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七十五章 都在试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天亮之后,看着院外的“人造堤坝”,站在墙头眺望到坝外的深沟,顿时哭号声、叹息声响成一片。再配以蓬乱的头发、憔悴的容颜,还有那污浊的泪痕,样子真是凄惨。

    在哭过之后,人们才意识到一个更加严竣的问题:怎么出去?

    如果单单只是人的出进,尽管有一定的不便,还是能够通行的。但怎么可能只是人的出进呢?吃穿用度的东西总要买吧,米面粮油总得备吧,蔬菜不买也不行,没有煤气也做不了饭,烧不了水。这些都相对好说,一袋米面能吃月余,蔬菜提着就行,煤气换一次也够用很长时间。可吃水却是个麻烦问题。

    自来水已经停了一周,这段时间每家每户都是想尽办法,从单位或亲戚家接水,可每次除了搭着交情、好话说尽外,也不可能弄的太多。一是搬来搬去不方便,二是人家又不卖水,三是也盼着尽快恢复供应,怎会弄那么多?再说了,做饭、洗菜、洗碗、洗衣物这么多活计下来,即使尽量省着,拉那点水也经不住用。

    这不,好多人家从早上睁眼便愁开了,怎么把水运回来?像以往用三轮车运已经很难实现,可如果仅凭人力,那又能运多少?一次运的那么少,运输频率又得增加,这可怎么好?没办法,尽量克服吧。

    除了吃水难以外,孩子上学也成了问题。以往好多家都是骑摩托或自行车送,现在摩托不好出进,只能改成坐公交去送,这样时间就不太好保证了。

    把孩子送到学校后,又该出去上班了,弄水、买菜只好放在中午,下午又得上班、接孩子,一天就是这些事项,根本忙不过来,却又不得不做。

    仅是两天撑下来,人们便觉得精疲力竭、心神憔悴,若是长期这样下去,根本就受不了。

    怎么办?怎么办?

    针对这个问题,人们立即给出了各种答案。有人主张软办法——屈服,答应条件,在协议上签字,让人家放自己一马。也有人表示硬斗,老子就死扛着,不行就告你王八蛋的。

    最终,屈服的念头被暂时搁置,这既是心中仍不服气,更是不忍利益受损。于是好多人都商议着告那些王八蛋。

    人们根据商量好的办法,集中起来以后,乘坐各种交通工具,赶往区政府。

    ……

    市交通局,局长办公室。

    麦小雨坐在办公桌后,正在接着电话。

    电话里是一个男声:“麦局长,这些刁民实在难缠,整天没事干,就是上访。光是这两天,就拦下了大小上访三十二次,大部分都是在棚户区附近拦住的,有三次都快到我们这了。这些人也实在狡猾,刚开始还是白天出发,也还是结队而行,上访特征非常明显。从昨天晚上开始,半夜就溜出来,先躲到棚户区外面,而且是分散行动,早上再逐步向这里集中,真是防不胜防呀。”

    “那么多警察是干什么吃的,还让几个刁民钻了空子,真是窝……”麦小雨迟疑了一下,没有说出那个字,但还是不无埋怨,“这么着可不行。”

    “是呀,这么着真不行,时间长了指定出故障。再说了,也根本不是你说的几个刁民,那可是成千上万的,警察能有多少。现在好多警察都集中到那里,加班加点,已经累的够呛,根本也不可能老是这么高强度工作。”停了一下,对方追问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怎么办?你竟然不知道怎么办?我只是城建局长,又不是你的领导,你应该知道怎么办吧。”麦小雨说的很不客气。

    对方也来了火气:“麦局长,话可不能这么说,要是依我们的意思,根本就不这么弄,这不都是……”

    “我发现你这人真有意思,一到这种时候,就开始推脱责任。在这件事上,我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只有同舟共济共度难关,像你这样泄气撤火怎么行?”教训之后,麦小雨语气又一缓,“当前我们先不要再争论这个事项,共同面对现实,好不好?”

    电话里静了下来,对方没有再说话,显然默认了麦小雨的提议。

    麦小雨露出一抹轻蔑笑意,接着又说:“无论如何,得想方设法堵住他们,不能让他们集中起来,更不能让他们离开你们的辖区范围,要采取层层设防的模式,要不惜一切代价。不只是这些,也要管理陌生人和可疑人的活动范围,不能让他们里应外合,更不能出了内鬼。”

    “现在我们就是层层设防,否则更不行,毕竟警力跟他们相比,要少的可怜。现在不只是这种设防,不只是对可疑人布防,就是对其它联系方式也采取了管控,那些重点的……”说到这里,电话里的声音低了好多,低得只有电话两端的人能听清。

    这次麦小雨听的很认真,没有中途打断,更没有横加指责,待到对方说完,还予以了肯定:“对对,做工作就要这么仔细。你不要怪老大姐叨叨,我也是为咱们大家好,否则都要遭殃,谁也别想好。现在情况特殊,马虎不得,马虎不得呀!”

    对方没有跟着感慨,而是又提出了新的疑问:“麦局长,我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你让……”

    “笃笃”,敲门声忽然响起。

    麦小雨赶忙低声打断对方:“我这来人了,下来再说。”然后“啪”的一声,把听筒摁到了话机上。

    还没等主人说出“进来”二字,屋门便开了,黄有才快步进了屋子。

    看到是这个人,麦小雨皱着眉头问:“怎么样?没出纰漏吧?”

    “你放心吧,我办事,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黄有才说着,大大咧咧的坐到对面椅子上。

    “我怎么放心?最不放心的就是你。”麦小雨嗔道。

    黄有才“嘿嘿”笑着,龇了龇牙:“你老是爱护我,把我当小孩一样。”

    麦小雨也被气乐了:“真不要脸,有你这么满脸皱纹,毛哄哄的小孩吗?”

    “没那么邪乎吧,我这脸上皮肤还不错吧。”黄有才双手摸着脸颊,“我是不是那什么长得多,你比谁都清楚。”

    “呸,成天满嘴就这玩意,真不害臊。”啐过之后,麦小雨脸色一正,“我可告诉你,必须加起万倍小心来,千万不能把事搞砸了,否则咱们都收不了场。”

    “这我知道。”说到这里,黄有才语气一转,“可是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非要多此一举呢?一步到位多好,省得这么麻烦,提心吊胆的。”

    麦小雨斥道:“你以为我不想一步到位?可万一要是真引来……”

    黄有才无所谓的一挥手:“那有什么?到时生米做成熟饭,反正已经既成事实,也没法再重新来。还怕个屌呀。”

    麦小雨说:“这才是我担心的,人家没法重新来,我们也没法重新来呀。万一要是……”

    黄有才“哼”道:“有什么万一?这又两天过去了,不是连个屁都没放吗?你纯属就是杞人忧天。反倒你这么优柔寡断,久拖不决,更容易使……”

    “叮呤呤”,

    忽然响起的铃声,打断了黄有才的话。

    看了眼来电显示,麦小雨道:“你看看,果然又来电话了吧?”

    “那又能怎样?我看他就是个冒牌货,纯属拉大旗做虎皮,还他娘特约。什么叫特约,特约就表示不是正式的,只不过就是一个名誉罢了。现在社会上这种东西……”黄有才仍然不以为意,大肆评说起来。

    两通铃声响过后,便没了声响。

    黄有才呵呵一笑:“怎么样?就是个诈唬将,等他再来的时候,让我会会他,我看他长了几根瘆人毛,有什么了不起。他那不过是唬我们,就是试探而已,他有什么能耐?否则早该有后续动作了。”

    “你确定他就只是试探?”麦小雨问话中带着担忧,“那天他跟‘老蔫巴’来的时候,那气场、那气质,根本不像骗子。”

    “有多大气场?难道跟市里那家伙一样凶?”说到这里,黄有才又骂了一句,“敢把老子撸了,老子早晚让他知道厉害。”

    “行了,行了,哪又扯哪去了?”麦小雨挥着手,很是不耐烦,“火烧眉毛顾眼前吧。”

    “叮呤呤”,铃声再起,这次是手机在响。

    “看看,电话又追过来了吧。”说到这里,麦小雨拿起电话听筒,在上面拨了几个数字。

    很快,听筒里传出声音:“局长,您有……”

    不等对方说完,麦小雨直接打断:“叶主任,姓雷的又打电话了,我没接,一会儿他肯定要打办公室的。你就说我不在,探探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想讹钱还是想办事。另外,千万让人把大门把好,不能再让类似的人混进来。”

    “叮呤呤”,手机铃声重新响起。

    瞟了眼屏幕上面号码,不再是先前那个,麦小雨对着听筒说了声“让老黄去跟你说”,然后直接放下听筒,又对着黄有才摆了摆手。

    “我去跟叶朗达说?”黄有才疑惑的瞟了瞟手机,一步三回头的出了屋子。

    麦小雨长嘘了口气,拿起手机,摁下绿色按键。

    “试探的怎么样呀?咋现在才接?”手机里是一个大咧咧的声音。

    麦小雨道:“那人好像也在试探,不知究竟什么来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