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二十九章 不可胡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惦记着老爷子,也惦记着首都家里的事,楚天齐踏上了回燕之路。

    进入*市界的时候,手机响了。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

    手机里传来雷鹏的声音:“对‘苗子’的审问又进行了好几次,再没有新的发现。另外,也没有发现‘镐头’的踪影,估计不会短期找到。依据‘苗子’现有的交待,市局打算结案,将手续移交到司法程序。”

    楚天齐“哦”了一声:“知道了。市局就按正常程序走吧。”

    “明白。”应答之后,雷鹏嘱咐道,“一切多加小心,我总感觉针对修路,针对你的事,还不会完。”

    “你放心,我会注意的。”楚天齐说过之后,结束了通话。

    岳继先看了眼观后镜,又收回了目光。

    楚天齐微微一笑:“继先,你是有话要说吧。”

    略一迟疑,岳继先开了口:“市长,昨天姓常的好不容易露面,就应该把他摁住,否则这家伙肯定是祸患。”

    楚天齐点点头:“姓常的绝对是祸患,这没什么可疑问的,我何尝不想把他逮住?其实你昨天提起时,我就想和你说明的,只是当时有事,就把这事揭过去了。昨天逮他的理由不充分,虽然你们有时权限很大,但也必须要有证据。我也相信,只要逮住他,肯定会很快有证据。

    可他毕竟不是一般的社会人,他后面的势力太大了,很可能就在这期间受影响,致使审讯无法进行,甚至还必须放人。因此我们抓他的时候,那必须是证据确凿,甚至人脏俱获。而昨天他只是去张鹏飞那里,虽然他们肯定没说好事,但这和抓人的证据完全是两码事。

    一旦事情中途有变,只会打草惊蛇,只会让他背后的人更警觉,手段也势必更隐蔽。再说了,即使能把姓常的控制起来,但还会出现其他的替代者。对于新的替代者的了解,又会牵扯我们好多精力,甚至还会因此出现偏差。与其这样,倒不如继续盯着这个可见的目标。”

    岳继先“哦”了一声,点点头:“还是市长考虑的深远。”

    楚天齐一笑:“你肯定也考虑到了。”

    岳继先没有回应,而是驾驶越野车,奔着前方收费站而去。

    ……

    老宅。

    不等汽车停稳,楚天齐便跳下汽车,快步行进。

    警卫们早已熟识了楚天齐,纷纷打着招呼。

    楚天齐没有像往常那样分别回应,而是以微笑和点头表示,然后便急匆匆的奔着那间屋子而去。

    来在屋门前,警卫上前问候。

    和对方打过招呼,楚天齐稳了稳心神,轻轻推开屋门,走了进去。

    “天齐,是天齐回来了吗?”苍老而又慈祥的声音传了出来。

    “爷爷,是我。”楚天齐说着,推开里屋屋门,迈步进屋。

    沙发正中坐着须发皆白的徐大壮,徐卫华坐在旁边单人沙发上。

    “爷爷、老叔。”楚天齐称呼着,奔到近前。

    徐大壮右手招呼着:“来,天齐,坐爷爷这,让爷爷好好看看,可有段时间没见你了。”

    “爷爷……”楚天齐喊了一声,便觉得鼻管发酸。既为自己没有殷勤探看而惭愧,也为老爷子的翘首以盼而伤感。

    拉着大孙子坐在身边,徐大壮来回端详着:“黑了,又黑了。这也不像个市领导呀,倒像是乡干部才对。这样好,这样好,虽然条件好了,还是要少坐办公室,多到广阔的天地中,多接触民众真正的生活。”

    身侧的老爷子瘦了,本来就很瘦,现在又加了个“更”字。虽说“人生难得老来瘦”,但也得有个度,瘦成现在这样皮包骨,显然不是好现象。看着瘦骨嶙峋的爷爷,楚天齐只觉得胸脯发堵,眼圈发热。

    徐大壮看出了孙子的情绪波动,便打趣起来:“呵呵,说你像乡干部,就不高兴了?看那脸拉的。”

    “扑哧”,楚天齐被老爷子逗笑了,问道:“爷爷,你怎么这么瘦,是不最近身体不舒服?”

    扫了眼儿子,徐大壮又看向孙子:“没有不舒服,就是打了几个喷嚏,他们倒跳不下了,又是检查这个,又是看看那个,要不就是化验。哪有那么邪乎?当年的时候,枪子不长眼,敌人也那么凶狠,都要不了我的命,一个小小的喷嚏还能把我怎样?肯定又是他跟你说三道四了,就知道大惊小怪的。这倒好,放着那么多民政工作不做,成天在自个家里慰问。”

    “爸,怎么就不做了?我这段时间一直加班加点的忙,就是这几天往家里跑的多点。再说了,今天不是天齐回来嘛,要不我现在还在单位呢。”徐卫华接了话,“你也不要什么都不在乎,毕竟年岁不饶人,你已经不是当年的‘徐大胆’了。”

    “怎么,你也瞧不起老子?让你看看,别看身上没多少肉,全是筋骨。”徐大壮说着,还夸张的握了握拳,拍了拍腹部,“怎么样,比你那‘将军肚’强吧。”

    碰到老爷子这么胡搅,徐卫华只能苦笑的摇摇头,没了声音。

    “看看,理屈词穷了吧。”调侃了句儿子,徐大壮盯着孙子,问,“最近工作怎么样?忙不忙,顺不顺?跟爷爷讲讲。”

    答了声“好”,楚天齐讲说起来:“现在我分管发改、重点项目……”

    徐大壮听的很认真,边听边用表情回应着,要么喜笑颜开,要么眉头紧锁;听到高兴处,还“呵呵呵”咧嘴大笑,要是听得不顺,则连连摇头。这哪像闯过枪林弹雨的老前辈,倒像是哄孙逗儿的老顽童。

    直到楚天齐讲完,徐大壮点点头:“不错,不错,没丢我老徐的人,给爷爷长脸了。就是我听你说的吧,好像总有人给你添乱,总是无事生非。”

    自个故意避去那些东西,没想到老爷子照样听出来了,于是楚天齐竖起了大拇指:“爷爷,不愧是老革命,真是慧眼如炬,其实工作中谁也避免不了。”

    徐大壮摆了摆手:“不然,不然。固然什么工作也难免磕绊,但你遇到的显然不只是偶尔造成,是有人故意针对于你。我知道,你这些年当中,遇到过许多事情,有些还很凶险,但你都闯过来了。不过我还要提醒你,千万不要仗着艺高人胆大,便不加在乎,一定要谨慎防范。淹死都是会水的,这话虽然不好听,但道理却是实打实的。”

    楚天齐重重的点点头:“爷爷,放心吧,我会特别注意的。我的小命才三十来年,以后的路还长着,我还要为您和家人们做好多事情呢。”

    “格局可不够,你不只属于老徐家,不只属于楚家,你还属于……”停了一下,徐大壮“呵呵”一笑,“反正需要你的事好多,需要你的地方好多,就等着大干一场吧。”

    徐卫华也适时露出了微笑。

    注意到二人的笑容有些奇怪,但楚天齐只是心中一动,并没有追问,而是忽然问到了另一个问题:“爷爷,我想起一件事来,你说那个‘红毛’秦博昭现在在哪?”

    “红毛……”迟疑了一下,徐大壮又说,“问他干什么?我怎么知道?”

    “刚才爷爷提醒让我注意安全,我就想起了这个人,不知他是否又在社会上祸害人。”楚天齐给出了这样的理由。

    “就冲他做的那些事,理应受到惩罚,任何人做错事,都要承担对应的责任。”说到这里,徐大壮盯着孙子,语气很是严肃,“天齐,我要郑重的提醒你,做事要知道适可而止,不要总想着顺藤摸瓜,更不要想着直*捣大本营。”

    楚天齐道:“可有人总是不遗余力的找麻烦,我总不能束手待毙、任人宰割吧。”

    徐大壮摇摇头:“没有那么邪乎,人们都知道适可而止的。再说了,谁也不可能无法无天,都会有家里老人管着的。”

    “可老人也有管不到的地方,也……”楚天齐还要争辩。

    “不可胡来。”徐大壮打断了孙子。

    “吱扭”,屋门适时打开。

    楚天齐便也打住脱口而出的话,转头看着门口。

    一个女人带着笑容走来。

    注意到女人神情,楚天齐暗哼了一声:笑面虎

    进来的是老爷子的女儿徐卫军,也是楚天齐真正的亲姑姑。

    “天齐,什么时候回来的?没认出来二姑?”徐卫军语气倒很显亲近。

    看到这个女人就恶心,但毕竟有老爷子在旁,而且人家已经先打招呼,自己不宜太过分。于是站起身来,语气也尽量带着几分亲热:“刚回来时间不长,你没上班?”

    “我呀,哪有你们年轻人忙,事业那么重,就是上几年太平班,等着退休了。再说了,老爷子年岁大了,我也得经常在家照看着。”徐卫军说着,坐到了楚天齐旁边的单人沙发上。

    楚天齐可不打算与对方攀谈,便“哦”了一声,重新坐下。

    徐卫军倒是谈兴十足,又问道:“天齐,听说你近期主持大项目,单体工程就上百亿,进展的怎么样了?”

    她上来就关心修路,这不太正常吧。楚天齐心中狐疑着,含糊的说:“没那么多,还八字没一撇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