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零五章 面见交通厅长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刘福礼等人来的当天,除了刚到时提了一点工作的事,选出“领衔主演”外,整个一下午连同晚上根本没再办公,全是喝酒应酬了。

    兄弟市的领导来,其中大部分都是楚市长的朋友,韩鹏程和全体参与人员都很重视,中午便举行了盛大的欢迎宴会。在这次宴会上,不只参与迎接的人参加了,好多对口部门的副职也到了现场。整个午宴那是欢声笑语,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整个午宴下来,所有参会者都有了醉意,韩鹏程脸上也带了红晕,‘楚三斤’甚至都有些上头。

    本来要论酒量,现场所有人都没楚天齐量大,但架不住喝的酒多。来的这些人虽说都是因公而来,但绝大多数人都是冲着他,他自然不能少喝。尤其楚晓娅,更是硬硬的敬了“老领导”,而且提前给他下了绊,不喝都不行。这还不算,在韩鹏程的提议下,“领衔主演”也引来人们纷纷敬酒,一来二去,他成了酒桌上喝酒最多的人。也就是楚天齐,换做酒桌上任一人,怕是早就喝趴下了。饶是如此,楚天齐也不禁头大,说没多是假的,但心里高兴,倒也不觉得。

    下午时光,人们都带着浓浓酒意,工作接洽也就变成了叙旧聊天。人们小范围坐在一起,品茶醒酒,讲说着私人话题。

    说好的晚上不喝了,可是一坐到桌上,就变成了“无酒不成席”。晚宴韩鹏程没参加,由楚天齐主持,两瓶两瓶的喝着,每人差不多又喝了六七两,不过比中午少多了。

    第二天,人们这才算正式办公,正式对接。按照日常分工与级别,分别进行了衔接与磋商,并且在即将下班时汇总了相关内容,并就关键性问题统一了意见。

    ……

    第三天,其他人员继续留在沃原市,进行更细致的衔接。

    韩鹏程则带着楚天齐、刘福礼、徐敏霞、楚晓娅、杨崇举,一早到了省城。当他们到雁云市时,秦怀也刚到,大家汇合到一起。

    利用吃早点的机会,又简单碰了碰头,众人赶奔省交通厅。

    以前在县里的时候,楚天齐每到省里厅局办事,看到宏伟的办公大楼,都会感受到深深的敬畏。自从到国家发改委工作,加之这些年各地辗转任职,再看到这些厅局办公楼,早没了半点怯意,反而还会感觉到楼房有些破旧。

    虽说交通厅的楼房不新,但毕竟是省城厅局,自是有大衙门口的气派。不说别的,就说门口保安,查起证照来一丝不苟,很是有板有眼。

    平时在各自市区威风八面的二号车、小号牌照,到了省厅这里,没有了任何特权。只不过相比起普通牌照,没有被下眼看待,已经很不错了。

    由于已经有过预约,厅长秘书在电话里进行了确认,履行了例行登记手续后,几辆汽车驶进了院子。

    从车上下来,众人进了办公楼,然后一同乘梯上楼。

    见到一下子来了七个人,提前等候的厅长秘书先是一楞,随即释然了,因为他发现这里面全是“正经”人。饶是如此,秘书在向厅长汇报时,还是专门讲了“队伍壮观”一事。

    听完秘书介绍,交通厅长薛良没有多说,而是点了点头:“请他们进来吧。”

    韩鹏程在前,其余六人鱼贯而入。

    薛良站起身,从桌后迎了出来:“韩市长、秦市长,规模够大呀。”

    韩鹏程笑着回应:“这主要表明我们两市的诚意,薛厅长勿怪。”

    “哈哈哈……”薛良笑着与众人一一握手,“人多力量大呀。”

    相比起其他几位,楚天齐与薛良最不熟,虽然他知道对方,但今天还是第一次正式见面。去年在定野的时候,楚天齐有一次专门来拜访,恰逢薛良临时被省长叫走,后来他又有急事返回市里,两人错过了会面机会。

    把众人让到座位上,由秘书沏过茶水,薛良问:“韩市长,你打电话来,说是有事沟通,今天又带了这么庞大的队伍,有何吩咐?”

    韩鹏程微微欠身,摆动双手:“厅长大人,不敢不敢,我们是来汇报工作,请厅长大人指示。还是让我们两市的‘领衔主演’汇报吧。”

    “领衔主演?”薛良很是疑惑。

    楚天齐站起身来:“薛厅长,您好,我是沃原市常务副市长楚天齐,我来向您汇报。”

    “楚天齐同志啊,久仰久仰,请讲。”薛良示意了一下,又笑着说,“坐下讲,你个子太高,我有压力。”

    “谢谢厅长。”楚天齐坐到沙发上,讲说起来,“在沃原与定野交界有一座定风山,另一面是晋北省地域,定风山……”

    在楚天齐讲说的时候,薛良边听边做了一些记录,待对方停下话头以后,说道:“打通定风山,好像你们去年就操作过吧,对了,是定野市弄的。”

    楚天齐脸上略有尴尬:“去年只是询问融资贷款的事,我到省里来了几次,后来还去了一次*。因为其中欠缺好多东西,市里就没操作,也就没向省厅汇报。”

    秦怀马上补充:“当时这事吧,市里相关工作都没到位,反而让天齐同志出来跑了一段时间,主要是我工作安排的不科学,厅长勿怪。”

    薛良点点头:“看得出来,二位市长都很护着楚市长呀。”

    “现在此事能够提上市里议事日程,也是天齐同志的功劳。也正因此,我们两市才公推由他主抓,这也是‘领衔主演’的由来。”韩鹏程跟着补充。

    薛良笑着说:“不错,不错。”

    不知薛良在说楚天齐,还是在说秦、韩二人的补充,可能只有薛良自己清楚吧。

    略一沉吟,薛良又说:“在交通部的整个路网建设计划中,有贯通定风山这个项目,但实施时间是在下一个五年计划,距离最早还有一年半时间。现在全国都是大修高等级公路,没进入当下计划的项目,很难提前予以操作,上级也很难批准。”

    与秦、韩二人交换一下眼神后,楚天齐又说:“薛厅长,您说的确是事实,当下的五年计划里没有这个项目。据我所知,下一个五年计划,也正在编撰的关键时刻,哪些项目该上,哪些项目该靠前,还有一定的变数。我们现在做准备工作,也便于此项目列在优先行列,甚至可能会被允许两条腿走路。其实就是最基本的准备工作做下来,也得至少一年时间,到真正进行的时候,新计划应该也开始了。早做计划,免得被动。”

    对方所言下一个五年计划情况,薛良还是相信的。他知道楚天齐的一些背景,也知道对方在国家发改委有关系。但他还是说:“固然有这些可能,但毕竟当下没有列入计划,过早操作的话,难度会很大。”

    这次韩鹏程做了回复:“沃原与定野的整个经济发展,尤其两市经贸交流、合作,受定风山阻隔影响非常大,现在两市迫切需要打通这段‘梗阻’路。正因为知道会有难度,这才专门来麻烦薛厅长,您是权威专家,又有这方面信息资源,请厅长帮着支支招,拿些主意。”

    “是呀,有薛厅长帮忙,我们才心里更有底,我市近两年交通工作迅猛发展,也都与厅长大力支持分不开的。”秦怀也跟着说明。

    “二位,别给我戴高帽,我就是给大家服务的大头兵而已。”嘴上虽然这么说,其实薛良心里是很受用的。

    “薛厅长,这事就拜托您了,没有您的支持,这事我们根本玩不转。”韩鹏程继续奉承着。

    “老同学,你就别给我灌迷糊汤了。这条路操作确实有难度,关键不只涉及到河西省,还和晋北有关,我一个小小的交通厅长,根本玩不转。”停了一下,薛良又说,“这么的吧,你们大老远来了这么多人,显见特别重视。我和主管省长联系一下,你们当面再向他汇报一下,如果陆省长要是也能支持,这事才有操作的可能。”

    “那谢谢薛厅长了。”韩、秦二人表示感谢。

    薛良微微一笑,拿起听筒,拨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电话接通了,薛良对着听筒说:“陆省长,有件工作向您汇报一下,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是沃原和定野两市的同志来了,他们汇报交通工作的事。工程较大,希望能得到省长您的支持……好的,知道了。”

    挂掉电话,薛良对着众人说:“陆省长今天没时间,看看明天怎么样,到时我再帮你们联系。”

    韩鹏程站起身来:“好的,谢谢薛厅长。刚刚来的时候,给您带了点土特产,我已经让司机直接交您司机了。”

    薛良也从座位上站起:“老韩,都是老同学,又是工作需要,太客气了。你总是这么客气。”

    “不成敬意,不成敬意。”韩鹏程谦辞着。

    众人全都起身,薛良送到了门口。

    握着韩鹏程的手,薛良说:“难度太大了,不太好办哪。”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