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七十一章 都在踢皮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从五月十三日开始,连着好几天,在原南棚户区都会出现一个收破烂的壮汉。但这个壮汉很有意思,专挑被砸玻璃的居民家去收,而且基本都是前脚收后脚扔,不过这个秘密由他自己掌握,住户们并不知情。

    这么一来,许多“同行”就有了福气,正走着走着,就在垃圾堆旁看到成捆纸箱片,或是装袋的矿泉水瓶。于是好多收废品的人形成了习惯,每经过一个垃圾堆,都会睁大眼睛瞅上一番,看看有没有现成的“外快”。当然了,原南棚户区那么大,收废品者也不少,好多人自是没那个福气,便对捡“外快”一说心存质疑,认为是有人存心造谣,目的是扰乱“市场”。

    从第六天开始,壮汉没有骑着三轮车走街串巷,而是专门到了第六排西数第二家,直接敲响了院门。

    “谁呀?”“老蔫巴”的声音传了出来。

    壮汉在门外答了话:“收破烂的。”

    “等着。”“老蔫巴”说着,出了屋子,来在院里,打开了院门。

    壮汉迈步进了院子。

    “老蔫巴”忽的转过身,质问着:“你是谁?怎么冒充收破烂的?”

    “我就是收破烂的。”壮汉说着,摘掉了墨镜。

    “老蔫巴”上瞅瞅,下瞧瞧,这才点点头:“是,是收破烂的,只是这变化也太大了。”

    壮汉形象确实变化太大。

    在前几天的时候,壮汉穿着一身劳动布衣裤,蓝色面料已经洗的发白,上衣和裤子都皱皱巴巴的,上面滴着许多大油点子。两条裤腿全都挽着,但却是一条高,一条挽的低。脚上的黄胶鞋打着补丁,左脚补丁处都顶出了缝隙,随时要“张嘴”的样子。头上的那顶草帽更是旧成黑黄色,帽圈本就掉了一圈多,余下部分也开了半圈。

    在和壮汉交涉废品收购的时候,“老蔫巴”也打量过对方长相,但壮汉有破帽沿遮着,脸上又有许多渍泥,汗痕一条一绺的,“老蔫巴”楞是没看清对方究竟是什么模样。

    但今天除了声音一样外,壮汉没有一点先前的影子,完全就是变了一个人。

    眼前壮汉身着黑色长裤,黑色半袖衫,脚蹬黑色作训靴,头顶黑色礼帽。脸上棱角分明,眼中满是坚毅,哪还有半点渍泥和萎靡?

    尽管已经确认此壮汉即彼壮汉,但“老蔫巴”还是质疑道:“你那天言说会有人来帮我,难道就是你?你到底是谁?”

    壮汉重新戴上墨镜,微微一笑:“我就是收破烂的。你那天说是想去找相关部门,又不知道去哪找,今天我带你去。”

    “可是,可是,你不会害我吧?要是你把我领那去,到时你撒丫子跑了,政府不是把我抓了吗?”“老蔫巴”很是担心。

    “大叔,你今天之所以表示怀疑,就是因为我换了衣服吧?可我还是我,还是雷书记的老乡,还是愿意帮你的那个收破烂的。是否有效果我不敢保证,但我能带你见到相关部门负责人,能把你的意见递上去,而且绝不会放下你不管,也肯定能够把你平安带出来。”壮汉说的很肯定。

    沉吟一下,“老蔫巴”还是追问道:“那么你到底是谁?又为什么会帮我?你图的是什么?”

    “该告诉你名姓的时候,我自会讲说。至于为什么帮你,就是为你好,为你争取利益,我不图什么。”略一停顿,壮汉又说,“当初雷书记救你时,图什么了吗?如果你相信雷书记,就请也相信我。”

    “老蔫巴”重重点头:“好,就冲你是雷书记老乡,就冲你俩声音那么像,我相信你。”

    “那你跟我走,一会儿听我的就行,我让你说话时,你再说。”壮汉叮嘱着。

    “行,我跟你走。”“老蔫巴”应答之后,又追问着,“需要拿什么吗?”

    壮汉摆了摆手:“不用,材料我都替你准备好了,一会儿在路上看。”

    “老蔫巴”不再迟疑,先是锁好屋门,然后跟着壮汉出了院子,又锁好院门。

    来在巷子西侧路边,壮汉走向那辆停放的崭新越野车,坐上了驾驶位,“老蔫巴”则上了后排座椅。

    越野车启动,径直向北驶去。

    ……

    越野车来在原南区政府,停在伸缩门前,车上坐的正是壮汉和“老蔫巴”。

    “嘀嘀”,

    一阵汽笛鸣响,把门卫叫了出来。

    看了看越野车,门卫问道:“哪来的?找谁?”

    驾驶位窗户摇下一条缝隙,越野车里递出一张名片来。

    门卫从侧门走出院子,接过名片看了起来,嘴里念叨着:“法制日报特约记者雷真。”

    看过名片之后,门卫又问:“记者同志,你要见谁?”

    “我见主管城建的副区长。”汽车里传出声音。

    “主管副区长好像,好像,就没见他来。我联系一下,看看在不在办公室。”门卫说话支支吾吾的。

    “如果主管副区长不在,就找区长,区长也不在的话,就找区委书记,可别跟我说都不在。要是你用鬼话糊弄我,那我就把你这个门卫曝光,让全国人民都认识你。”车里飘出的声音满是警告,很是森冷。

    门卫楞了一下,又瞅了瞅车里,嘟囔着“我惹谁了”,返回门卫室,打电话去了。

    “老蔫巴”听着壮汉的声音,不禁疑惑:怎么他变了声音,又不带玉赤味了?

    转头看去,“老蔫巴”又是一惊:什么时候他长出浓黑整齐的胡子了?

    时间不长,那个门卫来在门前,陪着笑说:“记者同志,王副区长请您进去,五楼五零五房间。”

    “知道了,开门,把名片还我。”说话间,驾驶位伸出一只手去。

    门卫“哦”了一声,操纵遥控器,打开伸缩门,不舍的把名片递了过去。

    收起名片,车窗摇上,越野车冲进了院子。

    看着越野车远去的方向,门卫既不服,又不无羡慕,嘟囔着:“记者就牛了?咱要是记者就好了。”

    越野车径直来在楼下,停在了车位上。车门打开,一老一少下了汽车,走进楼房,乘梯而上。

    电梯停在五楼,老少二人走出轿厢,向右拐去。

    来在五零五房间外,壮汉抬手敲响屋门。

    “笃笃”,

    敲门声响过,屋子里传出一个威严的声音:“进来。”

    推开屋门,老少二人进了屋子。

    看到前面年轻人的装扮,副区长王满生想到了两个词:酷毙、装逼。他礼貌的问:“请问哪位是雷记者。”

    “我是雷真。”壮汉摘下帽子,颔首行礼,但墨镜却依然戴着。

    “雷记者你好。”王满生站起身来,伸出手去。

    壮汉并未与对方握手,而是拿出包中纸张,直接递了过去:“王副区长,我应这位老人相请,前来向政府反映事情,请政府予以解决。”

    王满生接过纸张,刚看了标题和开头,便抱歉的一笑:“不好意思,你们找错地方了,这里的拆迁不归区里管。”

    “不归区里管?这可是原南区地块呀。”壮汉表示不解。

    “这片棚户区是在原南地块上,行政区划也一直在原南区,但是这次拆迁改造时,市里接手了这块工作,整个改造工程也成了市属项目。”王满生说着,站起身来,从档案柜里拿出一份文档,递了过去。

    壮汉接在手中,看了看文档,上面确实有这样的表述。

    看过之后,壮汉把文档还给了对方:“那这事归市里哪个部门管?”

    王满生摇摇头:“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不归区里管。”

    “那好吧,我们走,请把我的资料给我。”壮汉说着,拿起那沓张纸,转身走去。

    “老蔫巴”跟着出了屋子。

    看着一老一少离去的背影,王满生“哼”了一声:“什么东西,混充大尾巴狼。”

    ……

    半个小时后,一老一少进了市建设局,出现在局长办公室里。

    麦小雨从桌后迎了出来:“记者同志,城建工作欢迎你们的监督,请提宝贵意见。”

    壮汉并没去握麦小雨的手,而是说道:“麦局长,我受老人委托,前来找建设局交涉,请予以支持。”

    “记者同志,先喝杯茶,坐下慢慢聊。”麦小雨说着,就要去拿茶杯。

    “不必了,还是先请麦局长看看材料吧。”壮汉说着,递上了一沓纸张。

    “真是雷厉风行。”麦小雨奉承着,接过了那沓资料。

    看到标题,麦小雨就是微微皱眉,翻了翻里面内容,抱歉的说:“记者同志,恐怕你找错地方了。原南棚户区的确是市属改造项目,但拆迁工作却是由区里为主来做,这主要是考虑的属地管理权限,这样便于开展工作,我这里有市政府文件。”

    说完之后,麦小雨取出一份文档,递了过去:“记者同志,这是市政府文件。”

    壮汉接过看了看,确实上面有“拆迁以原南区为主”这样的语句。

    “这是韩市长签署的文件?”壮汉追问。

    麦小雨摇摇头:“前市长。”

    正这时,壮汉手机发出两声短促震动。他拿出一看,上面是一条短信:哥们,怎么样?

    瞟了麦小雨一眼,壮汉回过一条短信:都在踢皮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