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零七章 该催就催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从省里回来后,人们在沃原市再一次碰头,议定了一些事项:继续找省交通厅薛厅长,请薛厅长向陆副省长打听省政府态度;两地交通、发改部门根据长远规划,进行可行性研究;根据两市可行性研究,编制计划任务书。这几项事宜,均由楚天齐统筹,两市委员会成员悉听调遣。

    楚天齐又把刘福礼、徐敏霞指定为两市衔接负责人,具体领导两市相关工作。根据事项进展,定野市会专门派人,在沃原市成立办事处,以第一时间衔接沟通。找省厅薛厅长一事,他则当仁不让,揽在自己身上。

    周五下午,刘福礼带着同来一行,返回了定野市。

    为了表示诚意,三天后,新的一周开始之际,定野市打来五十万元经费,用于此项工作前期开支。定野方还明确表态,什么时候经费不够,立即追加到位。

    沃原市更不能掉链子,等额经费迅即到位。

    平时人们都说,手中有粮,心里不慌;兜中有币,心里不虚。可现在专用帐户上趴着一百万元,楚天齐心里反倒有些忐忑,无形当中增加了压力。

    又是一周多过去,九月上旬已接近尾声。

    早上上班不久,楚天齐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时间不长,手机里传出声音:“楚市长,还是问那事吧?今天我还没打电话呢,也不知道陆省长回来没有。一会儿我问完,再给你回电话。”

    “谢谢厅长,麻烦您了!”楚天齐赶忙致谢。

    “先这样。”对方说完,手机里没了声音。

    放下手机,楚天齐长嘘了口气。

    从返回沃原那天算起,已经过去差不多两周。除去周末,在工作日期间,楚天齐几乎每天都打电话询问,明知道这样很招人烦,可也只能这么做着。所好薛良厅长态度一直不错,只是总没有省领导答复,要么是省领导没时间,要么就是陆振山不在。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

    满以为是薛厅长回电,拿起手机才知道,是楚晓娅打来的。

    笑着摇摇头,楚天齐按下接听键。

    手机里立即传来楚晓娅的声音:“领衔主演,是不不想接电话呀,磨蹭这么长时间。”

    “铃声一响我就接,还要怎样?”回应之后,楚天齐问,“可行性研究进展怎么样了?”

    “一上来就问这个,有意思吗?再说了,这事也应该问刘市长呀,我跟您差着层级呢。”对方语气中带着不满。

    楚天齐随口道:“那你打电话干什么?”

    “诶,你这人怎么这样?官是一天比一天大,架子也大的离谱,现在都六亲不认了。我是楚晓娅,是你差不多十年的老同事,是你昔日的下属,是你这个领衔主演的跟班、剧务。就凭这些,我不能给你打电话吗?再说了,你家宁俊琦都说‘不麻烦,有事就找他’,我没胡说吧?”楚晓娅说的理直气壮。

    “好好好,那你说什么事吧。”楚天齐连忙告饶,“我手机还等着薛厅长回话呢。”

    “你这人真没劲。”嗔过之后,对方道,“奉刘市长之命,刚给你邮箱里发了份文档,是目前定野市可行性研究的初稿,是交通、发改诸多部门探讨过的。请领衔主演审核,我们敬等您的指示。”

    “好,那我先看看。哎呀,电话又进来了,我先挂了。”楚天齐说完,摁下红色按键,再次摇了摇头。

    打开电脑,楚天齐进入邮箱,下载了刚刚收到的文档。

    浏览了一会儿,楚天齐拿起电话,拨了出去。电话一通,直接道:“徐市长,定野市的可行性研究初稿到了……好的,先这样。”

    结束通话,楚天齐又继续浏览着文档。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了。

    看到是薛良的号码,楚天齐立即接通。

    薛良声音传了过来:“楚市长,刚才我打陆省长电话了,打了三次都没人接。后来我问他秘书,说是陆省长回来了,不过在开会。”

    楚天齐“哦”了一声:“麻烦薛厅长了,总是打扰您,请多原谅。”

    “不必客气,老韩委托的事,我必须尽心尽力去做。”对方说完,便挂断了。

    放下手机,楚天齐又看起了定野市的可行性研究。

    过了一会儿,徐敏霞敲门进来了。

    进屋之后,徐敏霞直接道:“咱们的可行性研究预计还得一两天,主要是有几处原始记录存在分歧,刚才我就是去跟进这事了。”

    楚天齐说:“不着急,这也不是着急的事,定野的也仅是初稿,我给你转发过去了。”

    “邮件接到了。刚才我大致浏览了几处,在好几个地方,双方衔接还有问题。我觉得有必要碰一下面,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徐敏霞回复着。

    “我的时间还不好说,这几天都排得很满,也总是有临时事项。这么的吧,你和刘市长联系,看你们时间,你们先对接。要是实在需要我出面的,到时候再约时间。”楚天齐给出建议。

    徐敏霞点点头:“行。和刘市长那边对接很顺,杨局长、门主任他们几个也反映,与楚局长他们配合的很好。现在这些衔接事项,主要是技术层面的,对于一些数据认识有分歧。不过我想,订正了个两三次,应该就能统一了。”

    “这样很好,不过千万注意,技术层面的东西,尤其数据更不能含糊,该求证求证,该争论争论,一定要唯实,而不能唯亲。”楚天齐叮嘱着。

    “明白,那我先回了。”徐敏霞说完,得到回应后,离开了。

    再次看过,楚天齐点头赞许,定野市的资料做的很详尽,步骤很规范,态度绝对端正。至于那些数据,只能由专业人员互相对接,探讨了。

    正这时,桌上固定电话响起。

    是市长韩鹏程打来的,要他过去一趟。

    关掉电脑,拿上笔和本,楚天齐出了屋子,直奔市长办公室而去。

    ……

    市长办公室。

    韩鹏程坐在办公桌后,对面椅子坐着楚天齐。

    听完对方汇报,韩鹏程点点头:“嗯,很好,双方都能有这样的心气,这件事就大有可为。数据有分歧不怕,说明双方都工作认真,这就对了。如果是现在数据就都统一,反而就有问题了。你还要跟他们强调,要稳扎稳打,每一环节都力求订正统一,不可求快冒进。现在发现问题更容易一些,否则已经成定式,再回头找的话,要更难,也更麻烦,很可能因几处不对就要大返工。”

    楚天齐点头应承:“是。”

    韩鹏程又说:“老薛那怎么回事,太磨叽了,不就是先要个初步态度吗?”

    “薛厅长也是天天都盯着这事,我几乎天天都和他联系。主要是省领导那里有事,要么陆副省长没时间,要么上级领导开会,要么出差。”楚天齐做着解释。

    韩鹏程一笑:“对老薛我还是比较了解的。他这人要么不接事,只要接上都会认真对待。这几年我没少麻烦他,他都是尽心尽力帮着的。”

    正这时,桌上固定电话响了。

    楚天齐起身要走。

    看到来电显示,韩鹏程抬手示意着:“你等会。说曹操曹操就到。”然后拿起了听筒。

    听筒里立即传来薛良的声音:“老韩,向你汇报一下工作。”

    韩鹏程笑着说:“薛厅长,不敢,不敢,你可折煞我了。我一个土包子,怎么敢跟厅领导摆谱?请薛厅长指示。”

    “哈哈哈……”手机里传来笑声,“你就是会巧使唤人,一边鞭打笨牛,一边还说着风凉话。我打电话呢,就是说那事,不知楚市长跟你说没。陆省长那里我联系了好多次,只有两次他在,一次是有别人在那汇报,一次是他马上就要出去,反正都没时间。其余那几次,都是打他办公室电话没人接,手机更不方便打了。

    联系不上他,我就主要和他秘书联系,反正他不是出门,就是开会,要么就是剪彩什么的,反正忙的很。对了,给他打通的那两次,他都说没联系上领导,领导总是不在省里。反正是这样,我这尽量联系,你们也不要过于着急。”

    “不着急,只要你不嫌我们麻烦就行,反正我是赖上你薛厅长了。”韩鹏程道。

    “我哪敢嫌你烦,这还生怕你挑理呢。就这样,我这电话又响了,挂了。”对方声音至此,戛然而止。

    放下听筒,韩鹏程又说:“天齐市长,老薛那边该催就催,没事。另外也不必心急,我看你经常半夜亮着灯,脸色也有些发黑,别累着了。”

    楚天齐点点头:“明白。”

    市长再没有什么事,楚天齐告辞,出了市长办公室。

    走在过道上,楚天齐心中暗想:我也知道不能着急。只是可行性研究那边进展迅速,我这里却还是原地不动,不着急不行呀。可这省领导左有事,右也有事,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一个回复。

    反正市长也说了,该催就催,我就经常给薛厅长打电话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