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六十七章 刁民欲壑难填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新的一周开始。

    刚上班不久,市建设局党委书记、局长麦小雨来了。

    进得屋来,麦小雨径直到了桌前,把手中纸张递了过去,哈腰柔声说:“市长,这是全市城建重点项目情况。”

    一缕香味冲进鼻管,激的楚天齐鼻子生痒,差点打了喷嚏。他不禁奇怪,这女人刚到近前时,味道没这么浓呀。

    低头疑惑着,楚天齐“哦”了一声:“给李副主任吧。”

    “李主任?”麦小雨疑问着,回过头去。她这才发现,李子藤沏完茶,并没有离去。

    稍一楞怔,麦小雨再次回身,面向楚天齐,哈下腰去:“市长,先请您审阅,随后会把审阅稿报到李副主任那里存档。”

    “放那吧,坐沙发说。”楚天齐抬手示意着。

    麦小雨特想坐在对面椅子上,可是对方已经明确说出,而且那个李子藤还没退去。于是她只好走到沙发旁,对着李子藤说:“李主任,谢谢你,打扰了。”

    李子藤并未如麦小雨所愿离去,而是示意她坐下,然后他也坐到了沙发上。

    通过麦小雨的几次回身往返,楚天齐已经弄清楚,那股香味来自麦小雨衣领里,显然她是故意那么做的,而且衣领也故意还那么低。这个女人真没安好心,即使抛开明若阳、徐卫军指使的因素,最起码这个女人也是想诱*惑自己的。看来自己提前安排李子藤留下来,是非常英明和有必要的。

    看到李子藤并未离开,麦小雨暗骂其“没眼色”,也怀疑是楚天齐滑头。尽管心里疙疙瘩瘩,但她也只得汇报起工作来:“楚市长,现在全市城建重点项目有以下几个:一、棚户区改造项目,这是目前城建系统最大的重点系统项目,光是市区项目就有……”

    在麦小雨汇报的时候,楚天齐拿过那份纸质报告翻着。纸质报告内容与口头汇报几乎完全一致,只是在措辞上略有不同,仅是书面语与口语的区别而已。

    待到对方停下话头,楚天齐缓缓的说:“麦局长,从你的汇报来看,棚户区改造项目已经进行了三年,但整个项目进度却不快,尤其沃原市区进展尤其慢,这是为什么?如何才能推进整个进展?”

    麦小雨马上接话:“棚户区改造项目,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社会和民众广泛关注,整个建设系统也都极其认真对待,只是因为各种原因,现在整体进展不太理想。究其根源,有以下几个因素:

    一、整个项目庞大,各个分项目体量也都不小。全市都在做棚户区改造,各个县区基本也都有相应项目,这些项目大都有数亿之多,有的达到几十亿,甚至上百亿。体量大也就运转缓慢,看似单体推进量不少,但在整个项目中占比并不大。

    二、流程众多,影响了推进速度。每个棚户区改造项目,都要经过立项、选择开发商、融资、手续办理、项目建设等程序。每个程序既需要认真操作,也需要认真审核,我们不敢马虎,各地政府也不敢唐突。就拿选择开发商为例,既要找有实力的企业,也要企业有社会责任感,还要企业有意向,这样的选择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其余那几个流程同样费时,也同样费力,相比较而言,具体建设过程反倒显得好做一些。

    三、涉及户数众多,拆迁难度非常大。以市区的几个项目为例,每个项目都涉及少则几千户,多则上万户居民。俗话说,十个手指还不一般齐,这么多户数,想法更是千奇百怪,不一而足。而要想达到高比例的认可度,可不是容易的事,需要拆迁人员做相当多的工作。

    对于拆迁改建,居民整体来说,还是赞成的,还是有拆旧建新的意愿。但对于拆迁补偿的期望值却很高,有的期望高的离谱,就想着在拆迁中发一笔猛财,甚至想藉此保障衣食无忧。这个高期望的群体很大,有的已经成了钉子户联盟,攻克这些堡垒太难了。

    四、融资不易。这样的大体量项目,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都不可能有这么多的自有资金,都需要从银行等各种渠道去融资金。而在这些金融机构需要的手续中,居民对项目拆迁认可签字需达到百分之八十五以上,这个很难。关键是居民不看到钱款,很难在确认单上签字,这就是个互相制约的因素。

    五、居民配合状况频发。本来在开始签字确认的时候,整个过程就很艰难,往往要耗费诸多时间。而许多居民在拿到认可的补偿款后,马上又以各种理由追加要款,方式也是多种多样,比如阻挠施工、群体上访、写信告状等等。而为了达到多要钱款目的,往往还要掺杂与拆迁本身无关的因素,手段多样,用心不良。其实相当一部分住户,在签字的时候,就已经安上多次要款的念头,就是要跌皮讹诈。六……”

    这个麦小雨整整说了十条原因,但楚天齐注意到,没有一条提到建设局的不足,全是别人如何如何,全是其它单位怎样怎样,尤其涉及到被拆户的就多达五条。

    耐心的等对方说完,楚天齐追问:“依你看,整个拆迁工作最大的症结是什么,该如何破解。”

    “哎。”麦小雨先自叹了口气,然后才用无奈的语气说,“归根结底,问题还出在拆迁户上,刁民欲壑难填呀。”

    “什么?”楚天齐就是一皱眉,沉声道,“你再说一遍。”

    “刁……”刚吐出一个字,忽觉失言,麦小雨赶忙补充,“市长,我这是话糙理不糙,确实是那么回事,有些老百姓真的不讲理呀。”

    本想厉声喝斥,楚天齐略一思忖,没有动怒,而是再次追问:“那你说应该怎么办?总不能不搞吧?”

    麦小雨赔上了笑脸:“当然不能不搞,这是加快城镇化建设步伐,实现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必要手段,不搞不行。可是……哎,现在是法制社会,讲究‘以人为本,以民为本’,自是不便对百姓用强,那就只能好言相劝了。”

    听着对方这样不负责任的话,竟然把责任赖给被拆户,楚天齐真想破口大骂,但他终究还是忍住了,而是严肃的说:“回去再好好想想,看看症结究竟是什么,到底该如何推进。”

    “就是刁……”争辩到中途,麦小雨才又改了词句,“好的,我再好好想想,也和单位人好好议议。”

    楚天齐“嗯”了一声,算做答复。

    “市长再见!”瞅瞅楚天齐,又看看李子藤,带着深深的遗憾,麦小雨出了屋子。

    脚步声已经远去,楚天齐问了一声:“子藤,怎么看?”

    “市长,咱有的忙了。”李子藤回道。

    “是呀,有的忙了,你先拿上这个东西,回去好好研究研究。”楚天齐说着,拿起桌上那份报告。

    “好的。”应答一声,快步到了桌前,李子藤拿上报告,转身走出办公室。

    屋子里只剩下楚天齐,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相比起上次汇报,今天麦小雨的答复,非常令楚天齐不满,他觉得她的思想有问题。但他没有当面指出来,是想再观察观察,对方究竟是有意为之,还是就这样的认识。以他的理解,麦小雨好歹是多年的老城建了,按说不应该就这样的认识,这样的水平吧?他还要看看,麦小雨此举是否为有人背后指使。

    ……

    麦小雨回到建设局,刚进办公室,黄有才便跟进了屋子。

    说实在的,麦小雨现在非常烦这个家伙,见到他就像看见苍蝇一样恶心,可她却不能表现出来,还得尽量维系着一种友好。于是他看似感激的埋怨着:“老黄,现在你没专车了,不要总是担心我,跑来跑去的这么辛苦。”

    黄有才盯着对方,“嘿嘿”笑着,却说起了另外的内容:“小雨,这是去哪了,打扮的花枝招展的?”

    “去汇报工作了。”麦小雨回道。

    “去找小种牛?不会是你俩真……”黄有才脸上满是邪恶神情,“你这穿的也太方便了,不会是下面也真空吧?”

    麦小雨斥道:“瞎说什么?这是职业套装。我去汇报的时候,李秘书也在屋里呢,还能怎么着。”

    “真的?下面局长汇报,秘书也会在场?难道还需要秘书做记录?还是在给你们帮什么忙?”黄有才显然不信。

    “真是的,成天就嘚嘚这事,要不给你检查。”麦小雨没好气的说。

    “检查,好啊。”黄有才龇着牙,从椅子上起来,撸起了袖子,“在这,还是去里屋。”

    “你……”麦小雨也被这个无赖弄的没有办法,只好板着脸转移了话题,“那事怎么样了?”

    “哎……”黄有才立即就成了泄气的皮球,说话也有气无力,“刁民欲壑难填呀,不用霹雳手段根本不能。”

    麦小雨立即神色一整:“不许胡来,这可是让你偷偷插手的,要是弄出事来,可就糟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