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七十八章 强拆开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又是几天过去,水还停着,电依旧没来,路也还是那么半封着。

    在这几天当中,看似没什么变化,还相对平静,但焦老五受到的压力却是越来越大。压力来自众邻居,是邻居们在找他,求他不要坚持了,求他救命。在这些邻居中,有的已经屈服,已经在拆迁协议书上签字,言称是他影响了大家。有的则是既不签字,却又跟着逼他妥协,好像他们都是受焦老五胁迫似的。

    面对这些邻居的要求与请求,焦老五很是无奈,明确告诉人们,他不影响大家的决定,但他要坚持本心。可那些人们又开始哭求,就好像在求一个恶魔似的,这让焦老五苦不堪言。

    固然邻居们的逼求让他苦恼,更让他担忧的还是那些“王八蛋们”。白天相对还好些,那些家伙们从没有白天来逼,但他也不敢大意,不敢去摆摊,担心那些人来个出其不意。一到晚上,他就提心吊胆,生怕那些人突然出现,生怕自己和老婆被蒙到土里。因此他便和老婆轮班睡,另一人醒着,以便能够及时发现情况。

    “哈……”焦老五打了个哈欠。

    这几天太困了。

    关键就这样神经高度紧张,就这样的倍受煎熬,实在耗的是心疲力倦。

    “哈……”又是一个哈欠打起。

    抬手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后半夜一点,早已过了老婆“替班”的时间,但他没有叫她,想着再让身旁的可怜女人多睡一会儿。

    这些天以来,自己身为男人,都是又惊又怕,精力难支。老婆做为一个女人,又成天牵挂着不在身边的儿女,更是心力交瘁了。

    “老五,快跑……啊!放开他……老五,跑,快跑。”屋子里忽然响起女人的哭喊。

    焦老五赶忙伸出手去,推着身旁女人:“醒醒,醒醒。”

    “老五,跑……呜……”女人哭泣着,从噩梦中醒来。

    “没事,没事,我在这呢。”焦老五拍着老婆脊背,安抚着。

    “呜……”女人抱住身旁男人,抽抽嗒嗒的哭诉起来,“我梦见那些人又来了,院门口钩机和铲车就有十多个,打手们更是站了一院子。他们来了以后,不由分说,直接把你衣服剥光,吊起来毒打,让你在协议上签字。你誓死不签,对他们破口大骂,还把一个人的耳朵咬了下来。他们先是拿皮鞭抽你,接着就拿带铁钉的棒子打,后来直接拿铬铁烫。

    看到他们打你,我想跑过去抢他们鞭子,想要拉着你跑,可是手伸不出去,腿也迈不开。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折磨你,听着铬铁烫肉‘吱啦吱啦’的响,你胸脯和肚上的肉都翻了出来,血呼哧啦、焦黑焦黑的。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只能在那喊,不停的喊。呜……吓死我了,呜……”

    老婆已经不是第一次做噩梦,也不是第一次从梦里惊醒,她是吓怕了。

    焦老五叹了口气:“唉,我就说嘛,这不是女人的事,女人就应该躲起来,让男人在前边顶着。听我劝,你也跟着儿子去,躲上一阵子。过一段我估计就没事了,补偿款也应该能到位,政府总得解决呀。到时我去接你们娘几个,咱们一块到市里去买房子,要是没合适的,就先租上。”

    “不,你在哪我就在哪,绝不离开。现在咱们俩还有个照应,要是光你一个可不行,没准到时不是被埋在土里,就是让人打了闷棍。”女人态度很坚决。

    “何苦呀,有我一个男人就行,你还偏要陪上。他们不会那么做的,要做的话早做了。他们耍赖可以,肯定不敢闹出人命来,杀人偿命可不是闹着玩的。一旦死了人,就有人管了,那些家伙常干这事,比咱们清楚,他们不会犯傻的。你放心,我也不会莽撞,只会在屋里硬扛着,不会跟他们面对面交锋。你还是先出去躲几天,也能休息一下,哪怕过几天再回来陪我。行不行?”焦老五继续解劝着。

    女人摇着头说:“不,我绝对不会一个人躲出去,不会扔下你不管。”

    “哎,你太固执了。”焦老五也无奈的摇摇头。

    女人反过来劝起了男人:“老五,实在不行的话,就签了吧。你没看出来吗?他们现在又换办法了,不再是直接来吓唬,而是拿左邻右舍说事了。他们那几家孩子上学的,每天都被学校逼着签字,逼着回来做你的工作。听他们说,就是孩子在学校,也是被罚着站在外面,根本就听不上课。你没看出来吗?那几家都快疯了,除了哭天抹泪,就是磕头下跪,过些天就该抹脖子、上吊了。都是乡里乡亲的,要是到时候因为咱们出个好歹,你说咱们这……唉。”

    “真要寻死,也找不着咱。咱又没说不让他们签,上不上课咱们也管不了,他们是不想拆迁吃亏,又怕耽误孩子上课,现在还来逼我们,他们就是帮凶。”焦老五怒道,“要是再来瞎嘚嘚,连门我也不让他们进。”

    “咱们这还有门吗?你别看他们不敢惹学校,更不敢惹那些人,没准就敢到咱们家闹。你不信把门关上,他们非你给从窗户进来,非给往屋里扔砖头不可。再说了,也不光这些家,那些上班被单位治的人也开始找了,几乎周边邻居全来找咱们。照这样下去,就是那些人不拆咱们家,周边这些人也该把咱们家掀盖了。”女人还是担心不已。

    焦老五“哼”道:“好人闹不了他们,就知道跟着坏人一块捣乱,那些人想到了这点,才巧使唤他们的。甭理他们,这就看谁能耗得起,过几天他们就没脾气了。”

    “你……”话到半截,女人看到了时间,“哎呀”了一声,“你咋不早叫我?我都多睡一个小时了,你赶紧睡吧。”

    “好,我睡,你也睡。都这个时间点了,他们不会来了。”焦老五说着,揽上了妻子臂膀。

    “我先看着一会儿,等到……”话到半截,女人忽道,“老五,你听,什么声?好像是汽车,钩机、铲车。”

    焦老五竖起耳朵,自是也听到了“轰隆隆”的响动,咬牙骂道:“王八蛋们,这是不让老子好过了。”

    女人担忧更甚:“只怕今天没那么好过吧,我看他们肯定是要下手了。实在不行,咱们就……”

    “少说泄气话,我就不信了,他们还能咬了老子的鸟?”焦老五恨道,“到时也磕掉他王八蛋一嘴牙。”

    “轰隆隆”声响越来越近,就像在头顶一般。

    “刷”,一片光亮从高处射来,照到了堵着塑料布的破窗户上。

    “焦老五,到底签不签?我们的耐心可是有限的。”一个声音传了进来,还是那天的沉闷声响。

    暗暗骂了句“有种把老子弄死”,焦老五攥起了拳头。

    ……

    此时,院外又是另一番情形。

    在沟渠南边的空地上,已经停了六台机械,其中有三台钩机,三台铲车。机械东侧,仍旧停了两台越野车,正是上周来的那两辆“指挥车”。

    “嗡嗡嗡”,

    “呜呜呜”,

    众多越野车闪着灯光,向这个空地集结而来。

    不多时,空地东西两侧停了二十多辆大越野。

    越野车车门全部打开,每辆车上跳下四个健壮的男人。这些人与那天的穿戴一样,仍然是头戴安全帽,身穿劳动布工作服。不过所不同的是,那天全都手里拿着棒状物,而今天有了变化,一半拿着棒状物,一半扛着铁锹或镐头。

    “安全帽们”迅速集结到沟边,两眼直视着前方,就好像能够穿过垃圾堆,跃过院墙,直接看到屋里的“刁民”似的。

    “焦老五,你倒是说句话呀,是汉子就给个痛快话,别做什么缩头乌龟。”沉闷声音又响了起来。

    没人回话,就好似真没人一般。

    沉闷声音冷“哼”一声,扩单喇叭音量提高了好多:“众位住户都听着,经过这几天做工作,许多居民都想通了,及时纠正了错误思想,纷纷在拆迁协议上签了字。对于这些住户的理解和支持,我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已经按照承诺进行了付款。另外,在此过程中,我们也重新张贴了告示,要求所有住户撤离这些屋子。现在早已超过撤离期限,我想该搬的都搬走了。我们马上就将开始拆迁行动,假如还有没出来的人,就请尽快出来,如果看不到人,就按人去屋空处理。发生一切问题,我们概不负责。再给大家十五分钟时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两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十五分钟时间已到。

    “强拆开始。”沉闷声音发出了命令。

    “刷”,所有车灯瞬间全部打开。

    顿时现场亮如白昼,配以这些车辆和人员,更增加了肃杀的气氛。

    “轰隆隆”,六台施工设备率先启动,铲斗、铁铲并举。

    “咚”,

    “哗啦啦”,

    “刷”,

    钩土声、铲土声交错响起,土梁快速变矮,直至不见了踪影,两道沟渠也变成了平地。

    六台设备依旧没有停止,而是“轰隆隆”的向前开去。

    于此同时,“安全帽们”也随着向前移动而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