停下,轿厢缓缓开启。

    不等轿厢完全大开,王遨宇便一个箭步冲了出去,急匆匆回了自己屋子。

    来不及坐下,王遨宇马上拿起电话,拨打起来。

    “王处长,您有……”听筒里是一个恭顺的声音。

    王遨宇厉声打断:“为什么放他进来?”

    “放谁?”对方问道。

    “装什么糊涂?我专门跟你说的,让你跟那几个人也讲,你他娘是怎么传达的?”王遨宇直接带出了脏话。

    对方马上解释:“王处长,你听我说。现在就是我的班,的确没看到你说的那辆车,要是看见的话,我死活把他拦住,早就打电话向你汇报了。”

    “放你*娘的臭狗屁。明明那辆车进了院,刚才我亲眼看着汽车出去,你就没看见?老子看你是不想干了,干脆回你*妈肚里回回炉。”王遨宇骂的更难听。

    电话里“哦”了一声:“你是说那辆?我只看到你把那人送下楼,又送上车,没太注意那辆车。汽车车牌闪了一下,确实有些眼熟。我看看刚出去的录像啊……”对方停了下来。

    王遨宇“呼呼”喘着粗气,依旧抓着听筒。

    “呀”,听筒里发出一声惊呼:“怎么回事?真是那个车牌号,什么时候进去的?不对呀,我一直两眼盯着……”

    “你他娘长的还叫眼?分明就是黑窟窿,妈了个*的,睁眼瞎。”王遨宇已经句句带脏字了。

    “王处长,真的,真的一直看着,我再看看进来的录像,请你相信我,一定相信我。”电话里的声音期期艾艾的,还带着点击鼠标的声响。

    “给老子查,他到底怎么进来的?”王遨宇咬牙切齿的骂着。

    不多时,听筒里再次发出惊呼:“啊,不会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