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八十一章 是楚天齐让拆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孩儿他娘……”焦老五嘶吼一声,踉跄着冲出屋子,扑倒在自己女人身上,不停的呼唤着,“孩儿娘,二丽,二丽呀……”

    “老五,快别喊了,看看伤的怎么样。”刘兰花到了近前,撕扯着发疯一般的焦老五,同时吃力的去扳地上的女人。

    “孩儿娘,二丽……”焦老五楞怔一下,赶忙跟着用力,翻过了趴在地上的女人。

    灯光映照下,这个女人脸色煞白,双目紧闭,没有任何回应。

    “孩儿他娘,孩儿……”再次呼唤无果后,焦老五放下妻子,瞪着血红的双眼,大吼道,“王八蛋,老子跟你们拼了。”

    “拼什么拼,救人要紧。”急急赶来的杨老汉,双手抱住焦老五。由于对方冲劲太足,杨老汉被带了个趔趄,一下子跪伏在地,但依旧没有撒手。

    “放开我,滚开。”焦老五暴怒着,用力推搡抱着自己的杨老汉。

    杨老汉也大吼道:“混蛋,老婆都那样了,不赶紧救命,拼个球。”

    被对方再次怒骂,焦老五才醒悟过来,又急匆匆赶奔昏迷的女人。

    让焦老五这么一来,杨老汉可跟着遭了殃,刚才被对方狠狠冲撞了一次,这次又被连拖了好几步。也不知被什么东西咯了一下,杨老汉直觉得腿上生疼,不由得吸了口凉气。可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些了,还是救人要紧,便也扑上近前,查看情况。

    此时,焦老五再次抱起妻子,急吼吼的向前跑去,嘴里大吼着:“闪开,闪开,救我老婆,救孩儿娘……”

    刚才的这一切,众人看的清清楚楚,指挥车上的人也看到了。

    看到可能出了人命,沉闷声音也不禁心虚,心里暗自问着:怎么办?怎么办?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

    这人赶忙放下大喇叭,拿出手机接通了:“喂,大……”

    手机里立即传来一个冷厉的声音:“搞定没?”

    “大哥,还是焦老五难缠。他刚才……”

    “他什么他?带了那么多人,连个小商贩也弄不住,酒囊饭袋。”

    “大哥,你听我说,刚才强拆的时候,焦老五老婆闯出来,撞铲车上了,好像正昏迷不醒。”

    “怎么搞的?跟你说控制好现场,把边边角角的枝叶剪利索,咋还出现这样的情况?依我看,也没鸡*巴多大事,撞上的,又不是压上的,还能死了?”

    “可,可现在人还没起来呢。怎么办?”

    “怎么办?屋里还有人没?”

    “应该没了,焦老五也出来了。”

    “那还等什么?拆呀。此时不拆,更待何时?”

    “可那人生死不明,要是再拆的话……”

    “糊涂。那人肯定没事,没准就是碰瓷的。就算是那人有点事,拆不拆房子跟她的状况也没关系,趁现在机会,赶紧生米做成熟饭。”

    “可……”

    “少费话,抓紧时间。”手机里厉喝一声,便没了声音。

    “这,这,哎……”放下手机,这人拿起扩音喇叭,嘴唇动了动,没有下达指令,而是给出别的说辞,“那人怎么样?怎么样?可别耍赖啊,我们不怕的。”

    此时,焦老五已经抱着妻子,跑出破损的院子,正好经过指挥车前。听到那个沉闷声音还这么说,他立即抽*出一只手,猛的砸在汽车机器盖子上。

    “咣”,

    “咣”,

    “咣”,

    连着几声脆响,整个车子似乎都震动了。

    看着外面凶神恶煞一样的焦老五,大喇叭也没了动静,那人真怕这个疯了的小商贩捶到自己。

    “救人要紧。”刘兰花在一旁提醒着。

    “咣”,焦老五在汽车机器盖子又狠狠砸了一下,带着满脸凶相,快步奔去。

    汽车里的人松了一口气,这才暗自问着:怎么办?怎么办?

    一边是老大下命令,一边却出现了人员伤亡,到底是听老大的,不顾那人生死,立即强拆?还是知难而退,适时收手?

    太难抉择了,怎么选择都不妥呀。要是违抗了老大的命令,指定没好果子吃,可要是强拆,要是那人死了,自己就是罪加一等。

    “哎……”长叹一声,这家伙一掌击在自己头上。

    在一众乡邻的陪伴下,焦老五抱着妻子奔跑,很快便到了空地西南角位置,准备从这里冲到公路边。

    “老五,这是在哪?要去哪?”怀里女人忽然说了话。

    “带你去医院,你被……”焦老五边跑边说,话到半截,立即欣喜的着道,“你醒了,你醒了。”

    可不是醒了,女人正睁眼望着自己男人:“快放我下来,我没事。”

    焦老五依旧没有停下脚步,急着说:“怎么会没事呢?你可是……”

    “真的没事,你放我下来。”女人坚持着。

    正这时,大喇叭忽然响起:“怎么回事?那臭*女人醒了?”看来这家伙已经得到手下汇报。

    “醒了,臭*女人说她没事,还要下地呢。”立即有附近的“安全帽”答了话。

    “你妈才是臭*女人。”女人挣扎着到了地上,回击着刚才说话的人。

    “好啊,能说话就好。哈哈哈……”大喇叭里传出一阵狂笑,然后下达了指令,“立即准备。准备好了吗?三……”

    “不好,王八蛋要拆咱们房子,快回去。”焦老五说着,返身跑去。

    “二……”

    听到这个数字,焦老五大声喊嚷起来:“不能拆,不能拆。”

    “开始。”那个沉闷声音可没管焦老五,反而指令下的更快。

    “妈的,王八蛋,你们敢?”焦老五目眦欲裂,喊声嘶哑。可他尽管尽力狂奔,尽管妻子已经下到地上,但离着房子还有好几十米呢。

    但两台设备在举了举铲斗、铁铲后,又放了下去,并没有继续的动作。

    “妈的,耳朵塞屌毛啦?快呀,快呀。”沉闷声大喊着,好像要把大喇叭震坏似的。

    那两台设备依旧没有任何动作,反倒是现场响起一个高声喊喝:“住手。”

    什么情况?人们都循声抬头看去,只见焦老五家房顶上出现一个人,正来在边沿处,纵身跳了下去,落到了地上。

    来人一身黑色衣服,黑色皮鞋,头上是一顶黑色大檐帽子。帽檐本就很大,又压的很低,根本就看不到此人面容,仅能看到嘴巴和下颚。

    “哪来的不法分子?”沉闷声音质问着。

    黑衣人“哼哼”一阵冷笑:“趁着三更半夜,强行拆除民房,到底谁是不法分子?”

    “我们是执行政府决策,是依律而行。他们这几户人家,狮子大开口,据不执行政府决议,妄图阻碍整个城市建设,这已经严重违反了有关规定。你不分青红皂白,横插一杠子,出来挡横,小心我们以妨碍城市建设治你的罪。朋友,识像点快些离开,我们可以不追究你的职责。”沉闷声音用大话盖着对方。

    黑衣人根本没理那家伙的吓唬,而是追问道:“我不明白,我违反那条规定,具体是什么法律,什么条例,又具体是哪个条款?”

    “废什么话?你到底离不离开?”沉闷声音满是警告意味。

    “这几户居民根本没签协议,你们有什么权利拆人家的房子?”黑衣人继续质问。

    “你他娘……”刚对着喇叭说了几个字,手机铃声响起。

    看到来电显示,这个沉闷声音马上接通电话,与手机哪头对话:

    “到底怎么样了?那个女人醒没醒?”

    “醒了醒了,都能自个走路。”

    “妈的,我就说是碰瓷嘛!这样也好,趁他们不在屋里,房子已经拆了吧。”

    “没,还没……”

    “什么,你是干什么吃的?整天就知道吃*屎呀。你他妈给老子听着,赶忙把房子拆了,否则……”

    “大哥大哥,刚才我已经下达拆迁指令,可是忽然出来一个挡横的,阻挠拆迁。”

    “真他娘的邪怪了,让你办这么点事,怎么就这么不顺利?是什么人横加阻挠,政府领导还是社会人?”

    “暂时,暂时还没弄清,我正准备了解他的身份。”

    “少废话,让他通报名姓。如果有什么来头,就根据情况再说;要是不放屁的话,指定是骗子,你就直接清场。”

    刚才急着接电话,那人没有及时关闭大喇叭开关,他这通电话早成了现场直播。

    黑衣人听到这些对话,“哈哈”一阵大笑:“幕后黑手还在遥控指挥,原来你就是个摆设的废物呀。”

    什么?听到黑衣人的话,沉闷声音才意识到问题,赶忙关了大喇叭开关,又和手机那头说起了话。

    过了差不多有一分钟,大喇叭里再次传出声音:“朋友,报个腕吧。”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不能违法强拆。”黑衣人冷声道。

    “狗屁,老子看你倒是欠收拾。来呀,撞他。”大喇叭里发了狠。

    黑衣人又是一阵大笑,迈步走到铲车铁铲上:“好啊,老子就站这上面了,有种把老子扔出去。”

    “你他娘……”注意到黑衣人在铁铲上,大喇叭里没了动静。

    黑衣人反倒提高了声音:“我倒要问问,你们这么野蛮拆迁,到底依据哪条规定,到底是哪个人允许的?”

    “说出来这个人,吓破你的独胆。好好听着,是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楚天齐,是楚天齐让拆的。”大喇叭里给出了答案。

    “啊?什么?”现场众人都发出了惊呼。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