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八十七章 百姓、官员待遇迥异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就在陆长林汗流浃背的时候,对面屋子的人们却在猜测着,好多人也不禁揶揄与抱怨。当然人们只是心理活动,并不敢讲出来,也不敢有分毫神情流露。

    相比起屋里众人,陆长林来这里最晚,陆长林到的时候已经九点,其他人都是不到八点就来的。这些人都觉得,自己受了一个半小时洋罪,连个约见时间都没确定,他姓陆的刚到就被约见,这分明是楚天齐偏三向四。

    在楚天齐刚来的时候,人们经过了解,听说这是一个比较公正的人,好多事情都是对事不对人。可从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先有冯俊飞被重用,后有杨崇举出风头,还不是因为同学关系?当然对于那两人的事,人们也是说法不一,有人说是拉帮结派,有人说是举贤不避亲。

    抛开冯、杨二人的使用不讲,毕竟是道听途说,可刚才陆长林被召见,人们可是亲眼所见,分明就是走的熟人路线。这个老陆曾经在私下场合多次说过,楚天齐当年是他的下属,他对楚天齐多有照顾。当时人们还以为陆长林在吹牛,在给他自己脸上贴金,还拿其‘柯兴旺马仔’身份回击。现在看来,真是确有其事啊,否则为什么偏偏要插队接见他陆长林。

    好多人就是这样,有福不愿同享,却往往抱怨别人不能有难同当,都不禁在心中腹诽楚天齐不公。

    “吱扭”,开门声传出。

    这些人立即收拢心神,挤到门口,从门缝瞅向对面,却又不敢开门去看。人们担心,假如楚天齐来送老领导,要是看到被人围观,那肯定会更生气的。

    挤到前面几人,透过门缝看到,“7002”屋门缓慢开启,一个弓着的腰背先行出现。接着,那个腰背缓缓退出,然后是一个挂着汗珠的秃头顶,再然后是一张谄媚的笑脸,陆长林出来了。缓缓关闭屋门,陆长林一直冲着“7002”点头哈腰,直至屋门彻底关上,才收起谄笑,迅速换上了苦瓜脸。

    情况有变呀,带着讥诮的心理,人们打开了屋门。

    本来准备要下楼而去,听到屋门响动,陆长林又收住步子,转过头去。迎接他的,是一张张笑脸,但绝非是那种善意的笑。他不由得心生怒意,其实他本就暗自发怒,却又不便表现出来,脸上神色尴尬之极。

    “陆局,你过来,请教点儿事。”麦小雨冲着陆长林招手。

    “我还有事。”陆长林推托着。

    “就你事多?大家不都等着呢。”原南区区委书记段成钢说着话,快速跨出两步,牵上了对方胳膊,“来来来,再待一会儿。”

    其实极不愿在这里停留,更不愿见这些同僚,但又担心弄出动静,担心引得楚市长大动肝火。于是陆长林仅一拉扯,便跟着段成钢,进了那间“蒸笼”,屋门随即关闭。

    恰逢李子藤刚出去不久,人们说话相对随便,虽不敢说楚市长半个不字,担心同僚告状,但仅调理同僚还是没事的。

    麦小雨盯着陆长林的秃头顶,一副关心的口吻:“老陆,你是不生病了,怎么头上那么多汗,脸上也这么多汗道子。按说那屋不应该这么热呀。”

    段成钢说的更邪乎:“哎呀,老陆,你这身上怎么还发抖呢,这病的不轻呀。我小的时候见过,这叫打摆子,有人打的厉害直接就……你应该不会那样的,不过也不要大意。”

    “是呀,是呀,赶紧让医院看看吧,小心无大错,万一……我是说万一。”电力局长跟着帮了腔。

    麦小雨指着陆长林后背:“这湿这么一片,身子确实太虚了。”

    “哎呀妈呀,什么味?老陆,真的病的不轻呀,都失禁了。”段成钢指着陆长林的裤子。

    知道免不了被这些家伙调理,陆长林有一定的心理准备。

    刚才人们对自己头脸和后背汗水解读,虽然完全就是胡说八道,但有汗是真的,陆长林便也就一直忍着。可现在段成钢竟这么说,陆长林脸上挂不住了,转头压抑着声音,恶狠狠的骂道:“段二蛋,放你娘狗屁,你他娘才吓尿呢。”

    没想到陆长林忽然翻了脸,段成钢愕了一下,一时没有合适回怼语句。

    这时,麦小雨还不识火候,继续叨叨着:“确实太虚了,太虚了。”

    “虚你娘个大卖*。”陆长林忽又转向麦小雨,“你他娘不虚,‘一剪梅’多厉害呀,多少男人都能接。你他娘衣服不也那德性?大伙快看,看看那娘们这是怎么了,这是给你们发信号呀。”

    自己风流是一回事,让人当众揭短又是另一回事,麦小雨顿时气的满脸通红,胸脯一鼓一鼓的,却又说不出话来。

    这些老男人们看热闹不嫌事大,在陆长林的提示下,纷纷把目光投到麦小雨身上,专挑惹眼的地方看,好几人更是探着头,去看她领口里的东西。

    “陆光头,你娘才是大卖*。”麦小雨终于骂出了声。

    这事是段成钢挑起来的,听到麦小雨破口大骂,便是一惊,然后马上压着声音阻止:“麦局长,你不想好了?”

    注意到段成钢的手势,麦小雨一楞之后,赶忙捂住嘴巴,竖起了耳朵。

    “蹬蹬”,走路声。

    听到这个声响,麦小雨脸上出现了惊恐之色。

    其余人等同样脸色不大自然。

    “蹬”,

    “蹬蹬”,

    好像不是一人走路,也好像不是来自对门。

    再次拉开一条窄缝,人们顺着门缝偷偷张望。

    脚步声响越来越近,几个人影出现在视线中。

    人们看到,李子藤带着三个人走来,径直到了“7002”门口。李子藤抬手敲门,先行进了屋子。

    看那三人的样貌、衣服,分明就是普通老百姓,他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会被带到那去。

    麦小雨却看出来了,那个男的正是那个钉子户呀,另外那一男一女应该也是。

    和麦小雨一样,原南区区长穆云雷也认出了那三人。

    “7002”再次打开,李子藤站在门侧:“各位请进,楚市长有请!”

    那三人跟着进了屋子,“7002”屋门又关上了。

    对门的这些人面面相觑,他们可是听到李子藤说了“请”字,这可是另眼看待呀,楚天齐对待百姓与官员的态度也太的迥异了。

    ……

    看到李子藤带着三人进屋,楚天齐从座位上起来,绕过办公桌,迎了过去:“杨大爷、刘阿姨、焦大哥,欢迎欢迎!”

    平时本就不习惯握手,又是面对这么大的领导,杨老汉在衣襟上抹了好大一通,也没敢去抓对方伸出的右手。

    反倒是刘兰花要洒脱一些,抓住楚天齐右手,上下摇动着:“市长,你是个好官。”

    “是吗?来,坐,坐。”楚天齐左手又抓上杨老汉,同时招呼着焦老五。

    杨老汉与焦老五都憨憨的傻笑着,与刘兰花一同坐到了三人沙发上。三人转头打量着屋子,露出羡慕的神情,也带着一丝天生对官员的敬畏。

    楚天齐坐到了紧挨长沙发的单人沙发上,注意到三人的神情,没有立即说话。

    李子藤利落的给三人沏上茶水,说了声“慢用”,退出了屋子。

    “先喝点茶水,看看怎么样。”楚天齐抬手示意着。

    “好。”

    “好。”

    三人对望一眼,小心的端起茶杯,吹着水面的茶叶,“吸溜”、“吸溜”喝了两口。

    “香,真香。”

    “从嗓子眼到肚里都香。”

    “好茶叶,一辈子都没喝过这么好的茶叶。”

    “你是见都没见过吧?”

    “没见过,咱们仨都没见过。”

    “哈哈哈……”

    三人品评着茶叶,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楚天齐也跟着一起笑了。

    笑过之后,焦老五说:“楚市长,你可是个好官,说话算话,给我这个电话号码,我一打就打通了。还让那个小后生去接我们,真是好,好官。”

    杨老汉、刘兰花也跟着发出“好官”的感叹。

    楚天齐接过了话头:“我要告诉你号码,肯定是能打通的,谁也不能说个假号码吧。现在那事咋样了?”

    焦老五连声说“好”:“好,可好了,到底是市长说话管用。夜儿早起你们离开以后,就有人找我们,先拿尺子把倒的围墙都拉了尺寸,也拉了小房的价钱,跟着就找我们商量价钱。给的价钱真不低,比拆迁定的那个价钱还高出了三、四成,我们当然就同意了。夜后晌太阳还没落山,就把这个钱给到了我们手里,只要是这回拆小房和院墙的都给了。

    房子拆迁的事也说好了,正房按照规定的那个单价,菜窑、暖气罩、装修的墙围子都算了价钱,还有煤仓子也算了钱。闹半天这些东西都有钱,拿的那个表上都有,就是他们以前不给,楞说没有。拆迁安置款,提前签字奖励,这会统统都按规定算了。要是他们早这么弄,我们也不至于担惊受怕耗着,不至于这么遭‘洋罪’。”

    杨老汉跟着补充:“以前他们跟说的那个拆迁价钱,光是正房,每户按三间房算,就少给了三万多。再加上小南房和那些零碎东西,至少每户少给六万,我们一年也挣不了这么多。”

    “是呀,他们太黑心了,要是早能这么着,我们……唉。”叹了口气,刘兰花话题一转,“这下好了,从夜儿个你刚一走,这水也来了,电也来了,还把那块地平的好走了,孩子上学、大人上班也没人再吓唬。他们答复我们,六月二十号先给九成,剩下那一万,搬走就给。这回我们相信他们说的话,有楚市长在,他们不敢,我们放心了。我们仨来呢,就是跟市长说一声,我们的事不用操心了,你忙大事吧。”

    楚天齐不禁暗发感叹:多朴实的乡亲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