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六十一章 你先把城建担起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到了四月份最后一天。

    大多数公务人员都在倒计时,计算着离下班还有多长时间,盘算着三天假期间的活动。这些人也不只是在心里盘算,大多已经通过短信对外联系,还有人在相对隐蔽的空间打起了电话。

    楚天齐也计划着假期回家,去看父母和老婆孩子,他早就想他们了。但他却没有大多数人那么清闲,没时间提前盘算假期的事,而是在争分夺秒的处理着手头工作,也在计划着假期之后的工作事项。

    “叮呤呤”,桌上固定电话响起。

    看到来电显示,楚天齐不由得心头一凛:假期不会泡汤吧?

    念头一闪而过后,楚天齐拿起电话听筒:“市长,您好!……好的,我马上过去。”

    放下听筒,楚天齐嘘了口气,拿起笔记本和笔,出了屋子。

    ……

    刚到市长室门前,市长秘书便从对面屋子迎了出来,热情的说:“楚市长,市长正等着您,请您直接进去!”

    微笑着点点头,楚天齐敲响了屋门。

    “笃笃”,

    “进来。”韩鹏程的声音传出屋子。

    推开屋门,楚天齐走了进去,随手关上屋门。

    办公桌后的韩鹏程欠起身,示意着:“天齐市长,过来坐!”

    “谢谢市长!”说着话,楚天齐到了桌前,坐在对面椅子上。

    韩鹏程微笑着,再次说话:“天齐市长,你果然是福将、猛将、儒将。数据虚报已经是多年的顽症,好多地区都有这种情况,可是你一出手,兵不血刃的就给解决了,不服不行。”

    楚天齐马上谦辞着:“市长,这可不是我的功劳,而是市委、市政府的英明决定,是市长亲自布局、指挥的结果,我只是尽了工作本分而已。而且在整个核实过程中,都是冯主任他们具体来做,我就是跟着参与了一下,并没做具体工作。”

    韩鹏程摆摆手:“天齐市长,不必谦虚。这事别人是否清楚我不知道,但我心知肚明,没有你楚市长的到来,没有你的提议,根本就不会有这次核实工作。没有你的亲自指挥与领导,这项工作也不会取得这么大的成绩,你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功劳。”

    “市长,我真的没做什么,大方向是您定的,具体操作又有别人,我就只是中间传递一下罢了。”楚天齐继续推脱着功劳。

    “行行行,咱们也别互相吹捧了,这事我心里有数。”停了一下,韩鹏程又说,“以前报的数据水分也太大了,大的超乎我的想象,若不是这次核实,我还认识不到有这么严重。这下好了,所有的重点项目全部厘清了底子,我们心里也有了底。依据真实数据做决断,更加有的放矢,也更加科学、客观,无论对现在的全市经济运行,还是对以后的可持续发展,都将产生深远的重大意义。”

    对方的话确实在理,也的确是实情,但楚天齐的心思不在这上面。他知道,市长专门把自己叫来,肯定不是为了口头表扬自己,肯定有具体事项安排。但自己又不便直接追问,只能待市长亲自讲出来。

    “天齐市长,核实工作圆满结束,对于下步工作,你有什么打算?”说到这里,韩鹏程又补充了一句,“我主要是指重点项目。”

    略一沉吟,楚天齐道:“现在数据已经准确,我们就要依据这些数据,调整相关计划。市发改委的同志们已经在做这项工作,昨天门主任和冯主任已经找过我,向我汇报了计划调整的一些细节。我让他们先按现在的想法去做,做完以后再报给我,然后我向您汇报。

    待到调整的新计划确定以后,就是如何去落实,这才是关键,否则一切都是空谈。我的想法是,在狠抓相关部门落实的前提下,市政府也要重点抓几个项目,要选重点中的重点。这样既是为了更好的推进相关工作,也是在为其它工作打样板,要通过打造几个精品,带出更多的精品项目。一旦形成打造精品的氛围,那么这些重点项目就会高质量推进,也就引领了所有项目的高品质化趋势。”

    “具体说说。”韩鹏程微笑示意着。

    “我的理解是,精品不是为了精而精,而是要选代表性强的项目,要既有体量又有社会影响力,既推进经济建设,又能回应和解决民生关切。可以选以下几个项目来考虑:一是棚户区改造项目,这是目前全市非常大的民生项目,也是社会和民众都非常关心的项目,也与百姓切身利益息息相关。棚户区改造……”楚天齐讲说着自己的想法。

    韩鹏程听的很认真,还不时的微微点头。

    在讲了两个项目后,楚天齐立即打住,做着说明:“市长,这只是我的一点儿粗浅想法,还没有细致的推进措施,也难免看得不准确,还请市长指正。”

    “天齐市长呀,我觉得你看的很准,咱俩是不谋而合呀,只不过你还有着保留。”韩鹏程笑着说,“把棚户区改造放到第一位,我觉得很有必要,也是必须的,只是……”

    听到对方中途打住,楚天齐心头一动,隐隐觉出了什么,但他并没有接话,而是仍旧做出耐心倾听的样子。

    见对方没有响应,韩鹏程接着说:“只是现在老方又病了,这一个月以来,他就有一多半时间生病,来的有数几天也没干什么。这么重要的工作,以他的身体状况和工作状态,怕是推行起来要耽误事呀。”

    “近阶段方副市长确实病休时间不短,不过应该已经调理的差不多,估计节后能够正常到位吧,他平时的整个身体素质非常不错的。虽然四月份他来的不多,但整个棚户区改造好像并没受什么影响。他是多年的老城建,既有一线领导经验,也有谋划城建全局的丰富经历,应该能够很好的推进这项工作。”楚天齐给出了自己的理解。

    “对于老方的能力,我比较了解,也知道他工作态度很端正,可是毕竟现在身体不太做主。他这次请假可不只是三两天,也不只是简单的在家休养,而是要专门去省城做检查,听说还可能去首都的医院。去大地方医院做检查,可不是三两天的事,光是检查和等结果就得十天半月,要是需进一步检查,那时间就更没准了。这种情况下,即使他再有心工作,恐怕也难以顾及呀。

    四月份之前,天齐时好时坏,温度也多有反复,这一个来月也基本是以准备工作为主,好多工作都没正式启动。从五月份开始,天气全面转暖,整个城建工作也会全面推开,主管领导经常不在岗位,势必要耽误工作。以咱们现在的形势,耽误不起呀。你说呢?”韩鹏程的语气中满是担忧。

    这话再明白不过了,但楚天齐还是没有接过话茬,而只是附和着:“要是这样的话,也倒是。”

    听到这样的回复,韩鹏程盯着楚天齐:“天齐市长,你说这该怎么办?”

    “怎么办?方副市长具体什么情况,他又有什么打算?”楚天齐反问着。

    “老方的意思是,不能因为他的身体状况影响这项工作,可他当下却是有心无力,希望市里能找合适的人具体抓一下。我觉得他说的也是实情,确实我们应该想这个辙了,只是放眼全市,适合的人真的太少。你觉得谁合适呢?”韩鹏程把球踢了过去。

    “谁合适,谁合适……”嘟囔了两声,楚天齐摇了摇头,“这个还没想过,下来以后,我好好想想。”

    韩鹏程又笑了:“天齐市长,咱们也别打哑谜了,你最合适,这个人选非你莫属。无论是论能力,还是考虑权限大小,再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了。”

    楚天齐马上推辞:“市长,市里这么多副市长,哪个都是官场奋斗了二、三十年的人,论能力好多人都比我强,我可不敢自诩更合适。”

    韩鹏程立即提出不同意见:“这个我心里有数,咱们也不需要挨个历数,没有比你更合适的。城建工作你先暂时抓起来,怎么样?”

    楚天齐忙道:“市长,您还是再考虑考虑其他人选,我初来乍到,目前手头的这些工作还没理清,再……”

    “天齐市长,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可不是拈轻怕重的人,怎么今天推三阻四起来?再说了,你又是政府常务,这种情况下也应该站出来才对。”韩鹏程半认真半调侃的说着。

    楚天齐脸上微现尴尬:“市长,不是我推三阻四,实在是怕耽误政府的事。我现在确实好多工作还没完全理顺,而且还在计划启动定风山修路事宜,这也是您非常关注的事,光是这个事项就有许多难缠的工作要做。”

    “这样,这个修路的事先放一放,反正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先把城建工作担起来。这总行了吧?”韩鹏程给出这样的回复。

    楚天齐嘘了口气,无奈的说:“还是看看方副市长什么意思,过节以后再说,可以吗?”

    “可以。”这次韩鹏程答复的很爽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