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六十九章 那就是一帮牲口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天光大亮的时候,焦老五家门前围了好多人,都是附近的居民。人们指着院里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咋又让砸了?”

    “什么时候的事?”

    “肯定是夜黑个呗。可咋就没听到动静?”

    “我也是,睡的跟死猪似的,什么都没听见。”

    “就是,家里也没个亮,天黑就睡,睡的昏昏沉沉的,根本就不知道这事。”

    “哪个缺德鬼干的?让他们全家不得好死。”

    “真他娘王八蛋,人家家里还有个两、三岁孩子呢,也不怕给吓着。”

    焦老五自是看到了门前这些人。本来院墙就不高,门口又有堆起的大土堆,人们站在那就好比蹲在墙头上,他岂能看不到?可焦老五却不愿出来搭茬。晚上动静那么大,又是砸玻璃,又是堵着门口大骂,他们能听不到?要是不知道的话,又怎会大早上来看热闹?

    虽说不愿搭理这些邻居,虽说对他们现在说风凉话有些怨气,但焦老五却不怪他们。那些人既然拿着砖头,就肯定带着刀子,自己仅敢钻在屋里对骂,也不敢黑灯瞎火的出去,更何况其他的邻居呢?只是怕用不了多长时间,那些家也要被石头砖块侍候了,想来既可悲也可怜。

    “老焦,没水了。哎,这是要渴死咱们呀。”女人拧着干涸的水笼头,唉声叹气着。

    “没事,只要脑袋在,就不可能渴死,我去拉水。”焦老五说着,拿起地上两只带盖塑料桶放到脚蹬三轮车上,然后把三轮车推到了院子里。

    看到焦老五出来,围观的人们暂时停止了讲说,互相之间来回的望望。

    打开反锁的院门,焦老五推着三轮车出了院子。

    立即又有人说了话:

    “老五,这咋就成这样了么?”

    “是不又是那些王八蛋。”

    “闹这么大动静,咋就不言语一声?要是你叫我,我咋也得过来看看呀。”

    “那些人都说啥了?还是上手就砸?”

    听着这些人的七嘴八舌,焦老五没有接茬,却也冲着众人苦涩一笑。

    “到底说啥吗?咋就这么不讲理?”仍然有人追问着。

    “限期一周,十九号下午六点必须搬走。”焦老五还是给了一个回复,然后跨上三轮车。

    “那要是不搬走,咋整?”

    “凭啥吗?”

    “你的条件他们都答应啦?”

    “能多给你多少?”

    “你怎么答复的?”

    人们的追问再次跟上。

    这次焦老五什么也没说,蹬着三轮车,“咯噔”、“咯噔”的骑行而去。

    看着那个因蹬车而左摇右晃的背影,人们又小声议论起来:

    “到底多给了他多少?”

    “多少也得给点吧,不都是这样吗?吓唬吓唬再答应点条件。”

    “真是的,我家和他家差不多,咋就没多给我?”

    “不对吧,上星期拆迁办人去你家那么长时间,能不答应你条件?”

    “没有,没有,真没有。”

    “那你家算下来多少?装修的那些钱补多少?”

    “多少?多少来这?我这人脑子不记事,这些天更糊涂,忘了,我也忘了。你家是多少?”

    “不记得,真不记得了,我家都是那口子主事,我从来不知道的。”

    “那你家搬吗?”

    “你家呢?”

    就在外面几人打“太极”之时,屋内女人带着哭腔道:“这水说停就停了,还让不让人活。”

    “对了,回家看看停水没。”

    “真是的,老五非要惹那帮人,这下闹的水也没了。”

    “没电再没水,这可咋整?都怪老五。”

    “焦老五也真是的,干啥非惹他们,闹得大伙都跟着遭殃。”

    这些人嘟嘟囔囔埋怨着,四散开来而去。

    屋里女人推开屋门,冲着空去的墙外,骂道:“没一个好东西,就知道说谣谣、趁便宜。”

    刚才门外这一幕,都落入一个壮汉眼中。壮汉并非专为看这一幕,只是他到这里时,正好那些人刚刚围在门口,他也就站在远处看了。

    左右看了看,壮汉骑着脚蹬三轮,摇摇晃晃的向前蹬去。当然这辆三轮不是焦老五那辆,要比焦老五骑的还旧,而且车上也不是塑料水桶,而是放着一小捆纸箱片,还有一袋子矿泉水瓶。

    壮汉边蹬边喊:“破烂的卖,纸箱报纸连环画,水瓶塑料易拉罐。收破烂来……”

    虽说收废品,但壮汉并没从每家门口经过,也没有慢慢骑行,而是径直奔着焦老五家而去。

    来在墙外,壮汉收住骑行速度,提高了嗓门:“收破烂来,水瓶塑料易拉罐,纸箱报纸连环画,收破烂来……”

    “收破烂的,看看这个要不?”屋子里出来一个中年女人,指着墙角招呼着。

    “那是甚东西?黑乎乎的也看不出来。”壮汉接了话。

    “塑料,不黑,不黑,上面都是洒的煤面儿。”中年女人说着,用手在那个平面上划拉着。

    让女人这么一划拉,那个圆面上现出了黄白色。

    壮汉伸着脖子,看了看:“好像是塑料,好像是。”

    “多少钱一斤?两毛五,三毛?”中年女人追问着。

    壮汉忙道:“哎呀,哪有那么贵?一斤两毛二,塑料不值钱。”

    “太少了,两毛二能卖几个钱?”

    “你那是什么?”

    “腌咸菜塑料桶,底下坏个窟窿,用不好了。”

    “腌咸菜的呀,那粘巴拉叽的,收购站都不想要,两毛二就不少了,好多人都不收这个。”

    “这里边可干净的,你就再多给几个,两毛八行不行?”

    “不行不行,就是干净的,也顶多再加二分,还不知道干净不干净。”

    “你进来看看,看看不倒得了。”

    “哎呀,我收废品不进院,你拿出来吧,拿出来我看看。省得丢了东西,赖我。”

    中年女人抬手招呼着:“有什么可丢的,我们这家甚都没有。破桶这边还挤着东西,我也不好往出拿,还是你进来拿吧。”

    “哇……哇……”孩子的哭声突然响起。

    “哎呀,小祖宗,你跟着哭甚。”中年女人说着,进了屋子。

    壮汉没有进院,而是四下看了看。

    中年女人很快又到了院里,怀中已经抱着一个小孩儿。再次招手:“收破烂的,进来拿,这孩子哭闹着,我根本也腾不开手。”

    “那,那好吧。”壮汉看似很为难的应答了一声,推着脚蹬三轮绕过土堆,停在了院门口。

    快速看了看左右,没看到有人过来,这才推开半掩的院门,走了进去。

    “来,就这,你有劲儿,几下就搬出来了。”中年女人指引着方向。

    壮汉按照女人指示,到了东南墙角,看了看,在那个露出黄白色的盖子上掸了掸。

    黑色粉面立即飞散开来。

    “慢点,慢点,都进屋了。”中年女人向后撤了撤身子,不停的挥动手臂,驱赶着灰尘。

    “没注意,没注意。”壮汉笑了笑,拿起了那个圆盖子。

    壮汉忽的向后面一跳:“哎呀,什么味,太难闻了。不要了,不要了,这就没人收。”

    “咋就没人收,看看,卖给谁都是卖,你就买走吧。”中年女人在一旁做着工作,“我这闹个孩子,出去也不方便。”

    “唉……”壮汉摇摇头,吧咂了两下嘴,还是又走到那个桶前,皱着眉头看着破桶,“太脏了,太脏了。”

    “收破烂的,你不就是收这些破桶烂瓶子吗?好东西谁卖呢。”中年女人道。

    “可,可是这东西也太脏了。”壮汉说着,侧着身子,在桶壁上拍了拍。

    “慢点,慢点,都进屋了。”中年女人再次后退了两步。

    “进屋,这离正房还有一截呢,咋就进……”壮汉继续拍打着桶壁,转回头去,忽的怔住了。眨了眨眼,才问,“这,这是咋了,打架了?”

    “这……哎……”中年女人一手抱小孩,一手指着破碎的窗户,“都是让牲口给砸的。”

    “牲口?”壮汉四下望望,很是不解,“这也没见骡马,咋就……”

    中年女人摆摆手:“不是那牲口,是吃人饭不拉人屎的牲口。”

    壮汉“哦”了一声:“你是说坏人,赖小吧?平白无故的,凭啥砸人家玻璃。你欠人家钱了?”

    “我们哪欠钱,是他们……”话到半截,中年女人又回到了原来话题,“一斤两毛八行不行?”

    “两毛八我就赔了,收购站也卖不了两毛八。”壮汉连连摇头。

    “那,哎,你就多给点吧,就当是给我们捎带着卖。”中年女人道。

    “我,我……我看看吧,这东西实在不值。”壮汉显得很为难,却也开始搬着塑料桶外挡着的破东烂西。

    见到壮汉搬动那些杂物,女人神色一喜,上前搭话:“大哥一看就是好人。”

    “好人?穷人。”壮汉摇摇头,边搬东西边道,“这玻璃渣子溅的哪都是,还好没伤到小孩子,这得有多大仇。什么人给砸的。”

    “拆迁办。”中年女人咬牙骂着。

    “拆迁办?就是拆房子那些人?”壮汉显得不可置信,“不可能吧?这,这是人干的事吗?”

    中年女人“哼”了一声:“拆迁办就不是人,那就是一群牲口,牲口才干这事。”

    “咋回事吗?”壮汉追问着,“再怎么也不能这样呀。”

    “哎,那帮牲口……”女人叹着气,讲说起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