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七十二章 我真是雷记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壮汉和那个老头走了,但麦小雨还在对着桌上纸张发楞,脑中也划着一个个问号。

    “叮呤呤”,桌上固定电话响了。

    看到来电号码,麦小雨拿起听筒,直接道:“你们怎么弄的?”

    对方也质疑道:“城建局怎么弄的?”

    “你是说那个雷记者?”电话两端都发出了同样的疑问。

    接着又都回复了同样的内容:“就是。”

    “听我说。”麦小雨完全是一副命令的口吻。

    对方没有反驳,但气息却不够均匀,明显并不完全服气。

    麦小雨可不管对方感受,而且故意不考虑其感受,马上质问着:“为什么要把他推到我们这?”

    对方立即接话:“本来这个项目就是你们局负责,就是由你们完全主导,我们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文件上可是写着的,拆迁工作由你们为主,也是你们组织的,怎么遇事偏偏推到这?”麦小雨语气中还带着怒意。

    电话里“哼”了一声:“麦局长,事实果真如此吗?那不过是遮人耳目,不过是让我们为你们扛雷罢了。以前的时候,一有这种事,总是由我们背锅,我们也就睁一眼闭一眼,差不多得了。可现在本来就是名存实亡的事,有必要挂羊头卖狗肉吗?再让我们背锅的话,也太不厚道了吧?”

    麦小雨语气更冲:“你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给我们背锅?本来拆迁工作就是由你们组织的,这也是市长亲自要求的,难道市长的话……”

    对方直接打断:“麦局长,提醒你一句,是前市长。”

    “呵,分的这么清呀?老市长在位的时候,给了你们那么大便宜,现在倒编排起老市长的不对了,你们才是太的不厚道。”麦小雨训斥着,“做人要讲良心,即使人走茶凉,也不能凉的这么快吧?”

    对方立即反唇相讥:“麦局长,谁占大便宜谁清楚。我只知道没少替你们顶雷,光是让被拆户围攻就好几次,处理大大小小上访更是不计其数。前市长已经下去好几百天,我们一直双手捧着这杯茶,到现在还温乎着呢,按说够可以了。反倒是占便宜大的该尽义务不尽,光是指手划脚,颐指气使,完全一副官太太的架势,实在让人受不了。”

    那家伙竟然拿那事讥讽自己,麦小雨火气更甚:“你,你说谁是官太太,是谁的太太?你竟敢影射老领导,实在太过分了。”

    “别总拿老黄历压我们,我们也没那么傻,也不应该那么傻了。谁是官太太,是哪个人的官太太,有人比我清楚的多。”对方语气中满是不屑。

    “你……你,你打电话就是为了影射老领导?”麦小雨揪住了这个话柄。

    对方的话同样生硬:“跟你说了,别总翻老黄历,而且我没有影射什么人,只是实话实说罢了。本来我也没想说这些,可你上来就是居高临下的架势,我实在受不了。如果要是我自己的话,受点气倒也罢了,可我代表一大批人,不能让大伙跟着受欺负吧?”

    麦小雨胸脯起伏了一通,心中暗骂着“忘恩负义的小人”,嘴上却软了下来:“都说男人大气,结果却比我一个女人还小心眼儿,上来半天全是抱怨的话,这也太,太什么了吧?现在可是特殊情况,应该一致对外才对。”

    “吃亏了还不让说,这是哪家的道理?”哼过一声之后,电话里的话也松了一些,“固然现在不宜起内哄,可也得责权相匹配吧,好处都让你们拿了,却装没事人,哪有这样的道理,你说是不是?”

    “是不是下来再说,好不好?现在应该想想怎么办才对?”说到这里,麦小雨话题一转,“我就有两个问题不太明白。一是那个雷记者到底是真是假,是不是法制日报的记者?二是就算他是真记者,又能怎么样?”

    手机里的语气满是懒散:“是真是假,核实一下不就得了?从那人的气势看,显然是见过世面的,不像是骗子。另外我就在想,他这一走一过,并没有甩出狠话,也没有出示进一步的证据,有这么简单吗?他们后面到底留着什么后手,还会有什么样的人出面?这才是你们应该重视的。”

    他娘的,凭什么就只是我们?想摘的一干二净,哪有那便宜事?想至此,麦小雨语气又冷了下来:“应该是我们共同重视才对。”

    “你们该拿方案就拿,到时我们看情况是否配合。我这还有个会,先不帮你们拿主意了。”对方话音至此,便传来“啪”的一声。

    “他妈的,敢挂老娘电话,什么东西?”麦小雨狠狠骂了一句,摔掉了已经“嘟嘟”作响的听筒。

    呼呼喘了一通粗气,拿起桌上纸张又看了看,麦小雨“啪”的一掌拍在桌面上,骂了声“他妈的”。

    “笃笃”,敲门声忽然响起。

    “谁?”麦小雨没好气的说。

    “我,小雨,是我。”屋门推开,黄有才龇着牙,走了进来,“小雨,跟你说个好消息,我们……”

    “有屁好消息,先看看这个吧。”麦小雨皱着眉头,向前一推桌上纸张。

    “什么东西?”黄有才快步到了桌前,拿起桌面上的纸张,看了起来。

    匆匆扫过之后,黄有才无所谓的“嗨”了一声:“我当是什么,不就是絮叨哪点破事吗?你要不要?以前我那里有一大堆呢,都没处放,好多都卖破烂了。”

    “这次不一样,法制日报来了一个雷记者,看气势就不是个善茬。我估计这只是开始,肯定还有后续动作,肯定还有别的杀招。”麦小雨皱起眉头,“别不当回事。”

    暗道了声“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黄有才不屑的说:“记者有什么了不起,就是一个职业而已,所谓的无冕之王,只不过是忽悠那些傻缺罢了,当不得真。再说了,就是记者也不能偏三向四,不能只向着那些刁民吧?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

    “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现在就是白丁一个,可我们不能什么也不考虑吧。”麦小雨显然不满对方的风凉话,“再说了,若是这事闹腾起来,对谁都没好处,也不管你是否当官。”

    黄有才冷“哼”一声,依旧不以为然:“记者,还什么雷记者,我看就是个雷人的记者。”

    “你……他娘的,老娘早晚毁你手里。”麦小雨气的手指对方。

    黄有才“嘿嘿”直笑:“小雨,你早就毁给我了。为了你,我的弹药都快光了。”

    “混蛋。”麦小雨抓起一本书,甩了过去。

    黄有才向着旁边一闪,嘴上依旧不停:“混什么蛋,你是不又想了?”

    “混……”本来又抓起了书本,但麦小雨长长叹了口气,没有把书本甩出去,“我没心情跟你耍贫,还是看看怎么办吧?”

    ……

    夜色深沉,华灯映照。

    沃原市委常委别墅区里一片静怡,安保人员精神抖擞,执勤巡逻,尽显整个区域的档次之高、住户的身份之重

    六号别墅的窗帘早已拉上,屋子里的三个男人说的很是热闹。除了长期在此居住的楚天齐、岳继先外,那个先收破烂、后做记者的壮汉也在,现在壮汉正说的起劲。

    “哎呀,还别说,那个老娘们别看四十多岁,打扮的还真妖,衣服领子都快开到肚脐眼了。怪不得人称‘一剪梅’呢,本来就不是个稳当的主,不定勾引多少领导呢,以前……”说到这里,壮汉忽的住口,看向了楚天齐。

    楚天齐挥手挡着壮汉目光:“哥们,盯着我*干什么?出去培训这多半年,真是八卦加码了。她穿的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也没说跟你有关系呀,是你自己非要这么说。”壮汉“嘿嘿”笑着。

    岳继先尽管也笑便宜,却没敢像壮汉那样笑出来,更没敢拿话挤兑楚市长。同时他也心中暗道:跟了楚市长这么长时间,第一次见到与楚市长这么随便的人,看来这个雷鹏的确与楚市长关系不一般。

    壮汉正是雷鹏,回县里看过老婆孩子后,便很快返回了市里,扮成收破烂的,为楚天齐收集着相关的情报。

    楚、雷二人说笑一通,楚天齐又道:“短短一日,市里都传遍了,说是法制日报社雷记者到了沃原市,亲自关注棚户区拆迁的事,后续还会有更重量级的人物到来。看不出来呀,魁梧壮硕的雷局长,演起戏来,也是那么细腻到位,演什么像什么。”

    “我那哪是演,本来我就真的是雷记者嘛,不怕他们调查的。再说了,收废品的事也不是没干过,高中时候为了帮某人买球鞋,我可是早就实践过了。”雷鹏说着,挑了挑眉毛。

    “是吗?我可早就忘了。”楚天齐说到这里,“哈哈”大笑起来。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对着那二人道:“不说笑了,是子藤电话,肯定有了新消息。”说到这里,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