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零九章 陆省长很忙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二天一大早,楚天齐出现在省交通厅大楼里,他是昨天晚上回的省城,今天早上从家里出来的。

    昨天下午将近五点的时候,楚天齐接到薛良电话。薛良在电话中表示,还是没有联系到陆省长,让楚天齐到省厅一趟,有话当面讲。虽然薛良在电话中没有明说,但楚天齐清楚,肯定是找省领导之事不顺利。于是他在招待晚宴上露了一面,主持了开场酒以后,就委托徐敏霞和米岳林好生招待刘市长一行,便连夜到了省里。

    早上七点,楚天齐就从家里出发,路上也没堵车,将近八点便到了省交通厅。前几天刚来过,当时厅长秘书直接送到楼下,保安也就记住了这个汽车牌照,今天便顺利的放了行。

    来在办公楼大厅,照样因为“脸熟”,履行完登记手续后,安保人员就放行了,楚天齐径直乘梯到了楼上。

    来的确实早了,当楚天齐到楼上的时候,整个楼道里特别安静,那种没有人烟的安静。之后,才陆续有人到来,但看样子,大多还是秘书和经办人员居多。

    差两分钟八点半的时候,在秘书的陪同下,薛良厅长走出电梯。

    “楚市长,这么早呀。”薛良热情的打着招呼。

    楚天齐赶忙迎了上去:“厅长早!我也刚到。”

    三人相随着,先后*进了厅长办公室。厅长秘书在为客人沏上茶以后,便退出了屋子,办公室里只剩楚天齐和薛良。

    薛良的神色渐渐严肃起来,语气也很郑重:“楚市长,从上次你们来,到现在已经三周多了。受韩鹏程委托,我也是多次联系陆省长,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得到回应,我深感内疚。今天请你来呢,就是告诉你,还是你们自己联系吧,也许中间隔着我,有些话可能更不好说。”

    对方所言在自己预料之中,但楚天齐还是疑惑的问:“薛厅长,是不是有什么说法,或是您听说了什么?”

    薛良摇摇头:“我什么也没听说,就是二十来天了,连这么一件事都没办成,很对不住老韩,只好跟你声明了。”

    “既然是这样,那就不麻烦厅长了。为了我们的事,让厅长跟着着急忙碌,我们万分感激,谢谢您!”楚天齐说着,深深鞠了一躬。

    薛良脸上闪现一抹尴尬:“楚市长,真是不好意思!你跟老韩说,这事没能帮上忙,我很惭愧,以后如果是我管得了的,我一定尽力帮忙。”

    “谢谢,谢谢!”再次道谢后,楚天齐出了厅长办公室。

    来在楼下车里,楚天齐让岳继先开车,他则拨打了韩鹏程办公室电话。

    回铃音响过两声后,手机里传出声音:“天齐市长,有事吗?”

    “市长,我到省里了,刚从省交通厅出来。”楚天齐道。

    对方“哦”了一声:“够早的。怎么样,那事有消息了?”

    “没有。昨天下午四点多的时候,薛厅长……”楚天齐说了薛良昨天打电话的事,也讲了刚刚与薛良见面的情形。

    手机里静了一会,才再次传出声音:“这么说,老薛知难而退了,那么这里边肯定有些什么说道。也许是老薛不方便说,也许是他感受到了什么。你觉得应该是哪种情况?”

    “现在也不好说,不过我看出薛厅长挺为难的,为了这件事,确实他也没少费心。我估摸着,也许是哪个省领导对项目有看法,或是有其它什么原因,还是先找找领导再说,看看到底什么情况。”楚天齐给出回复。

    “现在老薛不出面,那只能咱们自己去处理了。关键是先前也这么操作了,否则直接先弄完事。”说了句好似牢骚的话,对方又道,“那现在找谁呀?”

    楚天齐道:“先找陆省长,看看他怎么说。”

    “好。有什么情况随时联系。”对方认可了建议。

    与韩鹏程结束通话,楚天齐对着岳继先说:“省政府。”

    岳继先没有说话,但汽车却出了院子,向着省政府方向拐去。

    ……

    来在省政府门口时,按照门卫要求,进行了登记,楚天齐才回到汽车上。

    挡车杆抬起,汽车开进了院子。

    汽车停在楼前台阶下,楚天齐从车上下来,拾级而上。

    进了省政府办公楼,仍然要求登记,这次要比院门处登记更详尽。不但要求出示证件,要求填写会见人,还要求与对方通话并得到允许。

    楚天齐倒是有陆振山办公室号码,但却不能贸然拨打,又不知道其秘书电话,便让安保人员帮着联系。

    看着岁数不大,对方又没有领导和秘书电话,安保人员神情漠然,语气也有些生硬:“你是哪的,叫什么名字?”

    “我叫楚天齐,是沃原市常务副市长。”楚天齐报上了来路。

    狐疑的看了看对方,安保人员态度温和了一些,但仍然挂着大衙门口的神色:“好吧。”

    拿起听筒,安保人员拨了几个数字,脸上堆满笑容,等着对方出声。

    过了一会儿,听筒里出了声:“哪里?”

    安保人员笑意更浓,冲着听筒说了话:“王处长,我是大厅安保小熊,就是那个中等个,脸上有几个小雀斑,说话口音是……”

    对方直接打断:“什么事?”

    “有一个人想见陆省长,他叫……是沃原来的,叫……”安保小熊笑容依旧。说到这里,又面向楚天齐,“你叫什么来着?”

    “楚天齐。”楚天齐说了自己名字。

    “楚天齐。”安保小熊重复了这三个字。

    听筒里静了一下,才又传出声音:“省长不在。”

    安保小熊“哦”了一声,就要放下听筒。

    楚天齐顺手拿过听筒:“等等,等等。王处长,省长什么时候在?”

    “你是谁?”听筒里的声音充满警觉。

    “我是沃原市的楚天齐。”楚天齐再一次报上名姓。

    “不知道,陆省长很忙。”电话里传出“啪”的一声,然后就是“嘟嘟”的占线音。

    刚才被抢走听筒,而且听出来王秘书似乎不大高兴,安保小熊报复似的一把夺回听筒,语气也很生硬:“走吧。”

    看着对方神气的样子,楚天齐很是好笑,“噗嗤”一乐,转身走去。

    看着离去的高挑身影,安保小熊嘴唇动了动,没有发出声音。但看唇形,应该是“神经病”之类的词汇。

    悻悻的到了楼下,楚天齐回头望了望*肃穆的楼宇,开门钻进了汽车。

    ……

    下午两点半,楚天齐乘坐越野车,再次到了省政府大门外。

    挡车杆依旧横着,门卫在门卫室里说了声:“登记。”

    楚天齐从车上下来,到门卫室填写了相关信息,经过门卫点头后,才回到车上。

    挡车杆抬起,黑色越野车开了进去。

    汽车仍旧停在台阶下,楚天齐从车上下来,越野车开去。

    踩着一级级台阶,楚天齐进了办公楼。刚一进门,便看到了那个安保小熊,小熊自然也看到了他。

    来在登记台前,楚天齐主动说:“同志,我见陆省长。”

    “上午你来过呀,省长不是没时间吗?”小熊道。

    “是,上午陆省长正忙,我就下午来了。”楚天齐如实回答。

    小熊“哦”了一声,懒散的说:“出示证件,填表。”

    楚天齐取出证件,递了过去,并在表格上填写了相关内容。

    前后翻转着看了好几遍,安保小熊既纳闷,又忌妒:跟我岁数差不多,这家伙就是副市长,我却只能看大门,真他娘不公平。

    放下水笔,见到对方迟楞着,楚天齐提示着:“同志,我填完了。”

    安保小熊连着“哦哦”两声,醒过神来,说:“联系吧,看看让不让上去。”

    楚天齐一楞,忙道:“你帮着联系吧。”

    “上午王秘书就不高兴,我要是再联系,他更该不高兴了。”安保小熊摇摇头。

    “要不这样,你帮着打通,我直接跟他说,就说我让打的,行不行?”楚天齐提出方案,“大哥帮帮忙。”

    被副市长叫了声“大哥”,安保小熊虚荣心得到了满足,看似不情愿的说了声“好吧”,拿起听筒。

    拨过几个数字后,安保小熊直接把听筒递了过去。

    楚天齐拿过听筒,听着里面的回铃音。

    回铃音响了好几声,才传出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什么事?”

    楚天齐马上道:“王秘……王处长,我是沃原市副市长楚天齐,我找……”

    “陆省长很忙。”对方直接打断。

    “那陆省长什么时候有时间?”楚天齐追问着。

    “不知道。”听筒里声音很冷。

    “明天呢,有没有……”话到半截,楚天齐停了下来,因为对方早已挂断了。

    安保小熊一伸手:“拿来吧。”

    楚天齐放下听筒,说了声“谢谢”,转身走去。

    看着那个离去的声音,安保小熊嘴角一撇,既带着轻蔑,也有着一丝嘲讽。

    “叮呤呤”,铃声忽然响起。

    安保小熊收起神情,看了眼来电显示,急忙拿起听筒,赔着笑脸。

    不容安保小熊说话,听筒里已经传出声音:“那个人走没?”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