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二十一章 发现断卡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离开“老蔡饭庄”后,秦怀的盛情难却,楚天齐跟着到了市长办公室。喝茶、聊天,坐了一个来小时,才告辞离去。这还是楚天齐撒了一个小谎,说是约好了朋友,朋友正在等他,否则根本也无法脱身,肯定还得继续喝酒。

    到了楼下的时候,岳继先、雷鹏正在等候,曲刚、高峰、厉剑在旁陪同。与相送而来的刘福礼、曲刚等人告辞,楚天齐上了汽车。

    “嘀嘀”,越野车鸣响一声,驶出定野市政府,穿过街道,向城外驶去。

    看了眼观后镜,岳继先说了话:“市长,刚才接到报告,在我们吃饭离开的时候,饭庄二楼有人特意关注。此人究竟针对我们,还是在注意秦市长,有待排查,身份也有待核实。我们是否对他采取进一步措施?”

    楚天齐“哦”了一声:“初步感觉是怎么回事?”

    “在咱们离开之前,没发现异常,此人并未对我们的行踪及车辆发生兴趣,也未对秦市长那辆普通牌照车辆关注。也正因此,才对此人的目的捉摸不透。”略一停顿,岳继先继续说,“我们刚刚离去,此人就和别人通话,不知是否为巧合。”

    “是这样啊。”想了想,楚天齐才又说,“暂时不要采取措施,可以暗中观察有无其它异常,然后再做决断。”

    “明白。”岳继先答过之后,不再说话。

    虽说刚才喝茶解了许多酒意,但在车上这样轻轻摇摆,睡意还是慢慢袭来,楚天齐闭上了眼睛。

    ……

    “咚咚咚”,

    “咚咚咚”,

    定野市野外山区,孤零零一栋小房子前,一个矮个男人在使劲敲门,男人身后停着一辆汽车。

    “谁?”,屋子里传出警觉的声音。

    “我、我,开门。”矮个男人继续拍打着门板。

    屋子里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像是在穿衣物,然后便是“趿拉趿拉”的走路声,跟着又没了声音。

    “看你奶奶个*,快开门。”矮个男人手指门缝,骂道。

    “看看车上有人没?”屋里男子提着条件。

    “你,你们……他妈的。”矮个男人骂过后,来在汽车前,打开了前后车门。

    过了几秒钟,木门“吱扭”一声打开了。

    “咣”、“咣”,摔上车门,矮个男人气咻咻进了屋子。

    “咣当”、“哗啦”,

    屋门关起,也插上了门栓,屋子里顿时又黑乎乎的,景物也影影绰绰的。

    指着屋里两个黑影,矮个男人破口大破:“有他娘防备老子的警惕,也不至于让老子大老远跑一趟呀,提心吊胆的。”

    “老孬,这是咋了吗?”靠在门上的黑影问道。

    “咋的了?姓楚的追来了,要你俩的命来了。”矮个男人点指两个黑影。

    “啊?”二黑影都惊呼了一声,靠门黑影甚至要转身去拉门栓。

    “拿开狗爪子,作什么妖。”矮个男人厉声喝斥。

    靠门黑影“哦”了一声,转过身形,问道:“你怎么知道?听谁说的?他在哪,是抓我们的吗?”

    矮个男人马上说:“大放假的,他不在家里待着,不去看老婆孩子,偏偏跑到定野来,能是干什么?如果是正常公事的话,他肯定会上班时间办了,只能是悄没声的事。另外,拒说定野市长跟他在一块,还有几人长得结实精装,看着就像条子。”

    “那,那,那他去哪了?”靠门男人急问。

    “去哪了?你说去哪了?”质问之后,矮个男人又骂骂咧咧起来,“听说他来的消息以后,我第一时间给你们打电话,谁的也打不通。老子以为你们被逮了,结果他娘的关住门睡大觉呢,他娘的心可真够大的。”

    靠门男人立即解释起来:“连着这么长时间没合眼,我们真是累坏了。不趁着荒郊野外睡会儿,下次还不定什么时候呢。刚才关着手机,也是为了省电,要不当紧时候没了电,想联系都难。我俩……”

    矮个男人挥手打断:“费话少说,赶紧走,省得连累老子。”

    “往哪走?他都追这了,我们还能走得了?”靠门男人急了,嚷嚷起来,“这要钱没钱,要吃没吃,我们也没法走呀。”

    “行了,我给你们准备了两万,车上也带了点儿吃喝,待会放你们车上。”矮个男人说着,来到门边,拨拉开那个男人,开门出了屋子,奔向门口汽车。

    屋里两人立即对上了话:

    “往哪去?没地方去呀。”

    “没地方也得去,总不能在这等抓吧。”

    “那,那,实在不行,找他们几个去。”

    “找他们,他们怕是早跑得没影吧。再说了,定的分开跑,不就是怕被一下子全捂住吗?”

    “管不了那么多了,一块捂住倒好。总比咱俩进去,他们还在外面逍遥好吧。”

    “也是,那我和他们联系一下,不说姓楚的来了,就说给他们送给养去。”床边男人说着,抓起手机,打开。

    “还得跟老孬要点汽油,光咱们带那点怕是不顾。”先前靠门男人说着,转身出了屋子,奔向矮个男人。奔出几步后,又快速返到门口,指着打电话男人,做了“掰”、“扔”的动作。

    ……

    越野车出了省界,天色也暗了下来。

    把汽车停在安全处,岳继先拿出手机,看了起来。

    又在手机上按了几次后,岳继先道:“市长,市长。”

    楚天齐从睡梦中醒来,睁开了眼,问:“什么事?”

    “通过对那个打电话男人盯梢,锁定了他的电话号码,刚刚又在移动公司调出了通话清单。在对清单上号码初步排查后,一个外地手机号非常可疑。对这个外地可疑号码调查时,又发现了可疑迹象,这个号码的机主已经死亡,但这个号码一直使用着。而且这个号码已经出了定野市区,那里应该是一个荒郊野外所在。”岳继先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略一沉吟,楚天齐吩咐着:“马上让人对这个地点排查,注意隐蔽,不能暴露行踪和身份。”

    “是。”应答之后,岳继先在手机上操作起来。

    不多时,说过一声“已经安排”,岳继先启动了汽车。

    刚才迷糊了一会儿,楚天齐的酒意去了好多,大脑更加清醒,又想起了相关事情。

    这次赶奔他乡,虚虚实实,不知能否有所收获?时间紧迫,一旦过了假期,自己就没有这样的时间了,关键是方方面在的压力也容不得拖延。

    “叮呤呤”,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接听键:“乔书记。”

    “楚市长,走到哪了?什么时候到?”手机里是一个热情男声。

    “走到……”看了看车外,楚天齐又说,“估计还得两个来小时。”

    对方“哦”了一声:“我以为你们已经离着不远了。没遇到什么事吧?”

    “没什么事。下午接你电话那会儿,本来我们已经准备走了,结果定野市长知道我去,专程赶到饭馆,又喝了一个来小时。从饭馆出来,还去他办公室坐了一个小时,一来二去,两个小时就过去了。”说到这里,楚天齐问,“那边情况怎么样?”

    “经过比对,那十二辆中的九辆已经排除嫌疑,还有三辆继续排查。这三辆车都已经到了监控盲区,而且奔向不同方向,一时之间还有些排查难度。不过你放心,我们肯定会尽全力尽快识别出来。”对方回复着。

    楚天齐嘱咐道:“不必心急,慢慢来。这么短时间,车辆又没号牌,能够排除掉九辆,已经够快了。”

    “是。”对方应答之后,又叮嘱着,“楚市长路上慢点,注意安全。”

    “好的。”答了一声,楚天齐挂断电话。

    雷鹏在一旁接了话:“效率够高的。”

    楚天齐点点头:“是呀。关键车辆活动范围不只局限在他们县,还涉及到市里和兄弟县,又不能公开排查,老乔的效率确实不低。”

    “只是不知判断的是否准确。”雷鹏语句中带着一丝担心。

    “你放心吧,这是岳队长安排人圈定的,肯定错不了。”楚天齐回复很是自信。

    雷鹏道:“对于岳队长安排的人,我是绝对信得过,就是不知地方上同志判断会否出现偏差。”

    楚天齐没有回话,他也不禁生出担心,普通刑警与岳继先的人自是没法相比。

    车上静了下来。

    慢慢的,楚天齐闭上了眼睛,雷鹏也假寐起来。

    越野车一会儿摇摆前行,一会儿疾驰而去,后座两人也不由得昏昏欲睡。

    忽然,岳继先说了话:“市长,有情况。”

    楚天齐“哦”了一声,迅速睁开眼,坐正了身子。

    “刚才咱们的人发来消息,他们已经找到了那个号码曾经出现的所在,那是离定野市一百多公里的山上。山上有一间小木屋,像是护林人所住,但里面没有人,不过去却有人刚刚住过的痕迹,还有车辙和汽油味。在屋子外边,还找到了两个折断的手机卡,其中一个正是那个曾被定位到的号码。”岳继先说。

    略一沉吟,楚天齐脸上露出笑意:“那么另一张断卡就有些价值了,可得好好研究研究。”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