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九十一章 死里逃生麦小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又是两周过去,沃原市发生了不少事情,但都是好事。

    自从表示给那些人机会后,那些人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几乎天天深入一线,现场解决问题。

    从六月初算起,在这二十天时间里,全市棚户区工作得到了有效推进,而且是务实的推进。与这些人分管相关的工作,也有了很大的提升,当然巩固还需要一个过程。

    不但是那些人表现的很努力,其他好多部门负责人也是不用扬鞭自奋蹄。自楚天齐来了以后,市里已经发生了好几起人员震荡,有人被收监入狱,有人遭撤职查办,还有人黯然下台,而却也有人被网开一面。两相对比,人们焉能不有所触动?焉能不明白怎么去做?

    通过明查暗访,楚天齐发现,有些工作确实有了改进,工作方法和效率都有提高,说明那些人真的做事了。单从那些部门负责人的肤色变化看,就知他们没少下基层。

    固然棚户区改造项目都有推进,但原南棚户项目推进效果最为明显。在六月十八号的时候,比约定时间提前两天,被拆户都收到了九成拆迁款。居民们早就等着这一时刻,于是拿钱后立即搬家,到十九号半夜,全部搬完。二十号这一天,所有补偿尾款全部打到居民帐上。当然了,那些要回拆的住户也按标准,履行了相关手续,并完成了搬迁。

    二十一号早上,原南棚户区改造拆迁全面开始。

    提前一周,有关部门便发出邀请,请楚市长出席拆迁仪式,但楚天齐婉拒了。他是要真正办事,而不是为了出风头露脸。

    据反馈,拆迁启动仪式弄的很热烈,市城建、原南区和其他部门头头脑脑去了很多,众多拆迁设备全都披红戴花。尤其数以万计居民观礼,流着幸福的眼泪,为整个项目鼓掌、欢呼。据听说,有许多官员也流泪了,不知是激动,还是兴奋,亦或是感慨。

    在六月份最后一天,市里终于下发了对涉及强拆人员的处理决定。

    在这份决定中,处分最重的是麦小雨——记大过,其次是原南区区长穆云雷——记过,其余那几个单位一把手都是警告处分。

    接到处分的当天晚上,这些人员大都进行了庆祝:太轻了,太值得庆祝。

    按说这次强拆并未造成人员伤亡,最终也没能彻底实施,这些部门一把手并不需过多担心。可是楚天齐参与了,而且把动静闹的那么大,当时好多人都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有人觉得会得撤职,甚至廉政部门会介入;有人觉得要被降职,由正职降副职,仕途也就到此为止;有人认为要被调职,由实权部门调到清水衙门,或是本系统任闲职。

    结果在人们吓的冷汗淋漓的时候,楚天齐却表示可以给机会。

    绝处逢生啊,人们拼了命的抓住机会,拼了命的表现,也暗暗下决心:以后也要夹着尾巴,要做到求真务实。

    果然,楚天齐没有食言,真的重拿轻放。人们放下了忐忑的心脏,自是要庆祝一番,庆祝劫后余生,分享这份喜悦。

    当然他们也不敢招摇,只是小范围庆祝,这个小范围仅限于至亲:父母、妻儿、个别兄弟姐妹。

    毕竟现在处分刚下,而且处分还留了个尾巴,除了在正常规定的年限中不得提拔外,另加了一条:在此期间如有其它问题,则要二“罪”归一。

    这次对麦小雨的处分,就是遵循的二罪归一,上次他已经有个“记过”了。

    相比较而言,对副职们的处理就要严厉多了。原南区副区长王满生直接负责棚户区拆迁工作,因严重渎职,被组织撤职,相关问题线索移交市纪检部门。市建设局职工黄有才因组织非法拆迁、私分款项等罪名,已经被开除,纪检部门已经对其双规。其它涉事部门主管副职,亦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处理,记大过、降级、撤职、留用查看不等。

    在这次强拆过程中,黄有才组织的非法拆迁队伍遭解散,骨干分子都被政法机关追究法律责任,协从人员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处理。

    做为被处理人员,有人庆幸,有人不平,有人轻松,有人愤恨,各种情绪不一而足。

    但做为此次事项的主体人群——被拆户,则是完全欢欣鼓舞。他们不但拿到了应得的补偿款项,获得了各项应得权益,而且也见识了政府对诸多官员的严肃处理,齐念党和政府恩情。

    对于人们的这些反应与做法,李子藤尽己所知,系统的向楚天齐做了详细汇报。

    听完汇报,楚天齐点点头:“不出意料。”

    其实已经有多个渠道的消息汇聚过来,只不过没有李子藤汇报的全面,但相关内容基本都一致。各个不同群体的反应,完全就在楚天齐意料之中,许多效果就是他故意要的。

    此次对整个事件的处理,可以说是完全按照楚天齐的意见在做,只不过是经过党、政一把手同意,并履行了相关程序而已。

    对于几个重要涉事人的情况,楚天齐都有猜测,实际情况也大都与猜测相符,只是麦小雨的情形出乎意料。于是他又问:“人们对麦小雨的情况怎么评价?”

    李子藤道:“诧异,人们都十分诧异。全市公务人员都知道,麦小雨就是交际花,“一剪梅”可不是白叫的,她与黄有才的关系更是尽人皆知。人们都清楚,在建设局的许多事项中,黄有才就是她的影子,就是完全在按她的意志办。也正因此,上次黄有才被撤职,人们都知道是替麦小雨背锅,都说情夫为情*妇堵了枪眼。

    人们觉得,麦、黄本就一体,麦小雨肯定不会亏待黄有才。这次拆迁事项发生后,大家都觉得,麦小雨应该会尽力拉他一把,虽然她也面临着麻烦。但出人意料的是,麦小雨不但没替黄有才活动,反而揭发了黄有才一些罪证。通过这件事,人们才意识到,麦小雨可不仅交际花那么简单,这女人真够狠的,狠的太过毒辣。更让人们没想到的是,在黄有才涉及的所有罪行中,麦小雨竟然一丝都没涉案,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是呀。”缓缓点头回应,楚天齐挥了挥手,“你先忙去吧。”

    “好的。”应答之后,李子藤退出了屋子。

    怎么会呢?楚天齐已经不止一次发出这个疑问。

    怎么不会呢?事实就是,麦小雨一点都未牵涉黄有才案,并且还因勇于检举而获得肯定与奖励,已经有传言,相关部门正考虑功过抵消事项。

    先不论功过相抵之说是否属实,也不论这种说法能否站得住脚,但毫无疑问,肯定有人在为麦小雨造舆论。这个人会是谁呢?会是明若阳吗?

    抛开这个传言,仅就已经发生的事项来看,肯定是有人为麦小雨平事。否则就凭之前麦、黄的关系,麦小雨绝不可能没有牵连。而且黄有才现在已经身陷囹圄,为了自保绝对会交待一些事情,不可避免要涉及到麦小雨。可为什么这样的内容却被消弭于无形,麦小雨反而成了反贪功臣呢?

    以黄有才涉及的那些事项来看,件件都不是小事,已经引起了省里有关部门注意。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有人能把麦小雨拉出来,而且没沾一点水,更没挂一点儿泥,这可不是一般的能量了,恐怕省里的一些副部都做不到。

    就从已经发生的这些事来看,很有可能是明家插了手,那么麦小雨的能量更不可小觑了。无论是否明家插手,但肯定是有人出了大力。那么这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就为了麦小雨?仅这么简单吗?会不会与自己有关呢?

    ……

    就在楚天齐为疑惑伤神之际,麦小雨正在接听电话。

    “小雨,这可费了老大力了,真是太难了。”电话里是一个男人声音。

    “明白,我麦小雨这次能够死里逃生,完全都是拜您所赐,您的大恩我没齿不忘。我麦小雨是有良心的人,最知道知恩图报,您交待的事情从未敢忘。只是几次操作很不理想,有负了您的重托。您放心,我一定用实际行动报答您的恩情,千方百计做成那事,还要做的漂漂亮亮的。”麦小雨做着表态。

    电话里“呵呵”的笑了:“小雨,有压力是好事,但也不要成了负担。我相信你,相信你会守诺,也相信你的能力。对了,除了那事以外,另一件事你要更上心一些,效果真的不错。”

    “有效就好,我一直把此事当做头等大事,与您所托那事同等重视。”麦小雨再次表态。

    “我这又有来电了。”电话里声音至此,戛然而止。

    放下听筒,麦小雨嘴角挂上一抹笑容,“哼”了一声:“老娘彻底死里逃生了。”

    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紧跟着屋门“咣当”一声撞开,一众男女进了屋子。

    当先一人直接扑向办公桌,抬手怒骂:“大卖*的,你他娘太狠了,竟然把有才、有富全送进了里边,太不是人了。”

    “太不是人了,大破鞋。”

    “骚*女人,还我们人。”

    后面众人也跟着骂骂咧咧冲了过去。

    “啪”,麦小雨一掌拍在桌子上,厉声喊喝:“站住,你们还有脸找我,太不识好歹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