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零一章 形势很不好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星期三上午九点,沃原市政府第三会议室,市政府常务办公会召开。市长、副市长全部到会,夏雪做会议记录。

    扫了眼与会众人,韩鹏程清了清嗓子,开始说话:“同志们,开会。今天会议主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讨论打通定风山事宜,这个议题已经获得市委常委会通过,下面先向大家介绍一下项目情况。”

    屋子里静了一下,徐敏霞介绍起来:“定风山位于沃原市西北端,是沃原、定野接壤之地,也与晋北省相邻,可谓一脚踏三地之所。由于定风山阻隔,从沃原市去往定野,或是出省到晋北,都需要走盘山路,行程用时均增加一小时左右。这不但影响了两省高效交流,也不利于三市经济往来,打通定风山势在必行。定风山一旦打通,就会大大促进……”

    徐敏霞准备的很充分,既介绍了项目位置、现状,也讲了打通定风山的意义,还讲了项目实施的方式、基本投资情况等内容。

    在徐敏霞讲说完之后,韩鹏程再次说话:“同志们,徐副市长已经详细介绍了这个项目,大家对这个项目怎么看,需要注意那些问题,有什么补充。说一说,畅所欲言。”

    市长话音落下,没人应声,现场静了下来。

    韩鹏程目光环视一圈,沉声道:“现在让大家发表意见,怎么都腼腆起来,这不好吧?”

    看了看排名最后的米岳林,方永海先行发言:“我先谈谈看法。定风山所处位置非常重要,是我市西北端对外流通必经之地,由于山体阻隔,许多方面都受到了严重影响。我分管城建和人民防空,对这种影响的感受颇深。近几年,借着省委省政府‘加快城建’的指示,我市城市建设工作也走上快车道,对建筑材料的需求日益增多,尤其从晋北省购进的……”

    讲过定风山交通的影响后,方永海做出总结:“打通定风山,对于全市城建、人民防空具有重要的积极意义,我完全支持这个项目建设。”

    在方永海说完后,现场再次静了下来,没人继续讲说。

    韩鹏程微微皱眉,抬手示意了一下:“都说,挨着来。”

    副市长刘一说了话:“要想富先修路,我分管经贸、招商、旅游、物流,对这句话感触颇深。这几年,我去了南方好多地方,也走了北方一些沿海城市,这些发达的省市,交通无一不发达。当然了,各地具体情形不一样,也不能完全类比,比如沿海城市的水陆运输,再比如那里的区位优势,我们都不能比。

    那我就说一下我们脚下这片土地,说一说沃原市。曾几何时,这里经贸繁荣,前推一百年,沃原可是北方重要的经贸重镇,沃原在当时的经贸地位,甚至要超出目前最发达的经济特区。但后来,我们这里没落了,由国际贸易桥头堡变成了‘封闭’的代名词。这里面固然有许多原因,但无疑交通是一个重要原因,成也交通,输也交通。

    当年那么多驼队、马帮,经由这里,通往草原国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的交通方式已经不适应,便也被时代无情的抛弃。近些年以来,关于交通对经济的影响,省市都形成了共识,也做了许多弥补。但时代不同,尽管我们跑的气喘吁吁,仍然仅能保持着原有位置不掉队。有人说这样跑的很累,可要是不跑的话,就连累的资格也没有了。

    当然了,不止是经贸,招商、旅游、物流,都离不开交通的发展与发达。现在每每出去招商或接待客商,首先要被考虑的几乎都是区位优势如何,区位既包括所处的整个周边环境,也包括交通。交通状况往往成为这些项目成败的关键因素,我们既有这方面经验,也不缺这方面教训。因此我非常赞同打通定风山,舒缓这个‘路梗阻’。”

    听着刘一这些讲说,徐敏霞心花怒放,暗道:妥了,妥了。

    楚天齐也很高兴,方永海表态在意料之中。先抛开工作,最起码从支持自己的角度,方永海也没有不赞同的道理。人们都清楚,虽然徐敏霞分管交通,这打通定风山完全是自己主导的。

    但刘一的表态,还是出乎楚天齐意料,他真没想到对方会这么说,而且说的这么深刻。关键平时接触很少,刘一给人的感觉更像学者,楚天齐对此人认识也不深,认为这是一个谨慎的人。而且对方也是在市长一再督促下才发言,好像是被迫,好像不乐意似的,结果却是这样旗帜鲜明的赞同。

    楚天齐向对方投去友善的目光,但刘一此时已经低下头去,盯在了面前的笔记本上。

    副市长邵明宇排名在刘一之后,沉吟了一下,才缓缓的说:“‘要想富先修路’这个口号大家都清楚,可以说妇孺老幼皆知。但是,具体操作起来,却是两码事。既然大家都知道这个道理,为什么实际情况却差别很大呢?是人们不想富?恐怕没有吧。究其原因,看问题要考虑全局,而不能片面,何况是这么大的项目。

    我分管环保、农业和水利,就从分管角度谈谈看法,先来说环保。定风山地跨三市、两省接壤,所处位置确实重要,可为什么那么多年没修高等级公路呢?历经这么多任党政班子,不可能没人看出来吧,但却没有启动大修事宜,为什么呢?需要考虑环保呀。

    定风山顾名思义,在‘定风’二字呀。事实也是,正是那处山体的存在,维系了几千年周边的风势均衡。可现在突然要开通,那么势必改变风力结构平衡,导致其它气候变化,也进而影响到方方面面的环境保护,还会……”

    怎么会这么说呢?好多人都看向邵明宇,楚天齐同样疑惑。

    徐敏霞更是吃惊:听对方这语气,根本不符合自己预判呀。

    在罗列了诸多对环保、农业、水利的影响后,邵明宇给出了意见:“修路是好事,我到什么时候都支持。但是具体到现在这个事情,我们必须要综合考虑,必须要慎重,绝不能顾此而失彼。慎重一些好呀,这只是我的个人浅见,仅供参考,仅供参考。”

    虽然邵明宇最后把话拉回了一些,但所有人都听的明白:邵明宇不赞同。

    副市长曲志红虽然四十多岁的年纪,但没有一点发福迹象,反而长的小巧玲珑的样子。都快当奶奶了,说话也是细声细气:“我早就听说‘要想富先修路’,可我也知道‘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孩子是花朵,是我们祖国的未来,教育工作更应该重视。修这么短的两条路,就要好几十亿,甚至上百亿,那够培养多少孩子呀。现在的孩子,就是未来的人才,好多更是以后的栋梁,提高软实力更不能忽视。

    除了教育外,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同样不能忽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要是本钱都没有了,即使通天大道,即使修出多向百车道,也没什么用呀。医疗卫生投入应该加大,而且刻不容缓。文化是立国之本,国本更重要了,更不能……”

    人们都听出来了,尽管曲志红顾左右言其它,似乎说的不着边际,但意思很明确:不同意。

    柯猛是警察出身,现在虽然身为副市长,分管着公安、司法、消防、工业,但仍然兼任着公安局长。柯猛生的五大三粗,说话也是高门大嗓:“我这人说话直,就想问一问,如果定风山打通了,公安干警、消防战士野外训练到哪里搞?那里可是全市集中训练的重要场所。”

    得,又一个反对。

    轮到市长助理米岳林了。米岳林兼任财政局长,分管财政、金融。按排名,他在最后一位,一般这种会都应是第一个发言,今天他反倒成了后发言的。

    米岳林冲着主位点了点头,脸色变成了苦瓜样,说话也期期艾艾:“修路是好事,可那得花钱,得花大钱呀,那可是几十亿,不是仨瓜俩枣……”

    这个米岳林哭了一通穷,其中心意思就是没钱,不同意修这条路。

    听完这些讲说,徐敏霞都快哭了,这也反转太快了,前半段还形势一片大好,这咋就急转直下了呢?

    不止是徐敏霞,楚天齐同样感觉到形势很不好。总共八名副市长,就有四人表示反对,即使市长也支持,顶多就是刚刚满足过半数,这非常出乎他的意料。

    在会前的时候,楚天齐虽然对徐敏霞说的很谨慎,但其实内心是很乐观的,毕竟市委常委会已经全票通过,这就是拍板了。至于政府常务办公会,更多是形式大于实际,主要应该是讨论一些实施意见。而且他觉得,即使有人有不同意见,也应该会很婉转,或者干脆保留,但现状却真的出乎意料。

    不行,自己必须旗帜鲜明的表明态度。想至此,楚天齐重重的咳嗽了两声。

    众人目光都投了过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