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一十四章 省领导同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接到楚天齐的汇报电话后,韩鹏程对楚天齐大加赞赏,夸赞他的门路广,并要他留在省里等消息。

    这次真的是等消息,只能等,不能再像找陆振山那样。其实如果不是陆振山一再推脱,推脱的楚天齐等人心里没底,楚天齐也不会直接去找副省长。假如薛良还答应帮着找,楚天齐也不会贸然去到省政府。

    在向韩鹏程汇报之后,楚天齐也向薛良做了汇报,然后便老神在在的在家逗弄“葫芦娃”,好不快哉。

    看着楚天齐倒似悠闲自在,其实心里不时惦记省政府消息。他不惦记也不行,虽然韩市长没再催他,但是徐敏霞、刘福礼却不时向他“汇报工作”,楚晓娅更是直接询问。他和他们倒是没讲那么细,只说在省里等消息,他们倒也没细问,但电话两端的人们都着急。

    能不急吗?现在沃原、定野两市都劲头十足,可行性研究都定稿了,但省里态度不明,自是无法进行后续工作,相关工作已经不得不暂停了。无论是暂停时间过长,或是省里彻底否定,对于两市相关人员的信心都是打击,也难免遭到相关人士非议。

    固然不愿别人拿此事品长论短,其实人们更希望此事能够进行下去。这并非只是为了眼前利益,也不是政绩优先,而是都想绩此路开通带动当地经济发展。身为政府主官和相关领导,人们大都愿意有所作为,而定风山一旦打通,那么就相当于去除了“梗阻”,地区互通有无将更加便捷,无疑会为当地发展带来巨大契机。

    从星期三下午等到星期四,又等到了星期五,直至下班时间到,楚天齐也没等到相关回复或询问。

    楚天齐心里急呀,可急也没用,省领导不仅只是这一件事,是否同时在单位,是否同时有时间,都很难说。再说了,李省长是否记着这事,也不敢保证。

    周末更是想都别想,只能等下周了。

    虽然楚天齐心里不无忐忑,但家人们却是高兴的不得了,这真是太难得了。除了春节放假以外,楚天齐就没在家里待这么长时间,何况还没有与“年”有关事项的打扰。

    最高兴的当然非宁俊琦莫属,不但能够天天见到丈夫,而且能够夜夜享受温存,她是不知疲倦的索取,他也生龙活虎神勇无比。不过连续一周多作战,进攻方还是带出了疲态——黑眼窝、瘦脸颊。

    尤春梅同样高兴,这么优秀的大儿子,平时多为国少为家、多为公难为私,这连续在家待着,三世同堂、天伦之乐,岂不欢喜?

    就连时刻教育儿子“忠孝难两全”的楚玉良,这次也没说相关语句,反而乐呵呵的讲“要劳逸结合”。

    明知道父亲是体谅自己工作辛苦,但楚天齐也不禁心里发虚,关键这几天晚上活动量太大了,会不会是父亲提醒“悠着点”呢?

    “葫芦娃”自出生到现在,爸爸就没好好陪着自己,即使在家,也是应酬不断。这次终于能和自己戏耍,虽说还不清楚与这个男人的关系,但“葫芦娃”嘴中蹦着稚嫩的“爸”字,也不时“咯咯”的乐着。

    周末的时候,楚天齐也暂时抛却脑中工作事宜,陪家人出去玩了两次,一家人其乐融融,幸福无比。

    新的一周到来了,楚天齐脑中的弦又上到了工作上,又开始想着省领导的回复。

    八点半,

    九点,

    十点,

    十一点半,

    上午过去了,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也没有相关人员找自己。

    中午也没睡踏实。

    从两点半继续等,

    半个小时,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就在四点半刚过的时候,手机响了。

    看到是薛良的号码,楚天齐马上接通了。

    薛良声音立即传来:“楚市长,来我这一趟。”

    “好的,半小时到。”楚天齐应答着,已经去拿衬衫了。

    ……

    没到下班高峰期,公路真是给面子,一路上几乎畅通无阻。

    刚到五点,楚天齐便进了薛良办公室。进屋便说:“厅长,对不起,让您久等了。”

    薛良站了起来,伸出手去:“楚市长,不晚,我也刚从省政府回来。”

    楚天齐握住对方右手:“谢谢厅长谅解。”

    “楚市长太客气了。你走的这么急,脸上都出汗了,来,擦擦,坐下擦。”薛良抽出手来,示意着。

    再次说了声“谢谢”,楚天齐抽出纸巾,擦拭着脸颊,待对方落座,他也才坐下。

    看到对方擦拭完毕,薛良伸出右手:“楚市长,你厉害,你是这个。”

    楚天齐一楞,随即一喜,但还是谨慎的问:“厅长,省里有消息了?”

    “是呀,消息来得还真快。李省长出差一周多,刚今天上午回单位,下午就找了陆省长,把我也喊去了。了解情况后,李省长当即表态,‘这是好事,支持市里搞’,还让陆省长和我这里配合。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就是刚从省政府出来。”薛良也是满脸喜色。

    “太好了,省领导同意了。”楚天齐也不再掩饰喜悦,而是直接表达了出来。

    薛良摇头感叹着:“哎呀,不服是不行,还是楚市长门路广,面子大。早知道这样,我也就不在中间耽搁了,那时直接让你找,就好了。”

    楚天齐赶忙站了起来,说道:“厅长,主要还是各位领导关照,尤其是您这里帮着做了那么多工作,否则我连省领导也见不着。”

    说实话,对于楚天齐能见到李省长,而且还这么快有了好结果,薛良还是很服气的,不过多么也有酸酸的感觉,尤其也觉着在老同学那里丢面子。现在听楚天齐这么说,薛良的那些酸味一扫而光,继而笑着说:“坐,坐,坐下说。”

    楚天齐坐回到椅子上,又说道:“就是那天联系李省长,我也没敢贸然前往,而是让我老丈人先帮着联系的,然后我才打了电话。”

    虽然早就猜到了这一层,但对方亲口说出来,而没有借机自傲,这更让薛良刮目相看。

    其实那天楚天齐在省政府戏弄王遨宇的事,薛良早就听说了。在腹诽王遨宇不识好歹的同时,薛良也曾暗自揶揄楚天齐:有后台就是不一样,那就是张扬的资本。但现在听到楚天齐这么坦然承认“借力”,薛良对楚天齐的丁点戏谑也不复存在,觉得那个王遨宇完全就是咎由自取。

    内心活动一闪而过,薛良看着对方说:“现在省领导已经亲自点头,那你们就可以加紧进行后续工作了,需要省厅做什么,随时找我。”

    “谢谢厅长,肯定少不了麻烦。”说到这里,楚天齐又询问道,“厅长,定风山地跨两省,项目最终还得和晋北一起搞,否则还是新的‘断头路’,与晋北省那里如何接洽?什么时候接洽?”

    “这件事呢,在李省长那里的时候,我也专门提到过。李省长指示,要省厅与兄弟省交通厅对接,也让陆省长随时准备接洽。两省之间的接洽,其实与沃原、定野两市对接类似,省厅这里联系着,也不影响你们的既定工作。你们只管按着既定的程序走,每进行完一阶段,都要和省厅通个气。再说了,设计计划任务书出来以后,也得上报审批,肯定也要经过这里,我们也能及时知道进展。”说到这里,薛良语气更为和蔼,起身伸出右手,“不耽误你时间了,赶紧回去忙吧。”

    “谢谢厅长,谢谢各位领导!”楚天齐也急忙起身相握,表示过感谢后,出了厅长办公室。

    从楼上一下来,到了越野车上,楚天齐便拨打了一个号码。

    “嘟……嘟……”,

    连着几声回铃音后,对方接通了:“喂。”

    楚天齐急忙致谢:“李省长,您好,非常感谢您对定风山修路的大力支持,我……”

    对方打断了话头:“你是楚天齐同志吧。领导正在开会,我是他的秘书小陈,我也是刚从会议室出来。在开会之前,领导就有交待,说是如果你打电话过来,就告诉你一句话‘把路修好’。”

    听到对方转达的意思,楚天齐郑重表态:“我一定尽心尽力,不敢有丝毫懈怠,请领导放心。”

    “楚市长,我马上还得回会议室,以后如果有事找领导,打我电话就行,我把手机号发给你。”手机里声音至此,便戛然而止。

    李省长想得的完全是公事,根本就不考虑私名,楚天齐不由得暗暗赞叹:胸怀呀,大领导应有的胸怀

    “叮咚”,短促铃声响起。

    楚天齐点开屏幕,是李省长手机发来的短信,上面是陈秘书的手机号码。

    马上存储了陈秘书号码,楚天齐想了想,又拨打了一个号码。

    “嘟……嘟……”,

    回铃音响了好几声,才传出声音:“哪位?”

    “陆省长,我是沃原市的楚天齐。非常感谢您对定风山修路的大力支持,也感谢您对沃原全市工作一直以来的支持,祝您工作顺利!”楚天齐态度非常恭敬。

    手机里静了一下,传出的声音明显很是和气:“对交通工作支持和严格把关,是我的份内之责,以后我还会严要求、严管理。”

    “应该的,应该的。”楚天齐赶忙表态。

    “以后如果有事找我,可以通过秘书,也可以直接找我。”对方的话中释放出善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