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九十四章 小人得罪不起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将近晚上十点的时候,“缘聚”餐包的晚宴才结束,人们大都喝的五迷三倒。

    肖婉婷嚷嚷着要去楼上KTV唱歌,结果田馨以“还有事需要安排”婉拒了。与众人一一告别,田馨率先离开了雁云大厦。

    “男神,咱们去唱吧。”肖婉婷的舌头已经有些生硬。

    “不了,我有个朋友在这,白天没顾上和他聊,晚上我得去找他。”楚天齐撒了个谎。

    “真的假的呀?你不会是跟某些人叙旧去吧?”肖婉婷说着,转头看去。

    周仝立即红了脸,拿眼剜了小师妹,意思很明显:闭嘴,你最八卦。

    肖婉婷并未理会周仝的“警告”,而是继续转头看着,嘴里还叨咕着:“你现在可是有家室的人了,绝不能和别的女人太……”

    楚天齐看着岳佳妮,打断肖婉婷的话:“照顾一下肖婉婷,她喝多了。”

    “怎么老是让我照顾你的……”话到半截,岳佳妮没有说下去。

    董梓萱不由得脸红,她清楚岳佳妮口中“老是”二字的含义,也对岳佳妮有了一丝愧意。刚才在酒桌上,自己回击肖婉婷时,也捎带上了岳佳妮,这太不对了,愧对了有恩于自己的人。

    楚天齐当然也明白岳佳妮所指,只得尴尬的笑了笑。

    岳佳妮自知语句有失,不再说话,而是过去搀扶肖婉婷。

    肖婉婷却没有住口,而是又追问道:“楚天齐,别骗人,真是去找你朋友?你这朋友在哪呢?”

    楚天齐哭笑不得:“他就住在……反正不远,我先去找他了。”

    冲着众人摆摆手,楚天齐离开餐包,出了雁云大厦,来在路边。

    不知是打车人多的缘故,还是正赶上这个时间段,路上过去了差不多二十多辆出租车,竟然没有一个空着的。

    好不容易一辆出租车停在路边,楚天齐打开车门,坐了上去,说出家的方位。

    司机答了声“好勒”,出租车向着前方冲去。

    楚天齐虽说今天也喝了不少酒,但毕竟酒量在那,除了觉得身上有些发热外,并没有过多反应。

    想起肖婉婷、董梓萱斗法,想起人们喝得舌头发硬,想起那些人频频向自己敬酒,楚天齐很是感慨。当然,他也想起了某些人,心中有着无奈,也有着厌恶。

    路上汽车不多不少,既没有拥堵,也不可能快速奔行。汽车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共转过了三个路口,再穿过两条街,就该到了。

    “叮呤”,短促铃声响起。

    楚天齐拿出手机,屏幕上跳出一条短信,点开短信后,一段文字出现在上面:没到家呢吧?耽误你一会儿时间,到学院路‘静怡’茶室坐坐。请务必赏光。

    仔细辨认了一下发信号码,楚天齐心中不禁嘀咕:学院路,坐坐。坐什么?难道是那事?那有什么可说的?不就是……

    正自想着,视线左前方出现“学院路”标识,楚天齐赶忙说了句:“学院路‘静怡’茶室。”

    司机“哦”了一声,对着观后镜说:“还好你说的及时,再晚几十秒的话,就没法拐了。”

    楚天齐没有接话,脑子里又在嘀咕着:坐什么?

    就在楚天齐犯嘀咕的时候,在雁云大厦的一间客房内,有一个人也在犯着嘀咕:要不要那么做?

    ……

    出租车在‘静怡’茶室外停下,楚天齐付过车费,奔向茶室。

    刚进茶室,便有一位高挑女孩迎了上来,微笑询问:“先生,您好!请问您有预定吗?”

    楚天齐说了第二条短信上的内容:“‘宁静致远’,董女士。”

    “好的,这么边。”女孩微微侧身,做着手势。

    在女孩引领下,楚天齐上了二楼。

    东北角方位处,有一间屋子,屋门上方是“宁静致远”四字。

    来在屋前,女孩伸手示意:“先生,到了。”

    正这时,屋门从里边打开,董梓萱面带笑容,站在门内。

    对女孩说了声“谢谢”,楚天齐迈步走进屋子。

    董梓萱关好屋门,快步跟上来,轻声道:“里边请。”

    楚天齐没有说话,按着对方指示,直接进了里屋套间。

    套间里面摆放着一张茶桌,茶具一应俱全。

    示意楚天齐就座,董梓萱倒了一杯茶,说:“楚市长,我计算着您到来的时间,提前泡的,现在刚刚好。”

    楚天齐直接道:“别这么称呼。有什么事吗?”

    董梓萱也坐了下来,回应着:“先向您解释一下,我一不是因为和肖婉婷斗嘴,她是个小孩子,我不和她一般见识。再说了,从最开始起因说起,还是赖我,赖我当初对你那样,她也是抱打不平。二要解释的是,乔阳不是我通知的,我没向他说起为田老师饯行的事。前几天接到岳佳妮电话,除了当时询问有谁会来,再没和任何人提过此事。”

    刚才在出租车上,岳佳妮就曾打电话,向楚天齐解释,她并没通知乔阳。现在看来,也不是董梓萱,那就应该是另有其人了。

    董梓萱继续说:“我现在约你来,是特意提醒你一下,一定要防着乔阳,那人的心计比起当初的我,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他这人还极其能隐忍,手段又狠辣,当初他在市局经侦支队任副队长时,楞是把队长送进了大狱。固然那个队长有错,如果不是他的操作,顶多也就是调职。这事知道的人少之又少,我是知情人之一,除了你,我没向其他任何人讲过。还有,他当初从县里进市里时,还……”

    哦,原来是这事。在刚才来的路上,楚天齐也想到了乔阳身上,但没想到具体事项。以自己和董梓萱的交往,他相信她现在所说,而且他也看出了乔阳这人的品行。于是点点头:“谢谢你!我也看出这人不地道,人品有大问题,才懒得搭理他。”

    董梓萱缓缓的说:“我看出来了,大伙都看出来了,乔阳自己应该更是心知肚明,你对他不感冒。虽然这段时间我在省教育厅培训,但是前些天原南棚户区拆迁的事,我早就听说了,也听说了乔阳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还听说了他屡次求见被你所拒。其实那时候我就想提醒你,又担心电话里说不清楚,后来正好接到岳佳妮电话,就等着今天和你说。

    现在市里没有处理乔阳,我想肯定还在对他调查,他应该也清楚,这才希望从你这里得到某种庇护。毕竟你当时去了现场,又是主管市领导,还是他的同学,所以他心存幻想。只是在你那里一次次碰壁,他自会感觉到希望渺茫,尤其今天的遭遇很可能会让他彻底死心。他会认为你不讲情面,势必对你愤恨,进而做出不利于你的举动来。

    还拿那个事情为例,当初他整掉的那个队长,固然毛病不少,但人品可是强过他好多的。就为了取而代之,他可是说下手就下手了,而且下的都是狠手。老话说的好,‘宁可得罪君子百人,不可得罪小人一个’。得罪小人,代价沉重,小人得罪不起呀。”

    楚天齐没有马上接话,但心中却道:我何尝不知?可我也很无奈的。

    在那天之前,楚天齐已经对乔阳有过很多了解,主要是去沃原以后才了解的。虽然在党校的时候,乔阳多次与自己为敌,但毕竟同学一场,楚天齐就打算好好了解一下,看看以后如何相处。当然也不止了解乔阳一人,只要是在沃原市范围的同学,他都尽量了解一下。

    通过了解,楚天齐才知道,相比起几位同学的毛病,乔阳可以说是劣迹斑斑。其利用现有身份,从事了许多违法乱纪的事项,尤其那天其在拆迁现场的做派,更充分说明其阴险。从那时起,楚天齐便决定,不和这样的人来往,关键时刻还得把这小子揪出来。

    后来在乔阳几次求见的时候,楚天齐也曾嘀咕过,想要看看乔阳会否幡然悔悟。如果乔阳真能痛改前非,倒是可以考虑从轻发落。但事实是,乔阳在找自己的同时,没有任何将功补过的举措,反而一边想着拉自己做挡箭牌,一边又千方百计的遮掩以前的罪行。

    既然这人已经坏到了骨子里,楚天齐自然不能和他接触,以免他拿自己做文章,不但影响相关调查,也会对自己名声不利。当然他也清楚,这样只会招致他对自己的仇恨,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按说今天乔阳是以同学身份来的,按说自己应该大面上过得去。但楚天齐清楚,乔阳正是看到了这点,正是想用今天之事做文章,那就更不能给其利用空间了。

    不过,听了董梓萱刚才所讲,楚天齐也更意识到“贼咬一口,入骨三分”的深刻含义。

    抬起头来,楚天齐真诚的说:“谢谢你,谢谢你的几次帮助。”

    “可别这么说,比起你对我的恩情,我做的这些根本微不足道,只愿我的这些提醒,能够多少对你有些帮助。”董梓萱说的言词恳切,声音颤抖,显然又想起了往事。但她还是又强调了那句,“小人得罪不起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