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三十六章 都在玩花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来晋北的第三周开始了。

    早上八点半,楚天齐又到了省政府。

    这次是坐车进去的,汽车也挂的是首都牌照,由岳继先在门卫室做的登记。

    越野车没有停在台阶下,而是径直上了缓行坡道,径直停在了楼前平台上。

    见到有非领导车辆停下,安保人员正要上前询问,看到是楚天齐下车时,赶忙又退到了一边。当然越野车也没有过多停留,而是很快就开走了。

    看到那个敦实安保递来的笑脸,楚天齐也微笑着点头回应了一下。

    大咖给了笑脸,敦实安保顿时满脸乐开了花。

    白脸安保同样殷勤,早已迎到了进门处:“楚市长好!”

    而黑脸安保则躲到了一旁,假装在巡逻,自从那天被柳秘书长骂过“有眼无珠”后,这个黑脸安保就没敢与楚天齐打过照面。

    楚天齐点点头,来在登记处,完成了登记。

    收起身份证,楚天齐拿出手机,在上面按了几下,放到耳边。

    “孟处长……在呀,好好好,我马上上去。”楚天齐说完,冲着白脸安保做了个手势,“我上去了。”

    “好好。”白脸安保应答着,来在电梯旁,摁下了叫梯键。

    说过“谢谢”,楚天齐倒背着手走进电梯。

    白脸安保立即殷勤的按下楼层数字键,又按了关梯键。

    轿厢门关闭,电梯上行。

    楚天齐嘴角挂上笑容,在手机上按了那个刚才并未拨出的号码。

    “嘟……嘟……”,

    两声回铃音之后,手机里传来声音:“楚市长,真不好意思,省长又不在。”

    “孟处长,你在单位吗?”

    “叮咚”,电梯适时停下。

    手机里声音传出:“我呀,也不在。”

    “不在呀,那你什么时候回单位?”楚天齐抓着手机,轻步向前走着。

    “我这时间也说不准。”手机里回复着。

    楚天齐“哦”了一声,来在一个屋门前,说道:“孟省长是在东数第五间房子办公吧?”

    “他……”话到半截,右侧屋门打开,一个三十多岁留分头男子站在屋内,男子正举着手机。

    自是注意到了该男子,但楚天齐还是对着手机追问:“是不是第五间呀?你在哪?”

    手机里没人回应,但楚天齐却听到了手机话筒里传出自己声音。

    “你在听吗?是不是呀,那我自己敲了。”楚天齐说着,向着斜对门走去。

    “楚市长,你就是楚市长呀。”分头男子出了屋子,主动伸出手来,“孟玉辉。”

    楚天齐好似才发现对方似的,握住对方伸过来的手:“孟处长,你好,你好!你在这里办公呀,第五间是孟省长办公室吗?”

    孟秘书尴尬的“啊”了一声,又说:“孟省长不在,敲也没用。”

    楚天齐一笑:“有孟处长在,我怎么能随便敲呢。”

    “请进我屋坐一下吧。”孟秘书道。

    “好,也好,打扰了。”楚天齐迈步进了那间敞门的屋子。

    孟秘书随后跟进去,关上了屋门。

    请对方坐下,孟秘书接了杯热水,放到对方面前。

    说过“谢谢”,楚天齐问:“孟省长上午来单位吗?”

    “上午……不太清楚,好像不来吧。”孟秘书含糊的应着,坐到桌后,双手在桌下动了几动。

    “不太清楚……那要不我就先等一会儿,万一孟省长来呢。我这也到半个月了,怎么也得见到领导呀。”停了一下,楚天齐又说,“孟处长,你忙,不用专门陪我,你工作那么忙,每天迎来送往的,晕头转向的不容易。”

    孟秘书含糊的“啊”了一声:“不忙,现在不忙。对了,本来正准备出去的,既然您来了,我就陪您坐一会儿。”

    “那太感谢了,多有打扰。”说到这里,楚天齐忽的侧着耳朵听了一下,又猛的站起身来,拉开了屋门。

    孟秘书也站了起来:“楚市长,你要走呀?再等会吧,万一……”

    楚天齐一笑,坐回原位,说:“不走。我刚才听到脚步声,以为是孟省长来了,结果外面没人,估计是我听错了。”

    “是吗?我怎么没听见。”孟秘书说着,就要顺势关上屋门。

    “别关别关。”楚天齐招着手,“假如要是孟省长来了,也能看见。”

    “就是领导来了,也有好多工作要做,也得一项一项来。”

    “你放心,就是孟省长来了,我也不会贸然上前,肯定会让你引荐的。在官场这么多年,这点素质还是有的,我不会给你添麻烦。这屋里也有点憋闷,稍微通通风。”

    经楚天齐这么一说,孟秘书反而不好再关了,只得悻悻的回到座位。

    坐在椅子上,楚天齐也不老实,一会儿到门口看看,一会儿又伸长脖子瞅着。

    楚天齐的样子本已够滑稽,孟秘书又加了个“更”字。因为他的眼睛一直在楚天齐身上,有时更是紧急移动,却又不时瞟一眼手机,显然是在等着什么交流信息。

    终于,孟秘书耗不起了。站起身抱歉的说:“楚市长,我得出去办点事,实在不好意思。”

    “哦,是吗?真不好意思。”楚天齐致歉后,却又话题一转,“那要不……这样,你忙你的,我去楼道里等。”

    “楼道里?”孟秘书神色很不自然,也有些难看,尴尬的说,“站在楼道里怕是……领导来来往往的,不太方便。”

    “要是这样的话……我在你屋里是不也不太方便?”楚天齐笑着说。

    “方,就是,这……”支吾了一通,孟秘书没了下话。

    楚天齐嘘了一口气,说道:“孟处长,也不是我这人太腻歪,实在是来晋北的时间太长了,这都过了半个月,连领导面都没见上,市里那也不好交待。既然你现在有事,楼道里也不方便,我也不能给你添麻烦。就是烦你给我个准话,孟省长什么时候在,省得我一趟趟跑,也省得总是麻烦你。”

    “这个,哎呀……”嘴巴吧咂了一通,孟秘书才说,“这几天反正领导活动很多,等我向领导请示确认一下,在您来的时候,再回复您,好不好?”

    故意沉吟了一下,楚天齐点点头:“好吧。拜托了,孟处长,你也挺忙的,还经常不在,请你千万帮我记着这件事,可以吗?否则我还得一直等着。”

    “好,可以,可以,好。”孟秘书连连应答着,把楚天齐送了出去,一直送进电梯。

    看着缓缓关上的轿厢,楚天齐强装的笑脸退去,眉头锁了起来。

    毫无疑问,这个孟秘书就是第二个王遨宇,只不过比王遨宇态度稍微和缓了一些,是另一种刁难。这是孟秘书的意思,还是孟省长的意思呢?

    “叮咚”,电梯到了一楼,轿厢门打开。

    白脸安保可能一直在注意着电梯,此时更是小跑着到了梯前,热情的打起了招呼:“楚市长,见完领导了?”

    楚天齐微微一笑,算做答复,出了政府办公楼。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

    取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接听键:“老裴。”

    ……

    站在楼上,看着那辆挂着沃原市牌照的汽车出了院子,孟秘书立即钻进了斜对面屋子。

    办公桌后中年人抬起头来,问道:“走啦?”

    “走啦。”孟秘书嘘了一口长气,接着又皱起了眉头,语气也苦哈哈的,“省长,可怎么办呀?”

    “什么怎么办?”中年人反问着。

    “从刚才的架势看,他分明是知道了我在撒谎,应该不是今天才知道的,否则他也不会到了楼上还打电话,更不会诈唬要敲您的门。他今天之所以没敲您的门,既是心里不托底,不知您在不在,应该也是不愿把关系弄僵。他明知道我撒了谎,也没有点破,但临走的时候却又很婉转的敲打了我,怕是下次就没这么好对付了。”孟秘书满是担忧。

    中年人不以为然:“下次?他还能天天上楼来,咱们一个月也在不了几天,他就正好碰上了?反正今天下午都不在,他找也白找。”

    “可,可看他的架势,显然要没完没了的找下去,照这个样式总能找到咱们,下次我都不知道怎么跟他说了。”孟秘书支吾着,“听说他在河西省的时候,就和陆省长、王秘书玩过这种手段,我怕……”

    “怕什么怕?”中年人吼过之后,语气缓和了一些,“不是不见他,而是河西省的作法实在不妥。像是这种省政府的事务,竟然让一个副厅级出面,这也太儿戏了。如果我们乖乖的接了招,那也太丢晋北省的面儿了,其实也丢他们河西省的面子呀。”

    孟秘书并不相信这个说法,但还是只得顺着说:“可,可我能这么说吗?”

    “什么都让我教,你这处级干部也太弱智了吧。”中年人厉声斥道,“是他们河西失礼在先,要不他们就派个正经人来。”

    唉,都在玩花活呀。暗叹了一声,孟秘书忐忑不安的出了屋子。

    看着关上的屋门,中年人轻叹一声,拿起电话拨了出去。电话一通,便直接道:“这事太没意思,别让我做了。”

    电话里“嘿嘿”一笑:“孟省长,别介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