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六十二章 坐在了火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假期时光总是匆匆如水,人们还没觉得怎么过,三天休假便已结束,只得带着不甘回到工作岗位。

    在上班的第一天,下午三*点钟,沃原市政府便召开了常务办公会议。除了副市长方永海以外,其他副市长、党组成员、市长助理全部到场,夏雪也在场做记录。

    用了一个多小时,会议既定程序进行完毕,市长韩鹏程做起了相关总结。

    其他人等看似认真听讲,还不时在笔记本上记个一、两下,但大都在等着“散会”二字。

    做过总结后,韩鹏程并没如人们所愿宣布散会,而是提出了新的话题:“同志们,大家应该都知道,最近方永海副市长身体不太好,经常病休,这次又请假去外地检查。可是城建工作却到了全面铺开的季节,几个重点项目更是处在非常关键的时刻,没有主管市领导坐镇,绝对不行。也正因此,方副市长在请假离开前,特别向市政府请求,一定要请合适的市领导把这项工作抓起来。我觉得方副市长态度非常真挚,而且客观事实也非常迫切,确实需要这么做,就接受了他的请求。大家看看,谁适合这项工作?可以自荐,也可以互相推荐。”

    其实现场人们大都意识到了这个事,但却没有过多去想,也没想到市长会这个时候提出来。现在市长竟然让自荐或互相推荐,人们怎会开口?若是推荐自己的话,那是没事找事,不但可能会得罪方永海,更可能会惹来不必要麻烦,做好本职分管工作才是正理。自己都不愿意干,要是再推荐别人,显然更是招骂。

    看到人们不说话,韩鹏程又催促起来:“怎么,都这么谦虚,又都这么不关心市政府工作?”

    还是没人说话。

    人们之所以不响应,固然与那些担忧不无关系,其实更关键的是,人们都知道这只是临时接马腿,是为别人做贡献。如果是直接分管的话,那就会是另一种情形,就会以各种方式去尽力竞争了。一旦分管的话,就绝对不是麻烦,而是实实在在的权利,更是好多人意向中的肥差。

    “都不说话是吧?那我点名了。这样,女士优先。”韩鹏程说着,伸手示意了一下。

    他娘的,这事想起老娘了,为啥不让助理们先说?尽管心中很是不满,但徐敏霞还是回应了市长的话:“市长,反正我不合适,也没想过其他同志是否合适的事。”

    韩鹏程“哦”了一声:“那就下一位。”

    排名最末的人看了看,说出看法:“我不合适,别人不清楚。”

    接下来,人们挨个表态,但中心意思完全一样,首先都坦诚自己不合适,也推荐不出其他人。

    韩鹏程“嗤笑”了一声:“我还以为是香饽饽呢,结果没人理睬。不知道要是直接找分管领导的话,是否还这么谦虚。”

    人们自是听出了市长的讥讽,但没任何人较真,都在心中暗笑着:激将也没用,除非真的直接划归分管。

    “既然你们都不说,那我提议吧。我觉得楚副市长很适合,大家觉得呢?”韩鹏程讲出了心中本意。

    人们都是一楞:楚天齐?

    这倒不是人们在疑惑韩鹏程提议本身,而是产生了某些联想。人们都看得出来,方永海看病是假,分明在闹情绪,分明是前阶段的事情刺激到了他,而给他刺激的正是楚天齐。那么现在市长却提出楚天齐来,这是要趁机收割老方权利,还是老方耍赖布雷呢?或是几者皆有?

    韩鹏程追问起来:“怎么回事?自荐不自荐,推荐也不推荐,现在我提出人选,又不回应,这是要干什么?都表态。”

    看到市长严肃的神情,又见楚天齐也没提异议,人们意识到,这肯定已经交流过了,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于是纷纷出了声:

    “同意。”

    “赞成。”

    “楚市长年轻有为。”

    “楚市长精力充沛。”

    “非他莫属。”

    “他最合适。”

    韩鹏程又说了话:“乱乱哄哄的也听不清,这样吧,举手表决,同意楚天齐同志抓城建的请举手。”

    “刷”,齐刷刷的,没有任何犹豫,没有任何迟疑,人们纷纷举起了右手。

    “好,全部通过。放下吧。”确认过表决结果后,韩鹏程脸色板了起来。

    其实韩鹏程所说的“全部”并不准确,楚天齐本人就没举手,当然这可以用“回避政策”予以绕过,而且楚天齐确实也没出声反对,也可以理解为默认。

    目光缓缓的扫过众人,韩鹏程沉声道:“大家都看出来了,现在担起这份工作,显然就是多了一份负担,这也是各位坚决不受的主要原因。我们现在把这压给楚天齐同志,就是给他肩上加了一副重担,他事实是替政府分了大忧。那么我要强调的是,接下来的日子里,其他人必须全力支持他,绝对不允许推诿扯皮,更不能拆台、使绊子。如果哪个人做出不当举动,可别怪我不客气。”

    人们听出来了,韩鹏程这是在为楚天齐撑腰呢,不过却没人忌妒,更多的是揶揄:谁让楚天齐接了个烫手山芋呢?反正只要不是让自己接马腿就行。

    于是人们纷纷表示“不会拆台”、“一定支持”。

    韩鹏程神色转缓,脸上出现笑容:“天齐市长,你说几句。”

    楚天齐点点头,说了声“好的”,随即露出一个无奈微笑:“方副市长病休检查身体,全市城建工作成了这样的情况,我很替政府着急,为政府分忧责无旁贷。但说实话,我是真不想接这份工作,这不是我拈轻怕重,而是我忙不过来。可既然市长这么器重,大家又这么赞同,那我就临时接过来。待到方副市长身体复原,能够正常履职的时候,我再把这份工作交回去。虽说是临时接管,但既然接了过来,我就会认真履职,就会……”

    虽然楚天齐讲的语句铿锵,态度坚决,但人们的思维并不在这上面,而是在想着其它的事情,想着此事背后存在的东西。这其中,徐敏霞的思想要复杂的多。

    从楚天齐到任沃原市,分管重要项目后,徐敏霞就有着深深的担心。尤其自从重点项目核实工作开始,她的这种担心更甚,觉得楚天齐会借此收拾自己。

    可是在忐忑的等待中,等来的却是建设局被收拾,也就是间接的打了方永海的脸,而自己的分管内容却没挨整。这固然有杨崇举主动投诚的原因,但刀子没砍到自己,还是让徐敏霞庆幸,却又很是不解。

    到底是为什么呢?

    经过一番思考,徐敏霞似乎找到了原因:楚天齐这是声东击西,虚虚实实,打击方永海是为了麻痹自己,最终会对自己下手。其实楚天齐已经对自己出手了,用杨崇举架空自己,就是明证。

    那么楚天齐接下来会从哪里下手呢?

    这段时间内,徐敏霞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也给出了好几个解释,可最终又不能完全确认。

    只是今天韩鹏程来了这么一出,却很出徐敏霞的意料。对于楚天齐拿建设局开刀一事,人们已经议论纷纷,说他在打击方永海。结果他现在又接了这项工作,那么这意图也太明显了。

    他就这么狂?就这么不加掩饰?就不想想舆论?还是自己的分析出了偏差呢?徐敏霞又糊涂了,也更疑惑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

    ……

    在上午十一点半的时候,政府常务办公会结束,楚天齐返回自己房间。

    刚到“7002”门口,就听见里面传出“叮呤呤”的声响。

    推门进屋,到了桌后,楚天齐看向话机。

    注意到上面来电显示,楚天齐笑着摇摇头,坐到椅子上,拿起了电话听筒:“刘书记,您好!”

    听筒里传来男声:“天齐市长,工作很忙呀,打了好几通才打通。”

    “九点就开会,刚刚结束。”楚天齐给出解释。

    “我估计就是这样,才没打你的手机。”说到这里,电话里话题一转,“秦市长又催了,节前就催,可我没好意思麻烦你。这不,今天一上班,他就找了我,专门说了这事。天齐市长,还请你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启动一下定风山修路一事,老哥就拜托你了。”

    “刘书记,真不好意思,近期这事怕是动不了。”表达过歉意后,楚天齐讲说起了缘由,“主管城建工作的方副市长近期身体不好,四月份大多数时间都病休,总共上了不到一周的班。现在又去省城做检查,可能还要去首都,估计最少也得两三周,之后还不知能不能正常到岗。可城建工作又正是全面开展的时候,于是在刚刚的常务办公会上,韩市长决定让我临时接管,其他成员也表示赞同。现在要忙这个事情,韩市长也同意把修那条路的事向后推推。”

    “哦,是这样啊。”对方的语气满是失望,却又接着嘱咐道,“天齐市长,从沃原市近期的事项来看,这是把你放在火上呀。”

    楚天齐无奈的一笑:“刘书记,还是您理解我,可我也别无选择,只得往上坐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