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八十八章 可以给你们机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直等到中午下班,也没有被楚市长接见。人们两眼看着楚市长从屋里出来,但谁都没敢迎出去,只是在门缝里望着那个离去的高挑身影。

    既然楚市长已经下班,在这等着也没用,不能影响楚市长休息呀。再说,这些人也累坏了,饿坏了,热坏了,也需要休整,需要补充能量。

    不过这十来人离开后,没有回到各自单位或家里,而是到附近饭店定了一个餐包,一边吃饭,一边休整,一边商讨着怎么办。尽管平时几乎都有或大或小的矛盾,但在这事上,大家是拴在同一条绳上的蚂蚱,求楚市长网开一面是共同目标。当然了,互相推脱责任是必须的,但现在人们都选择了避而不谈。

    一顿午餐下来,吃是吃饱了,也多少休息过来一些,也坚定了既定原则:等。继续耐心等候楚市长召见,继续以虔诚态度求楚市长放自己一马。

    下午刚两点的时候,这些人又到了那个小房间,为李子藤屋子生产热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楚市长也早已上班,可就是仍然不召见众人,一个人都没见。其间李子藤去问了几次,也没有问出一个结果来。

    马上就五点了,离下班还有半个多小时,看来今天又没戏了,好多人都不禁失望,都在心里做着心理活动,但脸上却不敢表现出任何不耐。

    ……

    就在对门那些人焦燥不安的时候,楚天齐正在打电话:“市长,这就是我想到的比较稳妥方案,请您指正。”

    电话里沉吟了一会儿,传出声音:“我认可你这个方案,这样既稳妥,也能震慑那些尸位素餐的人。对了,你跟吴书记汇报没?这事需要吴书记的支持”

    楚天齐道:“我本来想着先向市长去汇报,结果您不在办公室,手机也打不通,我就先向吴书记做了汇报。吴书记在外地,听了我讲的内容,也是原则上同意,说是只要市长认可就好。”

    “这个老吴,倒挺会推的。”电话里笑着说过,然后又强调道,“就按你说的方案操作。如果需要碰头的,等明天下午我回去,咱俩再碰面。”

    答过“好的”,等对方挂断电话,楚天齐也放下了听筒。

    闭着眼睛思考了一番,楚天齐拿起电话,又拨了出去。电话一通,他直接道:“让市建设局和原南区人先来。”然后便挂了电话。

    时间不长,屋门响动,李子藤带着三人进了屋子。三人分别是:市建设局党委书记、局长麦小雨,原南区区委书记段成钢,原南区区长穆云雷。

    把三人带到后,李子藤就出去了。

    平时笑傲一方的这三人,现在站在离桌沿一尺多的地方,哈着腰,大气不敢出。

    楚天齐没有立即说话,而是目光森冷的盯着三人,缓缓的扫过每个人的脸颊。

    面对森冷的目光,三人要么低头躲避,要么尴尬、媚*笑,样子滑稽之极。

    一连扫了两个来回,楚天齐才收起目光的锋芒,沉声道:“你们要见我,什么事?”

    虽然对方明知故问,但三人却不敢有半分轻慢,全都恭恭敬敬的回复:“我们错了,请市长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楚天齐“嗤笑”道:“呵,还挺齐的,背的不赖嘛!挨个说,错在哪了。”

    三人对望一眼,来了个女士优先。

    知道早晚也躲不过,麦小雨倒是愿意先说。

    未曾开言,麦小雨就是连连深度鞠躬。

    让这女人举动弄的瘆得慌,在她鞠过第二个后,楚天齐赶忙伸手拦住:“别来这没用的。”

    麦小雨嘴上应答着“是”,但还是又鞠了一躬,神情严肃,语气沉重:“市长,这次原南区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身为市建设局党委书记、局长,责任最大。我疏于对整个棚户区工作统筹,尤其疏于对拆迁工作高度重视,也疏于对属下管理,正是由于我的这些不作为,才导致了拆迁伤民的事,导致了黄有才染指拆迁工作。

    痛定思痛,我对不起市委、市政府的信任,对不起棚户区人民的期盼,对不起我肩负的责任与使命。鉴于我犯的这些过错,肯请市委、市政府惩罚,肯定楚市长处理,我愿意接受一切惩处。”

    听到这个女人如此讲说,楚天齐有些意外。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这个女人足够聪明,现在也只能这么说。前段时间刚刚处理过市建设局,麦小雨也受到行政处分,现在她主动给出诚恳态度,是最明智的办法。

    与楚天齐的感悟不一样,听到这个女人如此说,段、穆二人先是一喜,随即都暗骂臭女人,也懊悔不已。刚开始以为是女人替自己承担了责任,可细一想,却是这个女人打样表态,弄得自己态度也不能差。早知如此,就不让这女人先说了,原想着让女人趟雷,不曾想却为自己布了雷。

    楚天齐没有评说麦小雨的话,而是又道:“既然你找到了问题所在,打算怎么处理当下的事情?”

    麦小雨语气中带着激动:“市长,如果市里还给我这个机会,我打算这么做。一、立即纠正目前的错误作法。从昨天早上开始,我们找出了拆迁工作中所有做错的点,分别给出对应的解决办法,目前已经实施,并将继续不折不扣实施后续工作。

    二、坚决清除内鬼,清除害群之马。我对那些吃里扒外、尸位素餐的属下,历来的态度是一贯的,也是坚决的,那就是发现一起处理一起,发现一人处置一人。现在仍然还是零容忍的态度,而且要加大稽查力度,要把类似黄有才这样的人早早揪出来。

    三、用实施行动弥补我们的过失,恳请居民谅解,温暖居民受伤的心。从昨天开始,被强拆居民的款项补偿已经到位,其余……”

    好家伙,麦小雨一下子说了十项举措,虽然不乏把别人做的事揽在自己身上,虽然有些举措有交叉,满可以压缩重组,但这举措也仍然不少。

    停了停,麦小雨又补充道:“为了体现我们的决心,也为了对我们实施有效监督,我们正在把这些工作进行完善,待形成严密文档后,立即报政府一份。请政府对我们严格监管,严肃督查,帮着我们改变错误,弥补不足,堵塞漏洞。”

    “还有吗?”楚天齐追问了一句。

    麦小雨微微一怔,随即道:“暂时只想到这些,还请市长继续指正。”

    楚天齐没再接话,而是目光投向了段、穆二人。

    暗自叹了口气,段成钢先行说话:“这件事发生在原南区地界上,而且项目本身就在原南区。做为原南区党委一把手,我没有履行好应承担的义务,没有发挥好党委作用,对于此事发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一定以此事为教训,知耻而后勇,用实际行动纠正我们的错误,完成上级党委交给的任务。我本人也恳请市委处分。”

    最后一句话,段成钢是咬着后槽牙说的,内心是一万个不乐意。他觉得自己冤呀,简直太冤了,可现在也只能这么说。

    看到段成钢不再讲说,穆云雷接了话:“按照开始做的分工,原南区政府负责整个拆迁工作,这是市委、市政府做出的正确决定,是根据地域权限做出的。棚户区位于原地区地界上,棚户居民都是原来区多年的居民,政府对这些居民非常熟悉。本来区政府应该利用这些便利条件,全心全意为棚户区居民服好务,为市委市政府分忧。

    可是,为了工作好做,为了推脱责任和规避矛盾,在有关人员的主张下,我们把拆迁工作进行了转包。从现在来看,这种做法是非常错误的,结果就是伤了居民,肥了个别公务人员。做为区政府负责人,我要对这样的结果负责。

    而且在矛盾初期,本来就应该阻止错误作法继续,可我们不但没有悬崖勒马,反而供水、供电、市政等部门继续为虎作伥。这也助长了不法拆迁嚣张气焰,激化了本就有些紧张的官民关系,所犯错误极其严重,不可谅解。

    事情已经发生,当前最重要的,就是立即纠正错误,把整个拆迁工作带到正确轨道上来。现在我们已经责成有关部门,恢复了对居民正常生活的保障,对在此事中违法违规的政府公职人员、不法中间人、野蛮拆迁方采取了措施。目前,副区长王满生,不法兄弟黄有才、黄有富,及其它参与者,已经被有关部门控制,正在对他们做进一步的调查、取证工作。我们会随时向市委、市政府,向市领导汇报整个部署与进展。”

    “你们来找我,就是为了讲这些?”楚天齐追问。

    “我们,我们,我们愿意接受党委、政府的惩处。也肯请,肯请能给我们改错的机会。”三个吭吭哧哧,以语句接龙方式,讲完了这句话。

    目光从三人脸上扫过,楚天齐缓缓的说:“可以给你们机会。”

    “啊?”三人又惊又喜,又不禁疑惑。

    “但是……”楚天齐停顿一下,深色再次阴沉下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