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六十三章 犯后娘手里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屋子里,白色墙壁、白色顶棚、白色床具、白色床单被罩,四周色调都很宁静,环境也非常宁静,可方永海内心却一点儿也静不下来。

    这种不平静,不止是今天才有,其实从一个多月前就开始了。

    那时冯俊飞等人到建设局核实,遭遇到黄有才的戏弄,之后黄有才更是阳奉阴违。知道这些事时,方永海就下了结论:黄有才早晚要倒霉,建设局肯定要被收拾。

    在下结论的同时,方永海心情便不平静,他知道建设局要给自己惹麻烦,要给自己添堵,不禁骂黄有才那个蠢货,也骂麦小雨那个傻*娘们。

    果然正如方永海预料,四月的第一天,市长就出示了举报信,举报建设局弄虚作假。当时在会上,方永海就意识到,这是黄有才的愚人节礼物,也是在给自己过愚人节。会后为了少掺和,他便病了,没有去参与调查。

    在四月五日那天,愚人节礼物去掉包装:黄有才被撤职,麦小雨被记过。

    虽说早就知道黄、麦二人要倒霉,曾经还暗自给这俩家伙念唱过衰,但这个处理决定超出了方永海预期:太快了,也太狠了。如果四月一号算是收到过节礼物,那么这个时候才是真正打开,真正被“愚”了一把。

    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尽管那两条狗不忠于自己,但表面还是拴在自己院子里,现在一条狗被弄死,一条狗被拴上铁链,自己这个主人也太没面子了。于是方永海就继续“病”着,虽说身体上没毛病,但心里真的不舒服。

    病病好好,一直到月底,方永海都在观察着,看看是否仅自己丢人。结果到头来,与建设局情况类似的好多单位,就因为迷途知返,并未受到原规定的处理,全被网开一面,不予处罚。

    这么一来,方永海心理便更不平静了,严重失衡:闹了半天,就把我的狗打了,我这个名义上的主人也太没面子了。

    别管是不是针对我,但事实上削了我的脸,那我何必热脸贴冷屁股呢?那点破工作爱谁管谁管,还是到医院休养心静呀。

    现在倒是来了医院,更远离了那个是非之地,可心里根本就静不下来,反而更烦躁了。

    “烦哪,哎……”方永海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叮呤呤”,手机铃声适时响起。

    看了眼来电显示,方永海略一迟疑,按下接听键。

    手机里立即传来一个女声:“市长,请问身体怎么样?检查没问题吧?我这可惦记了。”

    猫哭耗子。暗自腹诽之后,方永海冷冷的说:“有什么事?”

    对方“哦”了一声:“也没大事,就是和市长您说一声,您就安心养病吧,不用再操心工作的事了。”

    方永海听出来了,工作已经有人接手,于是道:“我本来就是在调养身体,本来就不操心工作。”

    手机里“呵呵”着:“那就好,那就好,市长能这么想最好。有楚市长那样年轻有为、魄力实足的优秀领导管着,指定城建工作会更出色,您尽管放心,休养多长时间也没问题。”

    虽说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听到这样的言辞,方永海还是禁不住追问:“楚天齐管?这又是谁传的?哪能上班第一天就定这事?”

    “传的?市长您还不知道?文件都到单位了。人家楚市长在会上可说了,只要管上城建,那就得按他的来,就得执行他的规矩,人家已经在做城建五年规划了。”说到这里,手机里长叹一声,“哎,我们是犯后娘手里喽!什么时候是个头呀,三年还是五年?”

    胸脯起伏了两下,方永海狠狠按下挂断键,骂了声:“妈的。”

    这声骂究竟是送给打电话的人,还是送给自己,亦或是骂另外的人,只有方永海自个知道了。

    ……

    握着已经挂断的听筒,麦小雨“咯咯咯”笑了起来,脸上神情极其古怪,既像是很高兴,又像是在发狠。

    “笃笃”,屋门响动,随即便被推开,一个男人闯了进来。

    看到来的是黄有才,麦小雨收住笑声,放下听筒,眉头微皱了一下,便迅即松开:“你怎么来啦?不好好在家休息。”

    “我能不来?都火烧眉毛了。他娘的,还指着慢慢回来干呢,现在他一来,我还能回来个屁。”黄有才骂着,一屁股坐到椅子上。

    麦小雨叹了口气:“哎,世事变化无常呀,只能瞅机会了。”

    黄有才一龇牙:“小雨,你挺高兴呀,老远就听你笑的那么开心,是不有什么好事?”

    “能有什么好事?尽瞎说。”麦小雨埋怨着。

    “好多人可都说,姓楚的就是个种牛,见女的就上。当初在定野的时候,那个姓管的娘们长的就跟猪一样,他都把人家办了。像是你这么风骚的女人,他能放过?恐怕又要上演‘一剪梅’了吧。”黄有才皮笑肉不笑的说,“你笑的这么开心,是不就盼着让他剪呢?”

    对方给自己提了醒,麦小雨不禁心中一动,但嘴上却骂道:“你个没良心的东西,把老娘想成什么人了?再说了,老娘就是再好的白菜,也让你这个臭猪拱了,人家还能看上?”

    “呵呵”的笑了两声,黄有才道:“这么说,你真的有这个心呀,怪不得这么长时间不召见我,原来是给人家留着的。是不是每天都要洗个五六遍,还要用熏香蒸一蒸那地方呀?”

    “混蛋。你他娘埋汰老娘,老娘这段时间都烦死了,哪还有心情找你?你不说给老娘出好主意,却来给老娘扣屎盆子。”麦小雨越说越气,抄起一沓纸张砸了过去。

    黄有才歪头一躲,但还是被扇在了脸上。

    “啪”,

    该。心里这样喊着,但麦小雨嘴上却表示出关心:“老黄,我不是故意的,不疼吧?”

    “能不疼?”黄有才脸上火辣辣的,但还是没忘先前的事,“你刚才到底笑什么?咱们都犯后娘手里了,你还能笑的出来?”

    “哎,你呀,咋一天这么无聊。”麦小雨摇着头,扯过话机,在上面翻出刚才那个号码。

    看了看号码和上面的时间,又瞅了瞅手表,黄有才“嘿嘿”的笑了:“你是不是向他及时通报了文件内容,激他们两个掐呢?”

    “你说呢?混蛋。”麦小雨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好,好。”黄有才被骂,不但没生气,反而称赞起来。

    ……

    楚天齐接管城建的消息,瞬间便四散传开,也传到了省城。当然这并非说人人皆知,但有心人却是在第一时间就听说了。

    “什么,楚天齐?你有没有搞错?”张鹏飞对着电话质问。

    “张总,要不要把相关文件给你传一份?”手机里的声音不无揶揄。

    张鹏飞怒道:“传你娘个*,成心气老子呀。”

    “不敢,不敢,我这不是怕张总不信吗。”手机里的语气根本就没有“不敢”的意思。

    张鹏飞又想起了什么,忙道:“城建工作不是那个姓方的老头管吗?为什么现在又让姓楚的王八蛋管了?”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官场上更讲究实力,实力决定一切。姓楚的虽然仅到沃原两个月,可是架不住人家根子硬呀,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才几天呀,就把建设局的官老爷收拾了一顿。现在那个蠢货被骟掉,局里就只剩了寡妇,八成姓楚的要来个‘一剪梅’了,到时建设局就成了姓楚的天下。再加上已经投诚的交通局,那就是名副其实的常务副市长,是真正的重点项目掌舵人了。你俩可是老熟人,又有共同的……呵呵,肯定老熟人该照顾张总了。”手机里满是挑拨的语气。

    “照顾你娘个头,老子还怕他不成,他手大还能捂过天?”张鹏飞甩了狠话。

    “那有什么不可能?一个多月就弄了两个局,再加上很快就会接过全市财政大权,离着掌控整个沃原市,也来日不远了。”对方“嘿嘿”笑着,“到时张总要钱也方便了,你们是老熟人嘛!当然了,要是张总不屑直接找他的话,让尊夫人出面就可以了。”

    “*你姥姥。”张鹏飞怒骂一句,摔掉了手机。

    “笃笃”,敲门声忽然响起。

    “谁?”张鹏飞瞪眼看向屋门方向。

    “张总,是我。”屋门开启,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看到是小诸葛,张鹏飞没有厉声质问,而是长叹一声,重重的靠在椅背上。

    “怎么又摔了?”弯腰捡起手机,小诸葛坐到了对面椅子,问,“张总,你是不也听说沃原市的事了。”

    “我他娘就奇怪了,为什么就命里犯小人,咱们在那他就到哪,咱们干什么,他就管什么。怎么躲都躲不开呢?”张鹏飞恨恨的抱怨着。

    “是呀,咋就总犯他手里呢。”小诸葛附和着,“这又犯到后娘手里了。”

    “怎么办呀?”张鹏飞讨起了主意。

    “张总你说呢?”小诸葛又把球踢了回去。

    “唉……”

    “唉……”

    两声叹息回响在屋子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