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三十五章 孟省长真不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回了政府宾馆后,楚天齐当天下午哪也没去,就在房间钻着。在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接到柳秘书长“晚上坐坐”的邀请,但他也以“和朋友在外面”推掉了。

    第二天,楚天齐故意起得很晚,也那里都没去。

    下午两点半多,楚天齐拨打了孟秘书电话。

    两声回铃音响过,手机里就传来声音:“您好,哪位?”

    楚天齐道:“孟处长,你好,我是河西省沃原市常务副市长楚天齐,受河西省政府……”

    对方插了话:“楚市长,我知道您,柳秘书长已经和我说了您,陈秘书长也说了。您是不是要见孟省长?”

    “对,我想拜会孟省长。”楚天齐给出回复。

    “现在孟省长还在县里检查。”停了一下,对方又补充道,“原计划是今天上午回省里,结果又临时增加了两个县,估计还得多走个一两天。”

    楚天齐“哦”了一声:“是这样啊。那好,谢谢孟处长。”

    “不客气,楚市长可以随时找我,叫我小孟就好了。”对方语气很谦卑。

    “谢谢孟处长,不打扰了。”再次致谢后,楚天齐挂断电话。

    既然孟省长不在单位,那就只能再等了。

    这次早有心理准备,楚天齐也没有干等,而是把带来的一些文档完善、修改。

    时间倒也不慢,又是两天过去。

    早上八点半,楚天齐又拨打了孟秘书手机。

    “嘟……嘟……”,

    两声回铃音后,手机里传来压低的声音:“楚市长,正开会呢。”

    听到这样的声音,楚天齐也压低了音量:“什么时候可以结束?”

    “不知道,今天应该没时间,开完会还要去参观现场,干脆下周吧。”对方声音至此,戛然而止。

    “唉,下周吧。”楚天齐叹了一声,给韩鹏程去了电话,汇报了这里的情形。

    韩鹏程告诉他,不着急,肯定没那么快,让他稍安勿躁。

    稍安勿躁,既来之则安之,楚天齐又在晋北省宾馆钻了三天。

    ……

    新的一周开始,日子已是十一月份。

    早上起来,楚天齐没有打电话,而是在八点多赶到了晋北省政府。

    有了上周的教训,省政府安保人员立即学乖了,看到楚天齐到来,白脸安保直接迎了前去:“楚市长,您好!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我去拜会孟省长。”楚天齐说着,把证件递了过去。

    “不必,不必。”白脸安保陪着笑脸。

    “规矩不能破。”楚天齐把证件放到桌上。

    “那好,那好。”白脸安保点头哈腰着,代楚天齐填好了会见单内容,又指着会见单说,“楚市长,请您在这里签字。”

    签上名字,楚天齐把会见单推了过去:“你联系,还是我联系?”

    “不,不用了吧,您请!”白脸安保笑的露出了后槽牙,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子了。

    “那我来联系。”楚天齐说着,调出了一个手机号码,却又问安保,“孟处长办公室号是多少?”

    “是这个。”白脸安保快速写了一个号码,又急忙加上区号,把纸张递给楚天齐。

    照着纸条上号码,楚天齐拨了过去。

    “嘟……嘟……”

    一通回铃音响过,没人接听。

    再打还是没人接。

    这次楚天齐换了那个手机号拨打。

    “嘟……嘟……”,

    两声回铃音后,手机里传出声音:“您好,请问您是哪位?”

    楚天齐一楞,随即回答:“我是河西省沃原市的楚天齐,我……”

    手机里声音热情起来:“楚市长呀,真对不起,我正准备去开车,带着耳机接听的,没看到来电显示。您还是要见省长吗?真不巧,孟省长今天上午有点事,没到单位。”

    “那好吧,麻烦你了。”表示过歉意后,楚天齐又问了一句,“下午领导到单位吗?”

    “下午……我也说不准,到时您再联系,可以吗?”

    “好的,谢谢!”

    结束通话后,楚天齐转身走去。

    白脸安保马上跟在后面,一直送到大厅门口,还不忘说上一句“注意台阶”。

    下午的时候,楚天齐没有到省政府,而是给孟秘书打了几次电话,对方都说孟省长没到单位。

    星期二一早,楚天齐又去了,又是在楼下联系。但孟秘书告诉他,孟省长依旧没在,昨天下午出门没回。

    星期三、四、五,楚天齐连着上、下午去省政府,得到的答复要么是孟省长开会,要么就是下乡检查,要么就是有事。

    唉,又一周。楚天齐暗叹一声,转身便走。

    可能是注意到了楚市长神情不悦,白脸安保笑脸赔得更多。

    楚天齐没有理会这种前倨后恭的人,而是继续走去。到了大厅门口时,才意识到自己的作法有些不妥,有些太小家子气,还记仇了。于是转回头去,想要冲着对方点点头。

    此时,白脸安保已经走到一旁,正与黑脸安保嘀咕着什么。

    那二人一个低着头,一个侧着身,没有看到楚天齐。但楚天齐却注意到了黑脸安保的唇形,他似乎读出了唇形的意思,不由得心中一沉。

    “楚市长,你还在呀?”一个声音响起。

    这一声称呼,叫回了楚天齐目光,也叫开了正耳语的二人,那二人脸色极其尴尬。

    楚天齐遁声看去,见到柳秘书长正踩着台阶上来。便热情的打招呼:“柳秘书长好!”

    握住对方右手,柳秘书长问:“楚市长,你这是又来的?”

    “我一直在晋北。”

    “我还以为你回去了。”

    回去?没见到孟省长,我怎么能回去?楚天齐不禁狐疑。于是含糊的说:“不过也没一直在省会待着,有时候来政府这,有时候就去下面转转。”

    柳秘书长“哦”了一声:“是这么回事。其实你应该天天都问一下的,省得总是见不到。”

    这可话里有话呀。楚天齐于是又道:“有时候来这看看,有时候打电话,刚才打电话总占线,我就先回去了。”

    “别回去,在这等着吧,我记得孟省长今天好像应该在的,会不会没来呢。我给问问孟秘书。”柳秘书长说着,取出手机,拨打起来。

    很快,电话接通了,柳秘书长对着手机说:“是我……小孟,你在那?……在单位呀。孟省长在不在?楚市长想找他。……孟省长不在?……哦,好吧。”

    挂断电话,柳秘书长道:“小孟说了,孟省长下午有事没来。这样,上去坐坐吧,我请你吃……”

    正这时,柳秘书长的电话又响了。冲着楚天齐歉意的点点头,他接通了:“牛省长好!……好的,我等着。”

    结束通话,柳秘书长再次致歉:“楚市长,实在不好意思,牛省长刚才通知,让我等一拨客人,本来我是打算请你吃饭的。这样,明天休息,应该没什么事,明天我请你。”

    “不用客气,明后两天我正好要去县里,会两个朋友。”楚天齐编了个理由。

    柳秘书长一摊双手:“那,那只能改天了。真不好意思,你来了这么多天,我也没有尽上地主之谊,请你一定要给我机会。”

    楚天齐看出对方的诚意,也知道对方肯定不用发愁宴请开支,便也真诚的说:“谢谢柳秘书长,这已经很感谢了,哪天有时间我请你。”

    “这叫什么话,到这了哪能让你请客?说好了,下周抽时间,我坐东。”柳秘书长刚说到这里,手机又响了。

    向着对方挥了挥手,楚天齐转身走去。在转身瞬间,他又注意到,黑白二安保正站在窗前,向外张望呢。在看到自己扭脸时,便把目光投向别处,显得很是诡秘。

    ……

    带着狐疑,楚天齐出了晋北省政府,上了越野汽车,想着刚才的事情。

    从刚才柳秘书长的语气来看,孟省长这几天肯定有在的时候,也可能现在就在。而自己每天都联系,要么到单位,要么打电话,而且每天都打好几个,可为什么就没见到孟省长,也没得到肯定答复呢。

    黑白二安保的神情也不正常,两人小声嘀咕,看唇形分明是说孟秘书在楼上。

    其实刚才孟秘书的回答也前后矛盾。在接自己电话时,明确说孟省长不在,他也不在。可是在接柳秘书长电话时,却又声称他在单位。而当他听到自己要找省长时,停顿之后才回复柳秘书长,说孟省长不在。这就更奇怪了。

    从孟秘书的表现来看,非常类似陆省长的秘书王遨宇,只不过态度要好得多,但却有着严重的撒谎嫌疑。自己要不要戳穿谎言,要不要弄个水落石出呢?这样不好吧。可如果下周还是这样的结果,还是这样的循环往复,又该怎么办呢?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接通电话:“市长。”

    “省里冷不冷?这里变天了,注意别感冒。”韩鹏程满是关心语气。

    “不太冷。”知道市长更关心什么,楚天齐接下来便又汇报了这周的情形,当然没讲自己的疑惑。

    韩鹏程嘱咐楚天齐,不要着急,便结束了通话。

    握着手机,楚天齐不禁再次疑问:孟省长真不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