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一十一章 你们也可找领导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王遨宇握着手机,想了一会儿,然后才站起身,去了对面屋子。

    看着面带喜色的王梦宇,桌后中年人说了话:“小王,怎么啦?”

    “省长,他刚才打固定电话,打了好几通,我都没接。结果又打到手机上,也是一遍一遍的没完,后来实在麻烦不过,我就接了。本以为他要说什么软话,不曾想上来就质问我,问您在不在。他以为自己是谁,不就是个副市长?”王遨宇语气很是不屑。

    “做人不可那么肤浅。”中年人缓缓的说。

    王遨宇马上附和:“就是,他一个副厅,竟敢质问部级大员,他也太那个了。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不知道马王……”

    中年人挥手打断:“你是怎么回复的?”

    “我明确告诉他,您下乡了。”王遨宇说的很干脆。

    “下乡了?我没下乡呀。若是见面的话,可就不好了。”中年人语句仍然很缓。

    王遨宇很是自负:“省长,怎么能见到他呢,您在办公室,他还不知道在哪呢。即使他到了省政府,门卫也会第一时间报告,我们立马能看见他步行进院。何况大楼一层保安也会请示,没有我们的允许,他是上不了楼的。”

    “是吗?”中年人反问了一句。

    “叮呤呤”,铃声忽然响起。

    看了眼手机,王遨宇道:“又是他,他这人真是……”

    “我要办公了。”中年人说过之后,拿过一份文件,看了起来。

    “哦,哦,好的。”王遨宇连连应允,快步退出了屋子。

    “叮呤呤”,手机铃声还在继续。

    “妈的,烦不烦?”王遨宇骂了一句,摁下红色挂断键。

    紧走几步,来在走廊过道处,王遨宇隔着玻璃幕墙,向外看去。

    院子里进出的车不多,也没看见那个车牌呀。再说了,即使真进了院,自己也应该得到汇报的。会不会是门卫疏忽?

    想到这一层,王遨宇快速拨打了一个号码。电话一通,直接到:“监控室吗?我是王遨宇……你们那里有没有发现一辆沃原市牌照的……对,对,就是跟你们班长说过的那个车牌号……没有啊,停车场、院门监控都没见?……确认吗?……绝对确认?好,好,没事了,谢谢兄弟们,改天请你们吃饭。”

    挂断电话,王遨宇自语道:“他娘的,还以为他有多大神通呢。”

    “叮呤呤”,手机铃声又起。

    扫到屏幕上的号码,王遨宇骂了句“丧门星”,然后摁了绿色按键,厉声斥责:“怎么又打?”

    “王处长,你在哪?”手机里的声音有些沉闷。

    王遨宇火气很盛:“跟你说了,我在下乡,和陆省长一起,都在乡下。”

    “你确认?”对方沉声质问。

    “有完没完?我没必要向你汇报吧,麻烦。”王遨宇说着,就要去按挂断键。

    “吱扭”,

    “别挂”,

    开门声、说话声同声响起。

    “你管得着吗?”王遨宇语气不善。

    “王处长,撒谎可不好吧。”一个声音响起。

    “撒你……”王遨宇正要开骂,忽觉声音来源不对,好像不在手机中,更像是在身旁。准确的说,是左、右耳都听到了声音。

    狐疑的转过头去,王遨宇楞住了。在身后不远处,从防火门那里走来一个高挑男子。

    高挑男子面带笑容,对着手机继续说话:“王处长,想说什么呢?继续说呀。你到底在哪?”

    被人当面揭穿谎言,王遨宇不由得脸面发窘,支吾起来:“你,我,你管不着吧。”

    高挑男子已经到了近前,依旧面带笑容:“你在什么地方,按说我管不着,可你这么骗我就不对了吧。我是来找陆省长的,又不是找你,只不过你有传达义务,我才向你询问。领导是否见我,取决于领导的时间与安排,你完全可以据实相靠。可你身为副处级专职秘书,偏偏欺骗一名副厅级官员,是否有违职业道德,是否对得起应有的操守?”

    略微慌乱后,王遨宇神情恢复正常,大衙门口的气派也摆了出来:“楚天齐同志,我这也是被你缠的没办法,不得不把行程提前告诉你。本来我已经准备出发了,结果临时有事,才留在了单位。”

    高挑男子正是楚天齐,他冷冷的说:“你这肯定有违职业规范,只要相关部门介入,那是绝对赖不掉的,这个暂且不说。”说到这里,他话题一转,“王处长,请你向陆省长通报一下,我想拜见他,可以吗?”

    “陆省长没时间。”王遨宇沉声道。

    “没时间?那么陆省长在不在单位?”楚天齐追问着。

    “跟你说了,陆省长下乡了,是我没去成。”王遨宇不耐的挥了挥手,“你走吧,以后再联系。”

    楚天齐“嗤笑”一声:“王处长,刚才你撒谎毕竟是没看到我,现在却当面大睁两眼说瞎话,这太过了吧。”

    “你凭什么说我撒谎?”王遨宇脖子一梗,拒不承认。

    “不要再狡辩了,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楚天齐说话时,眼中射*出两道冷厉。

    王遨宇不由得身上一激灵,怔在那里,不知如何应对。

    “叮呤呤”,是王遨宇的手机在响。

    看到手机上号码,王遨宇迟疑了一下,走开两步,转过身去,按下接听键:“您……”

    对方直接打断:“吵吵什么?成何体统?”

    “是他,是他一直在……”王遨宇支吾着。

    “请他进来吧。”对方给出指示。

    “这,好的。”王遨宇点头应承。

    结束通话,王遨宇来在楚天齐近前,两腮鼓鼓的,没好气的说:“跟我走。”

    楚天齐嘴角闪过一抹笑意,没有说话,跟了过去。

    来到刚才出来的屋子,王遨宇抬手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一个威严的声音传出屋子。

    轻轻扭动门锁,屋门推开一条缝隙,王遨宇向旁边一侧身,让出了通路。

    楚天齐迈步进屋,面带笑容,径直向着办公桌走去。来在距办公桌半步之遥时,收住脚步,微微颔首:“陆省长好,打扰了,我是沃原市常务副市长楚天齐,上次和交通厅薛良厅长一起,来过您这里。”

    桌后中年人正是副省长陆振山。他淡淡的说了句:“坐吧。”然后又道,“小王,给客人沏茶。”

    王遨宇本来已经准备掩好屋门,退出屋子,听到陆省长命令,只得进得屋来,为楚天齐倒水沏茶。

    楚天齐并没有坐下,而是依旧微微颔首站立,等着对方示下。

    待到王遨宇沏茶后退出,陆振山才再次说话:“楚天齐同志你有什么事吗?”

    “陆省长,上次和薛厅长一起向您汇报过,就是打通定风山公路一事,省长您让我们等回复。现在两市已经做过可行性研究,已经需要做下一步工作,也需要得到上级指示。知道您公务繁忙,我就直接到了省里,正好薛厅长有事没在单位,就直接来找您了。如果有什么唐突之处,还请您多多见谅。”楚天齐语句恭敬,态度诚恳。

    陆振山大手一挥:“没有什么唐突不唐突的,都是为了工作嘛!你说的这事呢,我也约了两次,正赶上领导不在,就没得到回应。”

    “谢谢您为此事操劳,还请您帮我们再联系联系,两市干部群众都对您感激不尽。”楚天齐再次感谢,并表达了意愿。

    略一沉吟,陆振山缓缓的说:“你们反映的这件事呢,尽管还有不成熟的地方,但我觉得是好事。如果仅是我们省的话,我这里就可以直接做出表态。从我个人角度来讲,原则上对发展交通是支持的。但这个项目涉及到了兄弟省份,好多事情就不是我能决定的,向领导谨慎请示,也是对你们负责。”

    “您说的是,我们也意识到了这点。但这个项目离不开您的大力支持,还请您帮着我们……”话到半截,楚天齐深深一躬,“拜托了!”

    “只是领导公务活动排的太紧,我这也是经常开会、出差,这时间呢总碰不到一起。”略一停顿,陆振山给出建议,“要不这样,咱们两条腿走路,我这边尽量联系,你们那边也可以找领导。”

    “那……我们找领导合适吗?”楚天齐请教着。

    “怎么说呢?按说你们是不应该直接找的,不过为了不耽误事,也未尝不可。”陆振山给出模糊答复。

    楚天齐点点头,也模棱两可的说:“这事还是要拜托您,请您多费心,全省公路事业都离不开您的支持,沃原市公路快速发展都与您的支持密不可分。我也和市长马上汇报您的指示,看看市里会有怎样的安排。”

    “那好,咱们就这么说定了。”陆振山抬手示意着。

    “谢谢您,那我现在就去向市长汇报!”再次一躬,楚天齐向门口走去。

    抓*住门锁把手时,楚天齐又回身问道:“省长,如果我们要找领导的话,该找哪位?”

    “找常务好一些吧。”回应过之后,陆振山提高了声音,“小王,送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